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魂 中卷 复仇 第八十章 掐断尾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


张铁鸥走出了胡同口,他一边向前面走着,一边在想着怎么开始实施他的复仇计划。

忽然,他感到一阵莫名其妙的紧张,这是遇到危险的警报,他不由得放慢了脚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进了他的耳朵,他马上做出了准确的判断:被人盯上了!而且不是一个人,是三个,三个高手。

张铁鸥继续向前走着,一边走一边想着对策。这是一条宽阔的大马路,如果在马路上动手的话,他必须在短时间之内把身后的尾巴处理掉,否则的话,被巡逻的宪兵和帅府卫队的士兵遇到,再想隐藏行踪就困难了。

想到这儿,他已经拿定了主意:走小胡同,他对奉天城里的地形非常熟悉,假如打不过那三个高手,他可以借助熟悉的地形脱身,然后再想办法和何元彪他们会合。

前面是个僻静的小胡同,这个时候,大街上已经很少有行人了,世道太乱,谁还敢大晚上的没事在大街上闲逛?早早就在屋里猫着了。

张铁鸥在胡同口停了一下,猛地抬腿跑进了胡同。

张铁鸥的判断没错,从他离开关庚哲家的门口开始,他的身后就跟上了三个尾巴,这是三个身穿西装的日本特务。

他们一直在离张铁鸥身后不远的地方若即若离地跟着他,张铁鸥停下来的时候,这三个人就感到有些不对劲,但是他们还不敢确定张铁鸥有没有发现他们,川岛芳子已经给他们下了死令,一定要把这个人身上的那个纸包抢回来,那可是日本人在“皇姑屯事件”中的罪证,绝对不能让它落入中国人的手中,否则的话,大日本帝国将十分被动,甚至面临着灭顶之灾,愤怒的中国人会不惜一切代价和日本关东军开战,虽然驻奉天的日本军队堪称“天下无敌”,可是面对数量数倍于己的中国东北军人,而且是一群被仇恨激怒的中国军人,日本军队是根本不堪一击的。

川岛芳子的话深深地刺激了这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日本特务,他们认为川岛芳子有点小题大作了,不就是个普通的中国人吗?

他能和日本特务机关培训出来的特工相提并论吗?

此刻见张铁鸥拐进了一个小胡同,这三个日本特务互相看了一眼,也赶紧跟了进去。

到了胡同里边,这三个家伙就傻了眼,这个胡同里的岔路比别的胡同里的岔路还要多,就象迷宫一样,转得三个日本特务晕头转向,眼看着把目标跟丢了,回去怎么向川岛芳子交待?

三个家伙凑到一起低声讨论一番,便分开了,他们的举动被藏在暗处的张铁鸥看得真真切切,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见这三个日本特务分开了,张铁鸥悄悄从隐藏的地方走出来,向他的第一个目标摸去。

一个日本特务在前面一边走着,一边四处张望,努力地睁大眼睛,搜寻着张铁鸥的身影,忽然,他觉得有人拍了他的肩膀一下,他下意识地回头一看,一把锋利的刀子已经准确无误地划过了他的脖子,这个特务悄无声息地倒了下去。

张铁鸥把他的尸体拖到了黑影里,仔细看了看周围的动静,身影悄然隐没在黑暗中。

轻微的脚步声在一条石板铺成的小路上响起,一个黑影出现在岔路口上。

就在他东张西望的时候,他忽然听到身后有动静,刚一回头,他就觉得脖子被人捏住了,刚要张嘴喊叫,一阵剧痛从脖子上传来,他甚至听见了自己的脖子发出的“咔嚓”的脆响。

张铁鸥悄无声息地把这个日本特务的尸体拖到了第一个尸体旁,然后再一次消失了。

不一会儿,一个身影鬼鬼祟祟地摸了过来,他察觉到有些不对劲,他那两个同伙怎么没有了动静,所以他摸过来看个究竟。

突然,他的脚碰到了什么东西,软绵绵的,好象是人的身体。

他蹲下身子,用手摸了摸,果然是人,他再探了探那个人的鼻息,已经没有了呼吸,这一惊非同小可,他知道这两个特务,都是搏击高手,可是竟然被人悄无声息地弄死了,这简直太可怕了!

这个日本特务觉得不可思议,同时他也意识到了,这是个是非之地,还是快点离开方为上策,想到这儿,他猛地站起身来,却险些撞到一个人的身上。

他大吃一惊,凭他的身手,竟然没有听到身边站着一个人,顿时,他只觉得浑身冰凉,颤声说道:“你是什么人?”

那个人冷冷的声音道:“中国人!”站在他面前的正是张铁鸥。

刚才他弄死了那两个日本特务,便悄悄地藏在黑影里,他断定剩下那一个人久久不见同伴过去,他一定会回来寻找,所以就在这里“守株待兔”,果不其然,那个人终于来了,张铁鸥这才悄悄地站在了他的身后,日本特务惊慌失措,想要快点离开,却差点和张铁鸥撞个满怀。

日本特务一愣,随即猛然抽出一把武士刀,劈面向张铁鸥砍了下来。

张铁鸥左脚向后撤了半步,侧身闪开了那凌厉的一刀,右拳随即迅捷无比地冲出,正中那个日本特务的左腋窝,日本特务顿觉半边身子一麻,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张铁鸥的身体已经靠了上来,双手抓住了他的双臂,一个过背摔,日本特务的身体已经从张铁鸥的头顶飞了过去,重重地摔在地上,那个日本特务“嗝”的一声,已经背过气去。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这个日本人看到了一张充满杀气的脸,黑暗中,那张脸变得狰狞可怕,吓得他一闭眼睛,一股白色的沫子从他的嘴角流了出来。

他用藏在牙齿里的毒药自杀了。

张铁鸥叹了一口气,看了看日本人手里的武士刀,他已经明白了,这三个人又是日本特务。

张铁鸥站起身来,忽然,他的耳边响起关庚哲说的话,暗叫一声:“不好!”转身向关庚哲的家跑去。


川岛芳子冷冷地看着关庚哲,道:“你很了不起啊!居然和我玩起了这个!”

关庚哲笑了笑,道:“惭愧!你们日本这些间谍真的是无孔不入啊!张大帅返回奉天的时间,路线都很秘密,可是却没能瞒过你们的眼睛,单从这一点来说,我们中国人都不可能做到,我很不明白,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川岛芳子淡淡一笑,道:“关科长,你没有这个必要知道了,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

关庚哲嘿嘿一笑,道:“自从张大帅被你们害死,特别是我开始怀疑你们日本人以后,我就没打算活着!象他那样有重兵保护的人物都不能幸免于难,我一个小小的官员还敢奢望能活下去吗?”

川岛芳子笑了笑,道:“谁说你活不下去?现在就有一个很好的机会,只要你在调查书上签上你的大名,我敢保你没事!怎么样?这个条件不错吧?”

关庚哲冷笑一声,道:“你想让我当你们谋害大帅的同谋吗?你们做梦!虽然我手无缚鸡之力,但是我的血管里流的是中华民族的血,我岂能与你们这些猪狗不如的畜牲同流合污?”

川岛芳子的脸上泛起了淡淡的杀气,她冷冷地一笑,道:“姓关的!你还挺有骨气!那好吧!我就让你留个全尸吧!”

关庚哲笑了笑,道:“我知道你很厉害,可你现在的小命在我的手里,只要我的手指一动,你就完了!”

川岛芳子摇了摇头,道:“你杀不了我!不信你就试试!”

关庚哲想了想,说道:“我想知道,你们对付张大帅的真正用意,只要你告诉我,我可以放过你!怎么样?”

川岛芳子冷笑道:“你的好奇心会害了你,你不怕吗?”说着,川岛芳子向后退了一步,“你以为你手里有枪我就会怕了你吗?有种你开枪啊!看看是你先死还是我先死!”

关庚哲把牙一咬,道:“那好!我就试试!看谁先死!”说着,关庚哲手指一动,“砰”的一声,枪响了。

与此同时,川岛芳子却在他的面前失去了踪影。

关庚哲一愣神的功夫,后颈上一痛,他便失去了知觉。

川岛芳子站在关庚哲的身后,看着已经昏迷过去的关庚哲,弯腰捡起了关庚哲的手枪,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自言自语道:“你以为姑奶奶是吃干饭的?哼!你已经没用了,还是到地府找你的大帅去吧!”说着,川岛芳子把枪口对准了关庚哲,就在她将要扣动扳机的时候,“哗啦”一声,窗户上的玻璃被什么东西撞碎,把川岛芳子吓了一跳,她这一愣神的功夫,她的手腕子上一痛,那把手枪便落到了地上。

接着,从窗外跳进一个人来,只见这个人年纪在三十左右,一双眼睛泛着浓浓的杀气,死死地盯住了她。

这个人正是张铁鸥。

他返回到关庚哲的门外,本想敲门,转念一想,还是先别打扰他,先看看动静再说,于是他轻轻地爬上了墙头,探头往屋里一看,见有一个年轻人正被关庚哲用枪指着,他的心就放下了一些,用力翻墙而入。

他的脚刚落到地上,忽然,“砰”的一声,枪响了,张铁鸥心时暗叫“不好!”

虽然他没有见过屋里的那个年轻人,也不知道她就是日本有名的女间谍川岛芳子,但是他知道,来找关庚哲的这些人都是日本特务,关庚哲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他向屋里一看,见那个年轻人已经把枪口对准了关庚哲,情急之下,一把抄起了窗下的一把躺椅,从窗户扔了进去,随后,张铁鸥飞身跳进了屋子,同时发出一把甩刀,正中川岛芳子的手腕,将她手里的枪打落在地。

川岛芳子大吃一惊,她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会有人来搅局,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外面那三个特务此时却一点动静也没有,很显然,他们遇到了眼前这个人,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张铁鸥沉声问道:“你是谁?”

川岛芳子用手捂住了手腕上的伤口,强忍着剧痛,笑了笑,道:“这也是我想问你的问题,要知道,能把我手里的枪打落的人,我还从来没见过。”

张铁鸥一愣,他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是个女的,他双眉一竖,声音严厉了起来:“快点告诉我,不然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说着,张铁鸥迈着缓慢的步子向川岛芳子走了过去。

川岛芳子被他身上那浓浓的杀气所慑,一步步向后退着,一直退到了墙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