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柔情之古道惊风 第二十三卷 海心之旅 第四百八十三章 逆命之身

古道惊虹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size][/URL] 第四百八十三章 逆命之身 兰亭在岛中心的荆棘草丛中寻了一处又一处,一圈长袍已经被划破多处,衣袖也被割破。正寻着,草丛中忽然有什么“嗤”的从她脚边一窜而过,兰亭一惊之下,身子往后一仰,要跌倒在地。 人影一闪,一条手臂倏地伸出,轻轻挽住了她纤腰,同时响起一把清朗的声音:“不用怕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四百八十三章 逆命之身

兰亭在岛中心的荆棘草丛中寻了一处又一处,一圈长袍已经被划破多处,衣袖也被割破。正寻着,草丛中忽然有什么“嗤”的从她脚边一窜而过,兰亭一惊之下,身子往后一仰,要跌倒在地。

人影一闪,一条手臂倏地伸出,轻轻挽住了她纤腰,同时响起一把清朗的声音:“不用怕,只是草蛇。”

兰亭转头一看,清朗的月色下,一张笑脸正望着自己,带着些天真,带着些调皮,还带着一抹淡淡指痕。除了楚枫,还会是谁?

她心怦然一跳,连忙站起身子。楚枫也收回手,问:“你在寻什么?”

兰亭道:“我在寻龙驹草。”

楚枫奇道:“为何不等天亮再寻?”

兰亭道:“龙驹草只生长在荆棘杂草之间,与一般草无异,要是在日间,根本无法识别,但在夜晚月色映照下,它叶子会变成暗红色,可以分辨出来。”

“原来这样,我跟你一起找寻?”

兰亭点点头。于是两人并着肩,俯着身子寻找,寻了一遍,并无发现,兰亭颇为失望。

楚枫道:“医子姑娘,你衣袍都划破了,先休息一会吧。”

两人乃微微挨着坐在一块青石上,楚枫问:“医子姑娘,你……”突然眉头一皱,用手捂住心口,豆大的汗珠从额角冒出。

兰亭惊道:“楚公子,你的心……”

楚枫长舒一口气,笑道:“好了,没事了。”

兰亭取出手帕,轻轻帮他拭去额角汗珠,楚枫定定望着她。兰亭粉脸微微一红,收回手帕,楚枫还是定定望着她,问:“医子姑娘,你为何不惜孤身冒险来海心山寻龙驹草?”

“我……”

“是不是为了医我心痛之症?”

兰亭沉默半响,道:“楚公子,你心痛之症会越来越凶险,我怕……”

楚枫激动道:“要你这样冒险,我宁愿让它痛死算了。”

兰亭忙道:“楚公子,是我甘愿来的。”

“医子姑娘,要是你有什么事,我一辈子不会原谅自己!”

“你心痛之症是我害的,要不是当日我强要你吃那碗药,你……”

“医子姑娘!”

楚枫忘情捉住她玉手,兰亭微微挣了挣,也没有挣开。一缕月色漏了下来,刚好漏在楚枫捉住她的玉手上,兰亭含羞低下头,幽幽道:

“楚公子,前日你被震落水中,晕了过去。我和公主抓着你伏在木板上,炮弹就在身边炸开,跟着是狂风大浪侵袭而来,我和公主怕你被冲散,拼命捉住你衣袖,不过你还是被大浪卷了去。那一刻,我好怕,我拼命想呼喊你,但发不出声音……”

楚枫深深望着她,道:“医子姑娘,刚才我看到你药箱丢在那漩潭边,那一刻,我也好怕,我以为你掉了进去,我以为你被潭水吞了去,我跃下去寻你,就算是万丈深渊我也要寻你回来!”

“楚公子!”

兰亭轻轻依在楚枫肩膊上,楚枫也轻轻挽着她纤腰,两人第一次贴得如此之近。

月色渐渐暗淡下去,兰亭道:“趁尚有月色,我们到别处再寻一下?”

楚枫点点头,于是两人离开了岛中心。

一道身影从树后走了出来,带着一把雪白的头发,是公主。她望了两人背影片刻,然后回身向树林深处走去……

兰亭和楚枫又寻了好几处地方,到底并无发现,眼看月色已经隐没,兰亭叹口气,道:“看来龙驹草确实不易寻得。”

楚枫道:“可能这岛上已经没有龙驹草了!”

“不过你心痛之症……”

楚枫耸耸肩道:“还好,现在还不算严重!”

兰亭不作声,楚枫望着她一把乌黑秀发,忽问:“医子姑娘,公主因为巫咒顷刻白发,你可有办法医治?”

兰亭沉吟道:“公主那白发与众不同,常人之白发干枯而滞涩,但公主之白发洁净而柔润,浑如天生。”

楚枫道:“但我担心她体内有异。”

兰亭道:“我已经为公主把过脉,她体内一切正常,只是她似乎吸入过困魂烟……”

“困魂烟?”

兰亭道:“困魂烟是蜀中烟翠门独门秘烟,据闻已经失传,公主怎会吸入?”

楚枫想起了,当日和亲途中,自己和公主在十九折谷被魔神宗等高手袭击,逃出后,路经欧阳山庄,玄梦姬潜入房间挟持公主,被自己逼退,当时她为逃命放了一团烟雾困住公主。后来见公主没事,以为那只是一般迷烟,也没有再理会。

他急问:“困魂烟很可怕么?”

兰亭道:“困魂烟可吸噬天地万物之精魂,诡毒无比。”

楚枫惊道:“那公主……”

兰亭连忙道:“你放心,公主虽然吸入困魂烟,但困魂烟却被禁锢住了,无法侵害公主。”

“啊?是什么禁锢住了困魂烟?”

“我也说不清楚。公主体内似乎隐藏着一股什么的,有点类似你们习武之人体内那种真元。”

“真元?”楚枫愕然道,“公主不谙武功,怎会有一股真元?”

兰亭道:“我也奇怪。而且……”

“而且什么?”楚枫急追问。

兰亭道:“而且公主是天生逆命之身,她全身经脉是倒逆而行的。”

“经脉倒逆?”楚枫又吃一惊。

兰亭道:“经脉倒逆极其罕见,一般天生怯弱,难活十载。”

楚枫道:“但她现在不是好好的么?”

兰亭道:“我也很惊讶,可能与她体内隐藏的那股真元有关。”

楚枫问:“她知不知道自己经脉倒逆?”

兰亭道:“她并不知道,估计宫中御医也不敢跟她说。她以为身子怯弱只因先天不足。”

楚枫又问:“要是那股真元禁锢不住困魂烟,公主会怎样?”

兰亭没有作声,楚枫急道:“医子姑娘,你就直说!”

“会顷刻枯老而死。”

楚枫霎时想起那团烟雾困住罗汉松的情景,心底一寒,道:“我们快去问问公主!”

于是两人急急返回原处,却不见公主身影,楚枫暗自一惊,连忙呼喊:“公主!公主!”

没有回应,四周黑沉沉静悄悄。楚枫急了,正要四处寻找,忽见精卫飞来,对着树林深处“唧唧唧唧”直叫。

楚枫一惊,挽起兰亭径向树林深处奔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