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等兵马南讲的故事之《一颗子弹》转

870623 收藏 0 1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上等兵马南讲的故事之《一颗子弹》:




爷爷在深夜的沉重喘息曾经是那么的令我不安。那段和爷爷在一起的日子我是多么的提心吊胆,我害怕孤独的爷爷会出什么事情。那年夏天,对于我的到来,爷爷的眼睛里出现了某种神秘的光泽。回老家闽西看爷爷,是父亲的主意,其实我对爷爷没有什么印象,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只带我回过三次老家,每次回去的时间都很短暂,我和爷爷没有什么深刻的交流。


小镇的一个老房子里,爷爷枯槁的生命在苟延残喘。他的身体的确出现了很多问题,特别是他的沉重喘息让我恐惧,我害怕他一口气上不来就会离开这个世界。他的目光是暗淡的,刚刚见到我时出现的神秘光泽很快就消失了。他轻描淡写地对我说:“你没有必要回来看我的,像你父亲那样,就当我不存在一样。”我听了他的话,心里不是滋味,我想对爷爷说父亲有他的事业,他很忙什么的,可就是说不出口。


我十分清楚,爷爷与日无多了。我很想伸出手,摸摸爷爷松树皮般的老脸,感觉一下他皮肤的温度,我无能为力。爷爷好像没有朋友,我回来的那段日子,从来没有看他和谁交往过。他在这个小镇里独自的生活,我无法体验他的寂寞,也无法理解他的心情。我尽量的和他多说些话,但是他的话很少,似乎我就是住在他家里的一个陌生人。我很想了解爷爷的过去,可没有人会告诉我爷爷的一生。我只知道爷爷是抗美援朝的老兵,还当过小镇派出所的民警。在这个小镇里,人们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我,我在他们眼睛里和我爷爷一样是个怪物。以前,我试图从我父亲那里得到一些爷爷的信息,父亲每次在我一开口就把话题岔开了,他根本就不愿意提起爷爷。我母亲也不可能知道爷爷的情况,她不是我们老家人,她是父亲在部队娶的妻子。


我弄不清楚我这次回老家看爷爷的意义所在。爷爷是我的亲爷爷,我的身体上有他的血脉的延续,所以我尽量的尊敬他,尽量的接近他,让他感觉到在这个世界上他还是有亲人的。他的孤独并不会因为我的到来而改变。或者某一天,我也七老八十了,我才能真正的理解这个老人的内心。和爷爷一起的近一个月时间里,我们几乎没有什么真正的交流。只是在我走的前一天,我才发现了爷爷深埋在心底的一个秘密。


那天早上爷爷很早就起床了,他给我熬了我喜欢吃的地瓜粥。爷爷看着我香甜地吃着地瓜粥,他的脸上浮着一层光亮,这在我来后没有发现的。等我吃完地瓜粥后,他咳嗽了一声说:“小南,今天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我听了他的话后十分惊讶。我好奇地问:“爷爷,你要带我去哪里呢?”爷爷的表情怪异,他说:“到了你就知道了。”


爷爷把我带到了离小镇五公里以外的一个地方。那是一块荒地,荒地的中间有一个偌大的池塘。爷爷和我来到了池塘的旁边,池塘的水异常的浑浊,看不到底。阳光下,爷爷的白发明亮起来,他瘦小的身体看上去就是一截枯木。我的目光越过池塘,看到了不远处的小村庄,我还可以听到狗的吠声。


爷爷和我坐在了池塘旁边的草地上,他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池塘浑浊的水面。我不明白爷爷带我到这里究竟有什么企图。爷爷长叹了一声,他开了口。他说出了一个秘密,那是他心中的一个伤口,一生无法愈合的伤口。


爷爷的确是抗美援朝的老兵。但是他只不过是军部机关的一个炊事员,他从来没有正面在战场上打过仗。回国后,他脱下了军装回到了小镇。小镇没有出过什么英雄人物,小镇的人们就把爷爷当成了英雄。政府对他也不错,让他到派出所当了一名民警。爷爷长得矮小,而且胆子又小,他对于民警这个职务觉得自己不能胜任,他推托过,但是没有成功。他只好硬着头皮当了这个民警。


我从爷爷的叙述中,不能准确地了解他当警察的过程,我只知道了他是多么的害怕,他甚至不敢带枪。他当警察和他当时当兵一样似乎都是阴错阳差。爷爷当警察后,没有办过一件像样的案子,经常还会被弄得灰头土脸。


爷爷对那件影响他后半生的事情记忆犹新,这件事情比我奶奶生我父亲难产死去还让他记忆深刻。


因为那一颗子弹,他心中的伤口一直在流着血,也因为那一颗子弹,父亲一直瞧不起他。


事情就发生在这个浑浊的池塘边上。


那是个冬日,爷爷正在派出所里抽烟。他听着收音机里样板戏的唱腔,似乎觉得这平和的日子的甜蜜,他希望日子就这样无所事事一直平淡地过下去,这是他的梦想,他没有想到的是,最后他日子平淡无奇了可内心的伤口还一直在流血。那时,我父亲正在镇上的中学读书。就在爷爷觉得无所事事的时候,突然有人来报案了,说小村那边*人正在械斗。当时派出所就他一个人,有人来报案,他不去又不行,只好硬着头皮去了。械斗在那个浑浊的池塘旁边一触即发。爷爷赶到现场时,双方的仇恨情绪到了高潮


爷爷其实那时心里十分的恐惧,他一直为自己的胆小深怀愧疚,他与生俱来的恐惧让父亲不能够相信他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不能相信他是小镇人心目中的英雄。本来就不善语辞的爷爷嘴巴变得更加笨拙了,他站在械斗的两姓人中间,不知所措。他甚至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把他推到了这个风口浪尖上。


爷爷的出现对械斗的两姓人来说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他好像根本就不存在,双方还是继续相互辱骂和摩拳擦掌准备战斗。爷爷的脸那时变成了猪肝色,他是吓坏了。但是,他没有忘记自己是个警察,他就是再胆小,也没有忘记自己是个警察。他突然大声说:“都给我散开!”没有人听他的话,那些眼睛已经血红的人根本就没有把爷爷放在眼里!就在他们要开打的一刹那间,爷爷掏出了枪。他朝天空中开了一枪。爷爷的那一枪起了戏剧性的变化,有人大叫:“警察开枪了!”这一叫把双方的仇恨给叫没了,这个结果是爷爷没有想到的!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从双方的阵营中窜出几个人来死死地抱住了爷爷。


他们没有冲突,而是把爷爷压在了地上。


有人大叫:“把警察的枪缴了,把警察的枪缴了!”


真的有人把爷爷的枪下了,然后把枪拆开,扔进了那个浑浊的池塘。爷爷一直想不通,为什么村民可以把他的枪拆开,如果不拆开,或者就不会丢掉那颗让他一生蒙羞的子弹!


很快地,一场械斗变成了针对爷爷一个人的战争。人们把爷爷暴打一顿后云一样散去。爷爷从草地上爬起来。他独自地对着浑浊的池塘痛哭流涕!爷爷痛哭完后他就意识到了一个重大的问题,他的枪呢?如果枪找不回来,就等于他失去了生命!这是他当兵时一直保留下来的意识。他跳进了冰冷刺骨的池塘!


爷爷捞了整整一天,终于捞回了枪的所有零部件,他把枪装好回到家里时,觉得自己已经奄奄一息了。父亲已经做好了饭,他看着爷爷的样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爷爷大病了一场。他病好后就把枪交回了派出所,提出了辞呈,他是怎么也不会再干这个警察了!不当警察后的爷爷的形象一下子就委琐下去了。没有人再用正眼看这个瘦小的老兵了。父亲也对他产生了某种情绪!让爷爷深感痛苦的是,还有一颗子弹没有找回来,还留在那浑浊的池塘里面。在后来的日子里,爷爷一次一次地跳下那个池塘,他希望捞回那一颗子弹!他还让父亲也跳进池塘捞他的那颗子弹!终有一天,父亲拒绝了跳入池塘,爷爷带给父亲的屈辱不单单是这些,而是他在小镇人的鄙视和风语风言中无法抬起头来,他一高中毕业就选择了当兵!爷爷知道父亲心中同样有一个结,死结!


爷爷在阳光下讲完心中的秘密后,他长叹了一声,然后对我说了一声:“小南,做人一定要勇敢呀,像你父亲那样当个真正的英雄!”那是爷爷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他在我离开小镇的那天晚上离开了人世。我想我应该记住爷爷的那句话,它将伴我一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