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到没边儿的下场:韩国不自量力妄图凌迫中俄,报应来得很快!

朝鲜日报中文网/撰稿=詹德斌 (2010.07.24 08:48)

韩国“天安舰”外交终于告一段落了。不过,与李明博政府当初设定的目标相比,天安舰外交可以说是失败的。因为安理会不仅只通过了没有约束力的主席声明,而且也没有指明朝鲜是肇事者。而韩美联合军事演习不仅数度延期,且美军航母也不能如愿进入黄海招摇。


韩国天安舰外交失败的原因与其说是中国和俄罗斯的不合作,还不如说是韩国外交幻想的破灭。幻灭的是韩国对国际关系现实的非理性设想,而非国际关系现实本身。因为中国和俄罗斯就是这样存在着,只是韩国对两国做了幻想性解读。在错误解读的基础上,李明博政府草率地制定并公布了不够现实的目标,而推行过程中的做法也显得很不成熟,以至于陷入今天的困局。


如果要追溯天安舰外交失败的根源,最好要回到两年半以前。执政之初的李明博总统曾在多个场合宣称:“只要韩美关系好了,其他双边关系都会跟着好起来”。在这个逻辑下,韩国政府不遗余力地推行亲美政策,而美国政府也毫不客气地捞取韩国油水。相比之下,韩国在中韩关系、韩俄关系、南北关系等方面的努力似乎都只停留在口号上。


在天安舰事件的解决过程中,也许是由于损失太大,颜面尽失,抑或是过于愤怒,韩国政府从一开始就完全依赖美国,并自信地宣布将在黄海举行有美国航母参加的示威性军演,同时在安理会寻求国际社会一致制裁朝鲜。


与此形成对照的是,韩国在全面排除中俄参与一线调查的情况下,却要求两国认可所谓的国际调查团的事故调查结果。韩国政府也一直曲解中国政府强调的“科学、客观调查”的真正含义,并且在朝鲜领导人金正日访华问题上反应过度,暴露出中韩两国互不信任程度之深。


之后,韩国利用各种外交舞台开展活动向中国和俄罗斯施压,希望以围堵的方式迫使两国在安理会支持或默许通过具有约束力的对朝制裁决议。在中国和俄罗斯态度抵制坚决,特别是俄罗斯对天安舰调查结果持怀疑态度,而中国又强烈反对韩美黄海联合军演的情况下,韩国又试图拿取消或缩小军演规模来压中国让步。


李明博政府原以为,凭借稳固的韩美同盟就可以解决有关天安舰的一切问题。但同任何国家一样,美国也是将本国利益置于最优先地位的。美国利用天安舰问题使韩国进一步依赖美国,且趁机让“桀骜不驯”的日本民主党政府在普天间基地迁移问题上作出了让步,但却没有在政治和军事上充分满足韩国政府的要求,因为美国根本不愿冒与中国翻脸的风险。


韩国对国际关系现实抱以过多的幻想显然与韩国对自身的定位不准有关。韩国是世界第12大经济强国,且即将主办G20和核安全首脑峰会。韩国的国际地位的确在不断提高。于是,很多韩国学者和官员据此主张说,韩国已经成了中等强国。韩国不仅要主导朝鲜半岛问题的解决,而且也要在国际舞台上发出自己的声音。


韩国在国际舞台上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是有目共睹的,但在四强环绕的朝鲜半岛问题上,目前的韩国充其量只是个因变量。韩国的地缘位置和冷战遗留下来的国际结构框定了韩国充分享有解决半岛问题的主动权,但却难以获得解决半岛问题的主导权。尤其在可能牵动地区秩序变动的问题上,韩国尚没有能力要求或胁迫中、俄、美言听计从,而利用美国杠杆来撬动中、俄更是行不通。


尽管韩国不愿承认残酷的国际关系现实,但认清这种现实,并据此推行外交政策才是明智的选择。韩国当下最紧迫的课题就是如何走出天安舰外交的失败,现实地面对和处理同包括朝鲜在内的双边关系和地区问题,否则任期即将过半的李明博政府将很难在“四强外交”方面留下重彩。



詹德斌 专栏撰稿人 |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学博士。在中韩两国的主要报纸、杂志和学术刊物上撰文数百篇,是一位深谙韩半岛问题的“韩国通”。邮箱: zhandebin@hotmail.com



(文中所述仅代表他个人观点,不代表朝鲜日报中文网观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