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上个世纪70年代,我姨夫在黑龙江服役,他们当时为了针对北方突袭,装备了不少重武器

他们当兵的时候,要去大兴安岭服役一段时间。当时他们也带了重武器

一天他们在森林的营地里休息,一个当地的猎人跑到他们驻地借枪,当时那个猎人不知道机枪的名字,只是说要用他们可以“突突突”一直打子弹的枪,因为他们在围猎一头熊。

我姨夫他至今还记得那个恐怖的场面,因为他第一次看到狗熊这种东西。

他们到了那里,只见一群猎狗,也就是中华田园犬的品种,围住了那头熊。在头狗的带领下,有纪律的发起攻击。每次攻击都是黑熊背对的那只猎狗进攻,等黑熊反应过来,那只进攻的狗马上脱离,而另一只狗马上发起攻击。那种情况下,猎人的猎枪不容易打中,而且猎人一开枪熊就会朝开枪的人进攻。就在那时,一只猎狗脱离的时候慢了一步,被拍了一熊掌。幸运的是那只狗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哭着跑离现场,猎人告诉我姨夫他们,这只狗以后再也不能打猎了。

然后一个猎人吹了一声口哨,猎狗有纪律的散开,我姨夫他们只有56半,但是班里面有挺56冲。当时猎狗散开后,一个战友用56半对着黑熊开枪,黑熊果然冲了过去,端56冲的那个战友反应快,马上就是一梭子,打完了所有的子弹。然后就是看到熊被打烂。熊皮肯定不能要了。我姨夫也是那次吃到了熊肉。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