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老兵的抗美援朝回忆

菜鸟小兵007 收藏 46 16324
导读:他们是一群普通的士兵,在祖国最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挺身而出。 他们不会因为没有足够的食物、精良的武器而抱怨什么; 他们不会因为没有铺天盖地的空军、炮兵火力支援而拒绝战斗; 在他们眼中,哪怕是长津湖畔零下30度的严寒、哪怕是上甘岭火与钢铁交融的烈焰, 他们永远会生命不息战斗不息.........

感言:

他们是一群普通的士兵,在祖国最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挺身而出。

他们不会因为没有足够的食物、精良的武器而抱怨什么;

他们不会因为没有铺天盖地的空军、炮兵火力支援而拒绝战斗;

在他们眼中,哪怕是长津湖畔零下30度的严寒、哪怕是上甘岭火与钢铁交融的烈焰,

他们永远会生命不息战斗不息.........



这是我老师的第三个故事,也是他老人家在朝鲜战场上参加的最后一次战斗,

第四次战役以后,老师所在的117师进行了短暂的休整。因为在第四次战役中部队人员损失很大,所以又补充了一批干部和战士。虽然在第四次战役中部队牺牲很大,但是士气还是十分高涨的,特别是在换装了一批苏式装备以后,大家第一次看到那么多冲锋枪都高兴的嗷嗷叫(就是波波莎冲锋枪),大家伙都憋足了劲准备在下一次战斗中用这些武器好好教训敌人。但是在训练中大家也发现苏援武器的一些问题:比如波波莎虽然好但是射速太快,而且连射以后枪管温度上升的很快;还有就是“水连珠”步枪(莫辛纳干步枪)太重,而且射击精度还不如“三八大盖”和“七九式”;还有就是这些武器好像并不都是新的,很多武器看上去好像就是从苏联部队直接拿过来的。老师当时回忆发给自己的一枝“波波莎”就很旧,枪托上还有很多划痕标尺也有点损坏。但是有的用总比没有强,老师说“老大哥给咱们的武器不一定都是新的,但是起码能用。而且不像以前这个部队是用美国枪、那个部队用日本枪,子弹不能互用,打起仗来都支援不了。现在枪都一样了,子弹也多了。前几次战役打之前一枝步枪能发100发子弹就不错了,现在你尽管拿。 “手雷”(老师说苏制反坦克手雷,具体什么型号我查不出来,请教大家了)也多了,看到坦克也不用绑手榴弹了”。

同时团里又新配了一批干部,当时老师他们连新来了一位从116师调来的连长。老师讲因为117师和116师一直都在争到底谁才是39军的王牌,所以两支部队的战士私下还是很有对立情绪的(这只是说军人之间的那种什么都有比的精神劲,并不是说在战场上互相扯后腿)。新连长叫赵兴国,山东枣庄人,个子大大的,原来是116师的一个排长,在第四次战役中立了大功所以才被军里补充到117师来到连长。但是赵连长来了以后,连里不少干部战士都有想法怎么能让116师来领导咱呢(后来老师说也是因为117师上次实在伤亡太大,连排级干部损失太多了),在日常训练中对新连长总是有些怠慢,直到后来被赵连长的一次打靶给镇住了…….那时换装了“水连珠”步枪以后,不少战士对这种枪都有些想法,觉得威力大却不如三八大盖打得准。一次打靶时一个老兵班长打了五枪只中了三枪,可能因为觉得在新兵面前丢脸了,就骂骂咧咧的说这玩意使的不顺手,跟赵连长汇报要到团里申请换回自己的三八大盖。赵连长啥都没有说,接过他的枪调整调整标尺装好子弹就来到靶场,举起枪瞄了瞄就放到一个靶子。接下来的事情让老师他们目瞪口呆,赵连长把步枪平端瞄都不瞄对准百十米外的靶子四枪四中。这下子大家伙都心服口服了,再加上赵连长又是老兵、战斗技术又好、对战士有关心,很快整个连队融为一体了。(老师也讲其实那个年代的干部最难当,要想人家战士服你,你不仅政治素质好,还得刺杀、射击、投弹几项技术够硬才行)。

在短暂的休整以后,老师所在的部队又投入到第五次战役中来。他们师的任务就是南下到朝鲜华川以南原川里地区,将美军陆战第1师隔于汉江以东不得西援,帮助其他志愿军部队完成战役目标。讲到这里,老师还是气呼呼的“以前我们都是打主攻去吃肉,结果这次上级叫我们去打助攻,看我们四次战役损失了就不把我们当主力看了啊….”(我感觉像我老师他们这一辈军人最在乎的就是荣誉,部队的荣誉高于一切,是真正的军人)

虽然是打狙击但是对手是美军陆战一师,两只王牌部队相遇就注定了这是一场惨烈的战斗。那是51年3月的事情,师首长命令老师所在的351团利用夜色插入到原川里以北的一个山头布防,而老师所在的二营四连正是尖刀连。当时美国鬼子的飞机非常猖獗,部队只能利用夜色行军。可是长期的营养不良使很多战士得了夜盲症,晚上什么都看不见,很多人只能拉着前面人的衣服前进,这样以来行军速度非常慢,而白天又必须得想办法隐蔽美军飞机的轰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眼看就不能完成师首长交给的任务,大家都非常着急。后来还是营长想了个办法,把以前缴获的李承晚军的服装全部集中起来交给三连使用,就这样三连就穿着李承晚军的服装大摇大摆的向前行进。讲到这里老师就笑了,说那个时候也不知道李承晚军和美国飞机的联络信号是什么,所以大家只好一手拿枪一手拿碗,美军飞机一俯冲下来,炊事班就赶紧把锅支起来然后一个排的战士就去围着锅装作抢饭的样子,再把李承晚的军旗往地下一铺就不搭理美军飞机了,等飞机走了然后再赶路。(这样做是否有用我不好说,但是也确实使老师他们没有受到敌人的怀疑)

就这样第二天黄昏尖刀连顺利的到达了指定位置----锅底山(因为那个山头像个大锅盖在那里,再加上朝鲜人民军给的地图标注是朝鲜语,老师他们就干脆叫它锅底山了)。虽然提前到达了地方,可是情况却十分紧张,因为大家都知道这里原来应该是一个团的阵地,现在只有一个先头连到了,大部队还有近一天的路程,如果美国鬼子来了这样一个加强连能顶多久都是个问题。

赵连长一边让战士们休息吃点干粮,一边带着老师他们几个干部去查看地形研究怎么部署部队。这个山头并不高只有200米左右,山上植被比较茂盛利于隐蔽,而且山下的公路是沿着小山绕半个圈向前去的,所以只要炸掉公路、守住山头就能很好的狙击敌人去支援。

赵连长急忙安排战士去山下的公路上埋设炸药,然后又组织大家在半山腰修筑步兵工事。赵连长对工事这块非常在行,他要求每个人都要给自己挖两到三个单兵坑,上面还要附上树枝做伪装;每挺机枪要修四个工事。同时还有把工事前的射界清楚干净,然后副射手还要准备好湿毛毯防止机枪扬起灰尘……赵连长还一个一个工事的检查,十分的认真仔细。多年后老师提起他仍然是赞不绝口。

忙好一切以后已经是下半夜了,大家都准备休息了。赵连长又喊大家上山头修筑工事来迷惑美军,虽然很累但是大家还是去了。事后证明这很正确,正是这些假工事吸引了敌人的大部分火力,才让连队苦苦撑到大部队赶来。等所有的事情都忙完以后,赵连长才来到老师的掩体里吃点干粮喝点水。也许太累了吧,两个人都没有休息就聊起了家。赵连长讲自己参军后一直没有回过家,特别想回去尝尝家里的大煎饼再炖上一只老母鸡,那该得劲啊。老师则说自己以前在阜阳经常吃一个山东人卖的煎饼,卷着葱特别好吃。赵连长很生气的说他娘的那是假山东人,俺们那边吃煎饼是一手拿煎饼一手拿葱蘸大酱,哪有卷着吃的(我不知道山东煎饼是不是这样吃点,但是老师就是这样回忆的)。老师也很不服气讲你不要哄我,哪有恁大的葱,肯定是你编瞎话吧……

到了第二天中午,团里的一个着便装的侦察员也赶到了这里带来了一个好消息:最多明天早上大部队就能赶到了,团首长要求你们连要勇敢战斗,无论如何坚持到大部队到来。

但是下午的时候几架美军飞机飞的很低的从阵地上来回飞来几次,连长说这肯定是美国鬼子在侦查呢,看来他们的大部队不远了,所以赵连长要求大家检查武器和工事做好战斗准备。

快入夜的时候,远处传来的“轰隆隆”的发动机声让所有人都明白敌人来了。美军是用两辆坦克开路,后面跟着一大串汽车,整个行军纵队根本看不到头。眼看第一辆坦克快到炸药点了,赵连长一喊“打”,爆破手立刻引爆了炸药。美军第一辆坦克被炸的履带崩飞、炮塔起火不能动弹,第二辆坦克也被埋伏的爆破手用手雷炸坏了。战士们也纷纷用自己的武器向敌人开火,霎时间枪声大作,因为老师拿的是波波莎冲锋枪,只能看着300多米外的敌人干着急。美军倒也是训练有素,立刻从车上跳了下来利用地形掩护向山上开枪,汽车则迅速的撤了出去。就这样第一波伏击消灭了大概50个美国鬼子,但是美国鬼子不会善罢甘休,更惨烈的战斗肯定还在后面。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样子,美军第二波部队就冲了上来这一次好像只有美军坦克的支援,而且美军坦克在这样的山上还施展不开,再加上当时天快要黑了,所以老师他们就在那默默等着。当敌人进入100米内,随着转盘机枪的怒吼,子弹便向美国佬招呼过去。老师说“那个时候发现还是冲锋枪好啊,一梭子扫过去敌人就稀里哗啦的倒下了,比原来的步枪好使啊”就这样第二波敌军也被打退了。

敌人退下去不久,美国飞机就来了。老师叹口气“这些狗日的飞机来的还真快啊!还好连长让我们在山上修了假工事,敌人飞机的炸弹都落到山上去了”但是老师还是被山上炸飞的石头给砸到了左手挂了彩。

飞机刚走,美军又开始了第三次攻击。估计美军也是着急了,这次他们的大炮一直到在轰,直到他们的步兵离志愿军阵地不到百米才停止。靠着夜色的掩护,老师他们猛甩手榴弹把美军又撵了下去。

接下来美军的攻势越快越强,步兵一波波的攻上来,而且炮火也越来越猛烈,越来越准确(也许是因为老师他们的阵地被发现了吧)。在步兵撤下去的时候,美国飞机就会来回扫射投弹,老师他们的伤亡也在不断增加。

老师回忆当时说:“我当时正在换子弹,突然一生巨响我感觉整个人好像飞了起来,然后重重的摔到旁边的工事里,耳朵里嗡嗡响,肠子都好像被震出来一样。后背湿湿的,右手也钻心的疼”,整个人就晕过去了。(后来才知道老师的背部钻进一块弹片,后衣全被血湿透了,右手则被削去了两根手指)。

过了好久,我迷迷糊糊听到几个人在叽里呱啦的说话,还有人在我身边走来走去。我费劲的睁开眼,发现半山腰的阵地已经失陷了,那几个说话的就是美国兵。他们离我只有十来米,因为天黑我只看见他们中间有一个人背着一个大箱子而且箱子上面还带着天线,我猜那可能是敌人的军官(应该是美军的通信兵)。摸摸身上就那么一颗手雷了,我咬着牙硬撑着取掉手雷使劲向他们扔过去。因为那苏式手雷的威力大,我自己也被震昏了过去,也不知道可炸死他们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山头上了。问了旁边的人,知道原来是部队打退敌人后去半山腰收集弹药,发现我还没有死就把我抬了上来。现在全连就剩不到20个人了,大部分人还都挂彩了。我伤的最重,整个腰像断了一样(事后老师才知道自己的肋骨断了几根)动不都不能动了。我便向旁边的战士要了一个手榴弹,心想决不能丢咱老部队的脸,说啥也不能让他们活抓我。

我拿着手榴弹斜躺在工事里,看着整个半山腰都被美国鬼子扔的燃烧弹烧红了,旁边的战士都在默不作声的装子弹。这时候赵连长也回来了,因为子弹不多了,赵连长让大家每支步枪留五发,其他的都集中起来交给两挺轻机枪使用,又把手榴弹和手雷交给几名投弹能手。他看到我抱着手榴弹躺着那里,就过来问我疼不疼?我说连长,我不疼。他看了我一会没说话,上来要夺我的手榴弹,我当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一下子急哭了:“连长,别拿我手榴弹,我不投降我不当俘虏….”赵连长夺下我的手榴弹,又喊来两个战士用半条军用毛毯把我包起来,外面用皮带扎紧,然后把我抬到山头上。后面就是百十米的山坡,赵连长盯着那山坡看了一会叹了口气,我正想问连长想干什么,美国鬼子的炮又打了过来,他们又准备进攻了。连长一把给枪上了膛,冲我喊了一句“是生是死,看你狗日的命了”一脚把我从山头上踢了下来。那个山坡不是很陡,但是树、石头还是很多,我什么都来不及说只感觉昏天转地,然后也不知道撞了什么眼前一黑…….

等我醒的时候我已经在担架上了,当时我嗓子很疼说不来话,我就在纸上写下我们连长的名字,但是他们都不说我也不知道他们还活着不。后来我住进了野战医院,看到349团的人问了才知道我们连就我一个人了……


老师从阜阳示范高小毕业后参加了解放军抗美援朝时在志愿军39军117师351团2营4连任排长,因为右手手指受伤不能扣扳机了所以就复员回了老家做了一名教师,今年已经77岁了,至今身体健康,祝老师好人一生平安





本文内容于 7/24/2010 11:50:35 AM 被菜鸟小兵00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