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援朝战争始末(十七)

仁义 收藏 0 49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朝军的改革和备战


战争的创伤还未抚平, 给百姓的赈济也还未发放, 军队改革就早早地被提到朝鲜政府的议事日程上。 虽说 大明 和日本已经展开和谈, 但仍有大批日军屯驻 釜山 一带, 虎视眈眈。 在最短的时间里迅速提升朝军战斗力, 保家卫国, 才是最最十万火急的大事啊!


早在战争初期, 朝军一溃千里, 主要原因就是兵制和武器大大落后于日军。 这一点连 柳成龙 也不得不承认。 基本上, 战争初期的朝军“将不知兵, 兵不习战”。 打起仗来上面瞎指挥, 下面就跟着瞎冲, 如同一群乌合之众, 什么行军, 阵法, 都没听说过。 正因如此, 才会出现在 龙仁之战 中5万朝军被几百个 胁坂家 的武士杀得满山乱窜的丑态了。


幸得 大明 的军队及时来援, 不但出力为朝鲜收复了2000里河山, 并为他们带来了最先进的军事教材: 戚继光 将军集毕生心血写成的《纪效新书》! 1593年8月, 朝鲜政府成立了专门负责军事训练的部门, 并在数月之内招募1万新兵, 严加训练, 包括刀术, 拳术, 弓术和火枪术, 统统从头学起。


不光单兵格斗技术, 阵法配合更是重之又重。 遵照《纪效新书》的教导, 朝军也将每11名士兵编成一小队, 按兵种分为弓小队, 火枪小队和刀斧小队。 这11人协力合作, 共同进退, 形成坚强的战斗基本单位。 三种小队各取其一, 成为战斗大队: 旗。 三旗为一 纵, 五纵为一 哨。 全国共置25个“哨”, 即理论上有12,375人。 5哨驻防 汉城, 其余20哨则分布全国各地。


就算这1万2000人按《纪效新书》都被训练成了精兵, 可如果面对10余万日军, 又能起多大作用? 为此, 许多朝鲜将领想到了他们的拿手好戏: 守城。 文禄之役 初期, 朝军在沿海驻有重兵, 可是内地防守空虚。 一旦被日军突破沿海各处要隘, 他们就能一往无前地向 汉城 甚至 平壤 挺进。 现在朝鲜人学乖了, 不再与日军在沿海死磕。 新的战略方针是, 在 汉城 和 釜山 之间筑起多道防御线, 集中兵力保卫王都, 而第一道“长城”则被修筑在离海岸线60多公里的 大邱 一带。 其后的防线则有 秃山, 水原, 南山城 等等。 就是说, 如果日军再来, 沿海一带将被放弃, 主要战斗将发生在这些内陆的防御线之前。


只可惜, 由于时间仓促, 且财力有限, 待得日军发动 庆长之役 的时候, 这样的防御工程大半还没完成。 朝鲜人只得再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抵挡日军的滚滚铁蹄。


党争又起 - 李舜臣 下狱, 金东宁 冤死


大明与日本的谈判结果悬而未决, 南部沿海仍有数万日军虎视耽耽, 可酷爱内斗的朝鲜人竟趁着这点难得的闲隙, 再次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党争运动。


更加不幸的是, 这帮误国官僚争斗的首要目标, 是在 文禄之役 中对朝鲜民族有顶天立地之功的 李舜臣李舜臣 与 领议政 柳成龙 自幼相知。 后者深知 李舜臣 的军事才能, 因此在 文禄之役 之前大力提拔他做了 全罗道 水军左使。 柳成龙 在朝中属 东人党。 为了扳倒这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重臣, 西人党 不惜弃朝鲜民族的生死存亡于不顾, 打算以 李舜臣 为垫脚石, 弹劾他身后的靠山 柳成龙。


西人党 挑出来当枪使, 以打倒 李舜臣 的人选, 正是他一向的对头, 庆尚道 右水使 元均。


托 李舜臣 的福, 虽然 元均 在开仗第一天自沉了属下几乎全部舰队, 却由于跟着 李舜臣 舰队屡战屡胜, 朝廷不但没有怪罪, 反而褒奖有嘉。 可 元均 却不知感恩, 反倒在心中深恨 李舜臣。 一是由于 李舜臣 在日军刚刚入侵之际按兵不动, 完全不理会 元均 的求援报告。 二是 李舜臣 立功愈大, 愈是显得 元均 暗弱无能, 嫉妒心火一起, 就再也浇不息了。 第三, 元均 曾有据 李舜臣 的功劳为己有的记录, 结果被 李舜臣 一状告到朝廷, 元均 被大大责罚一通。


有了以上诸多过节, 元均 和 李舜臣 之间的关系大概已和 小西行长 与加藤清正 一样, 水火不容了! 李舜臣 对 元均 的敌意当然有所察觉。 《乱中日记》中曾描述道, 1593年7月, 全罗右水使 李亿祺 向 李舜臣 报告元均 曾跑到自己那儿造 李舜臣 的谣。 8月, 元均 又在一次水军最高将领的会议上胡言乱语。 看来, 这位 元大人 真的象 李舜臣 说的那样, 嫉火中烧导致神经错乱, 已经不适合水军提督的职位了。


朝廷上对 李舜臣 与 元均 之间的矛盾深感忧虑。 1595年2月, 朝廷借故调 元均 离开水军, 任命他为 忠清道兵使。 但同时, 朝廷也要求 李舜臣 舰队出动, 打击日军舰队。 可此时正是休战期间, 日军舰队都躲在海港内, 依托港内的防御工事龟缩不出。 况且就算日舰出动, 见了 李舜臣 就像老鼠见了猫, 逃都来不及, 怎么还肯和朝军对阵? 李舜臣 认为贸然出击只会徒劳无功, 便没有尊奉朝廷的命令。 (兵家常识: 将在外, 君命有所不受啊。) 可是朝廷对 李舜臣 违令极为恼火, 只是由于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代替 李舜臣, 才暂时没有动他。


1596年, 不知由于朝廷哪根脑筋出了问题, 竟把 元均 调回了 全罗道, 任 全罗备兵使, 地位还高出 李舜臣 一截。 所幸, 朝廷的猜忌, 同僚的排挤, 并没能使 李舜臣 稍感气馁。 在《闲山岛》一诗中, 这位朝鲜民族英雄忧国忧民的情怀跃然纸上。 诗曰:


水国秋光墓, 惊鸿雁阵高。

忧心辗转夜, 霜刀照夜弓。


1596年7月, 西人党 又发动了新一轮对 李舜臣 的迫害。 21日, 西人党 领袖, 左议政 金应南 直接向 宣祖 进言, 说 李舜臣 已老迈迟钝, 应该启用 元均 做新任水军提督, 并指摘 李舜臣 谎报军情, 隐瞒 元均 的功劳, 云云。 柳成龙 急忙反击。 幸亏 西人党 里也有有识之士, 右议政 李元翼 就坚信 元均 鲁莽无谋, 绝对不能替代名将 李舜臣。


虽然新一轮攻击被暂时压下, 但这场争论不知怎么的被日本人知道了。 得知 李舜臣 已失去朝廷信任, 这对日本人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 正是由于这个 李舜臣 英勇善战, 日军大量补给还没到朝鲜, 就被送入万丈海底, 令驻朝日军缺衣少粮, 大吃苦头。 现在 李舜臣 遭到猜忌, 真乃是天赐良机, 日本人更应该落井下石, 早点把这个心腹大患送去见阎王才对啊!


1597年1月, 一个叫 要时罗 的日本间谍 (Yojiro, 梯七大夫) 钻到 庆尚右兵使 金应瑞 的大营, 向朝鲜人透露了一个绝密消息。 据 要时罗 称, 自己是 小西行长 部下, 特来向朝军报警, 只为日本人已不耐烦冗长不休的谈判, 已准备再度发兵攻打朝鲜! 这次领军大将则是 加藤清正, 他领了 丰臣秀吉 的命令, 不日就会渡海。 小西行长 与 加藤清正 素来不睦, 两人都巴不得对方快点去死。 这次 加藤清正 渡海, 只带了少量护卫部队。 如果朝鲜海军能在半路截杀 加藤清正, 则对 小西行长, 对朝鲜人都是善莫大焉的美事啊!


在 文禄之役 中 加藤清正 的第二军团一路烧杀掳掠, 作恶多端, 朝鲜人恨不得吃其肉寝其皮。 现在听说有这么个机会报仇雪恨, 还不喜出望外? 况且 小西行长 与 加藤清正 不睦, 朝鲜人也心知肚明。 这次 小西行长 把宿敌的行程告诉朝鲜人, 确在情理之中。 金应瑞 顾不得多想, 立刻把这一情报火速送到 汉城。 汉城 也认为机不可失, 以快马向 李舜臣 发出命令: 三道水军全体出动, 截杀 加藤清正!


但 李舜臣 接到命令后却认为其中有诈。 按 要时罗 提供的路线, 加藤清正 经过的地方地势险恶, 如果朝军舰队赶去, 很可能陷入敌人包围。 况且被日本人牵着鼻子走, 把全军带到敌人指定的时间和地点作战, 也不符合 李舜臣 用兵的作风! 考虑再三, 李舜臣 决定按兵不动。


李舜臣 这下捅了漏子。 金应瑞 听说 李舜臣 不服调遣, 急忙向 都元帅 权慄 报告。 权慄 也是急得直跳脚, 于2月初亲自赶到 李舜臣 的水军基地, 催促出兵。 即便面对全军最高统帅, 李舜臣 还是据理力争, 认为就算要杀 加藤清正, 也不值得派朝军珍贵的舰船和水兵去冒这个险。 最后 权慄 只得搬出军令, 严令 李舜臣 出击。


可 李舜臣 舰队还没开出港多远, 要时罗 再次出现在 金应瑞 的大营, 并带来了令人“遗憾”的消息: 加藤清正 已经在7天前安全抵达 釜山, 朝鲜人永远地失去了杀死这个最凶恶的敌酋的机会。


顿时朝野舆论大哗, 君臣上下的矛头一齐指向抗令不遵的 李舜臣。 更令朝廷不满的是, 一个小小的 三道水军使, 竟敢对皇帝直接发出的命令充耳不闻。 这是什么现象? 国家武装军阀化啊! 难道防范来防范去, 朝鲜最终还是要重蹈当年 唐朝 藩镇割据的覆辙吗? 这个坏头可千万不能开! 朝廷上连日开会, 讨论处罚 李舜臣 的问题。 可能是这次 李舜臣 触的霉头实在太大, 连他的靠山 柳成龙 也噤若寒蝉, 不敢辩驳半句。


罢 李舜臣 容易, 可又由谁来接替他呢? 此时 大明 和日本之间的谈判前景暗淡, 种种迹象表明日军正在蠢蠢欲动, 准备发动第二波侵略。 此刻正是国家用人之际啊。 用 元均 吗? 可是这个莽夫靠得住吗? 朝廷还在犹豫不决。 这时一个叫 朴惺 的家伙坐不住了。 这个 朴惺 是 玄风县 的前县监, 官小位卑, 正苦无路向上爬呢。 见朝廷上无人敢扳 李舜臣, 朴惺 便认为自己的机会到了, 直接上书 宣祖, 啰嗦了一通什么“王子犯法, 与庶民同罪, 李舜臣 论罪当斩”之类的浑话, 坚决要求朝廷处分 李舜臣。 朴惺 的奏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朝廷以为民意也支持惩办 李舜臣。 最后, 朝鲜政府决定, 立刻逮捕 李舜臣, 押送 汉城 审问! 同时, 命令 元均 接替 三道水军使 之职。


这是一个差点让朝鲜亡族灭种的决定!


2月26日, 朝鲜南海疆的擎天之柱被押入囚车, 绑送 汉城。 不久, 朝廷又派了 大司谏 南以信 南赴 闲山岛, 实地调查 李舜臣 的罪证。 可这个 南以信 大概是 西人党 的吧, 根本没跑 闲山岛 那么远, 只在 全罗道 兜了一圈, 便回来禀报说, 加藤清正 赴 釜山 途中, 曾在一个小岛上停留了7天。 7天啊! 要是 李舜臣 肯出击截杀, 加藤清正 现在可能已经当了 龙王爷 的东床快婿了。 朝廷闻报, 更是怒不可遏, 立刻把 李舜臣 下狱, 论死。 (朝鲜人也不用脑子想想, 加藤清正 久经战阵, 怎会孤身犯险, 在小岛上呆上7天? 你当人家看上朝鲜沿海风景优美, 来度假了么?)


所幸天不绝朝鲜。 关键时刻, 负责审问的 判中枢府事 郑琢 建言:“李舜臣 世之名将, 杀之可惜。 现在国家多事, 不若让他戴罪立功。” 朝议准奏, 李舜臣 死罪可免, 罢官免职, 编入前线 权慄元帅 军中充一小卒。 按朝军见到日军便一触即溃的战绩来看, 李舜臣 死在乱军之中的机会极大。 现在这样, 和死也差不多了。 西人党 这才放过了 李舜臣。


4月1日, 在狱中受尽酷刑折磨的 李舜臣 终得重见天日。 真是恍如隔世啊。 许多同情 李舜臣 的官员都来为他送行, 有些还带着美酒。 第二天晚, 柳成龙 亲自来探望, 并与 李舜臣 促膝长谈了一夜。 4月3日, 李舜臣 离开 汉城, 前往 庆尚道 充军。 路过老家 牙山 的时候, 李舜臣 赫然发现自家祖坟竟被一把山火烧得面目全非! 当晚, 李舜臣 做了个关于他母亲的噩梦, 吓得立刻派人去打探还住在 闲山岛 前线的母亲。 不料, 心有灵犀, 信使真的带回来令人心碎的消息: 李舜臣 的母亲因担忧儿子, 心力憔悴, 突然于数日前过世了! 这噩耗彻底击溃了 李舜臣 最后的精神支柱。 在《乱中日记》里, 李舜臣 写道他当时被震得两眼发黑, 连天上的太阳也变得黯然无光。 出殡当天, 大雨滂沱, 李舜臣 描写自己无法遏止满腔悲愤, 嚎哭不已, 几至晕厥, 当时满脑子都是想着干脆立刻死了算了!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 必先苦其心智, 劳其筋骨, 饿其体肤, 空乏其身, 行拂乱其所为, 所以动心忍性, 增益其所不能! - 《孟子·告子下》)


所幸 李舜臣 到了前线, 都元帅 权慄 并没为难这位英雄, 反而给他找个住处安顿下来, 还派了几个仆人伺候。 饭来张口的日子并没过几个月, 命运之神便再一次召唤 李舜臣 登上历史舞台, 并将他推向人生最辉煌的顶峰。


并不是人人都像 李舜臣 那么“幸运”的。 党争和内斗所到之处, 人仰马翻, 许多在战场上不曾被日本人打倒的好汉, 却惨死在自己人的屠刀下。 最有名的, 算是义兵将 金东宁(Kim Dong-nyong 音译)。


金东宁 乃是 全罗道 两班 出生。 日本发动 文禄之役 的时候, 金东宁 正在为母亲服孝三年, 其兄则加入了义兵队伍, 并与 赵宪 一齐死在 锦山城 外, 是七百义士之一。 兄死后, 金东宁 变卖家产, 组织了5000义兵。 1594年10月, 李舜臣 发动 长门浦 战役, 金东宁 和 “红衣将军”郭再佑 一齐都参与了战斗, 并立下大功。 此后 金东宁 名声大振, 传说他能飞檐走壁, 生擒猛虎, 还把它送入日军营中, 乱咬日本人。 闹到日军闻其名则恐惧不已。 太子 光海君 听说, 大喜, 特赐 金东宁 “飞虎将军”名号。 其他人则爱称他为“神将”。


就是这么一位勇将, 也遭到自己人的妒忌并陷害。 1596年, 庆尚道右兵使 金应瑞 诬告 金东宁 苛待士卒, 导致 金东宁 被捕入狱, 押到 汉城 审问。 最后由于证据不实, 金东宁 被无罪开释。 但还没等 金东宁 离开 汉城 呢, 忠清道兵使 李时言 又告他勾结反贼, 意图谋反。 金东宁 再次以叛国罪锒铛入狱。 李时言 又不知从哪找来两个证人, 指证 金东宁, 叛国的大罪就如此草率地被坐实了。 满朝大臣无人敢说一句公道话。


金东宁 当然抵死不认。 为了让他招供, 狱卒们动用了酷刑, 不但把 金东宁 打得像个血葫芦, 还将他两膝生生折断, 不成人形。 即便如此, 金东宁 还是不肯屈服, 向审讯他的官员说:“纵然死上千次, 我唯一能招的罪行就是没有为母亲服满三年孝! 为了杀死可恶的日本人我提前出山, 如今这样也是罪有应得。 但我可以发誓, 我绝对没有丝毫不臣之心啊!” 数天之后, 金东宁 惨死狱中。


噩耗传来, 许多义兵将都感到愤怒和寒心, 更害怕自己也会因组织义兵, 遭朝廷猜忌, 成为 金东宁 第二。 义兵队伍士气大受打击。


文禄之役 中朝军最中坚的两支力量, 李舜臣 水军和民间的义兵, 都遭到朝鲜人自己的无情整肃, 为日本人发动 庆长之役 创造了绝好条件。 (跟 斯大林 搞整肃, 结果帮了德国人的蠢行有一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