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太太为何最盼丈夫早死

zchhjy 收藏 0 171
导读:如果你问一个日本男人:“你太太最希望的是什么?”如果你和他熟到能开开玩笑,他很可能会对你说:“可能是盼我死吧。”   别笑,如果人与人之间真的是只有赤裸裸的利益关系的话,对于中年以上的日本妇女来说,死老公可真是一件求之不得的好事。   好到什么程度?首先,老公的生命保险来了,一般日本人都有一亿日元以上的保险,这就是说老公死了,一百多万美元来了。   一百多万美元归一百多万美元,住房的分期付款怎么办?放心,那也有保险,借款的是老公,老公一死,债权没有了,一幢房子归了老婆。   光有房子

如果你问一个日本男人:“你太太最希望的是什么?”如果你和他熟到能开开玩笑,他很可能会对你说:“可能是盼我死吧。”


别笑,如果人与人之间真的是只有赤裸裸的利益关系的话,对于中年以上的日本妇女来说,死老公可真是一件求之不得的好事。


好到什么程度?首先,老公的生命保险来了,一般日本人都有一亿日元以上的保险,这就是说老公死了,一百多万美元来了。


一百多万美元归一百多万美元,住房的分期付款怎么办?放心,那也有保险,借款的是老公,老公一死,债权没有了,一幢房子归了老婆。


光有房子有什么用?养育孩子不也要钱吗?没事,有母子家庭津贴,母亲工作不工作不管,按月发,到小孩成人为止。不仅如此,所得税免了,健康保险也免了。


小孩成人了,女人不也要老吗?没关系,有“寡妇年金”,老公年金的70%归老婆拿了,加上自己的那一份国民年金,还怕活不下去?


你说,死老公是不是一件大好事?老公活着,白天不见人,晚上还添乱,每天好吃好喝地伺候着,不高兴了还要吹胡子瞪眼,猫厌狗嫌的是不是?


其实在日本退休后离婚的事很多,退休前老公成天不在家,也不知道到底有多讨厌,忍一下也就过去了。这一退休,搁一个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会的臭老头在眼前,看着堵心,碰着恶心,倒霉的是这臭老头还自以为是地以主人公自居,对什么都要发表意见。得了吧,拜拜了您哪,离婚喽。


日本女人不是社会地位很低吗?不是很苦吗?为什么社会对这些寡妇又如此厚爱呢?其实这不是厚爱女性,而是做给男人看的:拼命去吧,死了也不要紧的,老婆、孩子不会饿死的!


日本社会男尊女卑,女人出去办事,肯定处处受刁难,最常听到的就是:“叫你们家主人来(日语称老公为“主人”,而称老婆为“里面的人”)”。冰太为此受过不少气,老冰就教冰太一个方法:不说日语。冰太的日语其实可以,但现在去办事不说日语,改说英语,东洋鬼子怕西洋鬼子,哪怕只是女西洋鬼子,甚至是假女西洋鬼子,东洋鬼子听见英语绝对不敢再啰嗦,一般情况下不可以的事情这时也全部“哈依”。


老冰怎么知道的呢?有一次老冰去淡路岛世界花卉博览会玩时,一时兴起,用英语向小姐问路,结果是不但得到了满意的回答,而且会场派了一个PPMM全程陪同、细心解说,老冰舍不得离开那PPMM,在会场里转了整整一天。

而在日本家庭里则女尊男卑。很简单,“主人”离开了“里面的人”活不下去,家里还有多少钱?儿子读几年级了?“主人”日理万机,管不了。全是“里面的人”在管,和“里面的人”吵翻了,哼,看你明天穿什么内裤?有能耐你光着PP去上班!


那些倒霉男人在家里受了“里面的人”欺负,出去了就更加变本加厉地去欺负别人家的“里面的人”和那些就要成为别人家的“里面的人”的人,同时那些“里面的人”们也把一肚子气撒在自己的“主人”身上,整个一恶性循环。


日本的老两口,女方先走了,男的很快就会跟着而去;而男的先走了的话,你看着吧,女的顿时年轻了起来,精精神神的,准能再活个几十年。老冰有个客户,老爷子有一手绝活:能在金属上开直径细到0.2mm、深度达20mm的圆孔,而这是精密设备少不了的。养了两个儿子,全是国立大学毕业,一个进了水产公司,一个进了化学公司,嫌老爷子没出息,一辈子就开那么一个小作坊,要进大公司去发展。老爷子火冒三丈:“八格野郎,老子没出息?你们开的奔驰不都是老子给买的!你们就有出息啦?看你们将来有没有出息给你们的儿子买奔驰?”说着老爷子关门歇伙,退休不干了。


退休以后不到两年,老头就得了胃癌。两个儿子一个在泰国当厂长,一个在马达加斯加卖章鱼,老爷子半夜3点钟走的,就老太太一人在身边。老太太也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医院的护士叫她打电话给亲戚朋友。这老太太当时可能真是糊涂了,就记起来老冰的电话号码了,半夜3点钟打电话过来。老冰一听电话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说老冰马上就到,医院离我们住的地方开车也就10分钟吧。老冰一边开车一边想,老太太呀老太太,老爷子兄弟八人你不喊,把老冰个老外喊去有屁用啊?到了医院问她,你的电话号码簿呐?老太太这才明白过来,把电话号码簿给了老冰,又继续哭她的“主人”去了。


说着话,那老爷子也走了三年了,现在回过头来再看那老太太,整个越活越年轻了。原来成天在家里,人胖得像个桶,现在天天在外面打义工,帮忙护理残疾人、老年人什么的,累得都出腰身了。一次去看爱知万博,没想到在那儿碰到了她,自己掏钱去那儿帮忙捡垃圾。碰见我就告诉我今年又去了那些国家,“印度的咖喱真难吃”什么的。


跑到世界哪个犄角旮旯,都能看到成群的日本老太脖子上挂着护照,在一面三角旗的指引下糊里糊涂地走向什么地方(老头也有,但比起老太来少多了)。原来来中国的不少,现在改去印度了,反正她们也不见得分得清中国和印度在哪儿不一样,是外国就行了。


日本人的平均寿命长,日本老太太就更长了,平均85岁(老头77.8岁)。不知道是不是寿命长了,青春期也跟着长?反正有时候日本老太的举动,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变态”,老冰在前面举的老太追星族就是一个例子。有一次老冰在咖啡馆等人,边上一位老太太过来搭讪,拿出一摞照片,说是在韩国拍的,什么《冬季恋歌》的拍摄现场。好在就在此时朋友来了,救了老冰,否则老冰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光是裴勇俊,日本老太说起“贝克汉姆”“姚明”什么的也是情急吼吼,面红耳赤,比18岁的小姑娘有过之而无不及。哦,也不是,有一点肯定不及:18岁小姑娘的机会,怎么说也比60岁的老太要多吧。


2006年日本高中棒球联赛的冠军是早稻田实业高中,最后取胜的小帅哥投手叫斋藤佑树,因为经常用手帕擦汗而被人称为“手帕王子”,人气冲天。斋藤每次出来比赛,前来助威的小姑娘当然是层层叠叠,但让人发晕的是老太太的数量绝对不会比小丫头们少,要是听听她们接受记者采访时的话就更有意思了:“斋藤君为什么不早生四十年?”


日本男人的性狂想


日本公司的事务员一般都是小丫头,这些女事务员(日语叫OL,Office lady的意思)的制服一般都是西服背心加裙子。但老冰见过一家不一样的公司,女事务员的背心裙子外面还加了一条围裙,弄得办公室像餐馆似的。老冰觉得奇怪,问他们是怎么一回事?才知道是那些色迷迷的大叔(日语发音是H-NO-O’SAN)给闹腾的。


日本的房租贵,因此,公司办公室都很小,文件资料堆得到处都是,柜子顶上也有,小丫头们有时要站在凳子上去拿柜子顶上的文件,那些色迷迷的日本大叔们就敢公然把头伸过去看小丫头们的裙底风光。小丫头们当然不高兴了,又不敢得罪客户,于是就想出了这个穿围裙的法子,好歹让小丫头们在心理上能觉得安全一点。


意大利男人和法国男人的殷勤是挺有名的,用英语说他们那是fresh,而日本男人就不能用那个词,因为日本男人不是以一种欣赏的眼光来看女人,也不是以一种骑士精神来对待女性,而是纯粹从性的观点在看女人。那么用什么词呢?想了想,没有。还是用日本字吧:H。这个H是从哪儿来的呢?据说是昭和初期一些时髦女性用来代表husband的隐语,那么这个词的意思也就变得赤裸裸了——夫妇嘛,还能干啥!


赤裸裸到了什么地步呢?到了JETRO(日本贸易振兴会)要对各公司下通知,要求各公司对驻外员工加强教育,不准乱说乱动,以免被卷入*诉讼。因为三菱自动车(北美)几年前曾发生过这类诉讼,结果三菱自动车(北美)败诉,美国的官司一旦打输,随之而来的巨额赔偿可想而知:赔了3 000多万美元!


不教育不行,日本男人在国内是无法无天的,讲几件老冰自己看到的匪夷所思的邪门事吧。


一次客户请老冰去参加他们的慰安旅行。日本人的所谓旅行就是找个温泉泡,泡的时候有人在男池和女池的分隔墙上找到了一个小洞,这时奇观发生了:社长掐着表,大家排好队,轮流凑在那个洞前面看,谁也不准多看一秒。


还有一次访问客户时,听到他们的常务在问一个小丫头:“你的胸脯那么大,是真的还是假的?”


小丫头:“当然是真的了。”


常务:“为什么?”


小丫头:“真的和假的是不一样的。”接着花了30分钟给那位常务先生讲解怎么看胸脯的真假。托福,老冰从此以后也学会了看真假。


对女*是舒解压力的一种方式


还有一个客户,特别喜欢摸小丫头的PP,我只好对他说,如果以后再这样的话就不能做生意了。他很不理解,说小姑娘的PP不就是给人摸的吗?我说我不管,反正你在我的办公室不准摸。他问我为什么,我只好说实话:看到你摸我也想摸。


就连有名的经济学家、早稻田大学教授植草一秀,都在地铁里把镜子伸到女学生的裙子里边去,给警察抓了现形,弄得身败名裂。你说这拨日本男人不教育教育能放他们出国?一个个等着吃官司吧。


日本的男人就是这么肆无忌惮。现在和国外有往来,特别是经常和欧美国家有往来的大公司要好一些,起码不敢赤裸裸地在办公室里调戏女职员或者是侃色情话题,但是一般的中小企业还是没什么大变化。


说了这么多,大家可能会以为日本男人都是色情狂了吧?恰恰相反,日本男人在平均意义上可以说还有点性无能。日本人特别喜欢把话题扯到性上面,与其说是性欲过剩,不如说是无意识地想掩盖这一点,表现出点“男子汉”的气概来。事实上有调查表明,日本夫妻之间的性生活频率是发达国家中最低的,过长的劳动时间和精神负担压抑了本来就有神经过敏倾向的日本人的性欲望。


日本人也知道这一点,当然不会公开承认,但是有时也能通过一些怪事反映出来。几年前出过这么一件听起来像天方夜谭的事情:日本的议员们大多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有个做过总务厅长官的自民党议员太田诚一,在一次公开演讲时讲到不久前发生的早稻田大学学生的集体******案时,居然说:那些******犯总算还有性欲,比那些连婚都不想结,小孩也养不出来的人要好些。结果引起轩然大波。


其实大家都知道他的本意:这位当过大臣的议员先生不会昏庸到公开鼓励******有理,他只是在表示对出生率低下的担忧,而且公开地把出生率低下和性欲减退连到一起去了。不管是否有那种关联,但是场面上的话不能那样讲呀,那在政治上也太不正确了。


我们公司里的几个日本小伙子就看不出他们还有什么欲望,更不要说性欲了。成天除了工作以外就是看漫画书,用手机发伊妹儿,要不然就是琢磨上哪儿整一辆二手车。有时候真不知道他们活着干什么?


可能日常生活和工作的压力太大,人的基本欲望反而被压制起来了。为了缓解这种精神压力,日本社会和日本男人选择了一种奇怪的放松方法,就是不断地对女性进行*。或者包括大众传媒在内的社会也在不断制造大量有*嫌疑的话题,有一位日本女演员叫藤原纪香的,大家可能都知道,说实话纪香的身材确实不错,但原来也仅仅是身材还不错,并不是超级明星。几年前,一家体育报在老人节时对1 000名75岁以上的老人做了一次很具有日本特色的社会调查,题目是“你最想(被)干的(男)女影视明星是谁?”其中名居女星榜首的就是藤原纪香,这一下,她一夜之间成了超级明星。


日本还有一种让外国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社会现象,就是娶大娘子。中国虽然有所谓“女大三,抱金砖”的说法,但也几乎就到此为止,而且也不多。而日本家庭女大于男的现象十分普遍,特别是名人。


原来的田中角荣访华时印发的内部资料中说田中太太比他大8岁,当时中国人吓了一跳,其实这在日本不稀奇。知道宫泽理惠的人很多吧,日荷混血儿,18岁的时候那可真叫漂亮,而就是这位漂亮的小丫头,居然被未婚夫(一位相扑横纲,当时18岁,和她一样大)抛弃,情敌是一位28岁的老阿姨!


28岁的老阿姨河野景子到底是TBS的看板节目主持人,漂亮,这事还说得过去。那享名日美两国的棒球运动员铃木一郎呢?娶了一个电台主持人,比自己大8岁,而且长得特别不利于环境。


怎么解释这些现象呢?社会压力太大,娶大娘子又当妈又当姐又当老婆,男人轻松。在外面那么累,回来还有一个跟你缠不清的嗲妹妹,受得了吗?!


所以说,由于社会分工的畸形,日本男人从社会学的意义上来说,不能算真正的“男人”,他们没有照顾女人、孩子的能力,而只能被人照顾,他们属于心理发育未成熟的一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