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太平洋战争 第三章 初上战场 第三节 自责

lili550330 收藏 4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70.html[/size][/URL] 由于人数、伏击位置、距离上的原因,后队的武装份子被近距离,三个方位的巨大枪声震朦了,一时没有惊醒过来,所以在突然的打击中全军被歼。而走在前队的武装份子,面对四百米外的两支狙击步枪射击,被震惊的程度远远小于后队。他们很快从震惊中醒过来,在首领的叫喊命令中立即打马,加速散开队形向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70.html


由于人数、伏击位置、距离上的原因,后队的武装份子被近距离,三个方位的巨大枪声震朦了,一时没有惊醒过来,所以在突然的打击中全军被歼。而走在前队的武装份子,面对四百米外的两支狙击步枪射击,被震惊的程度远远小于后队。他们很快从震惊中醒过来,在首领的叫喊命令中立即打马,加速散开队形向前冲过来了。这伙武装份子的首领显然是一名训练有素,具有实战经验的军人,已经从前小后大的枪声中明白,后面的威胁远远大于前面的威胁。由于枪支射程上的限制,只要向前冲上百十米,后面的威胁就暂时消失了。两面威胁变成一面威胁,前后夹击就暂时转变成为他人数上占绝对优势的正面打击。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大声命令手下,散开队伍,快速前冲,以求闯出一条生路。

当第三次举起枪时敌人的马队已经开始加速并散开队形。面对众多骑马冲过来的武装份子,狙击步枪远距离精确狙杀的优势将立即丧失。心理素质异常稳定的他,此时没有第一次上战场,且面对巨大危险时的惊慌。他没有急于扣动扳机,以最快的速度在远距离上多射杀两个敌人,而是冷静的观察敌群。他要找出敌首,射杀他的坐骑,让他不能随队冲过来。只要留下敌首领,这伙越境武装份子就不会鸟兽散,全歼的希望就还在。面对这巨大的危险,欧阳民生考虑的不是自身的生命安全,而是如何才能完成战斗任务。这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魂,为完成战斗任务勇于自我牺牲。

看见那个脸上没有高原红,皮肤白净,大喊大叫,呼唤着手下人快速冲击的家伙了。欧阳民生快捷地将枪口指向了敌首,从瞄准镜中锁定马头,他取好提前量,扣动扳机。直到在瞄准镜中看见马头被打出一个洞,连马带人都滚翻在地时欧阳民生才移动狙击步枪。当他第四次扣动扳机射杀第三名敌人时,已听见了张成、宋光洲六三式全自动步枪的射击声。马队已冲到了二百米以内,进入了六三式步枪的精确射程。欧阳民生放下狙击步枪,迅速掏出自己的八九式二十发装大口径野战用手枪,将枪机拔在单发射击位,拉动枪栓推弹上堂,左手托在右手腕瞄准最前面的敌人。在他骑马冲到距自己一百五十米距离时,他扣动扳机,枪响人倒。八九式大口径野战用手枪在一百五十米距离上,凭借弹头的动能,足以将人击倒。拥有连发功能的大口径手枪,击发速度比单发的狙击步枪快的多。壹个,贰个,叁个,肆个······在两支六三式步枪和八九式手枪此起彼伏的单发射击声中,骑马冲过来的武装份子迅速的减少。但是拥有人数和速度绝对优势的敌人还是以马匹奔跑的速度飞快地接近。双方相距只有三十米了。欧阳击毙第六名敌人时,副中队长手中的八五式冲锋枪连发射击声响起。当欧阳民生击毙第七个敌人时,这最后一名骑马冲击的敌人离他已不足五米。在扣动扳机后,立即向侧边翻滚,躲过了马的冲撞。翻滚还没有停下就听到了一声AK-47突击步枪的单发射击声。来自敌人方向的枪声将欧阳民生的心紧紧地揪了一把。他知道用AK-47突击步枪进行单发射击,一定是老兵的精确射击,无疑已经造成了自己队员伤亡。一定要尽快干掉这个家伙,不能让他再继续加害我方人员。欧阳民生迅速地用双眼搜索,眼前已经没有一个骑在马上的非法越境武装份子,前方地上一片尸体,从体姿看已经没有一个活口,只有一匹马尸后尚有一个看不清死活的武装份子。应该是那个敌人首领。深深的自责袭上他的心头。

从宋光洲埋伏的方位响起六三式自动步枪的射击声,马尸体后面传来“我投降,我投降”的叫声。一双手从马尸体后举起,其中一只正在向外冒血。欧阳民生环视周围,确信战斗已经结束,他想站起身来,却发现此时已无力起身。首次参加战斗,且是在海拔近五千米的雪域高原,极度的兴奋,加上异常危险的战斗和剧烈的运动使们的心跳至少达到每分钟一百九十次。必须让自己稍事休息,减缓心跳次数,恢复一下体力。静静的躺在雪地上喘着粗气。他听见了张成的喘气声,知道他没有动。但是嘴里喊出“举起手,不要动,动就打死你。”

当心跳稍微减缓,体力有所恢复,感到自己可以站起身时,欧阳民生说:“张成你继续监视那个家伙,我去看一下副中队长。”他站起身,提着狙击步枪,右手握着大口径手枪缓慢地向副中队长埋伏的地方走去。呆疑地看着副中队长眉心上的弹洞,欧阳民生知道,是因为自己没有参加过真刀真枪的战斗,不清楚这支特种兵部队的战斗力有多强悍,杀敌能力有多强,为留下这个敌首活口造成了副中队长阵亡。沉重如山的自责压在心上,使他没有一丝首战获胜的喜悦。没有跟战友们一齐打扫战场,脱帽久久地站在副中队长的遗体旁,任由高原上刺骨的寒风吹得头发乱舞,双耳生痛。直到参谋长来叫他抬上副中队长遗体,登上不知道几时飞来接应的直升机回营时,欧阳民生才从巨大的自责中清醒过来。抬上副中队长登上直升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