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炮手

蔚蓝的天空上几朵白云随风飘荡,午后的日头把人晒得的懒洋洋的。

躺在柔软的草地上,嘴里嚼着微微苦涩的草茎,石小男双眼没有焦距的木木的注视着天空。如果让不相干的人看到,指定以为这又是哪家小子不下地干活在这里偷懒了。

可能是躺的太久了,感觉不舒服的石小男翻动了一下身子。一股刺痛从腰间传来,让刚刚还懒懒散散的他,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

扭头看了一眼身旁的罪魁祸首,石小男歪着嘴苦笑了一下。

弯弯的牛角有六寸多长,黝黑的外表因为被人经常摩擦已经透出一种特殊的光亮,牛角的尖端已经被拒掉了,一个半寸长的木塞牢牢的已经露出来的圆孔给塞死。

石小男将自己插满野花和绿草的脑袋探了半个出草丛,左右瞅瞅没有发现什么,就又慢慢的侧身躺了下去。

石小男在心里不断的鄙视穿越派的祖师黄一和他身后无数的弟子们。为什么人家书中的主角可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混得开,没事泡泡美女无聊的时候还可以改改历史。而自己来到这里已经三年了,还翻不出这一世便宜老爹的手掌心呢?

看着身旁的燧发枪,石小男都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心情来抒发自己的郁闷。上辈子就跟枪打了近十年的交到了,可这辈子仍然没有逃出去。

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阳,在自己心中估摸了一下老爹的脚程。感觉还要有段时间老爹才能回来,捂着不断的上演着大闹天宫的肚子,闲极无聊的石小男决定在心里继续的鄙视那些作者们。

上一世的石小男(就用这个名字吧!换了麻烦)是一个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华夏男人,初中毕业时因为学习成绩不好,连一个普通的高中都没有考取。农村的孩子像他那样的也只用两条路了,要么出门到南方去打工闯荡一下,要么老老实实的留在家里种地。

在母亲法西斯似的专制下,石小男让被他气疯的父亲用六头小牛犊给拴在了家里,这一栓就是两年。最后还是实在看不下眼的爷爷将他救了出来,老爷子一句当兵去吧!

不忍就这么看着孩子放一辈子牛的父母,用了十斤干猴头菇从接兵干部那里给石小男换了一身的绿军装。

在火车上晃荡了三天三夜后,屁股都快被磨出茧子石小男被一脚踢进了一个穷山沟。在最基层的步兵连队苦熬了许久,借着抗洪的便利石小男用攒了近十个月的军贴,从司令部军务处套近乎拉的老乡身上换了一张调令,终于逃出那个麻雀落地都得哭的军营。

不过倒霉的石小男正好赶上服役期三年变两年,没有钱疏通的他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其他的战友高高兴兴的复原,而自己在修理所又熬了一年,随后被一脚踢回了家。

不过还算好石小男幸运的赶上了地方政府最后一年安置退伍兵,回家还没有呆舒坦的他在家里运作出两头牛后,就被一纸调令按进了电力系统。

倒霉蛋刚进电业局就赶上了农村电网改造,风摧雨淋的在农村干了三年。石小男刚洗去身上的泥土就接到了解聘通知,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石小男打听了一大圈才知道,领导的亲戚就等着他们干完活顶岗呢!

钱没有少花在省城京城晃了一圈,石小男终于知道了个人跟D的企业较劲那只有被专政了。拍拍从看守所里带出的尘土石小男任命了,仗着以前在部队修理所干过,在一个战友的帮助下找了一份在影视公司保障枪械炸药的活。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石小男这普普通通的一辈子就这么混下来了,可偏偏一个意外的炸点让四分五裂的石小男一脑瓜扎进了这个乱世中的民国,而他的死也只换来了几万块安家费和电影完事之后字幕上的一个名字。

穿就穿了呗!不过石小男心里不断的诅咒冥冥中管理穿越的那个家伙。人家主角要么有什么王八之气,要么不是穿在大富之家就是权贵子弟的,怎么自己这么倒霉的跑到了一个猎人的家里,而且还是一个单亲家庭。

心脏比较大的石小男随遇而安的适应的新的身份和生活后,本着像书中主角那样试着要改变一下历史。结果告诉便宜老爹张大帅要出事的他,除了被当场挺着十来岁稚嫩的屁股上落了一顿大巴掌外,就是事情应验后引来了一位被老爹用两张上好鹿皮请来的萨满巫师,被那个老太太折腾了一天后被灌了一大桶草根树皮,石小男再也不敢乱说话了。

石小男知道这是身处在一个乱世,为了保住自己好不容易的来的小命。他咬着牙挺着弱小的身躯天天跟着老爹上山下套打猎,攀岩采摘药材。

也许是他穿过来的原因,也许是什么人有什么人的活法,反正石小男这两年是蹭蹭的长身体啊!从刚穿过来时一米二十多的身高,四年年多的时间长到了一米八十多将近一米九。比便宜老爹快高出半个头的他给他老爹乐完了,一个劲的向同住在山里的其他猎人吵吵自己的种好。

每当听到自己老爹向别人吹嘘的时候,石小男都在自己的心中撇嘴。压根没见过便宜老妈的石小男自从跟着老爹上山开始,天天的往肚里塞后世比较稀罕的山野菜喝鹿血吃鹿肉,隔三差五的老爹还给整个小山参嚼,只要不是侏儒哪有不长个的?

不过比起上一世从七岁开始就住校,三十来岁的人生里一大半的时间在外面过的自己,这一世的石小男感觉明显的要与现在的便宜老爹要亲近得多。

自打消了改变历史的心,本来石小男以为躲在山里没有什么事情就这么过了。可以再消停的等上几年,等抗战结束了再加入解放军。以后也能混个解放前的待遇,等老了拿一笔高额的退休金。

结果小鬼子不随他的愿。

鉴于山上的绺子太多而且大多都不太买鬼子的帐,还不时有抗日武装出没。在鬼子心里治安大大的坏了的地方,没有办法只能清山并屯的把山上的人都赶到山下的屯子里。

啥时候华夏都不缺乏汉奸,有熟人带路石小男他们爷俩被靖安军堵在山上的家里好几回。

这几年兵荒马乱的也没有什么正经的商人来东北收山货,就是有价格也压得太低了。再加上有石小男这个大肚汉,什么好东西石小男他老爹给他填到肚子里,爷俩一直也没有什么积蓄。这回让靖安军给赶了出来,而石小男他老爹也不甘心被山上的绺子给拉上去,老爹没有办法只能领着石小男下山碰碰运气,看看有什么活计可以混日子。

就这么跟着老爹从原始森林里窜下了山,这还是石小男到了这的世界第一次见到外面的世界呢!不过天刚放亮出山迎面碰上从屯子里下地的熟人一个消息给这爷俩迎头一棒。屯子里传出一个消息说鬼子正在四处招人干活,屯子里的懒**二流子都被整走了,不过听说鬼子给的条件特别的好,这人还劝说他们爷俩也去试试呢!不过人家也没有坏心眼只不过让鬼子给麻痹了。

石小男可知道鬼子的目的是什么!后世没少报道过这些劳工悲惨的命运。所以听说屯子里来了鬼子兵,在石小男的劝说下本来着急进屯子的爷俩就停在了离屯子有三四里路的树林边,在山里跟猛兽们打了半辈子交到的老爹也不是一个笨人,听了儿子的话犹豫了一下本着不把鸡蛋放到一个筐里的原则打前站先进去探一下风声,这也是石小男猫在屯子外头树林边草丛中的原因。

稍微抬一下头石小男就能看见远处的屯子里已经升起了炊烟,想象一下锅里的食物他又不自觉的揉了一下瘪瘪的肚子。打下半夜打好包袱从山里往外走,到现在约莫有七八个小时了一点东西还没有往肚子里填。心里埋怨了一下办事磨磨唧唧的老爹,石小男只能躺在地上吃空气了。

记得前世听打过三次越战的营长说过,实在饿的受不了可以用移神大法。

没有办法的石小男也只能眯着眼睛,一边享受着温暖的阳光,一边想着法的让自己进入睡梦中。

迷迷糊糊中石小男好像听到了远处有人发出了呼救,随后又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这几年跟着老爹在山里转悠的石小男对于这些未知的危险极为的敏感,一个激灵从草丛里翻身就趴在了地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