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女兵做老婆 第五章 合唱队 9、电话惹祸

老海豹 收藏 0 4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size][/URL] 晚餐还是辣椒。 红生干脆不去食堂吃饭,光赤大背,躺在床上啃干粮。也许下午挨了罚站,不然就是和辣椒这个讨厌的东西较上了劲儿,他郁闷死了。压缩饼干石头般坚硬,在嘴里嘣来嘣去,他越吃越不是滋味儿,开始怀念潜水楼,想念魏中队长、阿彪和陈平,想念更多的弟兄们。才离开了几天,他对潜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


晚餐还是辣椒。

红生干脆不去食堂吃饭,光赤大背,躺在床上啃干粮。也许下午挨了罚站,不然就是和辣椒这个讨厌的东西较上了劲儿,他郁闷死了。压缩饼干石头般坚硬,在嘴里嘣来嘣去,他越吃越不是滋味儿,开始怀念潜水楼,想念魏中队长、阿彪和陈平,想念更多的弟兄们。才离开了几天,他对潜水楼充满了挂念。

晚上没课,简单收拾一遍,他准备打道回府。不想欧蓉携另一个高个子女兵来敲门,红生礼节性地一摆手,将她们让进室内,赶紧去找海魂衫。

高个子女兵看不出年纪,皮肤白晰,双腿修长,身材凹凸有致,非常惹火。看到红生背上坚硬的肌肉,她惊讶得嘴都合不拢。欧蓉身披大花毛巾,两条胳膊和大腿光光的露在外面,闪着白光。欧蓉和课堂上不一样,一屁股坐到床沿上,两手放肆地拍打着大腿上的肉,极有视觉冲击力。

红生有些蒙,几次欲言又止。

欧蓉说,林红生,你是潜水员,我们想请你教游泳。

原来是这样。红生抱歉道,不行的,我没有带游泳裤啊。

欧蓉乐坏了,咯咯大笑说,没游泳裤有啥关系啊,不穿都行,我们就想请你教游泳,又不是想看你的游泳裤。

高个子女兵说,一看就是个童子鸡,是不是怕我们把你吃了?

红生一脸羞赧,连脖颈都红透了,说,下次吧,我一定带你们去。

欧蓉更加猛烈地拍着大腿,不行,不行,现在就要你跟我们去。

红生再三求饶,俩女兵哪里肯依?欧蓉一挥手,她们一齐冲向红生,一人一只胳膊,揪住他往外拽。这一拖不要紧,欧蓉身上的花毛巾掉下来了,紧绷绷的游泳衣裹不住一身的肉,红生吓得腿都软了。

室内闹腾着,没人注意到罗小月站在门外。她脸上掠过一丝不快,但稍纵即逝。这种表情变化,还是让另外俩个女人捕捉到了。她是领队,没人不怕她。欧蓉把花毛巾重新包裹好,和高个子女兵紧住脸,招呼也没打,灰溜溜地跑了。

罗小月手端小饭盒,阴沉着脸,僵在门外。红生的头嗡地一下涨开。麻烦惹大了,节骨眼儿上挨她撞上了,一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他整理好凌乱的海魂衫,恸恸地瞟了她一眼,心中顿时被复杂填得满满的。

小饭盒搁在写字台上,香味扑鼻而来,里面是菠萝炒牛肉,还有蔬菜。她的脸上已经变得水一样平静,红生有隐约的感觉,她平静的外表下面,可能正在酝酿一场风暴。现在风暴还未来临,他的内心,已经被刮得颤悠起来。

她说,知道这几天,你压缩干粮吃多了,给你换换味口。末了,还补充道,这些都是专门为你炒的,放心吧,没有辣椒。

谢谢。说话的时候,红生心里慌得很。

罗小月声音冷硬,吃吧,你没有健康的身体可不行哦。

红生强装笑脸,很不自然地挥挥胳膊说,我们潜水员的身体,应该没得说的,嘿嘿……

一次能举五百斤?

这时候,红生的确很傻,不知道这是个请君入瓮的圈套,还心甘情愿跳进去,洋洋得意道,五百斤可能举不动,但三百斤肯定没问题啊。

还可以同时勾引两个女人,是不是?!

如醍醐灌顶,红生蒙了。想不到这女人说出这种流氓话,他愣怔了一下,开始清醒,瞪着她说,请你注意一下讲话方式,好吗?

知道欧蓉是什么人吗?

今天才晓得她的名字。

她是基地的“恋爱皇后”,当兵那天起就跟男兵谈恋爱,这些年和她谈过的男兵起码有一个加强排。你是不是也想凑热闹,弄个班长什么的当当,感觉一定很不错。

你怎么能这样想呢……

胡亚培是基地门诊护士,结过两次婚,又和第二任丈夫分居一年多了。现在你乘虚而入,正是时候,快去呀。

请你别胡说八道!她们来请我教游泳,没你想的那样无聊。

她深深地长吁一口说,林红生,你太让我失望了。

看到她伤心了,红生心如刀绞,内心充满了自责。他是她接来的兵,也许她是真心的,出于对他的关心和爱怜,怕他关键时刻把持不住。她是对的呀,我为何要朝她发火呢?想到这里,红生像做错了事的孩子,对她充满了歉意,对不起,连长……

罗小月脸上生动了许多,非常温柔地微笑着。她笑起来的时候真美。他的心一阵灼热,像有一团红红的火球划过。他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这个女人最可亲,最可爱。他突然想到了哭,想抱住这个和自己的母亲一样美丽的女人,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

他们言归于好,彼此谅解了对方。接下来,这种矛盾的转化竟然出现了喜剧色彩,她把饭盒推到他跟前,柔声说,趁热吃吧。他扯过稿纸,把小饭盒盖起来,再包好,红着脸说,现在不吃。她展颜一笑说,在我面前不好意思吃,对吗?他虔诚地点点头,嗯。她嗔怪,瞧你那副傻样儿。

她从口袋里拿出一本《怎样识五线谱》,书很新,透泄着微微的墨油清香。她说,你是领唱员,不认得识五线谱怎么行呢?他把书来回翻动了几页,内疚地说,我一个也不认识。她说,五线谱是世界上通用的记谱法,在五根平行横线上标以音符和其他记号,用来记载音乐的一种方法。我教你,几个晚上就学会了。他点头说,嗯。她问,现在开始吧?他说,好的。她从对面的床沿上移过来,坐到他身边。单人床支撑不住两人的重量,发出吱哑哑的声音。

这是第1 、2 、3 、4、 5线,这是第1、 2、 3 、4间,线和间如果不够用,可以在五线谱上方或下方增加线和间。

这时,电话铃骤响。估计是陈平打来的,红生操起话筒,不耐烦地问,烦不烦,干吗呀你?

电话里传过来的却是女人的声音,嗨,林红生,我是刘艳。

红生慌忙把电话挂断,他很清楚,这时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她电话的。

加线及加间分别称为上加第1线、上加第1间;下加第1线、下加第1间等,各代表一个音级,这些音级的固定高度根据所用的谱号来决定。

电话铃百折不挠,再次惊心动魄地响起。

喂——林红生,我是刘艳啊,你怎么了?

红生倒吸一口凉气,奶奶,姥姥,上帝……快来救我吧。

电话里像催命鬼一样的,林红生,你讲话呀,喂,喂——

罗小月啪地将书合上,恼怒地说,看来,新兵连的那些传闻并不假,原来你和她真的有一腿。

红生的辩驳如同白开水一样的苍白。不,绝对没有。他几乎崩溃了,苦苦哀求,相信我,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

你用弥天大谎欺骗了所有的人,真后悔当时没用皮带抽死你。

玩完了,这下彻底玩完了,他纵然有天大的嘴,也无法澄清这一切。红生仿佛徘徊在生死边缘,往前走一步是死,向后退一步还是死。生生死死,他别无选择,索性豁出去了。

他对着电话大吼,刘艳,我是林红生,我天天都在盼望你的电话,你怎么到现在才给我挂电话呢?

罗小月脸色铁青,坐在床沿上一动不动。

我不知道你去学习了,还是陈平告诉了你的电话。怎么样?学习好吗?

不好,一点也不好,这里简直是人间地狱,真他妈的难受,和坟墓中的尸体一样,很快就会腐烂发臭。今天我挨罚了站,半小时前又挨上司臭骂一通,她骂我是色狼,是第三者……

罗小月腾地站起来,两眼喷出强烈怒火。

我才不信你是这样的人呢,你们的领导一定是个大白痴。林红生,你想我吗?

我天天想你,生活中无时不刻不在想念你,想得睡不着觉,吃不下饭。我已经三天没吃饭了,都是因为想你,我太想你了。我的面前还摆着一盒讨厌的菠萝炒牛肉,我没有一点食欲,因为我在想你。

罗小月一脚踢开厕所门,将饭盒恶狠狠甩到蹲坑中。

哈哈,菠萝炒牛肉已经冲进了厕所,变成了一堆粪便,成了不耻于人类的狗屎堆,哈哈,爽啊,真他妈的爽。

林红生,你疯了吗?

是的,我疯了,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疯了。我不疯不行,因为我不发疯别人就要发疯,所以,我只有发疯,别人才不会发疯……

罗小月夺门而出。

红生扔掉电话,四仰八叉地倒在床上,像睡着了一样。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