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医生日记:看着女孩流产

小乔,让下一个患者进来吧!”


老师那略带着不耐烦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沉思,于是我拿着就诊卡来到门口叫:“逸妙。”“是我。”一个虚弱的声音让我抬起了头,一头披肩长发,高挑的个子,俊俏的五官,只是那张苍白的脸写满了疲惫。


“大夫,轮到我了吗?”


“哦,自己吗?有没有家属?”


“啊……没有……”


“哎!”我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来妇产科见习一个多星期了,看人流也看了4天了,每天都要看到几十个女孩来做人流,但很少有男朋友来陪的,大都是自己一个人,有的好点的会有同学来陪,唉,这世界的男生都怎么了啊!


“跟我进来。”我把她带到了麻醉室转身进了手术室,等我给大夫准备好手术必需品后麻醉师已经把她推了进来。大夫消毒后开始手术了。正在这时,门开了,我最好的朋友阿杰进来了,大夫和他很熟,点了点头问,今天干什么了啊?“别提了,早上刚去就看了一个宫外孕的,28岁,上台时都没血压了,多亏体格好,挺过来了,输血就输了1500毫升。”这时,患者的麻药量好像不够,她开始剧烈地挣扎,我和阿杰冲上去每人按住她,大夫也加快了吸宫的速度,很快,手术结束了。女孩的腿在我俩的按压下一片青紫,没等大夫开口,她先问了一句:“结束了?”大夫点点头。我把头转过一边不忍心看,整整4天了啊,我看着那些没有人来陪的女孩做完人流后还要拖着疼痛的身体去药房取药。看她那么无助地一个人走出手术室,我都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一种男人的悲哀。


老师看看表,快11点半了,“你们中午去哪吃啊?”


“哦,下午有个哥们生日,我们去东来顺,老师一起去吧。”


“小样儿,你以为我吃不上饭啊,我下午也有饭局,想把你俩也带上的,既然这样,就改天吧。”


“那好了,老师再见!”


老师走了,阿杰拉我去吸烟室。点上一支烟,我也陷入了沉思。带我实习的老师人挺好的,他和我说过,其实一开始他在做人流手术时心里都很担心这些小姑娘的,但是时间长了,有一种麻木的感觉。特别这几年人流更有上升趋势,越来越多的女孩来做手术,可是陪患者来的人却呈下降趋势,“唉!现在大都是独生子女啊,人际交往太少了,有时候我就想,现在的社会,哪个同学不知道什么是安全套,哪个学生不知道什么是避孕药啊,可为什么就不知道保护好自己呢?我在人流室已经6年了,手术技术是越来越好,设备也越来越先进,可几乎每天来做人流手术的女孩中就有因为人流而无法生育的,那些导致她们怀孕的男生啊,她们知道他们带给那些女孩的是多大的伤害吗?可那些女孩呢?他们为什么不自己保护好自己啊!每每看到那些没人来陪的女孩,我都会在心里咒骂那些无情的男生。”


是啊,这几天我在人流室也看到不少女孩因为没有钱而选择局部麻醉,(全麻800,局麻500)只为了省下那300元啊!我敢打赌,那种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声会让每一个男人终身难忘!


突然,一阵轻声的争吵声传入我的耳朵,我深深吸了口烟,没有理会。阿杰推了我一把,我才抬头看了看他,他向我使个眼色,我透过满屋的烟雾,看到对面一男一女正在争吵,不,确切点是男的正在冲女孩发火。“是那个最后做人流的女生。”阿杰趴在我耳边说,哦,我仔细扫了一眼,就是那个叫逸妙的女孩,原来她男朋友来了啊,嘿嘿,还不好意思呢。


这时,那个女孩显然也发现了我们,她脸一红,轻声对那个男生说:“去取药吧,然后我们回去。”“你自己不会走啊,你不说没事了吗。”“禽兽!”不用看我就知道是阿杰骂的,这也正是我想骂的,不过我会在禽兽之后加上“不如”两字。那个男生看看我们穿着白大褂,没有说话,转过去对那个女孩说:“快点,把大衣穿上我们走!”“你帮我穿吧,我疼得动不了了啊!”“哎呀,你怎么这么麻烦啊?”那个男孩嘟囔了一句,“自己来!也不能老叫我给你穿吧!”女孩的眼泪刷就下来了,说:“那你下去取药啊!”“哦!”男孩应了一声就下楼去了。偌大的吸烟室里就剩下我们3个,女孩哆哆嗦嗦地穿好了衣服,可以看得出来,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承受着痛苦,可她连一句呻吟都没有……

“这混蛋找这么好的女朋友真是走狗屎运了!”阿杰又嘟囔一句,那个女孩显然也听到了,脸一红,转过身去看墙上的广告,唉!一种心痛的感觉……“你都开的什么药啊,二百多块钱啊,做人流就花了三百多啊,这个月哪还有钱啊?”


三百多?我记得这个女孩做的是局麻啊,那也要五百啊,多善良的女孩,为了男友,一个人承受着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痛苦啊!


“那……那你没开药啊?”女孩带着哭腔问。


“我就一百多了,下午还要去网吧交会员卡的钱呢。”


“禽兽!”我上去一脚把他踹了个跟头,阿杰拉住了我,“小乔,你疯啦,我也看他不爽,可这是医院啊!”


“我和我女朋友的事关你俩屁事啊!”


他还敢顶嘴!阿杰上去也是一脚,我一把提起他衣领,“小子,你做事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后果啊?出了事你不负责你还叫男人吗?”


那小子一把甩开我的手,“你丫两个人装毛啊,有种单挑!”


阿杰冲上去就要干,我一把拉住了他,“你知道我最恨无情的人了,今天让我试下身手。”


这时一直愣在一边的女孩反应过来了,她冲上去扑在男友身上,“小义,我不开药了,我们走吧……走啊……”她一边说一边拉着他的衣角。


“你跟我滚一边去,敢打老子!”他一边说一边把外套脱了下来,“来呀!你算个什么东西,别以为穿着白大褂在医院我就怕你。”


我把白大褂脱了下来,这时,阿杰已经去照顾那个女孩去了,那个男生刚才狠狠地一推已经让虚弱的她无力抵抗,摔倒的时候已经昏了过去。趁我注视那个女孩的时候,他狠狠地扑了上来,冲我的脸上就来了一拳,阿杰见状就要上来帮,我擦了擦鼻子流下的血说:“你照顾好她就行了!”我看着那个男生,“再来啊,你不是很牛吗!”他又冲了上来,“你活得不耐烦了啊!”他边说边又一脚向我踹来,我一闪身,一把拽住他的脚狠狠地向墙上甩去,“啊!”没等他第二声惨叫出来,我已经拽住他的衣领,左一拳右一拳地打在他脸上,嘴里骂道:“禽兽不如的东西,你女朋友为了省钱做的局部麻醉,你知道她痛成什么样吗?你还嫌贵,你个混蛋爽的时候想什么了?我们男人的脸都被你丢光了,人渣!别跟我装流氓,你还嫩着呢!”本想再打的,阿杰拉住了我,说:“你看看这个女孩,出了好多血啊!”我低头一看,女孩蓝色的牛仔裤已经一片殷红。“天啊,大中午的,哪有大夫啊,快,给带我实习的老师打电话!”


忙乎了半个多小时,女孩终于安静地躺在了手术台上,看着那张苍白的脸,我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换成是我我也会揍那个兔崽子的!”


这时,老师突然冒出来一句,我呆呆地看着他,他并没有停下手里的工作。“我听阿杰说了事情经过,打得好!”我的眼泪刷就下来了:“为什么啊?为什么啊?为什么每个男孩不能在拥有的时候好好对待那个她呢?难道非得要等到失去的时候才会后悔没有珍惜吗?”


“好了,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哭出来就好了……”阿杰拍拍我的背。“不要像我啊,等到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啊……”“好了,不要再说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啊!”阿杰一把扶起我,“想想该怎么办吧,那个兔崽子也住院了。”“没事的!”我的老师回头一笑,“嘿嘿,你们两个臭小子把我的饭局搅黄了,是不是补偿一下我啊?”


“好啊,正好我们也赶不上生日宴会了,就来个一醉方休吧!”阿杰大大咧咧地说。


“好,就这么着。”老师开着车把我们拉到了皇宾楼。


“倒,这个……老师,我们钱不够啊!”


“德性,就你俩能请我吃什么啊?今天我做东!”


……


后来的事,我就不记得了,只记得好像喝了很多酒,记得老师说他见习的时候也遇到这种事,可他没勇气出手,现在有了身份又不好出手,我和阿杰做了他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做成的事。还记得阿杰说好久没有看到我发那么大的脾气了,还说我的身手不减当年,还记得我哭了,因为想起了以前女朋友……


还记得最后喝到极点的时候,我对自己说,明天去看看那个女孩,对她说声对不起,也是对我以前的女友说句对不起,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没有照顾好你……男人啊!为你们所做的事负上责任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