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探密金三角

原创 探密金三角


金三角对许多人而言,那是一块充满传奇色彩的神秘之地。因为猎奇心浓烈的缘故,我曾数度在睡梦中寻游金三角,常常梦见刀光剑影和面目峥嵘的雅片瘦鬼在眼前恍动,担心那里的人们在喋血、在呻吟。

二00一年十一月中旬,历史终于给了我探密金三角的机会。当时,我和单位的几个同事邀约一起,兴高彩烈地从利川驱车赶往万州长江港口,乘客轮穿三峡顺江东下直弄武汉而去。然后从武汉天河机场直飞云南昆明,换乘旅游部门大巴游览西双版纳原始森林,第二天穿过原始森林,游玩过骑活虎、大象,乘猴山空中索道看猴戏和景洪州的泼水节后,第三天早上八点钟,我们一行吃罢早餐,准时从景洪州府乘座面包游行车,一路西行,踏上探密金三角之旅,不屑说那心情还真激动不已此呢!

金三角位于中缅老三国交界的上百平方公里的热带原始森林地区,原住居民除土著族人外,相当多的一部分是中国内战末期,中国国民党将领李弥残部等万余名败退下来的国军将士及其家眷。为求生计,力保在中、缅、老三国夹击下苟延喘息,他们以崇山峻岭据险扎寨安营,并裹胁当地土著人首领,实行军事割据和占山为王,不断发展壮大。同时,为解决数万人生活和自卫武装需要,他们在毫财政来源和外援情况下,无奈选拚继承英国殖民帝国主义衣钵,大力动员辖区内百姓种植婴栗和从事加工、生产、经营雅片。随后几十年随着其恶性膨胀,金三角地区毒品生产和贩毒规模愈演愈烈,而成为南亚地区和全球毒品泛滥重灾区。

穿行于中缅边境地区的公路,一路绕行在林荫下的红河北岸,它就是当年中国抗战时所修建做中缅国际战略通道。解放后,特别是改革开放初期,云南地方政府为发展旅游产业,曾对此公路进行了路面黑色化改造。但因投资不足,道路未作截弯取直和路面拓宽处理,故长途巅车中,有两个同伴晕车呕吐起来,而末晕车的几个精力充沣的伙计,则开玩笑趣笑两位晕车者下猪儿了,把赚钱生意做到云南边境来了。飞车窗外,何对岸正在挖土开山,不少推土机在来回推土。美貌的导游姑娘绽开一脸粉红笑客,甜甜地对我们说,对不起,很抱歉,这次让你们吃苦受累了;看河对岸正在修从景洪到打洛的高速公路,可直达国门的金三角边,下次就好走了。

不经意间,大约上午十一点钟,我们到中方一侧打洛小镇下车,旅行社安排大家稍事休息,组织游客欢看傣族风情舞,当然也有俄罗斯美女的裸体艳舞,意在让游人开眼界,领略异国文化,消除疲劳和轻松心神。我于此不感兴趣,便坐在场外与女导游聊谈打洛和缅甸金三角地区的民族文化和风土人情,也觉十分有趣。 她还诉我,因为中缅是友好邻邦,凡是中方正规旅行社组团的大陆游客前往金三角地区观光旅游,都享受免签证待遇,所以我们此行都末办出国护照。

四十分钟后,我们从打洛镇登车朝中缅边界金三角一侧飞驰。在一片祥和与热闹的气氛中,如果不是导游提酲把自个的身份证和旅游证件持在手上,以备过国时境查验。这时,我侧头往车窗外一看,一道拱型彩门下,两边站立着持枪微笑的中缅两国的国门哨兵,他们相距不过十米,完全不像我们当年在中越边境作战时的敌对情形。和平真好,我当时心里说。

进入缅甸境内金三角地区,沿街尽是穿着流金溢彩的信奉佛教的男女老少信徒们,还有金光灿烂的藏经塔和做法事的颂经塔,以及商铺琳榔满目的缅甸产翡翠玉饰和地方文化特色的旅游商品,惟独不见毒品和光刀剑影的扣人心弦的场面,让人多少有点好奇。

随着世界性反毒禁毒声浪高涨和缅甸军政府下决心疏、导并举,该国将金三角地区开辟为缅北第四经济特区,对当地长期种殖婴粟的农民,采取类似我国对农民财政补贴办法,鼓励金三角地区广大农民改种粮、林等经济作物。为减少毒品对中国边境地区的毒害,造福中缅两国和世界人民,我国在给予缅甸军政府大力经济援助的同时,还派出大批农林科一技人员,指导缅甸金三角地区人民发展替代雅片传统经济业产。因此,在金三角地区我们没着到田野里鲜的婴栗苗,也没看到街上有人贩卖或叫卖雅片。只是在当地戒毒展览中心,看到了蜡黄色的枯瘦如柴的过去人吸食雅片的历史照片,以及几束枯如干蒿草的陈年婴粟苗儿。我们为缅甸朋友庆欣,他们正在逐步走向没有雅片祸害他们的新世界!

在离开金三角的回程路上,通过中缅国境边防检查站时,两国的哨兵都只抽查了坐在车前排同事的证件,不知这是巧合,还是两国哨兵们对我们一行人的高度信任。于是,有人开玩笑说这国门太好过了,如果我们今天带毒品了,不也轻易过关了。

女导游接过话说,你错了。金三角地区山大人稀,根除婴粟种植任重道远,缅甸和老挝那边禁毒才开头,中缅老边境地区禁毒形势严峻。在三国边境地区公安边防武警和缉毒组织到处布有便衣侦探,在暗中开展禁毒和绢毒工作。我们轻松过关,是有密探告诉我们未涉毒,否则就 没这么顺当了。最后她提醒我们: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为陌生人提包和换包,弄不好就会惹上犯毒官司。


作于2010年7月24日并首发铁血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