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一个神秘、传奇、响亮的名字,在韶山冲麓,在橘子洲头,在猴子矶谷,在南湖画舫,在井冈烽火,在遵义风雨,在赤水两岸,在雪山草地,在延水河畔,在西柏坡岭,在天安门楼——响起!毛泽东,一个坚强、正义、公平的名字,连系着灾难深重的中国人民,伴随着艰苦卓绝的中国革命,随同“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的超世纪的最强音,响彻云霄,震撼世界!毛泽东,一个哲学、平和、力量的名字,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成功地开始了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改变了世界力量格局,稳定、维护了人类和平!毛泽东,一个不朽、永恒、闪亮的名字,是任何时期,任何人都不能动摇,无法颠覆的人类历史的光辉记号!罗斯柴尔德主义、犹太垄断主义和他们的“西门氏”及其在中国的乏走狗,意欲阴谋达到“改变中国,必先改变毛泽东在中国的影响,颠覆毛泽东主义!”的罪恶目的,只能是蚍蜉撼树,螳臂挡车,痴心妄想,黄粱一梦。“毛泽东”,已不仅仅属于他的战士,他的人民,他的时代,因为他属于整个人类——昨天的、今天的、明天的!他代表着人类光明、历史进步、宇宙真理的伟大的世界物质遗产与非物质遗产!


这是人们的共同心声。


——斯诺〔美国记者〕:毛泽东的家和其他高级官员的家庭够不上台湾有人批评他们的“铺张浪费”。他的“享受”大致相当于长岛一个事业顺利的保险公司推销员在较好的牧场式平房里享受到的东西。


——海伦~斯诺〔美国记者、爱德加~斯诺夫人〕:他有很好的教养,内部是钢,有紧张的抵抗力。他从来不是教条主义。他是灵活的,愿意变革和学习,而最重要的,是忍耐——一直到那个转折点。他等待着那个最低点,然后在车轮向上转动时采用行动,不太早,也不太晚。他跟着历史引导历史。


——白求恩〔加拿大援华医生〕:


这是一位盖世英才,他一定会改变这个世界。


——韩素音〔英籍华人作家〕:


毛泽东并不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他是一个完美的人,是全民族的的代表,是人民和时代的化身。革命造就了他,他也造就了革命。他的一生不仅是他个人的一生,而且也是中国整整一个历史时期的象征。


——史沫特来〔美国作家〕:


中国共产党行其他领导人物,每一个都可以同古今中外社会历史上的人物相提并论,但无人能够比得上毛泽东。


——斯特朗〔美国作家〕:


毛泽东说:“什么是帝国主义的力量?这只存在于人民没有觉悟的时候。主要的问题是人民的觉悟,不是炸药,也不是油田或原子能,而是掌握它的人。”


我说:“还有原子能呢?”


毛泽东说:“我怀疑原子弹是否可能再次被用于战争。它在广岛的大爆炸毁灭了自己。”


——艾森豪威尔〔前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之媳、尼克松之女〕:


毛泽东的一生,也许超过所有其他人,已经使世界的穷人产生了强烈的和日益增长的革命要求。他发动了全球性战争。


——哈特〔美国学者迈克尔~H哈特〕:


毛泽东排列略高于华盛顿,因为他给国家带来的变化,比华盛顿使国内发生的变化更为重要。他排列的名次比拿破仑、亚历山大等人要高不少,因为他对将来的影响可能比这些人要大得多。


——戴维逊〔美国前国防部长助理菲利普~戴维逊〕:


毛泽东是一位伟大的战略家。哪个领袖能像他这样在这么多不同类型的冲突中长期立于不败之地?


——盖恩〔加拿大记者马克~盖恩〕:


毛泽东统一了中国,给予人民一套新的道德观,提高了工农地位,并在中国建立了一个廉清的政府。


——威尔逊〔英国学者迪克~威尔逊〕:


对许多海外华人来说,毛泽东是个英雄,他使中国站起来反抗外国的压迫,特别是西方和俄国的压力。


——冈田春夫〔日本前国会议员〕:


毛主席和列宁一样,改变了世界的历史,而且正在创造着历史,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人物。表面上看来,他非常温和豪放,然而其中贯穿着激烈的解放斗争中锻炼出来的不屈不挠的斗志和敏锐高深的智慧。这样的人恐怕就是举世无双的巨人吧!


——近藤邦康〔日本东京大学教授〕:


我很大佩服《持久战》。日本被中国打败是当然的,这样非常好的战略著作在日本是没有的。


——施特劳斯〔前西德基社盟主席弗朗茨~约瑟夫~施特劳斯〕:


我看到,疾病正在消耗他的体力,他的生活绝对简朴。


——迈斯纳〔美国学者莫里斯~迈斯纳〕:


曾经长期被轻蔑为“亚洲病夫”的中国,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期以小于比利时工业规模的工业开始,在毛泽东时代结束时,却是以世界上六个最大工业国之一的姿态出了现了。其实毛泽东的那个时代远非是现在普遍传闻中所谓的经济停滞时代。而是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现代化之一。而且是在极为不利的国际国内条件下做的。对毛泽东时代的历史记录吹毛求疵,而缄口不提当时的成就已然成为一种风尚——深恐提及后者便会被视为对前者的辩护。如果没有毛泽东时代发生小工业革命,八十年代将找不到要改革的对象。


——韦尔斯〔美国记者、作家尼姆~韦尔斯〕


任何事也损害不了毛泽东,教养良好,本质刚强,坚忍不拔。作为个人他决不是微不足道的,也不是自私平庸的,更不是报负之浅的,他是中国革命的产物。给予了他两个死敌以自由——他们直到最后都力图摧毁他,一个是共产国际代表李德,另一个是张国焘。毛的精髓是革命能改变一切。这不是理想主义,而是行动。


——卡尔逊〔美国海军陆战队上校、中国战场观察员〕:


他高深莫测的气氛,使我感到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他给我留下的难忘的印象是:这是一位谦虚的、和善的、寂寞的天才。在沉沉的夜里在这里奋斗着,为他的人民寻求和平的公正的生活。


——韩丁〔前美国“美中人民友好协会主席”〕:


毛泽东是一位专心致志听别人谈话的人。他乐于向所有的人学习,特别是学习他们所具有的第一手知识。


——阿尔赛〔秘鲁《新闻报》前采编主任〕:


人们到处可以见到毛泽东的生活简朴和节制的标志。这已成为中国人民自己的特点。他们正以简朴的生活和艰苦的斗争,在自力更生的经济原则下,在本国历史上第一次由一种完全符合其现实的政治哲学团结起来,创造和体验着很可能成为第一个平等社会的事业的经验。


——巴里奥斯〔秘鲁记者莉亚~巴里奥斯〕:


我看到了他的面庞,他的目光使人意识到他是一位真正的伟人。看着这位二十世纪最杰出的人物,最伟大的领导人,历史上最光华四射的智慧之一。他是一位纯朴的人,举止谦虚,这反而显示了他的伟大。


——泰森〔世界拳王〕:


毛主席虽然已经离开我们,但他仍然活在我们心中。他毕生所做的一切,所代表的一切都是为了中国人民,我非常荣幸能瞻仰这位伟大的领袖〔泰森臂膀上纹有毛泽东的图像〕。


——南特威希〔前西德博士〕:


我从十五六岁开始就对毛泽东感兴趣。我记得很清楚,当听到毛泽东逝世的消息的时候,我流下了眼泪。第二天第一堂课刚好是历史课,大家停止上课,悼念毛主席。我当时致了悼词。当年联邦德国(西德)的许多年轻人受到毛泽东思想的影响。


——R·特里尔〔美国中国问题专家〕:

毛是20世纪的魅力超群的政治家。…… 他的经历,足以使他成为马克思、列宁、斯大林合为一体的中国革命的化身。毛泽东二马克思+列宁+斯大林。

——张闻天


博古开始排挤我,六届五中全会后派我到政府工作。这是一箭双雕,一方面把我从中央排挤出去,另一方面可以把毛泽东同志从中央政府排挤出去。遵义会议前后,我从毛泽东同志那里第一次领受了关于领导中国革命战争的规律性教育,这对于我有很大关益处〔党的“七大”前夕,张闻天率先提出了“毛泽东思想”的概念〕。


——彭德怀:


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军上井冈山建设工农革命军、创建革命根据地的胆识,争取袁、王〔袁文才、王佐〕联盟,对红五军〔军长彭德怀——作者注〕失守井冈山问题上的自我批评,特别是古田会议作出的决议,这一切都是正确的方针、政策和政法家风度,都说明毛泽东是一个可以信赖的同志,他决不是一个阴谋家,而是一个无产阶级政治家。


八届八中全会和军委扩大会议,消除了制造党内分裂的一个隐患,这是党的伟大胜利。三十余年来我辜负了主席对我的教导和忍耐,对不起主席。


〔临终遗言〕:毛主席发展了马克思主义……


——贺龙:


要按照毛泽东的指示把新疆建设好,要提高警惕,坚决对外国的颠覆破坏和武装入侵进行斗争,保卫好祖国的大西北。把国防工业发展起来,为中国人民争气,为毛主席争气。


——陈毅:


你不信润芝只能说明你没水平。


——罗瑞卿:


毛主席对中国人民、对中国的革命和建设事业,奉献了他的一生,生前身后什么也没有留下,他是一个最伟大的人、最无私的人.。


——黄克诚:


我们这一代人对毛主席的感情是非常深厚的,是超出个人恩怨的。


——薄一波:


毛主席敢于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同时又善于团结自己队伍中犯了错误的人。


——贺子珍:


我从不怨毛主席,只怨自己。 我一生只爱一个人,我已经把我的感情给了毛泽东,不会可能再爱第二个人。


——杨虎成:


认识毛泽东是我一生最大的幸运。


——黄炎培:


毛主席多少年来给我亲切的教导,特别是关于在社会主义社会中还存在阶级、阶级矛盾、阶级斗争的伟大学说,我更需要学习。我决心遵循党的教导,接受改造,改造到底。我愿和全国人民一道,听毛主席的话。


——周扬:


毛主席的伟大之处有两条:一个是对社会的了解确实深刻,一个是丰富的历史知识。这两条是很厉害的。其他的许多革命家就不如他。毛主席的话帮助了我〔的一生〕。


——周培源:


毛主席视野开阔,思想精深。语言生动。他在《实践论》中系统地阐述了基于变革现实的实践而产生的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运动。


——郭沫若:


〔临终遗言〕毛主席的思想比天高,比海深。照毛主席的思想去做,就会少犯错误。我死后,不要保留骨灰,把我的骨灰撒到大寨肥田。


——柳亚子:


展读之余,叹为中国有词以来第一作手,虽苏辛犹未能抗手,推为千古绝唱。


——臧克家:


毛泽东同志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也是文苑诗坛上的高手。他不但在诗词创作上出类拔萃,饮誉世界,在理论研究方面,功力也颇深。


——梁漱溟:


毛泽东对党外人士生活之关心,照顾之周到,使我终生难忘的是毛泽东的政治家的风貌和气度。


——张国焘


毛泽东发起“文化大革命”绝不是(如外界所推测的)出于政治权力的考虑,毛泽东此举还有着哲学上的思考。毛有着超凡的魅力和政治能力,作为一个社会主义者,毛泽东有一种对“平等”的渴望,一旦他发现自己建立的政权没有提供这些,甚至反而有走向反面的趋势时(也就是所谓的“变修”时),毛便想采取措施来达到目的。这是“文革”发动的一个重要原因。


……


历史是杆公正的称,那秤砣——铁铸的——就是颠扑不破的、胜于雄辨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