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俄罗斯性感女间谍“被交换后”的私生活(图)

zhao2365192 收藏 13 405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英国媒体20日报道称,俄罗斯美女间谍安娜·查普曼审判完毕、从美国返回俄罗斯之后,被迫离开了房地产行业。同时,俄罗斯政府也不向她支付任何资金。所以查普曼现在身无分文,没有任何收入来源。报道指出,这样一个性感的“话题美女”,同媒体交易是其最务实的选择。报道称,她有意为《花花公子》拍照,或是将自己的故事以6.4万英镑的高价卖给媒体,出版成书或是拍成电影。报道还称,查普曼之前已经答应美国官方,不利用自己的故事来获利。所以如果她和《花花公子》的协议进展顺利的话,她很可能会将所得收入转到一名同伴在瑞士银行开设的账户。


俄罗斯《生意人报》7月19日报道,美国哈佛大学教务处新闻发言人道格·加维尔7月17日证实,哈佛大学教务处长埃尔伍德已经签字决定剥夺俄罗斯间谍安德烈·别兹鲁科夫2000年化名唐纳德·希斯菲尔德获得的国家管理专业硕士学位。哈佛大学教务处发言人加维尔指出,按照哈佛大学的规定,如果查出哈佛学生入学时提供的个人信息不准确,那么他所得到的学位将会被剥夺,相关文凭不再得到承认,因此7月8日被美国驱逐的俄罗斯间谍安德烈·别兹鲁科夫2000年冒名获得的哈佛硕士学位今后不再有效。他说:“如果在学生毕业后发现他入学时使用了伪造的或不可靠的文件,那么教务处长有权剥夺他的学位。”


俄美“换间谍”行动已过去一周了。按着俄美高层的意思,双方应尽快忘记这段不愉快的“小插曲”,并迅速翻开俄美“重启”大局新的一页。尽管俄官方对“回归间谍”今后的工作和生活安排讳莫如深,但媒体却依然不想彻底忘记这一切,都在千方百计地想办法挖掘被俄罗斯官方换回的这10名间谍的“被交换后生活”。




俄罗斯生怕换回一批“双面间谍”



7月9日,俄美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的一条机场跑道上完成了交换间谍的手续和相关程序之后,俄紧急情况部租用的一架雅克-42D型飞机随即就把刚刚换回的10名俄罗斯间谍接回了俄罗斯。

据目击者称,这架飞机抵达莫斯科的多莫杰多沃国际机场后,这10个人一下飞机就钻进了等候在机场停机坪上的黑色面包车。闻讯赶到的记者们虽然拍到了他们乘坐的面包车从机场驶往莫斯科市中心的场景,但谁也不知道这辆面包车的最终目的地。此后,这10个人就如同“人间蒸发”一样从外界视线中消失,记者们虽四处打探他们的消息但依然没有发现这些人的身影。

实际上,俄美此次间谍交换的一个重要前提就是,“被交换者”必须承认自己的间谍身份。因此,这10个人的间谍身份实际已被俄官方默认。俄媒体报道称,这10个人已被俄情报部门悄悄转移至一处秘密地点,并在那里进行“洗脑”,同时接受“严格审查”。报道称,这些间谍在未来2-3周内将接受包括测谎在内的一系列严格甄别,因为俄罗斯当局怀疑他们中间可能有“双面间谍”。据知情者透露,这些人彼此都不能相见,不过家人可以来看望他们,但他们自己并不能擅自离开指定地点,包括为自己买一杯咖啡。只有在调查结束、自己的嫌疑完全被排除后,这些人才能离开这一秘密地点。

此外,俄情报部门还必须要搞清楚经营多年的“间谍网”为何在一夜之间就被美国人一网打尽的真正原因,主要是弄明白是否是因为有人叛变向美国告密才导致潜伏得如此成功的间谍网被“和盘托出”。俄罗斯情报专家称,在没有内部人士揭发的情况下,曝光长期潜伏人员的身份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俄国际文传电讯社援引一名匿名官员的话称,已经换回来的俄罗斯间谍正在向有关人员“汇报工作”。此消息人士说,“这不应该叫做审讯,但是如果有证据显示他们中有人犯下严重错误而导致间谍网被曝光,他们无疑将被解雇。而如果他们的工作进行得还算令人满意,其中的一些人有可能将继续为情报机构服务。”有分析称,这些不再具有“间谍行动能力”的人很可能被留在总部利用自己“丰富的经验”培训新间谍。

俄官方目前对这些报道均未作任何评论,且未肯定也未否认。但一些“过来人”注意到:与冷战期间所不同的是,10名获释的俄罗斯间谍在回到莫斯科之后,既未受到以往常有的那种“英雄般的欢迎”,也没有受到任何领导人的接见,更没有成为邮票上的头像。这或多或少让人们对他们未来的命运更加关切。俄媒体评论道,这些间谍中有不少年轻人,他们的人生之路还长,但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明白是什么样子的。



美女间谍要“从政”?



无论其他间谍的命运如何,现年28岁的“美女间谍”安娜·查普曼无疑是在此次“间谍门”事件中知名度最高的一人。她本人的FACKBOOK俄语网页在俄FACKBOOK网站获得了最高点击率。据俄“Liveinternet.ru”网站的数据显示,按照点击率来算,查普曼的俄语FACEBOOK网页目前点记录已经处于该网站的最高值。据悉,安娜?查普曼已更新了自己的“脸谱”主页,并把签名改成了英国作家狄更斯小说《双城记》中的名句“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此外,她还修改了“脸谱”的隐私设置,禁止陌生人查看她的好友数量和姓名。在她的帖子上,有不少粉丝表达对她的爱慕。

据其在美国的辩护律师透露,查普曼正在考虑把自己的有趣经历卖给英国小报。据安娜的姐姐叶卡捷琳纳对记者透露,安娜曾计划在回到莫斯科休息两周后即前往英国。但英国政府已在13日宣布剥夺查普曼的英国国籍,并已把她列入禁止入境的黑名单之中。

虽然俄官方对本国“间谍门”的主角们玩起了“躲猫猫”游戏,但俄罗斯民间却并没有忘记这些人。作为俄美间谍案主角之一,安娜·查普曼如今受到家乡伏尔加格勒市的狂热追捧——她在17岁之前一直生活在该市。她曾经就读的伏尔加格勒市第11中学前任校长巴杰什科说,“阿尼娅是个好孩子,她形塑了正确的生活观、正确的原则和理想。她同意从事类似工作,只因出于对祖国的热爱,出于爱国主义情感。她有一点冒险的天赋,可能正是这些,促使她加入了间谍游戏。如果事实上真的如此,那么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国家。”

俄媒体披露,安娜·查普曼的初恋是中学同学维亚切斯拉夫·谢尔科夫,现已成为一名律师,他在接受采访时不仅回忆了当年的友谊,披露她在少女时代迷恋音乐的秘密,而且展示了两人在一起的照片及私人信件。初恋男友声称,安娜与英国人亚历克斯·查普曼是假结婚,是女方提议的,主要目的是得到英国国籍,证据是安娜2009年4月底在给谢尔科夫的信中谈到自己嫁人的情况时说道:“我们在一起过一年,然后结婚,后来迁往伦敦,之后我抛弃了他,得到护照,自己一人在伦敦继续生活。”

其实,早在安娜·查普曼在美国羁押期间,伏尔加格勒市的一家报社就公开征集旨在歌颂安娜及其战友的歌曲,并为此举行音乐创作大赛,建议读者和当地音乐家创作出最好的歌曲。俄美间谍互换之后,比赛仍在进行,最终结果将在几个月后公布。比赛发起人、伏尔加格勒记者阿尼先科指出,评委会已经展开了几项工作,目前最好的一首参赛歌曲是当地崇拜者所写的《致阿尼娅》。

安娜·查普曼家乡一家政治分析中心近日召开专题会议,一致认为安娜·查普曼今后可能在俄罗斯拥有相当不错的政治生涯,其中一条可能的道路是效仿俄英间谍案主角安德烈·卢戈沃伊跻身2011年国家杜马议员候选人名单,而卢戈沃伊当年就是代表俄自民党成为国家杜马议员的。俄罗斯自民党伏尔加格勒分部负责人亚历山大·波塔波夫日前明确表示,“只要安娜本人同意,该党可以帮助她在2011年国家杜马选举中最终胜出。”

伏尔加格勒政治学家阿里科夫指出,在议会大选前夕,许多缺少名人代表的政党可能会需要像安娜·查普曼这样的知名人物,因此不能排除她代表某个政党、代表伏尔加格勒地区竞选国家议员的可能。据悉,现在代表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代表伏尔加格勒州的国家杜马议员科伦佳谢夫将军也是一名情报特工,据悉他不准备竞选连任,可能会因此留下一个席位的空缺。俄政治学家米罗诺夫指出,无论安娜·查普曼的事件如何进展,她都将拥有成为家乡城市伏尔加格勒新的形象代表的一切机会。现在,亲克里姆林宫的当地青年组织已建议授予安娜为伏尔加格勒市的“荣誉市民”称号。



销声匿迹 归于平淡



在这10名俄罗斯间谍中,其中有4对是夫妇,他们共有7个儿女,其中6个都未成年。美国司法部长霍尔德7月11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美方依照父母的愿望,已将孩子们全部遣送到俄罗斯。尽管有些孩子出生在美国,已经是美国公民,这些间谍的子女也可以留在美国……我们征求了那些有独立判断能力的孩子的意见。根据他们自己做出的决定,现在他们已经回到父母身边。”

一些西方媒体分析称,就像他们的前任,这10名间谍被送回俄罗斯后或许“根本不会怀念美国”。与“冷战”前辈们最大的不同是,祖国的生活远比前苏联时期好了许多。这些在国外潜伏了多年的间谍们会惊讶地发现,如今的莫斯科几乎能买到纽约大都会卖的所有东西。事实上,一系列代表美国生活方式的物品早已在俄罗斯受到广泛青睐,麦当劳和星巴克已是随处可见。莫斯科研究前苏联情报机构的历史学家舍格·切托普鲁德表示,“在过去,‘沉睡者’和曝光间谍回国后总会面临很多的不适应。但如今,这些人能够很快重新调整,因为维持西方的生活水准并非难事。”

而现居英国的67岁前苏联间谍弗拉迪米尔·布科维斯基却认为,“当俄罗斯间谍返回莫斯科后,他们的生活将是噩梦。他们中的一些人已在美国生活了15年,他们将发现自己很难适应俄罗斯的生活。他们以前在美国过着富足的生活,现在将不得不在俄罗斯情报部门的监视下生活,一举一动都会被密切监视。”

布科维斯基说:“当俄罗斯间谍被美国人逮捕时,他们应当有一种终于可以公开身份的片刻的放松感。然后,他们会意识到自己将返回俄罗斯,舒适的美国生活将一去不复返。我认为,最为艰难的是他们的孩子。你的孩子可以原谅你醉酒或者你的愚蠢,但永远不会原谅你向他们说谎。他们一直不知道真相,一直过着美国青少年的生活,他们会发现俄罗斯的生活很糟糕。”

女记者维姬·佩莱斯是这10名俄罗斯间谍中唯一一位非俄罗斯公民,她同时拥有秘鲁和美国国籍。她的律师卡洛斯·莫雷诺在接受秘鲁媒体采访时透露,“佩莱斯目前在莫斯科,俄罗斯政府为她提供了住所。她正在办理手续以便返回利马,但她至少需要等上一个月的时间。”据悉,现年56岁的佩莱斯也在法庭上提出过不愿去俄罗斯,而俄罗斯驻美国外交官在探视她时曾表示,俄政府承诺为她提供终身住所和每月2000美元生活补贴,免费为她的孩子提供去俄罗斯的签证和机票。

近日,前克格勃间谍米哈伊尔·柳比莫夫接受采访称,如果这些人真的为俄间谍部门工作,那么当局会对他们的将来负责到底。他强调,“我们的机构会照顾他们,替他们找工作。”柳比莫夫认为,这些间谍的生活回国后不会发生巨大的变化,由于真实姓名全都保密,人们不久之后甚至会忘记他们的长相。他们将消失在俄罗斯的日常生活中……


在这个娱乐致死的世界和时代里,似乎任何人、任何事都可以“被娱乐”。俄美间谍案后,人们继续以娱乐精神对待着这些“被交换”的间谍们,其中娱乐精神在对美女间谍的超级关注上体现最淋漓尽致。其实,间谍是国家行为,而非个人行为。然而,又有多少人会真正关注这些间谍们的内心世界和对国家的忠诚度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点击率过1万奖励50工分,感谢您一直对国际图区的支持

点击率过3万再次奖励50工分,感谢您一直对国际图区的支持

本文内容于 2010-7-26 22:50:30 被拓石编辑

3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