冷峰雪鹰 正文 六(1)

殇蠡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0.html[/size][/URL] 六 冷峰 两名全幅武装的士兵伫立门前,如两面不倒的旗,门口一牌大字无时不在向世人显示着它的威严:“第四军区空军参谋总部”’ 上午十时左右,几丝阳光透过初春的雾色映入眼帘,与此同时进入眼中的还有一位如飞而至的骑士,摘下头盔,飘逸的长发随风而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0.html


六 冷峰

两名全幅武装的士兵伫立门前,如两面不倒的旗,门口一牌大字无时不在向世人显示着它的威严:“第四军区空军参谋总部”’

上午十时左右,几丝阳光透过初春的雾色映入眼帘,与此同时进入眼中的还有一位如飞而至的骑士,摘下头盔,飘逸的长发随风而起。

“我要见楚伟”


楚伟从来不抽烟,与许多擅长思考的人不一样,他从不需要借助精神亢奋类的东西,他是个极有自制力的聪明人。正是由于这份常人难有的自制力与擅于思考的大脑,让他平步青云,过关斩将三十出头便得到了这个别人一生都无法企及的位置。

第四军区空军参谋本部参谋长!

但他现在却在抽烟,因为他正拿着一张相片,相片是一名长发飘逸的女孩,他唯一的妹妹——楚可。

他知道她就要来了。


楚可出奇地冷静,略显忧郁的眼中看不一丝的异样,然而楚伟知道,她平静的背后是汹涌的怒流,火山爆发的前夜总是很平静。

楚伟伸出手温柔地抚摸着妹妹柔顺的长发,心中涌起一股柔柔的暧意,妹妹长大了,不再是昔日那个哥哥身后的小尾巴,他随即又感到一股愧疚与怜惜。他是个很善隐藏自己感情的人,但在妹妹面前,他无法披上一丝的伪装。

任何人都有他脆弱的一面,那怕他是位横刀立马的将军。

楚可紧紧地靠在楚伟怀中,多少年来哥哥的胸膛永远是她是安全的港湾,但她现在才知道,哥哥其实也有脆弱的一面,她们兄妹便是一大大的“人”字,离开那一笔,谁都不行。

“哥哥,有你在身边,是我最大的幸福,如果有来生,我还要做你的妹妹,做你身后的小尾巴”楚可的声音很小很柔,如来自天籁的梵音。然在楚伟的耳中听来,每一字都如一个平地而起的闷雷,他一把将楚可的头抬起:“你打算怎么做”

楚可迎着哥哥惊宅的目光,没有丝毫的退缩:“你知道的”

楚伟幕然转身:“没有任何人能救得了他,你没有任何机会”

楚可淡淡地一笑:“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一定不放过他,也不知道他们将要怎么对待他,但我确信一点,那就是他是被冤枉的,真相是不可能被永远掩盖的。”

“可是一切都晚了,迟来的真相对于你对于他都将没有任何意义。”

楚可转身离去,长长的回廊留下渐渐消失的声音:“哥哥,我不怪你。”

楚伟猛然伸出双手,想要抓住什么,但随即发现,他什么也抓不住。


凤凰城的天空似乎总是漂着绵绵的细雨,步下飞机,楚可感到了眼角有些湿润,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冰冰的划过脸峡,流入心中。

我的爱人,你还好么?


穿过街区,不远处便是凤凰城公安局大楼。

打开车门,昴首望去,冷灰色的大楼一如一座不可逾越的城矗立在这亘古不变的地平线,曾经熟悉的地方己娈得莫名的陌生,天空漂落冰冷的细雨。

冰冰地划过脸峡。


初春的寒意依旧如此般沁人心菲,几辆警车依旧停在靠边的角落里,几名警察零散地自院内走出,各自不由将宽大的警服紧了紧身,其中一人对楚可挥了挥手:“可可”

冷风中的楚可循着叫声望去,是法医陆平。后者一路小跑过来:“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给我们打个电话。”楚可抬头望着冷灰色的大楼,露出一丝苦笑:“还好吧?”后者轻轻地拍了拍楚可的肩头,声音带着几许苦涩:“我知道你为什么回来,其实我们都不信陈队会......"楚可心中一酸,她一咬牙又把泪水强洇了下去:"真相是谁也掩饰不住的."陆平点点头:"如果需要什么帮助尽管说,只要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尽力,其实队里的兄弟们谁都不相信他们的说法."

楚可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谢谢你."


刑警大队办公室就在三楼,走出电梯,轻轻推开大门,陆平拍了拍手:"诸位看看谁来了"室内传来一片惊喜的叫声:"可可""可可豆""你怎么回来了""大城市的工作环境还好吧"但随即便是一陈尴尬的沉默.


桌上冒着腾腾热气的热茶己渐渐变凉,楚可对着一大堆的报告陷入了无尽的沉思.她现在正拿着的是陆平的验尸报告:

"死者,雷小光,性别:男,年龄:三十二岁.体重:65公斤,血型:O型,死亡时间40致70分钟,死亡原因:头部正中,两眼之间受到高速弹丸直接打击致死.职务:Z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副队长.

死者:章超,性别:男,年龄:二十四岁,体重:60公斤,血型:A型,死亡时间40分钟致70分钟,死亡原因:右脑耳部下垂20毫米处受到高速弹丸直接打击至死.职务:Z市公安局刑警队队员,一级警员."下面是陆平的签字与日期,日期是XX22年4月XX日零点正.

陆平递过一杯热茶:"凶手显然是个玩枪的老手,从现场堪测与弹道检测来看,一切都对陈队很不利."楚可沉思片刻:"是谁报的案,你们又是几点钟到的案发现场,另外是谁最先到的第一现场."

"案发是三天前也就是陈队回来的第二天晚上,上个月二十九号,报案的是码头看仓库的老头,叫莫大发,这我们都去核实过,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情况,我们是十一时四十五分得到的报案情况,但当我们到达的时候发觉武警己比我们更早的到了现场,他们是几点钟得到的消息,又是什么时候到的现场我们都不知道."楚可慕然一惊:"他们比你们更早得到消息?"她慢慢到站起身来:"他们没有权限过问警方的办案过程,是谁给他们的权力"

陆平若有所失地苦笑一下:"现在局里这个情况,大家都知道不正常,别的部门插手我们的事,家里没有当家人,队长又出了事,小光又突然走了,我们能说什么."

"那陈队说什么了。"楚可问.

陆平摇了摇头:"陈队完全变了一个人,头发一夜之间白了好多,而且,他什么也没说,只是一个劲自认他就是凶手"

楚可心中一阵剧痛:"我想见见他,你是否可以帮忙"陆平无奈地摇摇头:"这是重案,直接由省厅负责,现在由于种种原因,陈队暂时关押在东山的4号监狱.我们都见不到."

楚可只觉眼前一黑,颓然跌倒在椅子上,做为一个刑事警察,她知道东山4号监狱意味着什么,从建成到现在近四十年时间里,那里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出来.陆平轻轻拍了楚可肩头:“明天我和你去看看,做为一个系统的,也许他们能网开一面。”

楚可勉强一笑:“谢谢你。”随即看了一下时间:“十一点钟了,你先去休息吧。”陆平点了点头:“我知道,你也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楚可摇摇头:“我不可能睡得着,现在天色接近,我想到现场去看一下。”

“我和你去”陆平说。

楚可淡淡一笑:“不用,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你仔细整理一下案情,明天和我去一敞东山。”

陆平点下头:“我会尽力,但环湖新港3号码头地处偏远,又还在建设之中,时常有走私黑帮在那一带活动,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楚可起身穿上外衣:“那我们走吧!”


环湖新港地处凤凰城西效,地偏人稀,但地处海湾入口处,是个天然的天然海港,两年前市政府决定开发这一带,重点便是在这个天然海港的基础上,投重资建设成一个初具规模的现代化港口,但由于投资不到位,成了个z市著名的烂尾工程,各个部门相互推诿责任,谁也不愿沾这个烫手的山芋,其结果倒是便宜了黑道走私,由于这里地接远海,又谁都不愿过问,两年来便成了走私分子的天堂。

已是夜深,几盏零星的路灯发出淡淡的黄光,投射在零乱的地面,让人感觉到一丝淡淡的温柔,更多是几许寂静的孤独。

一辆黑白相间的警车划破寂静的孤独,慢慢地驰进港口。

车门打开,楚可和陆平走了下来!


走在潮湿的地面上,发出些许沉闷的声响,楚可的大脑一片迷茫!

三天前,自己所爱的人也便如这般走在这条前途迷茫的路上,他究竟是遇到了什么情况,他又为什么会来这里,这个充满陷阱的地方。

陆平赶了几步,指向一个陈旧的吊车位置:“当时陈队便躺在那个位置,发现他的时候,他己不知昏迷了多久,但后来法医证明,他并没有受到什么外力的打击,这也便成了对他很不利的一点,雷副队与章超倒在他的对面,各自身中一发致命的子弹而死,后来弹道检测证明,那两颗子弹是从陈队的枪中射出去的,现场没有发现第四个人的痕迹,一切迹象似乎都在显示,是陈队开枪射死了他们,而且最不利就是陈队也自认是自己杀了他们,虽然还有许多疑点,比如作案动机等,但谁都没有证据敢说这不是陈队做的,所以......尺管大家都不相信这是陈队做的,但谁都不敢出来说一句话."

楚可慢慢走近吊车,伸手摸了摸锈迹班班的铁管,转身望去,略显昏暗的灯光映入眼帘,如果站在这个位置,应该不会看不清对面的人,以陈军多年的刑警素质,几乎没有误杀的可能性,她沉思片刻:"那报警的老头住那个位置?"陆平指了指楚可身后的位置,就在你身后的塔台位置,直线距离是50米"楚可转身望去,塔台的位置明显高于四周的建筑物,如果说能从远距离看到这里的情况的话,那这个地方一定是塔台,猛然间她脑中突然闪出一道灵光:"案件记录上说:报案人也就是第一目击证人莫大发的口供是这样的:十一时左右,在听到两声清脆的枪响过后,大着胆子从塔楼上望去,由于天色太黑,灯光又昏暗,只看见一个头戴大沿帽的抬着一支枪,对面两个警察己倒在了那里

陆平点点头:"是这样说的,这里有什么不对"

楚可望向塔台:"致少有两个疑点,第一.那个头戴大沿帽的人不一定是警察,原因很清楚,莫大发十分肯定倒在地上的是两个警察,但对于那个头戴大沿帽的为什么却不敢肯定,原因只有一个,那个人身上的制服在夜间与警服什分相似,但却又有不同,这其实就是平时我们潜意识里的一个误区,头戴大沿帽的一定是警察,再加上陈队的离奇出现,使这种错觉更一再加深,也许,那人根本不是一个警察.第二.如果说陈队已杀死的小光与章超,那又是谁打昏的他,现场堪测不是说没发现第四个人的痕迹吗?"

陆平睁大了双眼,伸了伸大拇指:"你真厉害,没白跟陈队两年,我们队里也有不少老刑警了,为什么谁也没有想到."

"我想到塔里去问一下那个莫大发"楚可轻轻地说.


敲了敲门,没人应声,推开铁门,一阵浓浓的霉腐之味扑鼻而来.室内除了凌乱的一些废弃物之外,空无一人.

陆平长长地吸了一口气:"这老头可能今天没来."楚可叹了口气:"他再也不会来了."


不大的房间,冷冷的灯光,冷冷的铁门,墙角一张小床,充满折皱的床上坐着一个充满折皱的人,疲惫的目光茫然地望着屋顶,已经近乎全白的头发凌乱无章地显示着无助与迷茫.

他就是陈军,有谁会想得到几天前他还是一个市级公安局刑警大队的大队长.

世事无常,一切都出乎意料,但一切又都是在意料之中.

脚步声自空旷的走廊那头传来,不一会一名狱警出现在眼前:"有人要见你."


楚可看着眼前的陈军,再也忍不住落下泪来,陈军轻轻地抚去她脸峡的泪水:"你不该来."楚可咬了咬嘴蜃:"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陈军脸上一丝抽畜,随即声音也变得僵硬:"这一切都与你无关."楚可只觉心中被猛击了一下:"你说什么."陈军的声音变得越发的冷漠:"从那里来回那里去,我不想再见到你."

楚可狠狠地咬了咬嘴蜃,一丝鲜血缓缓流出,她已感觉不到肉体上的痛苦:"我明天再来看你,如果明天你还是相同的话,我保证你再也看不到我!"

陈军只觉胸口被重重地一击,心中一阵撕心裂肺般的巨痛,咽喉一甜,"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随即背上一紧,一阵温暖传来,楚可已自后面紧紧地抱住了他:“此生此世,不离不弃。”陈军慢慢地转身,轻轻地抚摸着楚可的长发:“可可,我求你一件事,不论今后发生什么事,你答应我,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楚可透过充满泪光的眼睛望去,陈军宽大的面容已渐渐变得模糊,唯一清晰可见的是他那双目光中的无限怜惜。

楚可用尽全力,紧紧地抱着他,她知道一旦松手,这一切都将失去。

“死也要死在一起”

陈军长叹一声:“云南的老刀,是这个案子的关键,他也许是我唯一的生机”


茶就在桌上,己经冰凉。旁边是一大堆凌乱无章的文件,楚可就在桌边,她已经整整一夜没睡了,敲门声起,陆平与老刑警老郑走了进来。

“你已经两天两夜没有休息了,有些事情是着急不来的。”陆平说,

楚可摇了摇头:“没事,据警方的现有资料,老刀已经整整两年没有进入内地,他在内地的网络也基本被摧毁,那他现在来凤凰城做什么。”

老郑咳了声接过话题:“两年前,老刀案子是由陈队具体负责的,我就是专案组成员,主要负责卧底工作的安排及情报的交流,老刀原名刀刚,云南白族人,XX78年出生,12岁的时候全家移居越南,此后便从事毒口走私等非法活动。二十四那年在一次黑帮火拼中他干掉的当时越南最大华人帮派华青帮的老大从而兼并了华青帮,成为越南最大的黑社会组织。”

老郑停顿了一下,自桌上的文件中抽出两份文件:“这些资料上记载着老刀早年在中越、中缅边境的犯罪记录,但并不是十分详细。老刀其实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便开始着手对中国内地进行成规模的素品走私的,但由于当时的坤沙势力的强大以及缅甸掸邦的插手,规模一直没有做大,所有一直没有引起我们的注意。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本世纪初,XX06年才老刀开始大规模向中国内地发展,在以各种投资公司的名义下大肆从事毒品走私活动。六年前,我们成立了抓捕老刀的专案组,由陈队负责,同时我们也派出的大量的卧底人员,进一步掌握了老刀的活动规律。两年前我们对他实施抓捕,但不幸的是消息走漏,老刀提前做了准备,我们的两名卧底同事惨遭杀害,在随后几天的不得以的强行抓捕中,我们又有三名同事牺牲,而老刀却在缅甸非法游击队的帮助下逃脱”

这以后我们便失去了老刀的踪迹,我们仅剩下的一名卧底也失去了联系,生死不知,直到半个月前,那时可可已与陈队去了河南,所以不知道这事,我们突然接到那名卧底的情报说老刀将于近日入境,很有可能就是凤凰城。此后这案件便一直由雷副队负责。但据我所知,自从老刀入境起,他便没有逃过我们的监视,由于他太过精明,为了不打草惊蛇,没有十足把握我们也不敢轻易动手,避免两年前的惨剧重演,但一星期前当他进入凤凰城却突然离开了我们的视线不知所踪,我们用尽了一切办法都找不到他的一丝踪迹。”

“凤凰城是我们的老家居然让他走脱,真是怪事。”陆平说。老郑无奈地摇摇头:“谁说不是,凤凰城一切黑白两道网络我们了如指掌,可就是查不出一丝对我们有用的线索!谁也想不通。”楚可一声叹息:“有些地方,并不是我们说查就查的。”

老郑与陆平对望了一眼,看到的只有对方的迷惑与不解。

楚可望着两人:“现在不管用什么办法,也要把他挖出来。”“可是,能找的我们都找过了,还有什么地方”

楚可打开抽屉取出一张地图打开:“这是凤凰城的市区图,你们仔细看看还有什么地方没有试过”老郑细细望去,摇了摇头:“基本上都已经找过了。”楚可拿过铅笔在地图上划了个圈:“这里呢?”老板下陆平同时瞪大了双眼:“那是第四军区基地总部!”

楚可慢慢地点了点头:“黑道人物不一定要在黑的地方!”

陆平与老郑再次对望了一眼,这次只感觉到对方的一丝颤抖!

老郑沉默片刻:“可可,这怕要捅搂子。”

楚可轻叹一声:“搂子已经捅下了”


透过车窗望去,雾色已浓,第四军区基地总部一如一座神秘的古堡!两名全副武装的士兵一动不动地伫立门前,如两支已上膛的枪!

陆平伸了个懒腰:“都已经第三天了,还没有任何异样。”

楚可放下望远镜:“谁说的,这三天内,一共有五个将级以上的军官来到这里再没有出来过”陆平吓了一跳:“可可,被他们发现就完了,要不我们去一下国安局。”楚可苍白的脸露出一丝苦笑:“也许他们躲还来不及呢!”

铃声响起,楚可摸出电话,是老郑打来的,带着一丝紧张:“可可,城西废弃的第三化工厂发现一具尸体,初步怀疑是老刀!”楚可只觉大脑嗡的一声,但作为一个优秀刑警,她在瞬息之间便恢复了应有的镇定:“保护好现场,我们马上就到。”


化工厂的后面是一片长满狗尾草的荒地,一阵微风吹过,初春的绿色如一层层的波浪,楚可扒开齐人的草从,老刀的尸体就在不远处的草从里。老郑在一边报介绍案情:“尸体是一群常在这里玩耍的小孩发现的,一接到报案,我们就赶到了这里,现场保护得很好,没有遭到破坏。经过我们初步堪测,死者年龄大约在四五至五十岁之间,肤色偏黑,应该是南方人,死亡原因一枪击中心脏正中,没有一点偏差,死者穿戴整齐,从外到内一色的名牌,这说明他有一定经济基础,另外他身上的金表、手机以及两千元人民币现金与一千元美元没有动过的迹象,这说凶手首先不是图财。”

楚可蹲下身来,仔细扒开身边的草从,陷入沉思:“从迹象来看,凶手开枪的距离应该不远,找到弹壳没有。”“找到了,根椐我的经验,应该是92式手枪,这种枪大面积的装备了警方人员与军方少数军官,精确,但杀伤力有限,当然这只是我的经验之谈,一切还要经过技术科鉴定。”

“材料上说,老刀好象有个外号,叫什么......"楚可问,

"金牙刀"老郑回答,

楚可扒开尸体的嘴唇,一口的大金牙,在中午破雾而出阳光的照射下,发出丝丝耀眼的光线.楚可心中一片冰凉,她知道,死者一定就是老刀,他们绝不会给她留下一丝的有用线索.

楚可心中一酸,一滴泪水滴了下来:我的爱人,我救不了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