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魔在犹豫

gh27149 收藏 0 66
导读:原文复制 未敢一刊 原著太平河 你为TA所纠结所挣扎的,却只是TA眼中的无关痛痒。——题记 血魔还是个新手的时候,一次CW,他被选入了出场英雄的名单里,难得地参加比赛了。比赛打得异常焦灼,近卫方四保一保幻刺(PA),发育良好,人头收割,已经神装在手,对面天灾则是一个流浪剑客(SVEN)相当犀利,游走杀人,效率FARM,装备倒也没落下,毫不逊色。 40分钟的时候,近卫除PA外的四人众抱团集结推天灾上路高地,PA打算趁双方在高地处纠缠的时候独自去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原文复制 未敢一刊 原著太平河


你为TA所纠结所挣扎的,却只是TA眼中的无关痛痒。——题记




血魔还是个新手的时候,一次CW,他被选入了出场英雄的名单里,难得地参加比赛了。比赛打得异常焦灼,近卫方四保一保幻刺(PA),发育良好,人头收割,已经神装在手,对面天灾则是一个流浪剑客(SVEN)相当犀利,游走杀人,效率FARM,装备倒也没落下,毫不逊色。


40分钟的时候,近卫除PA外的四人众抱团集结推天灾上路高地,PA打算趁双方在高地处纠缠的时候独自去偷掉ROSHAN,拿到不朽盾。


事实上这时候天灾也打着同样的算盘,四人集结守高地,SVEN趁机去把ROSHAN偷了。于是,两个都打着ROSHAN的不朽盾的主意的CARRIER不约而同地在BOSS的出生点相遇了。


碰巧,血魔贫血,团站身受重创,被迫脱离战场,没格子带TP,只能徒步赶回家,经过ROSHAN那里时,正好目睹了这一幕。


PA和SVEN见面都是先一愣,随后立马反应过来要先下手为强。


SVEN一声吼呀,流浪剑客这下牛B啦!破甲技能再一吼,BKB疯狂一开,爆发力瞬间达到最高,直接一锤子朝PA甩去。


那PA也不2,人家路人都出狂战,她深谙有命才有输出的道理,所以BKB是随手准备的,于是开启BKB漂亮地躲过了一个锤。


PA用镖放起了SVEN的风筝,她打算等SVEN的大结束再拼,但怒吼和疯狂加的移动速度似乎无视了她的减速。很快双方就对砍了起来,一瞬间的目测让SVEN明白只有趁着自己开大的时间切才有机会,而PA也发现自己逃是逃不了了,只有硬拼才是明智的决策。


那几乎没有任何操作技巧可言,也无需操作,在减速和加速的影响下对于两个近战来说走位没有任何意义,扔镖和B闪只会浪费自己的攻击速度减少输出。这样的对决说得直白点,纯粹是听天由命,谁运气好了,出了个跳劈,那说不定就赢了。


两个后期的对决,赢的人不久之后还能打掉ROSHAn拿到不朽盾,无疑,比赛的结果,就将在这里定下了。


血魔的大招刚用过了,还在冷却,不能帮忙放风筝,自己残血,也不能上去砍,会被流浪的溅射攻击刮死。他很焦急地在一旁看着,他正在努力思考自己有什么可以帮PA的。


对啊,我有狂暴这个技能。血魔突然意识到。


狂暴能增加该被施放者的攻击力,但副作用也很大,每秒20的掉血,并且被沉默,敌我皆可施放。


问题是血魔的狂暴只学了一级,才加20%的攻击力,换作是四级的话,就有80%的攻击力了,那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给PA套上的。


血魔没打过几盘DOTA,更没打过几盘CW,实战经验的不足令他霎时间无法判断,该不该加狂暴呢?该加给谁好呢?


给PA?20%的攻击力,20HP/s的掉血,单这样看的话是划算的,微笑的掉血靠额外攻击力的吸血就能弥补回来。可是,沉默的效果会禁止掉PA的大——15%概率4倍爆击吗?末日的大可以让剑圣没法跳劈,关于这点,血魔自己亲眼目睹过,可是自己的狂暴,从没尝试过,心里没底。要是没爆击了那可就糟糕了呢,犯下大错误了,可是不加,那PA能打赢吗?


给SVEN?同样20%的攻击力明显性价比来得没有PA的四倍爆击高,但也不是一个可以忽视的数字。沉默可以让SVEN扔不出锤子,少去2秒的晕眩能让PA少被白砍几刀,用20%的额外攻击力换一个锤子的晕眩,似乎也很难商榷呢。


血魔很懊悔自己之前为什么没多看点资料,那样就能知道狂暴会不会沉默被动技能了,也很懊悔自己打得太少了,多点经验的话,就能判断这个情况应该怎么处理了。


可是他必须面对这个问题,他不愿什么都不做就那样没有痕迹地安静离开。于是他必须作个决定。


BKB的时间结束了,对砍显然不可能在SVEN开大的25s内结束,SVEN的下一个锤子快要好了,血魔记得冷却时间是14S。


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谁来教教我!血魔很纠结。


双方血都掉到一半了,PA开启了撒旦,如果那3S内爆出几个四倍的红字的话,那立刻能将血吸满,也就奠定了这场单挑的胜利。SVEN一定准备扔锤子了,他会让PA在开启撒旦的时候晕着,浪费那3S的宝贵的逆转时间。


加还是不加,给谁加?又过了两秒钟,血魔感觉自己的头快要裂了,脑海里浮现出了无数种自己施放了狂暴后的可能,太累了,快要疯了,他觉得。


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SVEN就要扔出下一个锤子了,妈的,不管了,血魔按了狂暴的快捷键D,点了上去。


他忘记了自己打算点在谁身上,手好像颤抖了一下,也不知道最后是点在了谁的身上,甚至不知道有没有点上。他只记得自己放了狂暴,混乱中两个猛砍的家伙似乎有一个身上冒出了红光,那是狂暴的动画效果。是谁,他不记得了,后者那只是自己的错觉,谁都没给加上BUFF,那一刻,脑子真的太乱了,讲不清。


但PA和SVEN单挑的结果他看见了,连续三个红字,800+,SVEN被PA爆翻了在地上,传来了流浪的哀号。PA赢了,血魔只知道。己方的后期打赢了,血魔明白己方已经奠定了胜利了,他太兴奋了,兴奋得,他都忘记了去看PA身上有没有狂暴的BUFF,PA自己当然也不会去注意。


然后,就没人知道PA开撒旦的那一刻血魔到底做了什么。


最后比赛自然是近卫方取得了胜利。血魔想说他最后的时候思考了很多,犹豫了很多,可是没有人睬他。PA也更没当回事,她只说:“我当时撒旦一开,连续三个爆击,然后血就瞬间吸满了,流浪之后就躺了,哈哈,多牛B。”“他倒没锤你喏!”队友不解。“对哦,忘记吧,大概,或者CD还没好吧。”PA自言自语道。


只有血魔自己知道,他最后,思考了些什么,纠结了些什么,也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时候,他考虑得有多认真,多细致,多周到,虽然直道最后他也没得出结论,还有,更只有他知道,他思考得有多累。。。。。。


赛后血魔自然没有受到好评,“没有存在感的英雄,都不知道他干了些什么。”“也难怪,打得少嘛,经验不够丰富嘛!”血魔的队友这样议论他。


是啊,自己确实什么都没干呢,可是,为什么,觉得被这样说有些不甘,觉得,自己在那一刻,仿佛影响到了所有的事,虽然仅仅只发生在自己的脑海里。


算了,不说了吧,说了也没人会理解的,反正我的确什么都没干。


有时候,生活就是这样——你为TA所纠结所挣扎的,却是TA眼中的无关痛痒。而当你被来自自我的巨大的压力压迫得无法决断而错过决策时机时,别人便说,“看啊,也只是冷漠的人啊,到最后什么都没做呢。”


不是我不想做,不是我不原意做,我的无所作为,是因为我不敢做,是因为我不懂该做什么,不会做。我怕万一一不小心处理得不好,做错了什么,伤害到了你,所以,到头来,愚笨的我还是什么都没做。


你只看见了我的无动于衷,却不知道我心里的辗转反侧。


而这一切,也仅仅有血魔一个人知道吧,那,就自己知道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