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在日军高层的红色间谍 曾两次救斯大林的命

世界王牌 收藏 4 3559

核心提示:武田毅雄是日本特务部的创始人之一,是日本军部公认的精英人物。日本在二战时策划了很多绝密行动,但是,战后的日本整理自己的内部事物时才发现,凡是有武田毅雄参与的项目全部以失败告终,尤其是那两次刺杀斯大林的行动,失败得更是可疑。日本人此时才开始怀疑,这个武田毅雄到底是什么人?



潜伏在日军高层的红色间谍 曾两次救斯大林的命

历史记录片中的武田毅雄



本文摘自:《辽沈晚报》,作者:尚文举,原题:《潜伏在日军高层的红色间谍--武田毅雄


武田毅雄是日本特务部的创始人之一,是日本军部公认的精英人物。日本在二战时策划了很多绝密行动,但是,战后的日本整理自己的内部事物时才发现,凡是有武田毅雄参与的项目全部以失败告终,尤其是那两次刺杀斯大林的行动,失败得更是可疑。


日本人此时才开始怀疑,这个武田毅雄到底是什么人?


叫毅雄的孩子本姓王


武田毅雄,原名王毅雄,1904年4月28日出生于中国辽宁旅顺。他的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日本人,1915年全家迁入日本岩手县定居。1925年,父亲去世后,其母改嫁给一个名叫武田弘一的医生,由此王毅雄加入日本国籍,并改名为武田毅雄。


武田毅雄没有从日本继父那里学习医术,而是在父亲的一位病人板垣征四郎的影响下步入了日本军队。提起板垣征四郎,恐怕稍微有点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沾满中国人鲜血的刽子手。板垣征四郎,陆军大将,1931年与石原莞尔共同策划“九一八”事变,以1万人挑战20万东北军。1937年以半个师团击溃中国军30多个师,攻占山西。1938年6月任陆军大臣,1939年9月任支那派遣军总参谋长,主持对华诱降工作。1948年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板垣征四郎很喜欢武田毅雄,但武田毅雄对板垣征四郎却没有好印象。由于出生在中国,生父也是中国人,因此他对板垣征四郎在中国的血腥罪行和专横跋扈产生了强烈的反感。但武田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少年,他虽然心里厌恶,行动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以至于自始至终板垣都将他作为自己最为信赖的学生看待。还帮助他进入日本军界,提拔他为参谋本部高级参谋、“支那派遣军”课长直到总参谋副长等职。


对武田毅雄有深刻影响的不止板垣征四郎一个人,他的舅舅菊池武夫也对他关怀备至。菊池武夫于1896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后入陆军大学深造,曾任步兵第11旅团长。1913至1921年期间曾在中国东北先后任张锡銮、段芝贵、张作霖的顾问。1924年任奉天特务机关长。他积极推行军国主义侵略扩张政策,主张以武力征服中国。在菊池武夫的讲述中,武田毅雄对于自己的故乡--东北,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同时舅舅的军国主义思想和对中国人的蔑视让他很不舒服,不知不觉中骨子里就生长出一种反叛情绪。


神秘呼号:莫斯科呼唤影子


1934年,武田毅雄被派驻苏联使馆任副武官,他的红色间谍之旅也由此展开。因为,他结识了一个人,一个改变他命运的中国人。11月28日,武田毅雄参加了苏联政府举行的一个招待会,邂逅了中国人张浩(林彪的堂兄林育英)。两人相识时,武田30岁,张浩37岁。武田毅雄从张浩那里看到了大量的进步书籍,对日军在东北家乡的所作所为更为愤怒,也了解到在自己的家乡还有无数像张浩一样的人投身革命,情绪激动的他甚至产生了投奔东北直接参与抗日的想法。1935年2月1日,在张浩的介绍下,武田毅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9月,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李立三找到武田毅雄,把他介绍给苏联情报部门首长谢苗·彼得罗维奇·乌里茨基将军。乌里茨基和武田毅雄谈了日苏之间的紧张关系,希望他参加隶属于第三国际的红色特科。武田毅雄发现自己参加的将是一条有利于革命的道路,当场就同意了乌里茨基的意见。


由组织安排,武田毅雄认识了自己的搭档中西功。中西功是日本三重县人,日本共产党中央委员、社会活动家。经过三个月的训练,武田毅雄与中西功组成“武田小组”,俄语称“捷列金”小组,武田毅雄自此有了代号--“影子”。


从此,电波中经常出现一个神秘的呼号:莫斯科呼唤影子。



潜伏在日军高层的红色间谍 曾两次救斯大林的命

现存极少的资料中的武田毅雄照片


摧毁暗杀斯大林的“猎熊计划”


20世纪30年代,斯大林在苏联国内开展了惨烈的“肃反运动”,时任苏联内务部远东地区部长、军衔为大将的留西柯夫受到牵连。妻子被杀之后,满怀仇恨的留西柯夫逃往中国东北,给日本人带来了最新情报--苏联在远东地区集结有几十万重兵和一千多架飞机。面临这种威胁,日本军方首脑决定先下手为强,除去斯大林,一个惊天计划--“猎熊计划”由此而生。


日本人从留西柯夫的口中得到一个重要情报,斯大林从1930年起每隔三年都会在父亲忌日那天(1月25日)到哥里去扫墓。即将到来的1939年1月25日就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因为每次扫墓以后,斯大林必然要到海滨疗养胜地索契去住几天,而且还会在每天下午2时到5时去距别墅4公里的马采斯塔温泉去泡澡。斯大林有专用的浴室,门前站着两名贴身卫士,从前面大厅和后面休息室通往专用浴室的通道上,还站有四名武装警卫。


曾去过马采斯塔温泉的留西柯夫告诉日本人,斯大林使用过的温泉水会通过下水道流入附近的河里。晚上,温泉的用水量减少,下水道里的水才没过膝盖,人可以顺着下水道爬进去,直通斯大林专用浴室的锅炉房。


日本人与留西柯夫一起设计的这次暗杀行动定名为“猎熊计划”,行动方案是派遣一支暗杀队潜入苏联旅游度假胜地索契,在暗杀前一日的晚上,暗杀小队将通过下水道进入斯大林专用浴室的锅炉房里,隐藏起来。然后,选择时机清理浴室前的六名警卫,最后消灭斯大林。日本军方为了使这个计划万无一失,召集了所有狂热的上层武官进行严密策划,这当然包括武田毅雄在内。


武田毅雄听完这个计划之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在发言中说:“这是一个很好的计划,但是这个计划的实施必须有可靠的人选,而且暗杀计划一旦失败,我们将在远东处于非常被动的局面,所以,我们应谨慎行事,需要对这些暗杀队员进行训练,确保万无一失”。军方采纳了武田毅雄的意见,将暗杀计划推迟进行。武田毅雄用缓兵之计为自己赢得了时间,他迅速与中西功取得了联系,通知中西功在暗杀队中安插进自己的人,以随时监视暗杀队的动向。


被蒙在鼓里的哈尔滨特务机关和关东军第二课对包括留西柯夫在内的七名暗杀队员进行了特殊训练。经过周密的准备,全副武装的暗杀队终于出发了。他们先从日本出发来到了伊斯坦布尔,再乘船到阿尔哈比,又从阿尔哈比乘汽车,到达博尔加。风尘仆仆的他们打扮成亚美尼亚农民,住进了镇上的一家小旅店,打算以博尔加为据点,进行潜入前的准备工作。据从土耳其参谋总部得到的情报,计划潜入的这地点,原本不但未设哨所,就是平时巡逻的概率也是很小的,所以他们准备从这里偷渡到苏联境内。但是,刚入苏联境内的暗杀队还未涉过乔鲁河,就遭遇苏联边防部队的截击。很快,乔鲁河里倒下了三个人,包括留西柯夫在内的其他四名俄国人,不得不狼狈地逃回土耳其境内。


暗杀计划以失败告终,事后,日本陆军参谋本部经审查认定,有一个代号为“莱欧”的苏情报人员,混入了暗杀小队,导致猎熊计划流产。日本人逮捕了“莱欧”,“莱欧”宁死不认,日本人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鲜花炸弹提前引爆


失败后的留西柯夫不甘心斯大林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焦虑的日本军方也急于清除摆在他们称霸东亚之路上的绊脚石。于是日本人又策划了第二次暗杀计划。


1939年3月10日,日本军部特务机关长坂本中一少将、华中派遣军中国课课长武田毅雄大佐飞赴德国柏林,来到了威廉大街党卫队总部,与德国党卫队队长、警察总监希姆莱会面。


原来德日准备联合实行一次“鲜花行动”。这个行动计划的核心是:在莫斯科红场暗杀斯大林!具体行动是:选派4名训练有素的特工装扮成苏联红军军官,从波兰潜入俄国,秘密进入莫斯科,把定时炸弹安放在列宁墓的水晶棺前。引爆时间定在“五一国际劳动节”的上午10点,也就是斯大林登上检阅台的时候。商议已定,德国人领着坂本中一和武田毅雄去看爆炸试验。到了试验场,武田毅雄意外地发现,在执行“猎熊计划”过程中侥幸逃生的留西柯夫也在场,真是冤家路窄。


一名党卫队员送来一束鲜花,来人介绍,这是德国最新研制的黑索金炸药,熔点为204.1摄氏度,压药密度1.77/立方厘米,爆炸速度达8600米/秒,是目前最好的高能炸药。由于它使用蜡、树脂、动物胶包裹在外表,具有一定的黏度,非常适合隐蔽在各种物体中。炸药就黏结在花蕊、花茎中,丝毫不引人注意。在操作时采取定时延时爆破法,规定时间一到,会立即起爆。然后,党卫队员做了试验,8小时后,这束鲜花炸药瞬间将一座山洞洞顶炸塌。


看完试验的武田毅雄心里暗暗着急,但是身在德国,无法将这个情报发送出去。4月16日,留西柯夫突击队从德国出发,准备经立陶宛潜入苏联。由于陆军首脑的召见,武田毅雄此时已飞回日本。这是唯一的机会了,因为4月20日他就要返回中国战区,如果到那时再发送情报,很可能就来不及了。无奈之际,他打破常规,冒险直接打电话给在日本国内的特工小组成员尾崎秀实:“尾崎君,我是表弟,下午两点在街心公园见面。”尾崎秀实是国际特科组织在日本的优秀情报员,是另一个间谍小组--佐尔格小组的重要成员。下午见面时,尾崎秀实一脸严肃,批评武田毅雄违反组织纪律,以这种危险的方式见面。武田毅雄解释说:“尾崎君,十万火急,我来不及了!请务必转告佐尔格,法西斯暗杀行动队要在'五一'暗杀斯大林!详情在这封信里!”武田毅雄说着,把一封信交给尾崎秀实,匆匆离去。


留西柯夫突击队顺利潜入苏联,在莫斯科一家宾馆住下。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们还没有入境前,苏军早已知道他们的住处安排在哪里。4月28日,苏军内卫部队准确无误地包围了这家宾馆,一阵枪声过后,德日联合设计的第二次刺杀斯大林的行动也以失败告终。


1954年失踪再无踪影


“国际特科”是一个由各国特工人员组成的神秘组织,专门从事在沦陷区刺探情报、烧仓库、炸铁路……可以说,没有红色“国际特科”,抗日战争的胜利远没有我们所知道的那么顺利。而武田毅雄所领导的“捷列金”情报组就是这个组织当中最为神秘的一个,也是成绩最大的一个。


武田毅雄所发来的情报,都是绝密的、具有战略意义的情报。斯大林看了武田毅雄发来的情报曾批语:“这是目前为止我看到的最有价值的情报!”为了表彰武田毅雄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作出的杰出贡献,1964年,苏联政府授予武田毅雄“苏联英雄”的光荣称号。但这个授勋是在绝密中进行的,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现已退役的苏联情报官员伊万诺夫披露,代号“拉姆扎”的佐尔格出事后,武田毅雄成了苏联在亚洲唯一的王牌间谍,苏军情报机关为此对他进行了严密的保护,致使这张王牌在二战结束后依然发生着作用。


武田毅雄的行踪如同他的情报一样都是神秘的,以至于作为他的上级机关都无从得知他的确切行踪。根据现有的资料,我们只知道武田毅雄于1945年2月7日在视察东宁要塞防务时失踪……1945年12月又神秘出现,以舒密特的名字进入美军驻日本司令部担任东亚情报研究室主任。1954年冬,又再次失踪……之后便杳无音信。


苏联方面花了近十年的工夫来寻找武田,最后不得不放弃。武田毅雄就这样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