菅直人东京街头演说盛赞毛泽东

abcdefwby 收藏 8 7276
导读:为应对参院选举,日本民主党12日和13日在日本关东地区展开以“民生第一”为主题的街头游说。新任内阁首相菅直人12日下午在东京新宿发表了首场演说。菅首相在演说中提示国民,日本的外交可能发生不再追随美国言听计从的大转型,并高度赞扬了毛泽东的内政外交。在谈到外交和防卫问题时,菅直人说:  “什么是外交?外交就是内政,这两者绝不是两码事,不是。也就是说,   一个国家,国民要使自己成为国家的主人,这种愿望是民主主义的根   本。在这同时,大政方针,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民众的政治责任感

为应对参院选举,日本民主党12日和13日在日本关东地区展开以“民生第一”为主题的街头游说。新任内阁首相菅直人12日下午在东京新宿发表了首场演说。菅首相在演说中提示国民,日本的外交可能发生不再追随美国言听计从的大转型,并高度赞扬了毛泽东的内政外交。在谈到外交和防卫问题时,菅直人说:




“什么是外交?外交就是内政,这两者绝不是两码事,不是。也就是说,


一个国家,国民要使自己成为国家的主人,这种愿望是民主主义的根


本。在这同时,大政方针,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民众的政治责任感


的强弱,也就在相应程度上决定了国家外交的强弱。在这个意义上,


外交难道不就是内政吗?曾经有毛泽东这样的政治家,是好是坏历史


会有说法。作为一位没怎么出过国的政治家,他在中国获得了压倒性


的支持后,在外交领域,他使中国在世界上的存在感变得非常卓著。


曾经有一段时期,毛泽东毫不畏惧与美国对峙并一路走来。可见,执


政党在自己的国内获得毫不含糊的支持,国民以天下为己任,在某些


场合为了保家卫国、为了国家的未来,不惜付出些许代价,一个国家


有了这样的力量,外交才会有根本的力量。国之力在民,民之力是外


交之力、是外交最基本的原理。这是我对毛泽东的外交感触最深的地


方。”


译自视频“菅代表(总理)街头演说 东京新宿 2010年6月12日”




众所周知,毛泽东对美国战略用一句话来形容,“该出手时就出手”。朝鲜战争出手了,以实力在世界上重塑了中华民族不可辱的国家形象。此后,又不失时机地推出“两个中间地带”和“三个世界划分”的宏大理论,规划了冷战时期的世界格局,并不断出手,结成反对两个超级大国的广泛的国际统一战线。随着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势力在世界上日暮西山,统治的范围一天天缩小,毛泽东又不失时机让中国浮出水面,重返联合国、中日建交、中美建交,中国迅速成为与美苏两大国“三足鼎立”的重要的第三极,一举奠定了今天的大国地位。




中国当时并不富裕,毛泽东何以能够如此不畏强权,纵横捭阖,他的力量从何而来呢?




我认为,菅直人的上述演说较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这就是“执政党在自己的国内获得毫不含糊的支持,国民以天下为己任,在某些场合为了保家卫国、为了国家的未来,不惜付出些许代价”。




菅直人在新内阁面临美军基地的烂帐和面临第二次朝鲜战争可能勃发这个关头,举出毛泽东的例子,用意恐怕不仅是呼吁日本民众理解和支持政府的外交路线,同时也是提示,即日本外交或将不再追随美国,不再对美国言听计从。




铃兰台 2010-06-14










奔向“人民民主”:菅直人施政演说引言部分(中文)






按:这个演说肯定要被日本右翼攻击为“极左派激进思潮”。听上去很像是一个社会主义民主理念的宣言,卢梭“人民主权”、直接民主的理想。如何实现是最关键的,为此日本民主党首要任务是必须赢得不久后的大选。




1.引言



国民们、国会议员们,我是菅直人。此次国会提名我担任首相,深感责任重大。我认识到必须回应全体国民的期待,倾尽全力,努力奋斗。




首战目标:重树国民的信任



多数人不满于长期以来的闭塞状况,终于导致了在去年夏天政权更替的实现。但新政权却因“政治和金钱”的问题,加上普天间基地移设发生的混乱,使新政权肇始时获得的广泛期待发生了很大的动摇。作为前内阁的一员未能防患于未然,我深感责任。




鸠山由纪夫前首相坦率承认了涉及他本人和民主党前干事长小泽一郎的金权问题,也坦然承担了普天间基地移设问题上的责任,以辞职方式作出了自处。




承接前首相的勇断,我接替政权后面临的最大责任和义务,是回到政权的历史性更替的原点,超越挫折,重树国民的信任。




“草根”起家



回首投身政治,至今已经过去30余年。我的政治生涯从协助市川房枝先生参选参议院议员开始的。那次以市民运动为本体的选举活动中,我担任事务局长。组织青年义工用四輪板车组成串联全国的车队,描画出了真正草根选举的大场面。




市川先生当选后,立即和青岛幸男先生一起,拜访经团联的土光敏夫会长。双方约定经团联今后停止对企业政治捐款的斡旋。尽管约定后来变成了徒有其表,不过经团联今年终于作出了废止对企业捐款的组织干预的决定。




“一票之力可以改变政治”—— 这个强烈的体验,是我政治生涯的原点。我深信国民的力量能够改变政治,我将不负此念,全身心地投入到使命中去。




孤身跃入政治漩涡



我出生在山口县宇部市。念高中时,在企业当工程师的父亲调动工作,全家搬到了东京。在东京,上班族如果不负债是买不了房产的。看到父亲辛劳的样子,我后来致力研究的第一个课题就是城市土地和高房价。大学毕业后,我在专利事务所一边工作,一边参加市民运动。




我在协助市川先生选举的两年后,以洛克希德选举为契机,首次挑战国家政治。我首次参选,写的论文标题是“抱着否定逻辑就无法创新”和“矢志参与型民主主义不动摇”。我认为,只有参与型的民主主义才能把国民的感觉和常识融汇到政治中来。




经过了三度落选,直到1980年我才首次当上国会议员。我的议员生涯是从小小政党起步的,事实上大多数民主党议员朋友也是和我一样,青青子衿,无势无钱,孤身纵入政治的漩涡。这说明,只要胸怀大志,只要努力,就一定能参加到国家政治中来,这不正是我们所要创造的政治吗?




实现真正的国民主权



我的基本政治理念,是实现国民参政的真正意义的国民主权,其原点,源自于政治学家松下圭一先生的“市民自治思想”。在我国,迄今为止支配政治的是基于官僚主导行政的“官僚内阁制”。而根据宪法规定,是先由国民选举国会议员,再由国会提名首相组织内阁。




这种规定下产生的、正如松下先生所言说的那样,本应是“国会内阁制”。政治主导的本意,是多数国民支持的政党与内阁合二而一来行政。基于此,就必须改变目前官僚主导行政的状况。我将朝这个目标迈进,这就是广开政党大门,通过国民的积极参与,来实现基于国民统治的国家政治。




新内阁的政策课题



我提出新内阁的政策课题有三个:




“开展战后行政的大扫除”、


“重建经济、财政、社会保障的三位一体化”、


“立足于责任感的外交和安全保障政策”。


3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