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风云 第七章侠盗 第六节

ddtt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81.html



“我花钱请客你不给面子就算了,还要故意让我丢人呀?”林思涵发现锦山吃饭不雅观就马上制止,锦山十分留意周围人的目光,其他人根本没看见他迅速吃下很多东西,此时他正迅速的把牛排切成小块,一口好几块的往下吃,当别人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他拿着餐巾假装擦嘴,也不放肆的咀嚼食物假装很斯文的。

海鲜端上来之后锦山又先下了手,自己的一份迅速吃没了不说还把林思涵的那一份也吃掉,林思涵慢慢的吃着鱼子酱喝着香槟,动作当然没有锦山快,她正想继续呵斥锦山,锦山把一口没动的鱼子酱放到她面前,“还你一份,我不爱吃这个,看着就郁闷,颜色怎么这么深呢。”

“你就故意这样吧,你这么表演不累么,你本来不是这个样子的。”林思涵拿他没了办法也就不再计较,锦山迅速吃完自己的几份菜之后开始喝酒,香槟他不太感兴趣,他拿着红酒瓶子往大肚水杯里倒,面前的红酒杯里已经装满红酒,“快点吃饱了好喝酒,胃里空着喝酒十分难受的,喝的越快越难受,吃饱了可以大口喝马天尼,这样不容易醉,还利于消化,我很久没一次吃这么多荤腥的东西,不习惯坐船的人吃这些会不舒服的。”

“你可别喝多了,下午还去很多地方玩。”林思涵依旧慢慢的吃着,她可不会像锦山一样鲁莽,桌子上的酒迅速被锦山这个家伙喝得见了瓶底,只有香槟还有一些,她只好对付的把大餐吃完,就匆忙拉着锦山离开,她生怕锦山又做出什么难看的事情。

锦山回到房间里脱下上衣就想在沙发上打盹,林思涵到卧室里看自己的一大堆衣服,她打算下午穿着新买的衣服去赌场,她还没考虑好要穿那一件,锦山仰面躺在沙发上,“你先忙,我休息一会。”

“休息什么,我换了衣服就去赌场,船上的赌场很有名,下注都很大,你要陪我一起去,很多打算玩的乘客都带的是现金,很多人都想着瞬间暴富,没现金的都拿着信用卡买筹码的,赌场是游轮最有吸引力的地方。”林思涵怕他睡下就起不来,迅速挑选了一件能展现她魅力的衣服就走出卧室。

“换衣服这么快,还以为你能换几个小时呢。”锦山看她打扮好了准备走自己也只好爬起来整理着衣服,林思涵把一个装满现金的男士手提包交给他,“你拿着钱,一会赢得多了我就再拿个包来装。”

“这么厉害呀,赌博真能赚钱你那肯跟我们冒险做事呢。”锦山成了拎包的跟班,林思涵也不怎么化妆就出了门,她自己认为她很漂亮,没必要花太多时间打扮自己,不过锦山看见她的脖子上带着新买的钻石项链,心想这丫头够能炫耀的,还没仔细看她手腕上手指上戴着什么。

午饭刚过赌场里就很热闹了,各种赌桌旁边都有人,锦山只会玩老虎机、跑马机之类的电子赌博游戏,什么下注的转轮盘的扔色子的以及扑克的他都不会,他根本不爱玩这些东西,进来之后一脸的不屑一顾,都懒得看周围玩得起劲的人。林思涵拿现金兑换了不少筹码,除了自己手上拿着一些,其他的全部装进锦山的衣服口袋里,她已经把锦山当手提袋用。

赌桌旁的工作人员忙着,锦山能听懂英语,不过他听不懂赌博的术语,也不想明白他们说什么,他微闭着眼睛坐在林思涵身边,她倒是十分有兴致的开始玩,先是几百的筹码放上去,然后是几千的,不过她很快的赢了一大堆筹码,很多中年男人输光了筹码起身离座,看表情是不甘心的,锦山回头看了一下,这几个家伙正去继续兑换筹码,看来他们还真来劲了,似乎对输给一个年轻女孩并不甘心。

“赢了这么点就开心,别忘了什么得意什么失意,赌场上得意的恐怕某些方面不得意了。”开赌后不怎么说话的锦山此时小声的在林思涵耳朵旁边嘀咕,他是故意气林思涵,林思涵碍于此地不能发作只好暗气暗憋,心里打算着回去再收拾锦山,她只能先用脚使劲踩锦山,锦山早有准备,故意侧着身子坐在她旁边,暂时不让她出这口气。

正在众多赌客们玩的高兴的时候,锦山一直担心的事情发生了,金钱这东西就像是某种污秽之物,非常招惹类似于苍蝇的东西,豪华游轮上赌场的名气大,招来的劫匪也不是业余的,都是非常专业的抢劫犯,他们根本不用快艇靠近游轮,而是选择更直接便利的方式登上游轮。

豪华游轮的直升机甲板上落下一架老旧的米8直升机,直升机舱门打开后一群全副武装的匪徒冲了出来,游轮上的武装警卫掏出几乎没开过火的左轮手枪,冲过去立即阻拦武装劫匪,面对武装到牙齿的劫匪几个警卫根本不是对手。身穿防弹战术背心的匪徒还戴着防弹头盔,头盔上还有夜视镜支架,只是夜视镜是比较老的型号而已,匪徒们分别拿着MP-5SD冲锋枪和半自动散弹枪,腿部的枪套里还装着自动手枪,身上的挎包里还装了许多辅助装备,鼓鼓囊囊的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

有着消音器的MP-5SD冲锋枪发出很小的声音就干掉了警卫,直升机甲板附近没什么乘客,匪徒们立即分头进入游轮的舱内开始寻金之旅。“不许动,双手抱头,不要喊叫,慢慢的跪在地上,不许四处乱看。”走在最前边的匪徒用英语大声喊着,巨大多数乘客都听得懂,听不懂的可以学着其他人的样子去做,凶悍的匪徒警告一边就开始开火,他们的射击目标是那些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水手和服务生纷纷倒在枪口之下,黄灿灿的子弹壳纷纷落下。

后边的匪徒熟练的跟进,拿出早就准备的扎捆绳把游客们全部控制住,随手还没收了他们的手机以及身上值钱的东西。为首的匪徒带着几个人就冲进赌场。兑换筹码的地方总是有很多钱,几个空的旅行包放在地上,赌场保安和其他工作人员倒在血泊中,没有刺耳的枪声,很多乘客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负责洗劫首饰的匪徒就冲到了他们面前,不举手投降的乘客迅速被拳脚打翻在地,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部被没收,包括自己所住船舱磁卡钥匙。

“先生们女士们,你们已经成为我们的俘虏,请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也不要关心我们是那个组织的,我们随便拿你们的手机给司法部打个电话,反恐调查部门都要查上好几年,告诉你们我们组织的名字也没什么,不过害怕你们收到惊吓记不住,我们来只是为我们的组织筹集更多资金,同时我还要拿你们中的一部分人换出关塔那摩监狱里的同事们。”劫匪假装恐怖分子的时候锦山早就机灵的钻进桌子底下,他还顺便把林思涵也拉了进来,林思涵不甘心的还伸出手摸桌子上剩下的筹码,刚才急着隐蔽也没拿走全部,她还打算等事情平息后继续玩。

“你还拿这些做什么,遇到麻烦恐怕旅行要泡汤了,即使匪徒死了也会很麻烦,警察会来调查这个调查那个,这些筹码很难再兑换成现金了,反正你赚钱也不累,还计较这点干嘛?”锦山藏好了之后不敢出来,林思涵拿到所有的筹码后也不乱动,“我留着当靶子玩不行呀,这群小蟊贼快倒霉了,一会他们做的过火我出去就收拾他们。”

“别乱说,万一船上有便衣警探或者度假的警察就麻烦了,你要过渡表现自己警察们先记住你了,完事后回去调查咱们,那不是没事找事么,还是让警卫和警察们来解决吧。”锦山自己不愿意多招惹事情,他身上还有点麻烦没弄好,所以不想被警察注意到。

“战斗靴是带钢板的那种伞兵靴,枪套和手枪都是很容易买到的货,现在除了加州禁枪禁的厉害外,其他地方还是可以买到不少东西的,就是这MP-5SD似乎是偷的,没有很硬的关系很难从合法销售商那买到这么好的MP-5,最多从亚洲某些国家买仿制品,而且消音器是后加的,枪身长度就太长了,不适合在船舱之类的狭窄空间使用。”林思涵收起筹码后研究其匪徒的装备来。

“也不需要太硬的关系,根本不用从HK公司购买,MP-5SD型的消音器是不可拆解型的,射击时候可以把里边的火药残渣自动排出枪管内,有个还好制造东西的人就能自己做,然后自己用其他型号的MP-5改装出来,遇到专业的劫匪是非常麻烦的,我猜他们的挎包里有防毒面具,很多人的战术背心上还有催泪瓦斯弹。”锦山没见过装备这么好的劫匪,林思涵说:“会不会他们把瓦斯弹扔到进气通道口上,这样船舱里的人都不能使用空调和换气设备,即使想躲避在自己的舱内也不可以。”

“那到没必要,船舱内好大的空间,不过他们要关闭空调和排风系统就麻烦了,人会在舱内感觉很热的,他们在断掉舱内的用水,没人可以躲在舱内不出来的,这么炎热的季节在送点热风,藏起来的人也会中暑晕倒,结果会很惨。”锦山边说话边观察着外边,他在桌子底下通过观察外边的战斗靴来判断自己的安全程度,赌场里的人非常多,他们暂时还没什么危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