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阜阳市人贩子至今逍遥法外

362144162 收藏 0 877

2010年5月17日 凌晨3.10分左右 安徽省阜阳市颖州区莲池居委会桥口社区发生一起入室抢劫幼儿的犯罪事件。事主两人都属阜阳市华源纺织集团工人。男主人 年35岁 在阜阳市华源纺织集团安保部消防队工作。女主人 31岁 在阜阳市华源纺织集团整理车间验布工。被抢儿童 男 2005年12月生人 现在4周半。



二、 事件经过。




事发当晚,外面下着小雨。男主人值夜班不在家。女主人在家带儿子一起睡。睡梦中女主人听到儿子叫妈妈,睁眼看到一黑影男子,头顶一帽,怀抢儿子正一只腿跨坐在窗台上,慢慢的向外下。(此屋系二层自建房的二楼,无防盗窗)女主人当时大惊,然后上前抓住那男子的后衣领死命大喊 “救命”,声音充满恐慌。女主人抓住犯罪人衣领约有十多秒的时间,当时该男子怀中抱者偷盗的儿童与女主人较力,手中幼儿从二楼掉落一楼的地面上,后犯罪份子力大女主人抓不住他的衣领脱手,然后从竹梯跑下抱走幼儿不知所踪。



女主人逢此大变痛哭中给值夜班的丈夫打电话,说刚才有人从外面搬梯子从二楼的窗户上爬进来抢走了咱们的儿子。男主人(本人)接到电话,听此消息脑中如雷击一般轰然作响,片刻后对女人说:“快报110.”就挂了电话,呆立。同时值班的同事也拨通110电话报警,110回话说已经接过警了。男人呆立一会对同事说:“ 消防值班不能没有人,你在这里看电话吧我要回家找儿子去。”



男人回到家中,家中早已乱成一团 哭声一片。(事后实在回想不出来怎么到的家,回忆当时脑中就只有一个声音“一定要把儿子找回来”)到了家,打电话通知了几个朋友前来帮忙寻找。邻居中有人说听到孩子哭声向南去了。男人就骑上电瓶车向南追赶。(男人家住的属于城中心地区的城中村式的小区,巷道错综复杂,向南有三个主要的路口。)男人分别在三个路口问人可见有男子抱一啼哭的小孩从此路过。三个路口中有一路口有家小饭店在营业、 一个路口有二家卖杂货的摊贩 、还有一个路口有十几名跑夜出租的司机师付在一门面房内打麻将。问他们后,他们都摇头说没有注意也没有听到看到过。没有问到线索,男人有点绝望了,想想还是先回家等多找几个人一起找。回家的路上碰到接警前来的110警员,问之,110警员说已到家中了解了情况现在已布控向外围搜查。男人心中稍安,把自己向三个路口所问的情况告之110警员,然后分头行事。回到家中,几个朋友已在家中守候,还有亲戚们也已闻讯感来。七嘴八舌之下确定了几个认得孩子的人分别去火车站和汽车站去看守。



这时男人回想起最近一个月左右总有人在夜里11点30分打电话问自己在不在家 有没有去上班。当时认为是有人无聊打搔扰电话,还向10050打电话咨旬过对这种搔扰电话怎么处理,10050回答说他们也没有办法,只能向当地派出所报警。男人想想报了警,只怕也没有人会过问这种事情,就只能不理算了。现在回想总觉这个电话有问题,然后又听女人说:“睡觉前11点多钟又有人打电话过来,女人接了电话没有出声,对方也不出声,僵持了大约有半分钟左右对方点名叫男主人接电话,女人就问对方想干什么为什么总是半夜三更打电话进行搔扰,对方听了女人的回话就把电话给挂上了。”



男人想起家中电话有来电显示的功能,就翻查来电显示找那个电话,电话显示时间上只有一个是11.36分打来的手机号码 其它的在这个时间没有别的电话打进来。男人确定了这个电话号码后回打过去,电话音提示对方已关机。这时男人回想起在事发二天前的11点多钟也接到过一个问自己有没有休息 什么时候上班的电话,当时听电话那边的声音很象自己的一个表哥,就没有在意。男人想想这个表哥以前的种种做为,想到这里,男人的心就焦急起来,怀疑自己的表哥会不会参于到这件事情当中,而且现在这个表哥现在也不在家,在他给邮电局家属院的门卫室里值班。男人想现在也不知道儿子到底是谁抢走的,平时也没有得罪过人啊,现在只要有一点线索的方向就先去找一下,否定一个是一个。就叫上一个朋友跟自己一起去表哥上班的地方去看一下。



男人找到表哥的时候,表哥正在睡觉。门卫室的门并没有关,但是灯关了。男人不了解室里的情况就叫睡觉的表哥先开灯,表哥开了灯,男人说我儿子让人抢走了。表哥没有作声,男人拿起表哥的鞋子看了一下鞋底是干的,而当时天正下着小雨,很明显表哥没有出去过。男人就对表哥说;“我前天夜里接到一个电话的声音非常象你,问我为什么没有上班,刚才我女人也接到一个电话问我有没有在家上不上班。所以我就来看看,错了你多担待一下,我还要去找儿子,先对不起你了。”说完就跟朋友骑电瓶车向家中赶去。



当车子走到朋友家附进的时候,朋友说我们俩个不能一起走,要分开找,这样人分的开找到的机率就大一点。并提出他要到汽车南站去看守。我问他可能认清我儿子,他说认识、这点没有什么问题。我说那你先去吧 我现在口袋里没有钱,你先垫着回头我在还你,朋友说我有,不用你拿。我们就分开了。



男人想这用钱的地方多呢 还是先回家拿点钱准备一下,刚走到家门的巷子口,一群亲戚正好从中走出来,说有消息了,刚才110的电话打过来说,问到了一个跑夜车的出租车司机有没有见到有人抱着个小孩,司机说见到了两个男人抱着个小孩就是坐他的车,说要到黄庄去。司机有点怀疑就多长了个心眼没有把那两个人送到黄庄,说不认得路把他们扔到医药集团门口就回来了。而且说是这两个男人抱着个小孩,但小孩没有哭喊,他也不能确定是什么情况。现在110的人已经向黄庄方向赶过去了。但是他们人少 叫我们也赶过去帮忙找。一听有了方向,男人的心情一振,还要回家,亲戚们说你还回家干什么,我说电瓶车的电怕不够用的,我要把电瓶车送回家,顺便拿点钱好打的。这时男人的一个亲戚说那还顾得这事,你们先去, 电瓶车给我吧,我给你送回去。另一个亲戚说我这里带得有点钱,先给你50块拿着打的。男人接过钱,就跟着一群亲戚大约有10几个人一起去拦出租车。当时已是夜里3.40左右,离事发时间已过去近30分钟。男人对一个朋友说,你打电话让那个**别去汽车南站了,现在知道抢小孩的要去的是黄庄我们就都向那里集中去找。



夜里的出租车并不多,站在马路中间等了有近10分钟才拦到一辆出租车。男人和另外两个人一起坐了一辆车先向黄庄方向赶去。黄庄在男人家的东南方向,直线距离有个10多里路。坐上车, 司机师付一听我们是去找被抢的小孩的事主,非常热心,快速向黄庄驶去。男人坐在车中心里却想虽然知道了那两个人是要去黄庄,但是不知道是不是玩一个声动击西的计谋,但是也没有其它的方向可以去找。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毕竟也没有其它的办法。男人又在想平时没有好好的带儿子玩,又想这两个抢小孩的人会怎么对待自己的儿子,是为了要钱还是去卖。以前还听说过有偷小孩卖器管的事情,现在最担心的是儿子的生命。同时又怪自己胡思乱想这些不吉利的想法,然后再想要是找不到儿子到是很希望这两个抢小孩的是为了要钱,只要不伤自己儿子命就是把家里的房子给卖了也要把儿子给弄回来。



当车走到医药集团门口的时候,男人让司机停下车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个地方没有路灯,天也很黑,周围也没有仃什么车,空荡荡的没有什么线索。这时司机师付说,向北面走100多米那里有个大转盘,那里有几个跑阜阳~颖上的专线车,我们到那里看看吧,反正现在黄庄也有人去了,我们去问一个那几个跑专线的有没有见到那两个抱着小孩的男子。男人脑子一直很乱,这个时候也基本上没有什么好主见了,只要听到说的在理就同意去试试。



于是司机师付又把车向回开,找到了那几个跑专线车的仃车点。那里仃着三辆老式的桑塔那,司机们都在睡觉。这几个人下了车,去敲车窗。喊醒了那几个司机师付,打听情况。那三个司机都说没有见过,而且这一会也没有见到谁接到跑颖上的活,也没有车往那个方向去。男人再一次失望了,这时同车的朋友说,我们也到黄庄去吧,这里问过了就少一个方向。从现在开始把车窗打开 我们都注意一下路边的情况看看有没有人抱着小孩走路的。这时天上的雨已经不怎么下了,具体什么时候不下的,谁都没有注意去看过。



当车再次走到医药集团门口的时候,同车的朋友接到了**打来的电话,我听到电话那边的人喘着粗气说他看到那两个人了,正在追赶。我们听到**的话精神都一振,朋友对电话说快追别让他们跑了,并问他的位置在那里。**说他在黄庄路口过去的第二个加油站那里,电话的里传来明显的粗重的呼吸声。这个时候男人很兴奋,赶忙问见到小孩没有,**从电话里说小孩就在他怀里抱着,他抱着小孩在追那两个人呢。 这时男人心里的猛一轻松。脱口喊出急促的声音:小孩没事就好 没事就好。



司机师付加大油门向黄庄加油站驰去。男人和同车的几个人都很兴奋,想象着逮到那两个人怎么样怎么样的揍他们。其中一个朋友说;我们都注意一点看看路边的情况,看看有没有人从这里跑过去。男人说:对、对、我们看仔细一点,别让那两个人从我们面前跑过去。车开到了加油站门口,这里看起来很平静,加油站里没有车在加油,只有两个工作人员站在那里聊天。男人没有看到**和儿子,心里又急了起来,赶忙打电话问他在那里儿子在那里,**接通电话说:他在黄庄路口里面的一个十字路口,在110的车上,男人又问小孩有没有事,**说孩子还好,没有哭,这会好象睡着了。 男人催促着司机快点向里开,司机拐过一个弯后说:“刚才路口有一个人站在那里,这么晚了会不会是那两个人中的一个。”男人心中这时只想快点见到儿子,说先找到儿子再说吧。不远处看到了警灯闪烁,司机仃到了警车旁边,警车里有人喊孩子的家长来了吗,男人说我就是,孩子在那里。这时候**抱着孩子下了警车,把儿子交给了男人说:“先去医院检查一下孩子,刚才追那两个人,其中那个抱小孩的看快让我追上了,就把孩子向后一扔,我也没接住,孩子掉到了地上,摔的哇哇大哭,现在才好一点。”男人接过孩子问人追到没有,**说我追了两步想想不对,回头就抱起孩子再追,但是追得没几步,110的车就来了,看我抱着小孩跑,就先把我控制起来。等我说明情况,再追那两个人,那两个人都跑的没影了。



男人说不要紧、不要紧、只要孩子抢回来就好、抢回来就好。110的警员说先去送孩子到医院检查一下吧。男人说 :“好、好 我先去医院。”就抱着儿子上了车。男人心中强烈的感情交织着,看着被一件迷彩服上衣包着的儿子光着屁股,赤着小脚,上身睡觉穿着的内衣上面粘满了泥水,衣服都湿透了。男人轻轻的唤着儿子的小名,儿子抬起头看了一眼父亲没有说话。男人说:“儿子你在做梦吧,”儿子点点头说:“恩,我做梦在抓小狗。”男人又说,那你还睡吧,爸爸抱着你睡。这时女人打电话来问儿子找到了吗,男人说找到了现在就在自己怀中,正往肿瘤医院路上,并让女人快来来医院。电话那边传来女人很是焦急并带点欣慰的声音说马上就去。

是邻居所为 案子已破

http://*/data/thread/1011/2715/81/67/3_1.html



本案经过是

2010年 5.17日凌晨3.15分 有两名歹徒持梯进入(安徽省阜阳市颖州区文峰办事处桥口巷20号15户)二楼 华永家中强行从孩子母亲韩晓燕怀中抢走4周半男性幼儿.其父当晚在单位进行消防值勤未在家中.

当幼儿被抢走以后,孩子的母亲出门没追上,就先给丈夫打电话报知噩号后又报110指挥中心. 110指挥中心出警神速,当孩子的父亲从单位回家后进行追找时 110警员已查知歹徒所乘的出租车.并报回消息说二歹徒的目的地是开发区黄庄. 于是事主的亲戚朋友都向黄庄聚集.

案发一小时后,事主一朋友在开发区黄庄路口一加油站见两名路人怀报一幼儿(,上身被衣服包裹看不清但下身光着屁股没有穿鞋 )就上前询问,两歹徒一见有人靠近拔腿就跑,因怀抱幼儿跑不快眼着就要让追上时就把幼儿扔在大路边.朋友抢下幼儿,但两歹徒却逃匿无踪.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当天早晨此恶性事件就已传遍全市, 有幼儿的家长更是担心不已 议论纷纷. 后颖州区刑警队进行立案侦查,于6.17日将两名歹徒抓获. 再经28天于7.15日转交颖州区检查院. 但是今天消息传来却说 检查院认定事实未造成后果不予批捕. 请问这到底是天理何在啊 . 难道就因歹徒一堂兄是本市体育局付局长 便可一手遮天吗 这到底是什么世道啊



本文转帖自一个论坛 现在各个主流论坛都在转载 我不知道我发了这个帖子会怎样 但是为了中华民族的兴旺发达 决不能向黑恶势力妥协 一定要还共和国一片晴朗的天空 毕竟我不想叫我孩子也被拐卖了 希望斑竹大人能谅解我 反正其他论坛都贴出来了 咱们铁血论坛不发表的话就会被攻击说落伍的呵呵 我是转帖 很文明的哦 最后说一句 迫于网上压力 嫌犯本来要被释放 后来又被拘捕了 希望大家能一起顶此帖子 将罪犯绳之以法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