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火线 上篇 热血征途 第十六章 鬼火

龙之传奇 收藏 0 5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1.html


甩掉了俘虏的包袱,侦察班翻山越岭的速度明显加快。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岱依族老人和妇女的出现,让这支强弩之末的小分队在无边无际的困境中看到了转机。因为它带来了一个强烈的讯息:侦察班已经抵达大山边缘,很快就要穿过这片人烟罕至的原始森林了。

艰苦的爬山涉水还没见到尽头,天色却已渐渐昏暗下来,黑夜再次来临。

前面隐隐约约传来了赓续不断的汩汩响声,似水长流。流淌声柔和诱人,几乎所有人都忍不住咽了几口干唾沫,干渴燥热的心头仿佛洒下了久违的甘霖,清凉爽快,沁人心脾。

“水,前面有水……山泉水……”走在前头带路的阿昆聆听片刻,冲班长喊道,高兴得有点语无伦次。

罗玉刚侧耳听听,也欣喜不已道:“没错,有溪流,它就在附近。”

战士们都不约而同“喔喔”欢呼起来,虽然声音嘶哑压制,但个个都掩饰不住内心的狂喜。

越北热带雨林虽然湿热多雨,但地表溪流多在低洼山麓,为了不暴露行踪,侦察班只能在脊顶山腰地日夜兼程,既不可生火,也很难找到干净的水源。饥渴交加之际,唯有从行军包里搜刮出一点残剩的饼干碎末,再拔几根草根茎块咀嚼,舔点叶尖水珠,餐风饮露,顽强支撑。

能捧起一泓清泉痛饮个够,再洗个手脚,这是侦察兵们最渴望的事情。

唐国伟却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兴奋,依旧眉头蹙起,打量着四周密密匝匝的树林,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然后平静道:“全体注意,现在开始宿营,天亮后继续出发。”

滕林有些错愕,舔舔干枯的嘴唇,提醒道:“班长,前面有水。”

唐国伟摇头道:“不行,现在已经入夜,森林方向不明容易迷路,冒进危险很大,必须就地露宿。”

罗玉刚试探道:“老哥,要不我过去探探路,我估计是一股山泉水,它应该就在附近山沟沟里。”

唐国伟解下行装扔到大青树底下,态度很坚决:“不行!”

张国富不甘心追问道:“班长,为什么需要马上宿营?”

唐国伟反问道:“你自己看看天色,走得了吗?”

大家这才留意到,天已经黑了。本来就有些昏暗的森林不知不觉中模糊起来,湿热的地表蒸腾起朦胧的雾汽,氤氤氲氲,气温开始变凉,腐烂腥臭的气味也渐渐浓郁起来。

视野同样充满了欺骗性,四周高大乔木裸露出地面的板根裹着厚厚的苔藓蕨草,如同横七竖八躺着的魍魉鬼魅,怪影幢幢。

没有谁不明白,,在黑魆魆的大森林里继续强行军是很危险的,比如脚下的悬崖,沼泽、毒蛇、岩石……但水声的诱惑力太大了,汩汩的声音挑逗似的萦绕不去,清澈荡漾,似乎俯首可掬。

杨少平舔舔嘴唇,不甘心道:“班长……”

唐国伟怒目相视,大手一挥,吼道:“这就是命令!执行命令没有价钱可讲!”

大家将眼光转向李向阳,这时候,也只有这位老哥有资格继续和班长论一论。

李向阳扔下挎包和空水壶,撑着枪杆一屁股坐下,懒洋洋道:“都别废话了,执行命令吧,班头的脾气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大家面面相觑,只好沮丧地解下装备就地宿营。不一会,大青树头被一堆军挎包、行军壶、子弹带以及抵在树干环绕排列的枪支弹药所包围。

唐国伟端起步枪,平静道:“老规矩,我第一个站岗。”

军令如山倒,战友们没有再说一句多余的话,搂着56式步枪背靠着大青树头,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岗哨轮流进行,沉睡中杨少平迷迷糊糊被捅醒:“老弟,到你了,站岗放哨吧!”

午夜的森林格外阴森,各种离奇古怪的声音在此起彼伏地聒噪,似近又远。不时有凉沁沁的水珠成串滑落到身上,引得杨少平一阵神经过敏的过度反应。

夜深人静,肚子开始闹革命了,“咕咕”直叫,杨少平感到了搜肠刮肚般的难受,下意识摸索挎包、摇晃水壶,却什么也没有,只好咬咬牙坚持住,继续睁大疲惫惺忪的眼睛巡视着。他很清楚,身处敌国异域,危机瞬息而至,稍有疏忽,后果不堪设想。

忽然,一片黑雾般的东西弥漫过来,迅速将杨少平包围,然后凝滞不动了。

杨少平以为是地气氤氲,也不以为意,但很快就感觉到浑身上下又痒又痛,急忙挥手驱赶,黑雾轻盈散开,无声无息,但飘荡一会,继续拢聚过来。

借助从树冠洒落下来碎银般的点点月光,终于看清楚了,不是雾气,是比蚊子还细小的小飞虫,一沾上就是一个小红点,又痒又痛。

杨少平又惊又怒,但不敢搞出太大动静,以免惊动大树底下露宿的战友,兼且周围黑咕隆咚,避无可避,只好不停挥手扭身,竭力驱赶这些可恶的嗜血飞蚊。

如果酣睡中的战友有人睁开眼睛的话,他必定会对这一幕感到惊讶:有个人影左手提枪,右手挥舞,上身左扭右摆,双脚前踢后移,非常滑稽。

正苦不堪言之际,忽然吹来一阵微风,凉风习习,将黑雾轻轻带走,黑雾飘飘荡荡,不偏不倚悬停在了大青树下,将在筋疲力尽中酣睡的战士团团包裹起来。

战士们没有人动弹,仍旧搂抱枪支放在胸口位置,伴随着均匀的鼻鼾微微起伏。极度的劳累已经使得战友们沉沉入睡,没有知觉和力气再去驱赶这些可恶的偷袭者。

杨少平忽然觉得鼻头一酸,不由挺直了腰杆。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加倍留神,警惕着森林里可能出现的任何异动,为战友们站好岗,直到下一个战友接班。

突然,杨少平游动的眼光停住了。

老天,漆黑的森林里居然飘来几簇忽明忽暗的火苗,鬼火一样逐步逼近宿营地。

杨少平大惊,几乎不假思索, “咔嚓”一声拉栓上弹,将枪口迅速对准来历不明的火焰。

有人忽然跃起,“噌噌”几步扑来,轻轻按下杨少平的抢杠,沉声道:“不用理它,这是磷火。”回头一看,是班长唐国伟。

磷火?杨少平感到吃惊,这不就是坟地里头常说的鬼火吗?森林里也有鬼火?

杨少平长长嘘了口气,虚惊一场。回头再看看班长,他已经靠在树干上发出微微的鼻鼾声。

天终于亮了。

当第一缕清晨的阳光从红彤彤的云霄投射进来时,杨少平和战友们在咀嚼几口苦涩难咽的凤尾草根之后,马上出发,目标很明确,就是寻找昨晚梦寐以求的水源。

滕林和罗玉刚行动尤为迅速,凭借打小就生长在山区老林的经验优势,追踪觅影,很快就找到昨晚传来水声的地方,果然和宿营地只有一岭之隔。

然而眼前展现的原始场面,却让充满期待的侦察兵们始料不及,瞠目结舌。这里根本没有什么溪涧山泉,而是一片“树上生树”的热带雨林奇异景观。

但见一片连绵不绝的庞大木质藤本植物疯狂纠结,藤木细者如指,粗着堪比枝干,长短不一,最长的竟然延伸数百米,沿着高耸入云的乔木树干枝丫,从一棵树爬到另外一棵树,或者从树下爬到树顶,又从树顶倒挂下来,交错缠绕,错综复杂,好像一张张稠密的蜘蛛网,令人震撼。

地上有很多倒塌腐烂的树干,裸露的树腔中空发黑,横七竖八。显然,这些曾经高达数十米的露生层大乔木,最后还是被脚底下的藤蔓杀手所绞杀了——看来,这里不折不扣就是一片腐朽肃杀的热带雨林坟地。

“坟地”上有丰富的地衣苔藓植被,也有长势旺盛的蕨类,中间还夹杂着开出五彩斑斓花卉的野生兰花。

但美丽的外衣下却潜伏着重重危机,除了草丛中不时爬钻出蜥蜴、火蚂蚁、蟾蜍外,还有各式各样吊着白丝悬挂在半空中的黑白大蜘蛛,模样丑陋凶恶。更令人吃惊的是,藤林后面便是漂浮着厚厚绿藻和大量蚂蝗的烂泥潭,这完全是个一旦陷入就难以逃出生天的鬼门关。

毒物遍布,腐烂不堪,触目惊心。

昨晚诱人的流水声不复再有,如同海市蜃楼消失的无影无踪,展现在前的依旧是鸟鸣虫吟,风吹树摇。

热带雨林,它有太多的神秘和古怪,它是百鸟虫蛇的天堂,但对于擅自闯入者,稍微行差踏错便是恐怖的绿色地狱。

张国富脸色苍白,对杨少平心有余悸道:“少平,好在有班长在,否则麻烦大了。”杨少平点了点头没吱声,他一样感到后怕。

老兵们也目瞪口呆,李向阳狠狠地抹了一把额头汗水,喃喃道:“活见鬼,今天真他妈大开眼界了!”

老兵和新兵,班长和战士,其实很多时候并没有太大的差距,有时候仅仅就体现在某时某地的某点经验上,但正是这点宝贵的经验和判断,却往往关系到一次重大行动的成败与否。

唐国伟沉着观察了一下地形,和向导金昆商量几句后,斩钉截铁道:“弟兄们,从山腰绕过去,继续前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