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之高考

陈鸿一鸣4049 收藏 0 99

中国的高考、如同日本的黄色动漫,欧美的“成人电影”虽然不健康,但也总令人趋之若骛(我们亲爱的某位老师便是其中一例),也许这样说可能太不那个,但确实如此。例如黄色吧、谁都知道这不健康、但谁也不敢明确地拒绝。高考亦是如此、无人敢明确拒绝它。现在、我要对它发出我的呼号“我控诉.....”其实、我们要反对的不仅是这个制度、而且要反对这个制度的追随者、拥护者、反对它的奴隶与走狗、反对他的“御用文人”反对它的“黑色恐怖”.....在反对的同时、我们要拒绝一切不彻底的改革方案、我们不能与“它们”妥协、不能与腐朽落后的旧势力妥协。“它们”害死了无数人、毁了无数个家庭的希望,而现在“它们”还逍遥法外、继续干着吃人的勾当、我们一定要将这些国家民族的败类打倒、重建一个新的秩序,把每个人都培养成天才、像朝鲜追求的那样、将我国变成一个知识分子普及的国家。相信到那时,考试不再是人的唯一选择、考试本身以不止是文化测试、而是长期的全方位的考察人。最后、我要引用匈牙利诗人裴多菲(1823~1849]的《这在我是可怕的思想》结束全文


这在我是可怕的思想:


假如一定得死在床上!


像一朵花,慢慢地凋谢,


有小虫在它心头咬啮;


像一支烛,久久地燃烧,


在教堂之内,寂寞无聊。


那样的命运,我不愿意,


不要让我那样死,上帝!


我情愿是大树,任闪电


和狂风将它击穿,吹断;


我情愿是峥嵘的岩石


轰轰地倒下在山谷里……——


假如所有的奴隶的民族


起来反抗了,向战场前去,


红红的脸,红红的旗,


旗上是这些神圣的字:


“全世界的自由!”


它要在全地球


咆哮着,作一百次的血战,


这决战是给 暴君的审判:


那时候让我死亡,


在这样战场上,


我的心血就在那里流尽,


胸前也响着最后的欢声,


热烈的骚动,钢铁的玎玲,


喇叭的欢叫,大炮的轰鸣,


有战马一群群,


在战场上飞奔,


报道这光荣的胜利,


我却在马蹄下安息。——


那里是我的尸体,收拾在一起,


到了举行伟大的葬仪的日子,


在那时候,唱着挽歌,又盖着战旗,


神圣的全世界的自由啊!为了你


牺牲生命的那些英雄,


都送到共同的坟墓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