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七卷 十年难赴倚长阑 第三六五章:仙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55.html


十三年前,东陵府之变叶帆战殁,而后魁豹与尸头蝠王同归于尽,凤五不惜化身为虫人。再往后,冰沐原失手被擒,与苦行者一战中风如斗生死不明,紫袖同样是不知所踪。接下来,星河屿巨灵岛一战,审香妍香消玉殒,尸螟蝠连同藏鸦指环一同丢失。再加上今天的火螈,前前后后数位生死与共的好友,两个红颜知己,以及两只出生入死的异兽,全部离去。到如今,真正是茕茕孑立孤苦伶仃了,是如此的遭遇,怎不令人心碎?


饶是高庸涵胸襟开阔,提得起放得下,也不禁心如刀绞。悲痛之余脑海中灵光一闪,回想起进入灵渚古墟前,天灵子假扮的相士叔梁乞曾经说过,自己命中注定要屡遭劫难一世孤苦,除此之外还会连累到朋友和心上人。回顾往事,种种生离死别历历在目,高庸涵暗暗叹了口气,迷惘中忽然觉得一切都了无生趣。纵使成为玄元道尊那样的人物,却要拿友情与爱情去交换,果真值得么?是非成败实在难说得很!


英雄本是常人做,此话不假,因为在成为英雄之前,所有人都是常人。可是,英雄又是上天注定的,因为他们所要面对的艰辛、痛苦,远非常人所能想像和承受。英雄,不光需要面临危局时的大义凛然、从容不迫,也要耐得住寂寞能忍辱负重,更要有一颗坚毅果敢、百折不挠的心。以此种种,可见英雄就是英雄,绝非那种逞一时之快的匹夫之勇。如果有人问起,谁是当今世上的大英雄,高庸涵即便不是最顶尖的那个,也一定可以排在前几位,否则怎么能赢得数派的尊重?然而,父母双亡、孤身求道的经历,又包含着太多的无奈和辛酸,莫非是个英雄便需要承担如此苦楚?


各种念头分沓而至,高庸涵沉浸其中,虽不至于悲喜交加情难自己,却也做不到心如止水四大皆空。就这么陷入到回忆和沉思当中,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虚空中忽然流过一丝细微的灵力,就如同一枚细小的石子坠入平静的水面,掀起层层涟漪。不过高庸涵并不曾注意到这个变化,直到灵力汇聚的越来越多才悚然而觉,但是已经晚了。虚空突然闪过一道红光,紧跟着像是裂开了一条口子,红光周围的光线瞬间扭曲变形,整个空间立刻以快逾闪电的速度向红光处塌陷。红光急剧膨胀,却是一团奔腾的烈焰,望之和本源天火倒有几分相似,只是少了一分暴戾和焦躁。那些远在天边的星光,仅仅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就挟着庞大的身躯消失在烈焰背后。不到一个时辰,无尽的虚空彻底坍塌,高庸涵震惊之余却并未出手,反而别有领悟。只管站在云霄瓶上,借此来抵挡虚空坍缩的惊天气势,而后静观其变。说来奇怪,无论虚空坍塌的速度和威力有多大,对高庸涵以及云霄瓶而言,始终没有半点波及,直到最后都是如此。红光吞下最后一点星光,扭曲的光线跟着将虚空悉数卷入,旋即如焰火般剧烈绽放。一阵刺眼的强光过后,眼前的景象完全换了一幅模样。


映入眼帘的,是一派巍峨壮丽。高庸涵此刻处在一座雪山山巅,脚下是滚滚云海,一直延伸到天际,间中山峰突兀奇石林立,可以想见云海下定是群山逶迤。然而最引人注目的,还是远处那株高高耸立的巨树。粗粗估算了一下,树干至少有数百丈粗细,从地面直伸到天上,仿佛撑持着天地,只可惜树冠以上全部隐藏在万道霞光之中,看不分明。 “这是哪里?莫非这就是万仙大阵的阵眼所在?”此处一切景象都是真真切切,绝非幻象,尤其是充斥于天地间的纯正灵气,更加表明了此地和仙界的关系。适才的忧愁一扫而空,高庸涵迈步朝巨树飞去。


那株巨树看起来并不太远,高庸涵使出腾云术全力飞行,转眼三个时辰过去后仍是遥不可及,心中不免大为震惊。此时看那树干不过稍稍粗大了一些,按照这个情形类推一下,那巨树岂不大得超乎想像?就阅历而言,如今的高庸涵绝对称得上见多识广,甚至于许多修真界的隐秘都知之甚深,却从未听说过有关巨树的只言片语。以此大可断定,巨树绝非凡间所生,定然与仙界又或者九重天境有关。


此地没有日月交替,唯有树冠发出的霞光充斥天地。高庸涵踏空而行,不知不觉间已过了数十天,终于飞到巨树跟前,眼看只剩百里之邀,却被一层禁制给拦了下来。这层禁制并不凶险,却毫无破绽可寻,任他想尽办法也休想进得半步。


“好不容易来到宝山,却只能望而止步无缘一见,实在可惜!”高庸涵此前曾经历过显密天罡阵,知道仙人手笔不是自己所能破解,故而根本没有破阵的念头。况且他又不是丹意,对于传说中的仙器没有贪念,有此遗憾更多是因为无法一睹巨树真容而已。


感念之余,一缕神识不由自主地飞了出去,轻柔地没入空中,霞光猛地绽放,一层光晕缓缓漾了开来。紧接着,一道祥光从天而降照在高庸涵身上,将他吸到半空,而后朝树干处飘去。高庸涵初时一惊,随即感受到祥光并无恶意,加上云霄瓶没有显露出任何异样,心中一宽,任由祥光带着自己前行。


约莫行出数十里,云海中隐隐传来黄钟大吕之声,霞光逐渐分开显现出一条通道,天花缤纷散落异香扑鼻。是如此隆重的场面,与之前的遭遇截然相反,不由得令人大感讶异。高庸涵定了定神,再看那如擎天巨柱一般的树干一阵摇晃,跟着渐渐淡去,露出一座金碧辉煌、气势恢宏的宫殿。刹那间,突然有了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白玉砌就的台阶向上延伸,台阶表面是无数闪着金光的符纹上下游走,符纹又不断组成各种新奇的符篆,令人流连忘返。踏足而上顿感周身一轻,生出无比舒畅的感觉,所有的烦恼统统抛诸脑后,甚至连种种妄念都消散一空。高庸涵微微一笑,恍惚中似乎领悟到了什么,可是又没抓住转瞬即逝,只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却见另一个自己焦急地站在台阶下面,却怎么也上不来。见此情景,高庸涵不但没有丝毫惊慌,反而笑着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转身朝宫门处走去。那个身影拼命挣扎想要冲上台阶,可是始终无法冲开禁制,到最后只能不甘地扭动着身躯,在绝望中一点一点消散于漫天霞光之中。高庸涵虽不了解其中的道理,却也多少猜到,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身影,其实就是心中的妄想杂念。


人生在世,便会有各种各样的烦恼和悲喜,凡此颠倒流离的妄念,均会使人迷失自我本性。修行的目的,最初其实并非是为了成仙,而是一些身具大智慧的智者,为了探寻生命的真谛以及天地之间的道理。可惜,数代之后的修真者见不及此,反而一心想要渡劫修仙,实已犯了本末倒置的错误。高庸涵能在这等情形下有此福报,实是他前世修来的的机缘所致。台阶很长,要走到宫门口恐怕还得好几个时辰,高庸涵正好借这个机会打量了一番四周的景致,同时仔细回忆那种熟悉的感觉从何而来。就这么边想边走,忽然被一声大喝惊醒:“什么人,胆敢擅闯天庭?”


这一次虽不至于气血翻涌、灵力乱窜,仍旧令人双耳轰鸣,震动不已。高庸涵不惊反喜,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个身形在数十丈开外的金甲武士,朗声笑道:“哈哈哈,我知之矣,我知之矣!”此处,便是数次入定之后,恍惚中到过的仙境!


“看来你还记得这里,妙极,妙极!”那两个金甲武士哈哈一笑,跟着闪身让出一条路,嘴里说道:“上人已等候多时,你且快些进去吧!”言罢,渐渐消失在霞光之中。是这样出人意料的结果,高庸涵一点都没有惊讶,仿佛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当下也不多问,朝两人拱手施了一礼,大步迈入殿内。


宫殿占地极广,殿内更是空旷无比,除了正前方高高在上的金莲法座,再无一根柱子,别具一股令人折服的庄严肃穆。大殿两侧为数不多的陈设,古朴而不失精美,点缀的无一不恰到好处,真正称得上是顺其自然,不着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尤为难得的是,殿内灵气充沛之极,灵胎尽情舒展,沐浴其中简直舒服到了极点。


然而这所有的一切,都不能使高庸涵心动,因为他的注意力全被金莲法座上的那名老者所吸引。那人一袭蓝色长袍,满头银发高高束起,两道修长的白眉一直垂到嘴边,一捧长须纹丝不乱,略嫌消瘦的脸庞上浮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目光中满是欢喜之色。


“后学末进高庸涵,拜见上人!”在那老者面前,高庸涵全副心神彻底放下,感觉到一种无比的亲近,这一个头磕的是心甘情愿。


“起来吧,到了我这里不用拘束,大可像从前一样。”那老者虚抬了一下,淡然笑道:“无庸,你可知道我是谁么?”


“无庸”二字一出口,高庸涵内心深处猛地一震,多年来苦思不得其解的疑问,一下子豁然开朗,惊愕之余一脸的不可思议,指着自己颤声道:“无庸,我就是无庸,那么——”跟着又指了指那老者,费力地说道:“你,你是默提上人?”


“不错,看来你已经全部记起来了。”默提上人点了点头,伸手往天上一指,一道灵光醍醐灌顶一般没入高庸涵体内,一时间无数往事涌来。


当年墨玄庄与梦魇魔一战,高庸涵不幸身死,魂魄归于地府。其时,他的灵胎无庸正在仙界修行,所拜的师傅便是默提上人。无庸在默提上人的指点下,闯入幽冥界救回了自己,只是由于机缘未到,这一段经历暂时隐藏了起来,以至于事后总是无法弄清真相。此时才恍然大悟,当即叩拜:“承蒙师尊教诲,弟子方能得脱大难,然心中仍有诸多疑问,恳请师尊指点迷津!”


这句话说完以后,默提上人并未急于回答,而是闭目凝思,过了良久才缓声说道:“我知道你有许多不解的难题,可是碍于天机,我只能尽力给你一个答复。”


“多谢师尊!”高庸涵再叩首,而后问出了一个长久以来困惑不已的问题:“弟子第一个问题就是,我的前世究竟是什么人,做了什么事情,引得师尊和酒界老祖,以及魔界魔使杜若的关注?”




千朝一醉书友群:39129903,欢迎大家加入与作者讨论九界小说。


ps:九界实体书现已全面上市,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