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狼卷 正文 006 三级战备

骨哲 收藏 36 1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80.html[/size][/URL] 北海舰队基地。 微咸的海风轻轻地吹过军港的码头,十几日前紧张的气氛眼下已经是减淡了不少,357艇在经过技术人员的抢修后从外表已经看不出和其它的潜艇有什么不同,但内在的检修和维护还在彻日地进行,为了今后的安全行驶,每颗螺丝都要进行最严格的检测,战斗力往往就是出在最细微的地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80.html


北海舰队基地。

微咸的海风轻轻地吹过军港的码头,十几日前紧张的气氛眼下已经是减淡了不少,357艇在经过技术人员的抢修后从外表已经看不出和其它的潜艇有什么不同,但内在的检修和维护还在彻日地进行,为了今后的安全行驶,每颗螺丝都要进行最严格的检测,战斗力往往就是出在最细微的地方。

“老萧!”随着一声浑厚的喊声,北海舰队潜艇支队支队长刘长鹰的身影就闪进到了萧明钧的房间之中,尽管对于357艇全体人员的隔离已经解除,但为了谨慎起见,萧明钧还是要求357艇所有人必须二十四小时待在基地内以便随叫随到。

“刘队!”萧明钧从椅子里站起身子,手中一本小说啪地放在了桌子上。

“不用敬礼!”刘长鹰伸手拦住萧明钧,随手将一个盒子托在了眼前,“给你的东西。”

“检查过了吗?!”萧明钧看看眼前的盒子,但凡是有可能拿到潜艇上的东西都必须经过基地保卫部门的检查,这既是对国家的负责;也是对自己的负责。

“放心吧,现在我比你还紧张!”刘长鹰故作神秘,伸手打开了盒子。

“臭小子!不知道又在哪缴获的,想让他执行战场纪律是没指望了。”萧明钧口中轻骂了一句,伸手将盒子里的一块手表拿到了手中。

“这是你的福气啊!”刘长鹰拍了一下萧明钧的肩头,口中笑笑地说道:“你儿子知道你是海军,而且还是开潜艇的,想缴获东西那是没门,你捞不着他就替你捞,这爷俩。”

“这表至少十万块,我要是带上了,这屁股后面得多少人盯着!”萧明钧摇摇头,虽然没把表戴在手上,但脸上的笑意却是隐藏不住。

“那你就揣到357上带,那里没人敢管你,连美国佬的潜艇都敢打,你是中国海军的这个!”刘长鹰拽过一把椅子坐下,伸手对着萧明钧挑了挑大拇指。

“顶多算是浑水摸鱼,老美不是我打沉的,我比‘天安号’远九公里,是棒子顶了干爹的屁股,我就差那么一步!”萧明钧略微有些遗憾,轻轻地叹了叹气,“哪怕是同时击到也行啊,这辈子都值了!”

“机会有的是。”刘长鹰压低了声音,身子向前用力地凑了一下,“给你透个底,军委首长对你在这次事件中的应对很满意,舰队原先预定的给你换个地方的决定已经取消了,只要357艇完成检修就立刻恢复你的职务,还有老洪和老方!”

“真的!”萧明钧眼睛一亮,手中的拳头捏出好几声声响,“太好了,这几天可是把我给愁坏了,就怕给调到非战斗部门,要是让我去当文职,我宁愿转业!”

“你这思想可是很危险,现在舰队还没下达命令,要是让司令知道你有这个情绪,到时候谁也保不了你。”刘长鹰摆摆手,生怕萧明钧再说下去。

“放心,我就是痛快痛快嘴,谁也别想让我脱这身衣服,老子还没尝过海泥是什么滋味呢!”萧明钧心中一块石头落地,顿时觉得眼前是一片光明,就连窗外的残雪看起来都没有那么刺眼了。

“继续休息!继续学习!注意保密!我先走了,别送!”刘长鹰见萧明钧心情舒畅了许多,当下抽身就走了开去,做为多年的战友,刘长鹰对萧明钧的果断那是极其的赞叹,这样的猛将若不留在战斗序列中那将是共和国不可挽回的损失。

东北,沈Y

三级战备命令的突然下达让和平区北五马路立时就成为了各家外媒瞩目的焦点,原本以为结束对朝鲜领导人低调访华行程一路狂拍后就会无所事事的日、韩、美记者几乎是刹那间就恢复了活力,对于中国这个已经很久没有战争的国家而言,三级战备也是个非常值得追捧的卖点。

一间威严的房间中,两名高级将领正坐在一张写字桌前,军区司令员用一贯严炯的目光紧紧盯着手头刚从外文报纸上翻译下来的简报,“‘中国王牌部队39军先头部队已到达鸭绿江边,一旦中、美黄海之争打响,39军将立即渡江杀向汉城,铲掉韩美联合司令部’,这家伙,写的和真的一样,我刚想动,这提前就给登出来了,真是神了。”

“不是神不神,我们的底子都被摸了几十年,就算是预测对也很正常。”军区政委笑着摇摇头,显然早就知道了简讯的内容。”

“军委这次决心很大,看来很快就要升到二级战备,昨晚我接到防长的电话,很是提醒了我几句!”司令员身子向沙发上靠了靠,目光变得有些深沉,“前两天我见朝鲜一号首长那表情就知道这次的事情小不了。”

“朝鲜也真敢下手,几千吨的轻型护卫舰说炸就炸了,真是‘光脚不怕穿鞋的’,老话是一点也不差!”政委也没料到自己的邻居这次居然把火玩的这么大,当初接到通报的时候可是惊诧了一番。

“现在还在扯皮,朝鲜是拒不承认,我是不知道内幕,不过我猜八成是老美捣的鬼,下一步很有可能要提交联合国来决断,最后一关过后估计就该轮到我们了。”司令员眉头微皱,尽管做为军人并不惧怕战争,但毕竟会有人流血、牺牲,每一步的决策都要慎之又慎。

“咱们研究一下军委的精神,争取做到随时能出手、出手就能打赢!”司令员信心满满,一副志在必得的神态。

“咱们好好排排手中的兵,和总参沟通一下,看看给咱们的底线划在哪里,这样动起手来也知道深浅。”政委顿了一下,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等会我再给防长去个电话,问问‘乙号部队’能不能动,要是‘乙号部队’可以动,那就没什么任务完成不了。”

“‘乙号部队’由总参和军委直接掌控,估计不会让我们动,有什么任务让‘东北虎’去就行了,前些日子我刚从‘东北虎’回来,这段时间的训练一直不错,不会有什么问题。”司令员摆摆手,否定了政委的想法。

“嗯,那就这样,先不动‘乙号部队’,用我们自己的力量,就算不能把老美打残也要狠狠咬上几口!”政委默默地点点头,眼前仿佛出现了六十年前39军和美、韩联军在朝鲜战场上浴血厮杀的场景。

华盛顿,五角大楼。

“根据情报显示,中国军队已经开始小规模向鸭绿江附近运动,据信应该是沈阳军区的王牌主力部队39军。”李。默茨手托着下巴,仔细地倾听着陆军参谋长乔治的汇报。

“39军,很熟悉的番号,我们的老对手。”李。默茨微微一笑,目光透过玻璃窗直直地望向远处的波托马克河,“在我的预料之中。”

“39军齐装满员七万五千人,若是发生地面冲突,对我们将是一个极大的威胁。”乔治面色肃穆,口中冰冷地说道:“我的士兵至少要倒下两万名,这是不可想象的。”

“这个我知道。”李。默茨看着乔治,这个48年出生在日本的美国陆军现任参谋长显然对东方军队的战斗力有深刻的了解,“但现在不是六十年前,几乎所有的一切都改变了,战争的方式、还有我们和中国人之间的关系,这些都会影响到局势的演化,地面部队的全面进入显然是最后才应该考虑的手段,就像我们在南联盟做的那样。”

“即便是中国军队只是增强朝鲜的防空能力也将是灾难性的后果,我想空军承受不起每天都被击落几架飞机的消息,我们的人民也不会接受的。”乔治平摊双手,略有些无奈地说道:“或许六十年前我们就应该一鼓作气,也好过今天总是提心吊胆,再过十年,朝鲜的远程导弹和小型化后的核武器就将彻底地成为我们的噩梦。”

“所以这次需要全方位立体的打击,在所有人都想不到时候出手,我们的力量将在一刹那全部地展现出来,不给任何人以反应的可能,完成预定的目标后就迅速撤离。”李。默茨伸手指了一下乔治,口中平静地说道:“空军会完成对朝鲜所有核设施的破坏,并且尽量地摧毁朝鲜布置在三八线附近的火炮,我不想我们的盟友被炸得千疮百孔,韩国人民会撕了我们的。”

“中国政府会很快在朝鲜找到一个新的代理人甚至直接驻军进去,虽然中国人肯定不会再允许朝鲜拥有核武器,但给我的感觉是我们出力替中国扫清了麻烦。”乔治皱着眉,似乎对未来的前景不是太看好。

“这只是第一步。”李。默茨摇摇手指,脸上露出狡黠的微笑,“按照朝鲜人民军的作风,在遭受到全面打击后一定会越过三八线进行还击,我们要做的就是将三八线变成一道不可逾越的‘绞肉线’,我们的陆军重装部队将会和韩国陆军利用重型装备的优势死守三八线,只要我们不主动越界,中国的军队就拿我们没有办法,即便是39军再强势也不可能敢越过三八线南下,那样做的后果等同于中国主动对美国以至于全世界发起进攻。”

“总统到底想达到一个什么目的,或者说需要消灭多少朝鲜的军队?”乔治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尽可能的多,让中国人看到我们的实力,按中国人的说法这叫‘杀鸡给猴看’,摧毁掉中国陆军曾经在我们身上取得的自信,最后换一种形式继续保持我们在朝鲜半岛上的存在,这一战将会异常惨烈、但又相当安全,朝鲜人民军除了核武器和生化武器还有些威胁外,其余的不堪一击。”李。默茨语气肯定,眼前似乎已经看到了最后的画面。

“如果速度足够快,中国军队确实反应不过来,我知道该采用哪一套作战方案了,后天的参谋长联勤会议上会让大家知道的。”乔治身子向后一靠,伸手端起身旁的咖啡一饮而尽。

“今天下午你再和诺顿。施瓦茨(美国空军参谋长)好好交谈一下,部分想法我已经透露给他了,我需要你俩之间碰撞出些火花,这样整个的计划就将更加地天衣无缝,我希望见到一个如闪电般的袭击计划和一个如堡垒般的防御计划,这样也好让我在总统的面前挽回一些颜面,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了,因为‘天安号’事件的发生,国防部现在有些被动。”盖茨站起身子,走到乔治。凯西的身旁重重坐下,“能不能有所改变将完全取决于这次军事行动的成败与否。”

“只要总统签署命令,那么一切就将得到最圆满的结果,我可以给你保证!”乔治。凯西用力地点着头,目光中流露出对朝鲜人民军一丝轻度的不屑。

朝鲜,平壤。

“不要惧怕任何的威胁,我们的背后是中国,美国人不敢下手的。”朝鲜一号首长缓缓吃下一口米饭,目光在身旁二号首长的脸上划过,“这次的行动很成功,我们再一次将世界的目光吸引了过来,剩下的就是如何利用好这次机会,挑战总是与机遇并存的。”

“美国人确实如预盼的一样,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还在掌控之中,美、韩联军只是放出消息称会在六月底在黄海举行一次演习,别的没有什么。”二号首长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眼前纯银镶金的餐具,口中一字一句地回答道:“父亲尽可以放心。”

“下个月将会很关键,我决定召开最高人民会议帮助你渡过眼前的难关,现在看起来好似一切风平浪静,实际上真正的暗流是表面上看不到的。”一号首长放下筷子,略微有些吃力的说道:“以前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还是这样。”

“我知道了,父亲。”二号首长点点头,双手平稳的放在双膝之上,朝鲜的最高权力此刻正在缓慢地转移,任何唐突的举动都会带来不可预料的后果。

“向中国人学习,但是要渐学渐进,不能太快,不然会掌控不住,国家稳定是第一位的,军队的稳定也是第一位的。”一号首长站起身子,缓缓地走到一张大地图的面前,“地缘就决定了我们必须以军队的建设为第一,在半岛没有统一前这个是要坚定不移执行的!”

“是的,父亲!”二号首长轻轻搀扶着一号首长,手臂上感觉到轻微的战抖,这是一个六十多岁老人的颤抖,谁也不知道这战抖什么时候会突然地停止。

“加强对军队的控制,预防美、韩联军可能发起的进攻,全军进入一级战备,前线增加口粮供给和弹药储备。”一号首长盯着眼前的地图,神情略微有些涣散。

“我知道了,父亲。”二号首长见一号首长有些支持不住,急忙伸手召唤了一下,两名身手敏捷的内侍立时就迈步上前将一号首长搀进到了卧室之中。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