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0.html


就在龙泽汇返回云南向卢汉汇报滇军情况的时候,东北战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1946年4月下旬,东北民主联军面对敌强我弱的形势,贯彻中共中央“让开大路,占领两厢”的作战方针,主动放弃四平、长春、吉林等重要城市。国民党军趁机进占长春、吉林、海龙等地。国民党的报纸、电台都大肆宣传,说“共军节节败退”、“国军剿灭残匪、平定东北三省指日可待”。

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长官部代理司令长官郑洞国派遣长官部少将参议马艺林率领一支配有双电台的30人谍报队赶到海城滇军184师师部,名为督战,实际上是对这支处在前沿的杂牌军不放心。184师副师长郑祖志很恼火,他对师长潘朔端说:“这哪里是在打仗,简直是让我们当炮灰。”说着,他用手指着面前的作战地图说:“师长,你看看,我们师部和552团驻守海城,550团和551团却布防在大石桥、营口一线,一个整编师,却这样分散在铁路线上,只有挨打的份了。一旦被共军分割包围,我们就是死路一条,还他妈的派一个什么督战队来,这简直是拿我们不当人!师长,你可得想想办法啊!”潘朔端忧心忡忡地说:“我有什么办法?现在是老蒋拿我们当异己,可共产党也不知道是不是能够原谅我们,我们现在是进退两难啊!”两个人正说着话,马参议进来了,两个人便住了口。

正在潘朔端和马艺林言不由衷地说着闲话的时候,师参谋长马逸飞急匆匆闯了进来,一进门就大声说:“师座,我们被包围了。”大家听了都大吃一惊,潘朔端急忙问:“怎么回事?”马逸飞说:“东北民主联军第四纵队以优势兵力把鞍山和我们海城给包围了。”潘朔端冷冷的看着马艺林说:“马参议,你的谍报队到底是干什么的?对共军的行动竟然一无所知,让我们毫无防备。”马艺林无言以对,他心里很明白,他的谍报队根本就没有派出城去侦察敌情,而是专门监视184师官兵的一言一行的。对解放军的行动,他简直就像一个瞎子,一无所知。此时,他也不敢说什么了,想了想,他又说:“那就赶紧给长官部发报,请求支援吧。”

刚刚从北平看病归来的杜聿明接到184师告急电报,也是大吃一惊,他虽然对60军并没有好感,但他作为军事指挥官,他却知道如果184师在短期内得不到援助,很快就会全军覆没,那将会影响其它杂牌军的军心,对整个战局将十分不利。所以,他不顾正在病中,赶紧到沈阳求见正率中央军事观察团在沈阳视察的蒋介石,他对蒋介石说:“校长,南满战局吃紧,民主联军的一个纵队包围了鞍山和海城,而我们在这两座城市的驻守兵力只有184师的三个团,并且他们的兵力分散,又非基本部队,万一救援不及,恐怕会影响全军士气。一旦鞍山和海城失守,沈阳的门户就被打开了,而目前沈阳城内又没有什么正规部队,一旦解放军来个奇袭,我们就很被动了。为了能够解救危局,学生已经让长官部连夜集中了几十列火车,又电令孙立人的新1军向辽阳集结,迅速解海城之围。”说到这儿,他看了看蒋介石,欲言又止。蒋介石看出了杜聿明的犹豫,他很亲切地说:“光亭,有什么话尽管说!”杜聿明说:“校长,我想孙立人在接到我的电令之后,可能会来您这儿的,如果他来求见,请校长命令他一定遵照命令去解鞍山和海城之围。”蒋介石知道孙立人仗着自己曾留学美国,在远征军入缅作战时,孙立人任新编第38师师长,曾率部在缅甸的仁安羌解英军之围时立过功。远征军撤退时,孙立人没有听从杜聿明的命令而随史迪威退入印度,因此深得史迪威赏识。因此他一向不把杜聿明放在眼里,杜聿明是担心他不听命令,才来找蒋介石的。想到这儿,蒋介石说:“光亭,你的分析是很对的,至于孙立人,你放心,我一定要新1军赶快去解184师之围。”

第二天,蒋介石又紧急召见杜聿明,他说:“光亭,孙立人的新1军在四平和长春这两个恶战中损失很大,需要休整。我已答应他休息三天,三天后立刻出发前去解184师之围。目前你要严令184师死守待援。”

杜聿明一听,脑袋都大了,他急忙说:“校长,四平战役中新1军损失较大,可廖耀湘的新6军损失也不小。在进攻长春时,我将中长路以东划归新6军,结果新6军先打进了长春。孙立人不服,背后说我指挥不公,说新6军是得了地形之利,才抢了先。故此,孙立人对我怀恨在心,多次故意顶撞我,对我的命令也是阳奉阴违。眼下局势紧张,只有驻扎在四平的新1军离海城最近,马上出兵救援,一切都还来得及。若新1军不去救援,鞍山和海城会出乱子的,沈阳也将危急。”可此时的蒋介石却也是很为难,他虽然身为委员长,但是对孙立人,他除了安抚之外,确实没有很好的办法。这里面的原因好像很复杂,其实很简单。孙立人并不是黄埔系将领,自然也就不是天子门生。可是他因为在美国军校留学过,率领新38师远征缅甸时,曾经营救过英军并和美军并肩作战,所以深得美国人的赏识。蒋介石和共产党作战,急需的就是美国的援助,所以他对这个有美国人撑腰的孙立人也就不敢怠慢了。昨天杜聿明走后,孙立人果然来见蒋介石,向蒋介石诉说杜聿明处事不公,并要求新1军必须休整三天以后才能参加战斗。蒋介石为了讨好美国人,不敢得罪孙立人,他也就只得答应了孙立人的要求。今天听杜聿明又来要求新1军出兵,他只得打断杜聿明说:“没有关系的,我看184师是守得住的。你可就近命令驻守本溪的52军抽出一个师驰援,再命令曾泽生率部急速赶往辽阳,这毕竟是他的一个师啊。”

杜聿明无可奈何,只得依令而行。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援军还没到,解放军就于5月25日向鞍山发起总攻,184师551团团长张秉昌根本抵挡不住解放军的强烈攻势,很快被解放军打开了缺口,张秉昌命令二营和三营从正面拼死抵抗,他率领团部和一营向外突围,三营马营长一看团长带人逃跑,无心再战,虽率领全营投降。解放军解放了鞍山。占领鞍山之后,四纵副司令员韩先楚又率两个旅连夜急行军,迅速赶往海城,把海城团团围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