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神算 第2卷 神算军师威名盛 生死离别只为她 第74章 徐州之战(十二)

baker_168 收藏 0 8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4.html[/size][/URL]   第74章徐州之战(十二)   却说左慈走到刘皓身旁,为刘皓把脉。   过了一会,左慈便微微地笑着问吕玲绮道:“刚才姑娘是否走进了一个迷阵当中,却走不出来?后来是被一人带你们过来的?”   吕玲绮随即点头称是,又问左慈道:“道长何以知道?而那人我见他穿着装扮异于常人,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4.html


第74章徐州之战(十二)

却说左慈走到刘皓身旁,为刘皓把脉。

过了一会,左慈便微微地笑着问吕玲绮道:“刚才姑娘是否走进了一个迷阵当中,却走不出来?后来是被一人带你们过来的?”

吕玲绮随即点头称是,又问左慈道:“道长何以知道?而那人我见他穿着装扮异于常人,行为古怪,我们在丛林里走了大半个时辰也没法穿过那片树林,后来经他指引就从容走了过去,我当时也甚觉奇怪,难道……那人是道长安排带我们过来的?”

左慈听了又哈哈大笑起来,然后说道:“非也,非也。嗯,姑娘你们可以下山回去了。”

吕玲绮听了愕然,随即哀求左慈道:“左慈道长,求你救救刘皓吧,他重伤多时,性命垂危,眼下就只有你可以救活他。”

但左慈却对吕玲绮的哀求却视而不见,只见他转身背对着吕玲绮,又轻轻地摇着头,后说道:“姑娘可知道,指引你走出迷阵的那人是谁?”

吕玲绮随即答道:“不知。”

左慈又道:“他叫华佗,字元化,是贫道的密友,是我教他如何走出那个迷阵,不想,他却把你们带过来了,而且他在带你们过来的时候,已将刘皓医治好了,不多时,他便会醒来,姑娘你们请回吧。”

吕玲绮听了大喜,又连番致谢,随即便告辞回去。

等吕玲绮等人离开后,左慈却在喃喃地说道:“元化啊元化(华佗的别字),我和于师弟(即于吉)早已说过,刘皓乃是不祥之人,你却说从医者不能见死不救,你救活刘皓,这个乱世将会更加混乱了。”

左慈又仰望着屋顶沉默了一会,随即再喃喃地道:“彼生复重生,何来扰乱世;若然逆天行,上苍不佑之。刘皓啊刘皓,希望你能领悟个中道理。虽然元化将你的伤治好,但山下我却布了‘奇门遁甲’阵,你是否能成活,还是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刚说完,只见吕玲绮突然又返回茅屋,边敲门边问左慈道:“左道人,山下的迷阵我们应该如何过去?”

左慈听了,随即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回应道:“山下乃是‘奇门遁甲’阵,你们是否能闯过去,就要看你们的造化了!”

说完,左慈又再次哈哈大笑起来,但那笑声由近而远,忽高忽低,且在整个山谷中回响着,最后并消失于山野之中,而左慈的身影也随着他的笑声而消失。吕玲绮听见,不禁寒毛卓竖,又在四处张望,显得甚是困惑和迷惘。

显然,吕玲绮是不知“奇门遁甲”阵究竟是什么样的阵式,当她正在陷入深思的时候,突然从马车上传来刘皓几阵急速的咳嗽声,打断了吕玲绮的深思,吕玲绮连忙走上前查看,随即又听见刘皓有气无力地叫道:“水,给我水。”

吕玲绮马上攀上马车,扶着刘皓,喂他喝了几口水后,又轻轻地摇了摇刘皓便问他道:“山下乃是左慈布下的“奇门遁甲”阵,你能破得此阵吗?如果不能,只怕你我都会被困死在此山上!”

这时,刘皓才缓缓地清醒过来,虽然刘皓幸运地被华佗救回一命,但他依然是那么虚弱。

只听见刘皓有气无力地说道:“‘奇门遁甲’?此阵式千变万化且变化多端,如果不熟悉此阵,很容易被困死当中。”

吕玲绮听刘皓所言,显得更加担忧,连忙追问刘皓道:“那么军师是否认识此阵,又是否能破解?”

“让我想想。”刘皓说完,随即闭上眼,便陷入沉思当中。

吕玲绮也坐在一旁,看着刘皓。

过了一会,刘皓才微微睁开眼睛,缓缓地说道:“奇门遁甲的构成其实十分复杂,我也不是十分明白,但如果是用于兵法之上,其破解的关键就在于其‘八门吉凶’的应用!”

“八门吉凶?是何物?”吕玲绮疑惑地问道。

刘皓随即解释道:“所谓八门是指奇门遁甲跟据八卦方位所定的八个不同方向,而每个方向就是一道‘门’,这八个‘门’分别是: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和开门,其中休门、生门、景门和开门是吉门;伤门、杜门、死门和惊门是凶门,且此阵最利害的地方在于这八个方位的‘门’在每个时辰甚至每个节气都发生不同的变化,而每道凶门都会有不同的凶兆出现,如果你被困在其中,且不熟悉此阵变化的规律,又找不到吉门逃出去的话,就很容易被困死当中,甚至永远也逃不出此阵。”

吕玲绮听了脸色骤变,声音略带抖颤地问刘皓道:“那么军师能否破得此阵?”

刘皓微微地点点头,然后问吕玲绮道:“此八门是按五行八卦方位分布,虽然此阵变化多端,但其休门和景门这两道生门是永远呈一直路并相通的,请吕姑娘回忆一下,刚才过来找左慈时是否一路是直走过来?是否又是在一个时辰之内从山脚一路走到这里的呢?”

吕玲绮沉思片刻,即答道:“我们从山脚一路上来,但四周都被浓雾围绕,根本看不清四处的景物,当走到一处比较开阔的地方后,那些浓雾渐散了,而这时那华佗却突然出现,并指引我们一路望西直走,然后我们走了约半个多时辰便到了这地方。”

刘皓抬头望天,又沉思一会后说道:“奇门遁甲阵中那八门分布有个特点,就是开、休、开门这三道吉门是紧连在一起,而另一道吉门即景门是与休门是相对应的,然而我们来到此山上已超过一个时辰,现在这地方竟还未出现任何凶兆,显然,我们还处于另一道吉门当中,看来左慈虽然在此山中布下了‘奇门遁甲’阵,但他并没有致我们于死地之意。”

“何以见得?而我们又应如何冲出此阵?”吕玲绮紧接着问道。

刘皓捂住伤口,慢慢地向后靠在马车车箱的边上,然后才说道:“左慈引导你从景门而入,再一路直走,再经华佗的指引直穿过‘休门’,从而来到龙元庵这来,而依刚才你们的走向来推算,我们现在应处于另一道吉门即‘开门’当中,我们应该一直往前走,走到刚才你遇到华佗那地方后,再往东北方向而去,那方向就是另一吉门‘景门’了。”

吕玲绮此时用一种异常复杂的眼神看着刘皓,从憎恨到怜悯再到现在的敬佩,令吕玲绮都近乎无话。

刘皓见吕玲绮呆呆地看着自己,随即拍一拍吕玲绮后道:“事不宜迟,吕姑娘应该立即出发,而且要快马加鞭,要在一个时辰内穿过这丛林才行。”

吕玲绮连忙点点头,便准备走下马车,而刘皓又再醒吕玲绮道:“姑娘紧记切勿理会两边的树林和巨石的变化,因为它们会令你产生一些幻觉,从而令你迷失在此阵当中,你只管按我所说的方向而走便行。”

吕玲绮听了也点点头,随即下了马车,又翻身上了自己那匹战马,然后把手一挥,示意众人立即出发,离开此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