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不飞就不飞太牛了:乘客等9小时 机长称不能疲劳驾驶

jiwuy 收藏 4 404
导读:   30多乘客:等9小时,等到花儿也谢了!   昨日上午9时40分,王女士在呼和浩特市拨打本报热线96006:原本这个时候,我们乘南航CZ6416从昆明已经飞回沈阳了。可航班在经停呼和浩特后,却不再飞了。机长带着部分机组人员离开了,他们说“再飞属于疲劳驾驶。 ”现在,我们30多人都在呼和浩特市机场呢。   实习生陈思核实报道“说不飞就不飞,太牛了!”王女士在电话那头说。“我们原本是要乘坐21日晚9时10分的CZ6416从昆明机场起飞,凌晨1时55分到达沈阳的航班。可机场的人员告诉我们,驾驶CZ

30多乘客:等9小时,等到花儿也谢了!


昨日上午9时40分,王女士在呼和浩特市拨打本报热线96006:原本这个时候,我们乘南航CZ6416从昆明已经飞回沈阳了。可航班在经停呼和浩特后,却不再飞了。机长带着部分机组人员离开了,他们说“再飞属于疲劳驾驶。 ”现在,我们30多人都在呼和浩特市机场呢。


实习生陈思核实报道“说不飞就不飞,太牛了!”王女士在电话那头说。“我们原本是要乘坐21日晚9时10分的CZ6416从昆明机场起飞,凌晨1时55分到达沈阳的航班。可机场的人员告诉我们,驾驶CZ6416航班机长刚刚飞回来,很疲劳,无法继续工作。 ”“明知道有可能疲劳,为何不安排好,找别的机长替班呢? ”王女士等30多名乘客只能被迫停留在昆明机场等候。此时,机组人员正在召开紧急会议。凌晨1时,王女士盼来了好消息:飞机可以起飞!


但飞机到经停的呼和浩特市后,机长却说“疲劳驾驶,不能再飞了。 ”王女士及30多名乘客不认同南航的说法,留守在机舱内不肯出来。即便这样,机长还是转身离开,没有理睬。“我们这里有70多岁的老人、有小孩、还有怀有6个月身孕的孕妇,不能说不飞就不飞啊。 ”直至昨日上午10时30分许,CZ6416才载着等待了近9个小时的乘客飞往沈阳


昨日,记者致电南方航空公司昆明分公司,对方证实,由于昆明天气不好,飞机前往昆明途中曾在贵阳备降,而后又飞往昆明。装上乘客后,又往回飞。“机长工作时间有点长,超时就不能起飞。”“如果不能飞到沈阳,为什么还要从昆明起飞?从昆明到呼和浩特市的飞行中,机长就能忍受疲劳驾驶吗?航空公司在安排上明显存在问题。 ”王女士对这种说法显然不认同。


机长真的可以“说不飞就不飞吗?”《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第四十七条写道:机长发现机组人员不适宜执行飞行任务的,为保证飞行安全,有权提出调整。第五十一条指出:飞行中,机长因故不能履行职务的,由仅次于机长职务的驾驶员代理机长;在下一个经停地起飞前,民用航空器所有人或者承租人应当指派新机长接任。


记者联络到一位飞行员,他也向记者袒露“疲劳是飞行安全的大敌”。执勤完一次任务后,飞行员至少要休息14小时。“航班的时刻表是固定的,但回家休息却不是固定的。有时遇到机械故障,天气不良时需要备降,我们就会休息不到位,而我们工作的性质就是运送旅客,本着对旅客负责、对飞机负责的精神,飞行员都要充分地注重休息。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