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迪专访:中国申办世界杯非难事 已上报总局领导

世界王牌 收藏 3 276

长达1个月的南非世界杯期间,全世界球迷感受着精彩的赛事,中国足球界也没有闲着。联赛为世界杯让路,中国足球管理层的代表现场观摩比赛。6月6日,韦迪启程赶往南非,参加了亚足联大会以及国际足联大会,观看了世界杯开幕式、揭幕战以及6场小组赛,同时对南非职业联赛进行了考察,6月16日回国。7月3日,韦迪再度奔赴南非,观看淘汰赛一直到决赛。


这是接管足管中心半年后,韦迪人生第一次现场观看世界杯比赛,第一次切身感受到这个世界第一单项运动所散发出来的惊人魅力。南非时间7月11日晚,现场看完西班牙荷兰的决赛后,走出足球城体育场,韦迪感慨地说,“非常震撼,给了我很多启示,也加深了我对足球运动的认识,我现在都还没有完全理出思路,需要时间去消化。”


回国后一周内,韦迪连续抛出“希望中国申办世界杯”“足协不再以联赛为重”“国字号不再单独学习某支强队”等重磅改革方案。昨天下午,韦迪在足协办公大楼接受了本报专访,畅谈了他观看世界杯后的感受以及对中国足球的改革思路。


布拉特希望中国申办世界杯


记者:你是带着怎样的目标前往南非的?


韦迪:我的目标有两个:一是归结世界足球的发展潮流;二是发现中国足球最缺乏的东西。我们总共有三组人员过去,另外两组同事还没有向我进行详细的总结汇报,我不会给他们提出任何要求,他们需要搜集详细的数据,这需要时间。


记者:这次南非之旅给你的感受是什么?


韦迪:南非这次承办世界杯是成功的,虽然出现了些安保方面的小问题,但没有出现重大的事件。南非通过举办这届世界杯,极大地提升了南非以及非洲的国际影响力;拉动了南非的GDP;促进了国内的空前团结。而且在世界杯前,南非职业联赛假赌黑盛行,管、办不分,排名甚至远远在我们后面,正因为申办了世界杯,政府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治理了假赌黑的问题,实行了管办分离的体制。现在,南非职业联赛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实现盈利的联赛。


记者:这些都是您回国后萌发申办世界杯想法的原因吗?


韦迪:从南非这个例子可以看到,自身足球的水平并不影响申办世界杯。更重要的是,承办世界杯有助于推进足球水平的发展。我一直在思考他们能够办好的原因,南非也是举全国之力办好一届世界杯,其实不仅仅是中国,其他很多国家也是这种相似的体制(举国体制)。正因为南非曾经有与我们相似的处境,以及成功举办的经验,我们足球人有责任去为申办世界杯作出努力。按照现在的形势,我们申办成功最早也得是2026年,距离现在还有16年,真不好说这16年间社会会发生什么变化。我想,只要对中国发展有信心的人都应该思考申办世界杯的问题。


记者:跟总局领导以及国际足联官员沟通过此事吗?


韦迪:申办世界杯是我这次南非归来的突出感受,不管是从足协的角度,还是从我个人来讲,都强烈地希望我们能够申办世界杯,我们应该尽快启动这项计划。有人说申办世界杯会让我们站到其他亚洲国家的对立面,但在我看来,承办世界杯对中国没有任何坏处,凭我国的办赛能力,应该可以赚到钱。我与布拉特先生沟通时,他也希望中国提出申办。国际足联有24个执委,只要我们做好一定比例的执委工作,那么获得世界杯承办权就不是难事。更何况中国目前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话语权越来越重,中国承办一届世界杯成为大势所趋。当然,是否申办是国家政府的决策。我已经向总局领导提过这件事。


搞好青训是中国足球必经之路


记者:看到日韩朝等亚洲球队在世界杯上的表现有何感受?


韦迪:日本韩国都闯进了十六强,这进一步增强了我们搞好中国足球的信心。中国没有理由搞不好足球,我们应该尽快让球迷看到希望。


记者:在青少年发展方面您有怎样的计划?


韦迪:青少年发展关键在于要吸引更多孩子参与。第一是校园足球;第二是专业足球运动,包括参加全运会、城运会的队伍。我们要用新的赛事给各支队伍提供每年20-30场的比赛;第三是职业足球这一块,我们明年中超、中甲将正式开启俱乐部预备队联赛,届时各队的预备队将跟随一线队一起打俱乐部的预备队联赛;第四是每年送出去100名左右的球员。


学习国外但不再盲人摸象


记者:看完世界杯后有没有感到压力?


韦迪:现场的中国元素给了我很大震撼。第一次出现了来自中国的广告牌;国际足联官方只给了我国70张采访证,结果我们去了700多个记者。各场比赛中随处可见中国球迷,在半决赛和决赛的赛场上,我还看到了“中国万岁”“中国足球,2014巴西见”这样的条幅。一方面我为这样忠实的球迷感动,同时我又感到了自身的压力。他们期盼中国足球取得好成绩,但现实的差距又这么大,所以我们只有踏踏实实地做好工作。


记者:你此前多次提出学习西班牙的思路,现在进展如何?


韦迪:向外界学习方面,我认为要理性地学习,不管是德国还是西班牙,盲目地模仿一个国家肯定是死路一条。理性的学,就是要坚定中国足球建设的大方向。我有一些想法,现在也有一些尚未确定下来的合作方案,但我不能讲,我只能说下一步,我们肯定要加强与欧洲足球的交流与合作,其中包括西班牙、德国法国足协的合作。32强很多队都有我们学习的地方,譬如西班牙的控球技术、德国的整体配合、朝鲜的顽强精神、韩国的体能。


记者:外籍教练何时到位?


韦迪:在外籍教练这一块,我想今年年底就会有定论,不管是教练还是顾问。我们要给高洪波时间,但也绝不会拒绝外部力量的帮助,甚至还要主动寻求这种帮助。


足协调整联赛是为更加均衡


记者:秦皇岛研讨会之后,你的一些发展思路产生了争议。


韦迪:外界有些人误读了我的想法,他们认为我要放弃联赛,这是不对的。我的想法是过去足协的工作重心全在联赛上,这导致了许多工作人员被联赛的琐事所拖累,无法分心于其他工作,国家队的建设几乎瘫痪。我们需要的是更均衡的发展,摒弃“以联赛为本”的思想。


记者:有人担心管办分离,今后国家队会与职业联赛的赛程产生冲突。


韦迪:国家队建设不存在不尊重职业联赛这个问题,职业联赛的赛程安排具有高度的严肃性不能随便调整和安排。今年之所以调整得比较多,因为国家队是临时队伍。现在我提出的要求是,在今年8月底,国字号队伍明年乃至后年的比赛安排必须制定出来。那么国家队就要充分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努力多增加一些集中时间。比如冬训,比如联赛的间歇期。


记者:对于国家队建设你有怎样的提高办法?


韦迪:南非世界杯上我看到,德国国家队有30多人的保障团队,我就想中国的团队建设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我会加强保障和支持国家队的团队建设,这将是很重大的一个举措。目前,中国国家队在这方面太苍白了,所以我们要组织一个多学科构建的支撑团队来保障国家队。简单来说就是,让教练员能够发现过去没发现的问题,让教练员看到过去看不到的一些指标,要提高训练质量,提高训练的有效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