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之泪 正文 第七十三章 金蝉脱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66.html


“啪!——”的一声闷响,不由分说,我揪着巫师的领子一把将其推到卫生间贴有青花瓷砖的墙上。

“你们他娘的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母亲会出现在这里?”我的两只眼睛几乎快要冒出火来。

“后羿!刚才的妞不错!38-26-38!挺正点的!”巫师醉眼惺忪的试图转移话题。

“他妈的!少他娘的给老子装蒜!回答我!”我有些怒不可遏的冲他咆哮,巫师的脖颈顿时变得猩红一片。

“狗日的后羿,你若再不松开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巫师似醉非醉的向我下着最后通牒。

“告诉我母亲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你他妈的说话啊!呃……”不等我继续逼问,肋骨上便挨了巫师膝盖的重重一击,手腕上同时传来一阵针刺般的疼痛。

“后羿!你他娘的给老子冷静点!”巫师揉着脖子一脚将我踢翻在地,“你母亲的出现我们也感到很意外,老子唯一能告诉你的是,她在上周被晋升为亚太地区的首席执行总裁,并负责GH和美国政府的承包合同谈判,这次的出现或许只是受人邀请罢了!”

听了巫师的解释,我的担心却依旧没有丝毫的减弱,因为我的直觉仍旧沉浸在一种不安之中。

“或许?——”巫师的不确定无疑在我的不安上再一次的蒙上了一层阴影,让我意识到事情并没那么简单。

“外面鱼龙混杂的情况你也应该注意到了,佣兵、军火商、黑帮、FBI、CIA……我已经将情况通报给了酋长,情报的搜集工作也正在进行之中,你他娘的要想让你的母亲不受牵连,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

我一下子沉默了下来,在敌我不明的情形下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苦苦的等待,而身为狙击手的我却在这一刻如坐针毡。

“后羿,你的心情我们理解,但无论何时都应保持一个处变不惊的心态才是一名职业军人应有的素质,以不变应万变,静心等待吧!”巫师拍了拍我的肩膀,转眼间再次回到一开始时醉醺醺的状态,摇晃着走了出去。

站在原地深呼吸了几口,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办,急忙松开腰带,拉开拉链,习惯性的朝马桶边走去,准备开闸放水。

“啊!——”

然而,就在我尽情的享受着一注而泄的舒畅时,突然一声尖厉的女高音出现在了卫生间的门口,循声望去,一名满头银发的老太有些受惊的愣在那里,金丝眼镜遮掩下的昏黄眼球密切的注视着我的下面,微微颤动的嘴角露出一丝异样的神情。

慢条斯理的抖了抖小弟弟上晶莹的水珠,将其收回到印着芭比娃娃的内裤中,拉上拉链,理了理头发,路过老太旁边的时候,还礼貌的侧身向其微微鞠了一躬,说了句标准的日语:“撒有那拉!——”

走出卫生间的一刹那,我突然发现扮作小日本还是有其难得的一点好处的!不料却迎头撞见从男卫生间里出来的和尚。

“看什么看?小鬼子!”和尚蛮横的冲我一抬下巴,乍一看,我以为这狗日的又他娘的喝多了呢!

“支那猪!别找不痛快!老子心情不好!”阴阳怪气的回了一句脏话,我再次礼貌性的一撅屁股,把刚刚的那位银发老太让过身去,值得一提的是这一低头竟然让我给发现了其裙子前摆上几滴熟悉的尿渍。

突然的意外发现让我不由的一愣神,而就在此时,和尚“邦”的一记重拳将我抡飞了出去,不偏不倚正砸在那位步履蹒跚的老太身上。

虽然早就收到和尚的暗示,可狗日的冷不丁突然来这么一下还是让我有点吃不消,还好有个垫背的,只是短暂的眩晕,我便又重新站立了起来,手里则抓着刚刚慌乱中缴获的战利品——一束银白色假发。

急中生智的先是将手中的假发狠狠的朝和尚的脸上丢去,然后紧接着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抓起旁边桌上的一大瓶还未来得及开封的香槟甩向了他的脑门,只听见“砰!”的一声,就像是一枚小型手雷在其脑门上炸开似的,溅起的酒花顿时如同仙女散花一般洒向了周围一个个仿佛贴着标签的家伙。

“哇!——”暗自惊叹的同时,我像一头喝醉了野兽似的拦腰将和尚撞翻在地,两条腿骑在他身上,最后像个泼妇一样一边骂着难听的脏话一边冲其挥舞着拳头。

不出所料,经我们这么一闹,门口的警卫很快便被吸引了过来,凭着手中不断挥舞着的警棍,总算是把扭打在一起的我们拖出了是非之地。

几分钟之后,我跟和尚一前一后的被四个五大三粗的警卫挟持着押进并不怎么宽敞的电梯,手上则被塑料手铐捆了个结实。鼻青眼肿的和尚嘴里竟然还嚼着一团狗屎状的口香糖,夸张的吧唧吧唧声听起来很是刺耳。

“咔吧!——咔吧!——咔吧!——”电梯墙上的指示灯一层层的飞速下降,眨眼间只剩下不到10格的时间,就在这时,和尚习惯性的掰动起了脖子,左——右——前——

“咔吧!——”就在和尚朝后仰头的一刹那,从他嘴里飞出的口香糖正中靶心的粘在头顶角落的监视器上,与此同时,我则是突然横起一肘子捣蒜似的砸在左边那个家伙的喉箍上,紧跟着右脚后脚跟从另外一家伙的双腿间直踢在他的老二上,最后在其弯腰的瞬间双肘狠狠的将其砸翻在地。而和尚则变态且干脆的一下崩开束缚在手腕上的枷锁,左右开弓的交错着用指尖朝准两个家伙的太阳穴上轻轻一戳,搞定!

“叮!——”电梯门平稳的降落在大楼底层,我、和尚一人一身警卫行头大摇大摆的走出此刻正乱成一团的希尔顿酒店,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