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收款机医院

前不久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称医院为收款机,先是一笑,后觉得体贴。吃五谷杂粮没有不生病的,生病就的上医院,而让绝大多数人望而生畏的医院,这望而生畏的缘故,并不是怕看见病情,看见不幸,看见疾病所带来的痛苦,而是一个字,钱。


你很有钱吗?那么你再有钱面对着一个收款机时,你就不能说有钱了。这位网友所言的收款机只是一种普遍的现象,对个别医院用收款机形容,是大错特错的,死人是不用看病的,也不用向收款机投钱了,可报上刊登的某地一人都死了好几天了,账单上仍然收着输液的钱,死人需要打吊瓶吗?前几年东北的一起诉讼案,一病人住了几个月的院,一结帐一百多万元,天文数字了。这实实在在的存在,就不能说是收款机了,榨骨髓机比较恰当。死人都不放过,是因为死人还留存有骨髓。


现在的人是没有大病,不是出于万般无奈是不去医院的,生病熬熬,靠靠,忍忍。是不难受吗?是拿自己的病情不当回事吗?不是,是望着这张开的大盆血口望而生畏呀。


外面的小门诊,卫生所经营火红,除了优良的服务外,最主要的是价格便宜。如今医院看病进去就是检查一番,一个小感冒也的百十元,而小门诊块儿八毛的就搞定了。但是限于头疼脑热之类的小病,稍大一点的还得上医院。起初老百姓有自己的法子,那就是到医院看病后,不上医院拿药,拿着医生开的药方到外面药店去买。上医院检查的透彻,药店买药便宜,也算齐美了。但一段时间后情况又变了,医院开的药方药店看不了,无奈非的上医院拿药不可,为何看不了?原来医院采取了措施,医生开药方一律用代码代替,如同机密内部通用,再后来代码也不写了,医院直接将药方用微机输入到药房,病人根本看不见药方,按说病人应当有知情的权利,不错,医生说了,你拿了药就知道了,并不隐瞒,何况这是按说。


前不久我身体不适,为了省钱我上了中医院打吊瓶,三小瓶180元,第二天仍是三小瓶286元,我迷惑,医生说给我加了药,其实加不加药病人是不知道的,到此一游只能听之任之了。但我把这小三瓶看了个仔细,明白了打的是什么药,出来后上了门诊部仍旧打这小三瓶,他们要了22元,我说是不是医院加大了用量,他们说再加大用量也有个限度,最多不能超过50元购买的用量。是真是假不清楚,我糊涂了。


多少年前医院看病便宜,但服务态度恶劣,病人象欠了医院钱似的,如今走进医院,看到的是热情的服务,恭敬的态度,对那些类似收款机,榨骨髓机般极少数的医院,这热情和恭敬并不是为了减轻你的痛苦而发的,而是你的钱招引的,但是门口室内挂满的救死扶伤高尚医德之类的横幅标语,越发的如同病人鲜血般殷红。


人们为了敬仰和怀念那些有着高尚品德和医德的医务人员,给了他们一个美好纯洁的名称,白衣天使。但广播电视一律将医院里的医务人员统称为白衣天使,包括收款机和骨髓机里的。是一种幽默吗?还是一种讽刺?


白衣天使的称呼不要泛用,因为她是神圣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