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军官兵感叹:美军侦察机真的比以前礼貌多了

sunsky2020 收藏 1 527


3月22日早6时30分,北海舰队远航训练指挥所所在的115指挥舰穿越巴士海峡,进入南中国海。



南中国海,是争议最多、各国力量分布最复杂的海域。上述中国军方人士告诉记者,进入南中国海的那天早晨,不久即遭美国军舰跟踪监视。在南中国海训练、补给和巡礁期间,美国军舰、飞机天天都有跟踪,有监视,有拍照。指挥舰雷达屏幕上,来自岸基、海面和水下各种电子设备的电磁频谱信号交织在一起。



编队副指挥员郝延兵之前已经提醒,美国P-3C海上监视飞机有可能到军舰上空侦察拍照。但意外的是,接连几天,美机尽管不断盘旋跟踪,但始终没有飞临舰船上空,最近距离也保持在200米开外。


“他们真的比以前礼貌多了!”有海军官兵感叹。


相反的情形出现在几天前,远航训练编队在西太平洋进行第一次航行补给时,日本海上自卫队的监视飞机毫不客气,反复逼近,接连绕军舰飞行几圈,不停进行拍摄。


海上自卫队似乎对北海舰队的补给方式很感兴趣。北海舰队此次实行纵向、横向同时进行补给的方式,同向航行军舰相距只有25米左右。以前近海补给演练最多只补几十吨,这次大洋补给一次补给超过400吨,补给时间超过2个小时。

“连我们自己人也感到惊讶,飞机上窥探的日军估计也感到不可思议。”参训的海军军官称,“在19个昼夜的演训中,海区沿岸各方舰机对我跟踪监视非常频繁,可谓寸步不离。”

北海舰队的机动舰队穿过巴士海峡,绕行南中国海一圈,再转回来,经过台湾海峡,完成了环中国海航行训练。编队的被跟踪拍摄资料,日本海上自卫队没有公诸于众。因为表面上“这是中国海军在公海上的一次例行训练”,没有理由可以指摘。


侦测变本加利

事情并没有结束。北海舰队机动编队回军港不到一周,东海舰队组成“多兵种联合编队”从上海出发,开赴冲绳群岛南部海域,然后驶入西太平洋作远海训练。

“参训兵力规模之大,训练时间之长,训练环境之复杂,均为近年来少有。”海军司令部军训部有关人士告诉本刊记者,东海舰队多兵种联合舰队旨在探索远海常态化训练组训模式,寻求海军作战能力新的增长点。

东海舰队的“多兵种联合编队”更为浩大,近似一个航母编队的规模:由2艘“基洛级”潜艇、2艘“现代级”导弹驱逐舰、多艘护卫舰和综合补给舰队共10艘舰船组成。编队的训练课目也一改过去的各兵种独立训练,转为潜艇、水面舰艇、舰载机直升机等多兵种协同训练、对抗训练。

远海训练的轨迹也显得颇为神秘,先是在东海某个区域,演习舰潜机昼夜对抗,而后几天,编队径直横切冲绳群岛海域,进入西太平洋,环绕冲之鸟岛进行舰载机机降、水面舰艇快速进退训练。

日本海上自卫队侦测随之升级。东海舰队有参训军官向记者透露,4月7-9日,东海舰队刚驶离上海军港,在近海区域训练时,就被日本自卫队的反潜机盯上了。

“舰队一开始航行训练,日本自卫队的舰船飞机就如鬼影似的,亦步亦趋。”该海军军官称,自卫队的舰船时而快速冲击海军训练队形,时而跟离在编队后。自卫队反潜机更是在舰艇速射炮口的上方近距离地反复俯冲拍摄,旁若无人,气焰嚣张。

“对不友善的人们,中国人素来讲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中国海军编队指挥员于是决定,海军的新型舰载机升空,对日护卫舰进行反拍摄。

4月22日,东海舰队的编队在冲绳岛南部海域,驶入西太平洋海区,抵近冲之鸟岛演练。按公海航行规则,艇艉升起国旗,两艘基洛级常规动力潜艇浮出水面。该型潜艇为俄制静音潜艇,适合在复杂海底环境的隐藏潜行,为海上自卫队数年侦测的敌手。

海上自卫队的一位P-3C反潜机机长曾承认,5年间也很难捕捉到几艘中国基洛级潜艇。如此大规模的潜艇浮出海面,在公海巡游,令日本海上自卫队大受刺激,自卫队“天雾号”驱逐舰和另一艘舰船迅速加入侦测行列。

中国海军不甘示弱,导弹驱逐舰上的舰载机再次升空,对日军进行反侦测示威。

日本军方不久把拍摄资料公诸于众,日海军幕僚长赤二称,中国海军直升机离“凉波号”只有90米,日方能看到直升机上的人手持照相机,认为中方存在侦查和挑衅的可能性。日媒更是歪曲事实地认为,中国海军的行为使得日本巡逻机处于“随时可能被击落的状态”,就是“冷战时期的前苏联对日本监视也没有才采取过这样的行动”。

“这简直是新版的狼和山羊的故事,我们在公海正常演训,是日军跟踪监视,冲闯我训练队形,怎么能说是我们先挑衅呢?”东海舰队一位海军军官愤怒向本刊记者说。

中国驻日大使程永华事后亦证实,最初出现问题的场所是在中国舰队离开上海不久的海域,地点远离日本宫古岛且较接近中国。

程永华指出,日本海上自卫队从上海的海域范围就紧紧跟随中国舰队,日本的舰艇和警戒巡逻飞机跟踪中国舰队至太平洋,这种行为有违相互理解和信赖的精神。


照相机成海上反制“常规武器”

中国海军方面人士称,包括东海、北海舰队的此二次远海训练,海军方面也都详细记录整理了历次美日舰船飞机对我方的侦测跟踪次数和完整过程的影像资料。

此番训练中,遭遇了日美舰机的密集跟踪。中国海军独家向本刊提供的数字表明,仅北海舰队在其长达19天的训练中,便遭遇美国驱逐舰1艘次、飞机10架次,日本驱逐舰3艘次、飞机18批19架次的窥探监视。

“本次远海训练为高等级的保密等级,因限于上面的统一要求,影像资料暂不能向媒体公开。”军方人士遗憾地告诉记者。

和平年代,当在公海与异国舰艇编队狭路相逢时,照相机、摄像机和录音机取代导弹和枪炮,成为双方的“常规武器”——既可以近距离在不发生摩擦的情况下,窥探对方的武器装备,留存资料,又可以使对方产生一定的心理威慑。

1950年代开始,中国工程院院士、海洋地质勘探学家金翔龙院士在东海、南海、太平洋海域进行地质矿产勘探时,经常碰到类似的事件。

“50年代和60年代出海,我们经常碰到他们,美国和日本的飞机嚣张的不得了,有的飞机简直是从我们头上跃过去的,拿着照相机,拍个不停。”金翔龙院士所在的是用于海洋考察的民船,日本和美国的海上自卫队照样骚扰不误。“日本人捣蛋,我们也拿着相机把它们拍下来了。”

1985年,东海舰队司令员聂奎聚中将率领中国海军051型驱逐舰132舰、补给舰X615舰编队,这是中国海军创立36年来的首次出访,在访问完南亚的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孟加拉三国返航途经马六甲时,“意外”地遭遇美太平洋两栖舰艇编队,这是中美对抗40年,两国军舰首次近距离对峙。

“双方都想站出国威、军威,非常壮观。可注意一看,各舰上窗后都是摄像机和照相机对着对方拍摄,谁也不会放弃这个侦查的好机会。”海军相关人士回忆。

2000年9月,“郑和号”远洋航海训练舰在大连舰艇学院院长郑宝华少将的率领下,前往俄罗斯海参崴进行友好访问,随舰出访的有包括海军院校实习学员在内的300余名官兵。在访问海参崴返航第三天,驶入对马海峡后。这是一条沟通黄海与日本海的狭长水道。

恰在这时,天空传来一阵引擎声,一架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反潜巡逻机呼啸而来,在“郑和舰”上空盘旋。正在边吃边听广播的舰艇长班的学员们,纷纷撂下饭碗,率先冲出餐厅,涌向甲板。大家看到,这家飞机和先前尾随而来的日本海上自卫队驱逐舰“高月号”,形成舰机协同之势,在距“郑和”舰5海里远的地方转悠。

日舰日机的到来,让随舰训练的学员们并不紧张,反而给学员们提供了很好的实习气氛,来自大连舰艇学院、广州舰艇学院和青岛潜艇学院的近200名学员,在教员的指导下,开始测定日舰的运输要素,进行战术标图、舰艇机动绘算、战斗航海等作业。


到远洋去,设立训练区

“从2007年第一次远航训练到今年的第4次远航训练,外军的军舰、侦察机和轰炸机不时伴随监视,从实际情况来看,他们的跟踪对我们的训练不但没有带来影像,还让我们的演练增加实战效果。”北海舰队某支队一名航海业务长说。

在宫古岛至冲绳群岛东部至西太平洋海域,天上、海面、水下,都有日美布控严密的预警监测网络,但阻止不了中国海军远赴大洋训练的决心。

中国海军不能“有海无洋”!北海舰队编队指挥员杜希平接受采访时说,突破“第一岛链”,对中国海军走向深蓝、挺进大洋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所谓“第一岛链”,是由美国国务卿杜勒斯1951年首次提出的一个特定概念,因形似锁链而得名,既有地理含义又有政治军事内容。

“第一岛链”特指位于西太平洋、靠近亚洲大陆沿岸的阿留申群岛、千岛群岛、日本群岛、琉球群岛、菲律宾群岛、印度尼西亚群岛等群岛。中国台湾岛位于“第一岛链”中央,是这个“岛链”距我大陆海岸线最近的一环。

无论从军事或经济战略角度看,美、日都不希望中国海军穿越“第一岛链”,更不希望这种穿越能常态化。如同本世纪初以来,对付中国海军的历次例行远海训练一样,日本海上自卫队都会借机炒作,右翼媒体则煽风点火,在日本岛内掀起阵阵讨伐声浪。这样的手法已近乎翻胃和乏味。

中日海上争执背后无疑是为彼此牟取更大的生存空间。“我们这几年做了大量的工作,对在冲之鸟岛附近的海底矿产资源做了详细的了解,中国正向联合国申请在此处开辟几个矿区。日本人想把这块地方圈起来,吃独食,所以我们现在反对他们。”大陆权威的海底勘测专家透露。

日本只是个棋子,背后是美国人,美国近年来更是联手东盟国家欲勒紧围华第一岛链。但在迅速发展的中国蓝水海军面前,连美国智库詹姆斯敦基金会都不得不承认,中国海军不再受制于“第一岛链”。日防卫省智库则认为,中国海军已设想在连接冲绳至台湾和菲律宾的第一岛链与连接小笠原群岛至关岛的第二岛链之间作战。

有迹象表明,美国的安保体系已增强第二岛链军力防守,金翔龙院士称,原本可在夏威夷港靠泊的中国海洋科考船这几年已被禁止。

“跨向蓝色辽阔的西太平洋,在那里设立训练区。”中国海军编队每次开赴远海航行,所有官兵都要在甲板上举行过岛链签名宣誓仪式。“沈阳号”指挥舰上的官兵大多是第一次参加远洋训练。而这样的宣誓,杜希平少将参加过不少次,“每一次感觉都不一样。”

海军总部一位随军记者3月随北海舰队远海训练,当他在指挥舰上遥望台湾海峡时,“台湾就像在我们的怀抱中,任谁去推也退不出去。而我们从大陆遥望台湾触手可及,却无法揽在怀里。”此刻他顿悟中国海军突破第一岛链的战略构想精髓所在。

一个有趣的插曲是,3月31日下午,北海舰队115指挥舰所在群进入台湾海峡。以往,海军军舰通过台湾总是在夜间。台湾海军除跟踪监视外,常常会在大陆军舰喊话,确认身份、问询航行意图。中国军舰回答,按常规不在海军前加“中华人民共和国”或“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限定词,只回答是海军某某部队即可。

这次打破常规的白天通过,让台军始料不及,竟然没有作出任何反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