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地 正文 第七节报仇雪恨【1】

愤怒的炮手 收藏 4 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68.html


第七节报仇雪恨[1]

香女带领众师弟抬着刘冰在黑暗的山路上行走,竟然都快步如飞,令牛三战等擅长夜行的战士们望尘莫及,一路追赶气喘吁吁。

“区伟师弟。”香女对师弟说道:“师兄的手下走到太慢,会耽误时间,如果不尽快的把师兄抬回去,让师傅救治,我怕耽误到师兄的性命。”

区伟说道:“大师兄怎么会有这样的熊包。”他那里知道牛三战几个人苦战了几十个小时,都已经是精疲力尽。

牛三战听见,心中怨气,刚要说话,刘冰小时说道:“香女,他们打鬼子已经几天几夜没有休息了。”

“什么?”区伟听见,对牛三战和战士们不由得敬佩,说道:“师兄,我看不如这样,我们抬你先走,留下两个师弟给这些兄弟带路,你看可以吗。”

“行,你们快点,我很想师傅。”

牛三战不肯,急忙说:“参谋长,我们要跟着你一起走。”

“不要担心,他们都是我的师妹师弟,不会害我的,你们随后到,明白吗?”

牛三战含泪点点头说道:“参谋长,都是牛三战无能啊。”

刘冰艰难的摆摆手,说道:“三战,不用自责了,我们都是兄弟。”

牛三战问道:“还有多远?”

“不到一百里。”

牛三战听完,点点头急忙说道:“好吧,你们快点把参谋长送到。”

区伟听完,对两个师弟说道:“大全,二龙你们留下给长官带路。”

“好的。”

“我们快走。”区伟对抬担架的师弟命令着。

四个师弟听见,加快了脚步。

一帮人抬着刘冰走了大概两个小时,天色放亮,温柔的晨曦洒在山谷里。

在寂静的夜里, 听见远处山中传来公鸡的鸣叫声,区伟说道:“师姐,汪家屯快到了。”

“嗯,快到了,到汪兴家歇一会,找点吃的。”

区伟说道:“区文,你快走,赶到汪兴家准备吃的喝的。”

“好了。”区文答应,立即顺着山路跑向汪家屯。

说是快到了,但在山中走,看似很近,却要绕很远的路。又走了一个多小时,汪家屯遥遥可望。大家正在欣喜可以歇息时,突然屯中传来尖锐的唿哨声。是区文示警的唿哨,随即看见屯子里火光冲天,但是大家都不知究竟汪家屯发生什么事情。

大家都停住了脚步。

香女对区伟急促的说道:“我俩先去看看。”

区伟也打着唿哨回应,对大家说道:“不用看了,肯定有事,如果没事,区文会回来的。”转身对台担架的师弟说道:“你们四个马上走,尽量快一点把师兄送回牛头山,好让师傅救治,明白吗?”

“明白。”师弟回答完,拔腿抬着刘冰就走。

区伟对剩下的师弟们说道:“如果是小鬼子,决不轻饶,我们要报仇雪恨,明白吗?”

“明白。”

区伟的担心应验了,袭击汪家屯的正是一帮溃逃的鬼子,他们利用夜晚躲过追击,从一个山口逃出包围,误打误撞的跑到汪家屯这个只有十几户以打猎为生的小山村,人口只有四十多人。

区文一路疾跑,赶到汪兴的家,拍打窗户叫醒了汪兴,说道:“汪兴,师兄叫你赶紧给做饭,在你这里歇歇脚。”

汪兴听出是区文的声音,马上点上灯,披衣打开房门,把拿刀的区文让到屋外。说道:“你们从哪里来。”

区文回答道:“从大闸门来的。”继而喜形于色说道:“汪兴,我们和师兄师姐在大闸门杀鬼子了。”

“什么,你们去杀鬼子不叫我,太不够意思了。”汪兴不高兴。

区文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师姐、师兄说你不是区家人,和鬼子没有仇,就没有叫你。”

汪兴更加的不高兴,说道:“师兄和你们区家的仇,就是我的仇,我们都是师兄弟,都是兄弟。”

区文笑笑说道:“既然你这么说,下次杀鬼子,我跟师兄商量商量,让你去。你可先给嫂子说好,别到时拉稀。”

“嘻嘻”汪兴笑道:“还真的和她商量。”显然是个怕老婆的主。

“你又在说我的坏话。”汪兴的老婆穿衣从内屋出来。

汪兴听见,立即转换话题,对媳妇说道:“赶紧做饭,师兄师姐来了。”

“几个人。”汪兴的媳妇倒也爽快。

“我们先来的有十个,后面还有大全二龙十四五个,先给做十个人的,我们走后你在做哪些人的。”区文赶紧回答。

“噢。”汪兴的媳妇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多的人,担心自己家的粮食不够。说道:“汪兴,到二叔家借点粮食。”

汪兴听完,不好意思的对区文说道:“这几天没打到猎物,没有换到粮食,我去借点。”说完,就马上拿了媳妇递给的瓢走出去。

汪兴媳妇马上刷锅,区文也不闲着,急忙生火。

却在这时,两个鬼子窜进汪兴家,冲着汪兴媳妇哇哇大叫。正在低头生火的区文听见鬼叫,马上抬头,看见鬼子,立即血液沸腾,一把把正在惊愣的汪兴媳妇拽到自己身后,顺手拿起放在身边的钢刀,砍向鬼子。两个鬼子被瞬间发生的事情吓得惊叫,叫声未落,一个鬼子的头就被砍下,正砸在那个鬼子身上,鬼子的血液喷向汪兴家的屋顶,随即血雨落了房中三个人一身。那鬼子惊愣在那,区文使劲推倒鬼子的尸体,撞向另一个,那个鬼子醒悟过来,马上转身逃跑,区文随即跟出,一脚将鬼子踹到,上前一刀结果了鬼子性命。身边鬼叫声不断,区文这才看见自己被二三十的鬼子围住,不远处还有很多鬼子站在。急忙不断的打唿哨给区伟示警,自己执刀奋力拼杀挡在汪兴家门口,不让鬼子进屋。

鬼子逃到汪家屯,已经精疲力尽,看见汪兴家亮着灯,就奔了过来,准备休息一会找些粮食和水充饥,那里能想到会遇到专要杀他们报仇的区文,看见两个同类被杀死,强打精神,举起手中的棍棒,一起攻击区文。

区文挥刀砍向两个正面举棍进攻自己的鬼子,这两个鬼子急忙向后退。由于院内狭小,那么多的鬼子在院中站着都显得拥挤。鬼子后退,使院中更加拥挤,鬼子身后的鬼子阻滞他们的后退,被区文追上,一刀将一个鬼子的肩膀砍下。受伤的鬼子‘哇哇’的疼叫着,使他身边同类心惊肉跳。区文随即挥刀砍下另一个鬼子,鬼子急忙躲开,又几个鬼子一起举棍攻来,区文迅速矮下身子,将刀砍向鬼子的小腿,只听一个鬼子发出疼叫声,身子倒在地上,挡住后面进攻的鬼子。另外的鬼子听见凄惨的叫声,马上后退。区文立即回身,一刀架开从后面袭击自己的鬼子的棍子,刀锋顺势砍向鬼子手腕,那鬼子眼见大刀砍来,抽棍已经俩不及,立即扔了棍子,转身想逃,区文如影随形,一刀将鬼子半拉头砍掉,鬼子没发出声音,就扑到在地。区文马上退回房门,一面打着唿哨,一面擎刀注视着鬼子动静。

这时,汪兴从房顶跳下,手中猎叉,刺进一个毫无防备他的鬼子胸口,脚下用力,将鬼子向前推去,一时间慌乱的鬼子被撞倒倒在地上,没倒的鬼子见状挥动手中棍子,砸向汪兴,区文看见,挥刀迎向他们,鬼子鬼叫着,不知何故急忙后退。

汪兴和区文又撤到房门口。

突然房顶上着起大火,是几个鬼子见区文和汪兴杀死自己人,偷偷把房子点着。好在汪兴家只是个独门独院的茅草屋,和邻居的家隔得很远。

院内的鬼子立即展开攻击。

区文喊道:“汪兴赶紧救嫂子。”说着,挥刀砍向鬼子。

汪兴急忙转身要进屋,不想鬼子这次进攻就像约好了一样,竟然十几个人同时挥棍砸向两个人,汪兴看见,立即回身举叉反击,可是地方狭小,猎叉挥舞中撞在房墙上,鬼子的六七个棍子立时就打在汪兴头上身上,汪兴痛叫一声。区文挡开进攻自己的三根棍子,看见汪兴被打中,惊叫一声,立即挥刀砍向鬼子,迫使那三个向后撤退,继续挥刀砍向仍在打击已经躺下的汪兴的鬼子,鬼子看见区文,立即后退。

区文见汪兴倒在地上,一手执刀,护住自己和汪兴,一手拍打他,关切的问道:“汪兴,怎么样?”

汪兴不语。

区文心中焦急,急忙打唿哨再次示警。

鬼子见少了一个对手,又一起举棍进攻。

区文舞动大刀左挡右砍,护住汪兴,自己身上挨了几棍,动作迟滞,只得舞刀护住自己和汪兴的关键部位,危险重重。

突然,屋门打开,汪兴媳妇披头散发,满身是血,就像一个厉鬼、夜叉一样,窜出房门,双手舞动两把菜刀冲了出来,砍向门口的两个鬼子。事出突然,正在门口的两个鬼子还没反应过来,竟然先后中刀,一个被砍中脑袋,一个砍中脖颈。两个鬼子惊叫一声,捂着伤口向院中退去。汪兴媳妇继续舞动双刀,疯了一样,砍向围攻区文和汪兴的鬼子,鬼子看见她吓人的模样,竟不住的向后退,放弃继续围攻两个人,区文才区文和汪兴才得脱离险境。

汪兴媳妇仍然不顾一切的挥刀砍向鬼子,鬼子竟被她拼命的打法逼得慌乱,不停的后退,避开她。还真的应了那句老话,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汪兴媳妇对他喊道:“区文,背上汪兴,跟我冲。”

区文看着汪兴媳妇的拼死一搏,心中不住的佩服这个强悍的嫂子,听见喊叫声,突然醒悟,马上拽起汪兴,扛在肩上,一手挥刀架挡鬼子的攻击,紧随汪兴媳妇向院门外杀去。

火越着越大,在区文背着汪兴冲出不远,房顶塌陷,大火在房中延烧,烟火冲天。

站在远处的鬼子都跑了过来,加入围攻,竟有七八十人,一时之间,又被围住在院门口,三个人危险更大。

正在这时,突然鬼子外围混乱起来。鬼子不停的鬼叫声和喊杀声交织在一起。

区文心中大喜,急忙喊道:“师兄、师姐,汪兴受伤,快来救我们。”

只听得外面一个苍老的声音:“娃们,别怕,我们来救你们。”

外面传来七嘴八舌的声音:“汪兴媳妇,不要怕,我们都来救你们了!”

原来是屯中邻居来到救援,喊杀声不断,鬼子大部分回身阻击百姓,区文和汪兴媳妇压力顿减,冲出院门,来到街上。

外面老汉是汪兴的二叔,是屯中最老的长者。住在离汪兴家一里多远的地方,刚才被汪兴叫醒,借给汪兴一瓢粮食。发现汪兴家着火,又听见区文报警的唿哨,急忙让汪兴赶回家,自己去招呼附近的家人去给救火。十几户虽然都是姓汪一家子人,但都分散的住在山坳中,隔得很远。二叔找到几个人后,让一个人去另外几家报警,自己就领着几个人赶来救火,却发现是鬼子放火杀人,立即再附近寻找武器,从外面进攻鬼子,正赶上汪兴媳妇和区文向外冲,怎奈手中没有趁手的武器,一时之间,被逼的后退,好在鬼子大多都使棍棒,几个人都会些功夫,还可自保。但是吸引了鬼子的大部分注意力,给区文和汪兴媳妇创造了逃出院门的机会。

正在这时,听见区伟在外围喊道:“区文,不要慌,师兄弟们都来了。”

鬼子顿时又混乱起来。

区伟双手挥舞手中大刀,冲入敌群,右手一刀剁向鬼子的头,鬼子举棍去挡,那想区伟左手大刀瞬间刺进鬼子裆部,将他“犯病”的东西割掉,鬼子痛的大叫,扔了棍子,身后一个师弟一刀将他脑袋砍下。

区伟看见,一边进攻另一个鬼子,一面喊道:“杀他做什么,让他疼死。”

师弟听见,立即回答:“好了。”说完冲向一个鬼子,抡起大刀剁向鬼子,鬼子躲避,师弟紧随其后,大刀砍在他 的肩膀上,鬼子痛叫,扔了步枪,一手握着肩膀,被另一个师弟看见,上前一刀割下他的命根子,鬼子昏死过去。

香女看见,在刺死一个鬼子后,对他们喊道:“赶紧杀鬼子,不要听你师兄的,赶紧去救区文。”

师弟们听见,立即挥刀砍杀,向区文的方向冲去,再不管区伟的话,因为区伟还得听师姐的话。

区伟听见师姐的话语,不敢反驳,但自己仍然坚持,只取鬼子命根子,不要他的命。

一个鬼子举枪挡住区伟去路,区伟大叫一声,一招力劈华山,砍向鬼子,鬼子见刀也在头顶,慌忙双手举枪来架,那想到区伟力大,竟架不住,到一直劈下来,。如果区伟要他的性命,只需用力,就可砍中鬼子的脑袋。但区伟不想,稍稍向外用力,刀锋滑落在鬼子肩膀上,并没伤到鬼子。鬼子还在惊喜自己逃脱一劫是时,区伟立即翻刀,轻轻一划,鬼子的耳朵就落在地上。痛的鬼子鬼叫着,扔了步枪。区伟左手刀指在鬼子脑门上,鬼子一个惊愣,就觉得自己下身少了东西,低头去看,原来是少了自己的宝贝,一声痛叫,昏死过去。

区伟正要进攻前面的鬼子,不想一个鬼子从后面挥棍打来,区伟听见风声,立即躲向一边,看见鬼子,挥动右手刀砍向鬼子的木棍,左手刀同时捅向鬼子的裆部,鬼子警觉,放弃攻击,急忙后退。区伟岂能放过,紧赶两步,挥刀就剁,鬼子听见风声,急忙躲向一边。区伟两次进攻失败,不由得心中火起,大吼一声,冲向鬼子。那个鬼子听见吼声,略有迟疑,就被区伟追上,一刀砍下脑袋。看见师姐和三个师弟正在拼命的向区文那里冲,虎啸一声,双刀挥舞,冲向区文那里,片刻之间,三四个鬼子毙命,杀出一条血路,冲到区文身边。师姐香女和师弟也冲到,把区文和汪兴媳妇围在当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