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1937年的南京 正文 第二十九章,三个臭皮匠

西西河小米 收藏 0 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4.html[/size][/URL] 米得胜眼睁睁看着突出一对日军从自己左侧迂回切断自己的后路。米得胜召来贺家华:“家华现在情况有变,我们的退回去和季如林汇合的路被日本人切断了,你有什么看法,说说看。” 贺家华满脑袋的黄土,朝地下吐一口唾沫说:“狗日的小鬼子,真他妈狡猾,要不拼了,杀一个平杀两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4.html


米得胜眼睁睁看着突出一对日军从自己左侧迂回切断自己的后路。米得胜召来贺家华:“家华现在情况有变,我们的退回去和季如林汇合的路被日本人切断了,你有什么看法,说说看。”


贺家华满脑袋的黄土,朝地下吐一口唾沫说:“狗日的小鬼子,真他妈狡猾,要不拼了,杀一个平杀两个赚。”


一身红妆的王红兵小脸涨的通红,半天不说话。


米得胜淡淡说:“杀一个平,杀两个赚,现在这个情况怕是杀不了几个小鬼子,我们就要全完蛋,十条人命换不了一个小鬼子,太不值了,太不值。”


米得胜顿了一下说:“撤,我们撤,天大地大,凭什么非要往回撤,被鬼子堵着打,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避开那个山头,我们撤到哪里都行,姥姥的小看鬼子了。”说完只摇头。


这时傍边嘴角滴着血的马有才说话了:“米队长,不能这样便宜鬼子。”


米得胜有些不快的的说:“你榆木脑袋,现在我们这么几杆枪怎么和鬼子打,没有季如林的配合,我们就是人家案板上的肉。人家想怎么剁,就怎么剁”


马有才阴阴说:“那我们和季队长汇合,联合马家的老少爷们活刮了这群鬼子。”


米得胜一把揪住马有才的衣领,指着后面说:“你眼睛瞎了,鬼子占着我们后面的山头,机枪往上面架,到时候前后一加击,我们群都要死全,你不是害大家吗?”


马有才不温不火接着说:“你不是说天大地大吗?为什么非要走那个川道。”


米得胜一愣,脸色一喜:“快说,你的想法。不说老子揍死你,三拳打不出个屁来,下次有想法早点说。”


马有才用手在地上画出简易的道路说:“走川道是大路,从右边的山梁上,有一条放羊人走出的小道,只能走人走不了大车和骡马。走这里可以避开左边山上的鬼子,还能更快的赶到季如林哪里。”

米得胜一拳打在马有才的胸膛上:“没发现,你小子平时不吭声,关键的时候还是将才。”


米得胜环顾四周,看大家都没什么意见说:“就这样办了,贺国华,你带着马有才,背着伤员,先走,我来断后,对了烈士的遗体也不能丢给鬼子,一起带走。路上注意换人背,走山路注意节省体力。”


贺国华说:“队长,这次你先撤,上次你断后,这样还这样你让我贺的脸往哪里放。”


米得胜刚准备否决,只见何国华说:“队长上次你说下次我断后,军中无戏言。”


米得胜一看没办法,将自己的大肚匣子交给何国华说:“说说你怎么断后,要小心,不要河鬼子硬拼。”


贺家华咽口唾沫说:“远用枪打,近处投手榴弹。”


王红兵接着话茬说:“从在高处往下扔石头,也厉害。”


米得胜一听乐了:“好呀,一会石头、一会手榴弹,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绝对气的鬼子够呛,有时间用手榴弹做几枚绊发雷,狼诱子,狼诱子,不能不打,也不能打狠了,要让对方欲罢不能,恼羞成怒。”


贺家华听到恼羞成怒一句露出一丝坏笑:“呵呵 我这次绝对能让鬼子气个半死。”


米得胜转身给王红兵说:“将两杆三八大盖和子弹全部加强给何国华,我拿镜面匣子,你拿汉阳造,带着马有才我们先撤。”


下面接着交代:“传话下去,手榴弹一响,起身赶紧撤退,背起伤员和烈士,冲刺几百米,下来换着被伤员跟着马有才走。”


米得胜拧开几个手榴弹,分给几个战士,说:“我说投,大家一起拉火,向前方投掷,看手榴弹炸起烟后我们一起撤退。”


随着一声:“投。”飞出五六枚手榴弹,炸起一阵黑烟。


小林队长举着望远镜说:“纳尼。”


等十几秒烟雾消散,才看见一群支那人留给自己的背影,小林才反应支那人撤退了。


“真是一群狡猾的人。”小林感慨道


只是接下来情况让小林笑不出声了,通过望远镜发现这群支那人,尽然开始爬山,钻林子。


“混蛋”小林君心中暗骂一声,自己没有想到这群人可是地头蛇,可以选择其他退路,当初不应该太大求全,想着全歼对方,应该直接侧面进攻只是事已至此,只能尾随追击了。连忙派传令兵通知断后的日军步枪队,跟在自己后面,一同追击。


走上山路的米得胜们,轮换着被伤员。刚上山,米得胜就发挥自己的特长,用马刀砍下几株山间灌木,做成简易登山杖,减轻大家的体力消耗。


小林领着一个步枪队,带着两个掷弹筒,跑步急行跟上山路,爬到半山腰,前面的尖兵,刺刀前面带着药膏旗。应声倒地,顺着黄土山坡在重力作用下,骨碌滑下去。日军马上卧倒予以还击,一阵乱枪。


前面没有响声了,看来人早跑了,小林接着组织追击,追击了一段距离,几个物体从高空落下,“手榴弹”日军下意识的全体卧倒,卧倒了半天发现竟然是几块石头。起身接着追击一段距离,又是一些黑影从高处落下,日军马上卧倒,几次三番日军不想卧倒了,遇到这种情况只是躲避半空落下的石头。但是一枚手榴弹夹杂在中间落下,爆炸的碎片炸伤了一个日军。


小林的脸都快气绿了,咬着牙硬着头皮一路沿山路追击,终于走出山路,来到了久违的开阔地,小林一声令下,全体展开成攻击队形,上刺刀追上去彻底消灭对手,不留活口,自己也拔出军刀,开始攻击。


小林相信自己完全可以用刺刀消灭前面这几杆枪的土匪,因为小林已经看见前面的支那人已经累得横七竖八倒在一片麦地前面喘着粗气,看来还是大日本皇军的体力好,为防止对方接着逃跑,还是追上去可以用刺刀解决。


当日军狂呼乱叫的成散兵线突击的时候,一个倒地支那人投出最后一枚手榴弹,刚冲击其速度的小林发现,从地下钻出一堆满头高粱花的农民。


看着黑压压一群上百人拿着红缨枪,锄头、叉子的农民冲过来,小林知道自己中埋伏了,但是凭着一腔武士的悍勇和侥幸心理冲冲上去拼命。一小股黄色的浪潮和黑色浪潮相撞。


看见日军没法减速减速,而是直挺挺的碰撞在一起,米强笑了,后世的网络上面,西方的一些精英,国内的一些无良文人,对人海战术进行毫无理性批判诅咒。可是米强心里和明镜一样,以多打少,以快打慢是王道。数学中的兰开斯特方程给出了标准答案,这里米强要看看结果。战前米强通过兰开斯特方程计算。


在双方都没有补充兵力的情况下,假设双方单位部队的战斗力完全相同,可以得到下面的微分形式的方程组

dA(t)/dt = -k*B(t)

dB(t)/dt = -k*A(t),k为正值的常数

解这个常微分方程组可以得到如下结果

A*A - B*B = 常数

现在假设由于日方的武器特性好,因此对B方有1:n的优势交换比。如此则上面方程组就应该改成

dA(t)/dt = -k*B(t)

dB(t)/dt = -n*k*A(t)

解这个方程组可以得到的结果是

n*A*A - B*B = 常数


米强设日军一个人在刺杀中能对付三个中国农民,1:3,带入方程计算,sqrt(200^2-3*20^2)=196.977也就是全灭这对20人的日军,自己死亡应该不超过3.1个人。

算完着一切,米强暗喜鬼子这次让你,知道什么事人海战术。鬼子这里没有感性的语言,悲天怜人感悟,这里是冷冰冰的计算。或者说算计。


小林君看着眼前冲来的农民,盯着他手中的红缨枪,一刀劈在木杆上折断枪杆,自己还没有喘口气,一个叉子接着刺过来,隔挡开刺过来叉子。突然自己头上一阵剧痛,黏黏的液体从头顶滑落,眼前慢慢变黑。站在小林君生后的,一个年轻后生,马青看着自己的锄头有些发呆。


季如林等几个延安来的青年拿着王八匣子和汉阳造,看见那个鬼子厉害,半天解决不了,上去就是一枪。战斗持续了不到五分钟,小林带领一个步枪队,彻底埋在了黄土高坡。


米强安排马有才收拾战场,不能让日军诈死,自己带着十几个有枪的在傍边警戒,同时向日军可能来的川道和小路排除哨兵。

人多力量大,不一会马保长回来说:“收拾干净了,米队长您以前说的话,武器弹药全部归八路,小鬼子身上穿的,脚上穿的,背包里边的东西全部归我们。”


米强想了一下说:“那个枪支、弹药、和小鬼子的行军装备水壶、背包、指南针望远镜你们也没什么用我们要打仗这种东西有用。”

马保长连忙说:“那好、那好。”


马有才在旁边说:“谁说枪对我们没有,这年月,没杆火器,活不出个人样。”说完看看米得胜手中的三八大盖,直咽口水。

这时哨兵赶来了说:“刚才抄我们后路的哪十几个鬼子上来了。”后面还有一队鬼子赶来。”米得胜看看眼前这几个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