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征程 二。雏鹰 35.进步

7821144 收藏 2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6.html


叶天士乃一代大家,当时无出其右者。时至今日,也未见有谁超出。众多医家一体遵守原方,酌情略微增减。可姜瑞对药方的更改虽然并没推翻叶天士,但其增减额度却超出了叶天士的处方思想。

未及多加思考,周先生开始指责,语气勉强还算委婉,面上保有微笑:“小朋友,是不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啊!”

姜瑞怎么会承认错了,但也不会和人抬杠。不过,他也不想继续下去了,因而同样微笑着将药方送回:“或许有些冒犯,却是直抒己见,还请见谅!不过,以此方用药,充其量为病人延续几年寿命。不要说治本,连治标也算不上。当然,依此用药,三两个月到这里复查一次,一年花费不过几万元,却可以再活五年。而以西医治疗,一年花费几十万还达不到您的治疗效果。”

周先生闻言不禁一呆。。。。。。没错,不管西医中医,均无力根治慢性肾病,叶天士又如何?让病人多活几年而已。

不想与周先生争辩的姜瑞说完话,起身就走。但他终究少年气盛,到门口回身说道:“我的方子不比叶天士强多少,充其量让孩子再活十年罢了。”

乍一听满谦虚,实际是宣称“我比叶天士强”。周先生刚才是为“治标不治本”的事实感叹,这下真给雷住了,眼看着姜瑞抱拳告辞并消失在102门内。等清醒过来,胡子一翘一翘着怒斥:“狂妄!现在年轻人岂能如此狂妄!”





周先生在发脾气,那对祖孙不知说什么好。病重的孩子懵懵懂懂,沧桑的爷爷则伤心中混杂希望。伤心的是可以确认周神医同样治不好孙子的病了,希望是孙子还可以再活五年。五年,什么都可能发生。

那么,十年呢?

爷爷并不一定信任姜瑞,小伙子的确太年轻。但为了孙子,他不想放弃希望:“周医生,这小伙子看起来。。。。。。看起来。。。。。。”

周先生横了病人家属一眼。他知道关爱孙子的爷爷很敏感,也了解肾病难治的现实。自己没反对姜瑞之前的论定,老人就记住了五年与十年之比,只是不好直说,表现出一副期期艾艾的口吻。

“你相信那个小伙子?”

“不。。。。。。不是。。。。。。我是看他说话顺口,很有把握的样子。。。。。。”

周先生又一怔。姜瑞随口增减药量,那钟神情气质断然不是外行能乔装出来,难道说。。。。。。

一想到此,被更改的药方自然而然在脑海中流过,周先生以数十年行医经验,下意识的将药量、药效、药理与病人的病变、身体状况等等综合分析起来。。。。。。想着想着,周先生脑海里似乎突然发生了爆炸,心里如被火烧。如少年一般窜到桌前,周先生提笔在原方上依照姜瑞给出的定量迅速更改起来。。。。。。

看着改过的药方,周先生慢慢理清了脑海里的纷乱,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要知道,一张药方,代表了华夏医者对于某个病人某种病症的所有认知。当然,对于旁观者的水平是个考验。

把经验主义丢在一边的周先生,虽然医学见解远远不如姜瑞。但经验与见识却在姜瑞之上,而且水平不低:“孩子,我再给你号号脉。”

一边切脉,一边验证,足足半个小时,病孩的脉象越来越多的与新药方理念契合。周先生越来越兴奋得同时,疑惑也越来越多。这就像一家大型企业的巨量账目,新来的会计想将其理清理顺,肯定不那么简单。虽然,医者对病症更多凭借感觉,比机械性质的计算机快得多。

确定自己必须认真思量的周先生,像地主压迫雇农一样的吩咐病孩祖孙二人:“你俩就住在我这里了。不用担心食宿问题,不要打扰我就可以了。嗯,我会给孩子开一些滋养药物。。。。。。别急,不用付钱,我贴了。。。。。。望闻问切,一切都不会影响孩子休息。那间客房给你们使用,一切物品随意使用。”

愿负责一切消耗的周先生不仅安排了祖孙二人,还将小徒弟打发过去照顾孩子和老人。然后苦苦思索起来,时而提笔写写画画,或者起身去为病孩切脉,以验证医道所得。为此,周先生一夜未睡,却神采奕奕。

天刚放亮,病孩爷爷就起床了。一开房门,就听周老先生喃喃自语,不知道念了多少遍:“天才。。。。。天才啊。。。。。。天才。。。。。。”

老人小心翼翼得呼唤疯魔一般的周先生:“周医生。。。。。。周医生。。。。。。”

被唤醒的周先生一句话也没说,却像兔子一样打开自家房门来到102室门前,且完全忘记了中老年人该有的矜持和稳重,直接挥起了拳头。。。。。。

咚咚咚

剧烈得敲门声,床上的长三儿嘟嘟囔囔翻了个身,继续春秋大梦。不能怪他,盗墓贼也是整宿没闲着。

姜瑞莫名其妙中带着一丝怒意开门,见是满眼血丝又满脸红光的周先生。所谓远亲不如近邻,他只能堆起笑容问候:“早上好!”

这次,轮到周先生主动抱拳了:“姜先生,确实是打扰了。。。。。。我有眼不识泰山了啊!哎,自以为医术不错,现在才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

“您言重了!我一时兴起而已,不敢当先生之称。。。。。。”

“当得,当得啊!达者为师,您就是先生!”

姜瑞之达,无需屡屡提及。从云阳到京城,已经没有谁轻视他的年龄了。现在,开封也如此了。

非要装出一副谦虚的样子,那是招人厌憎。可是,太不好意思了。姜瑞没法请周先生进屋坐会儿。因为,102室竟然像个工地。。。。。。挖了一夜盗洞呢。

幸好,周先生暂时熄了打探102室的心思,目前,全副心思都在医学问题上:“姜先生,请到我家中一坐,以便就近请教。。。。。。”

此言绝对叫低姿态,却正和姜瑞之意,当即应邀前往。只是那份恭维不能轻轻受用:“请教二字还请您收回。。。。。我很愿意与前辈探讨祖国医学。”

周先生当即反驳:“请教就是请教!姜先生,我不过是痴长几十岁。但于医学一道,比你差得远哪!”

姜瑞不能谦虚,那是贬低自己的医术。也不能鼻孔朝天,那太不是东西,只能说:“不敢!幸之所至而已。。。。。。”

“姜先生出身中医世家?”

“大概如此。”

周先生肃然点头:“华夏文明源远流长,奇人辈出。而中医则是华夏文明中一朵奇葩,断然不会被某些败类扼杀。我,庆幸自己是华夏文明信徒,眼界虽然有限,最终还是没有与高人失之交臂。”

这话听起来,会使绝大多数人惭愧。于姜瑞,似乎多活个几十岁才合适。

其实,周先生也觉得自己心理起落太大。昨天下午还说姜瑞不知天高地厚,然而没到十二个小时,姜瑞就从狂妄少年直线上升为绝世天才和世间少有的医学大家。

何谓大家?

继承并发展前人学问,并超越或有所超越前辈高人,谓之大家。

周先生何尝不想超越叶天士,成为后人进步的又一架阶梯。问题是,穷四十余年岁月,周先生也就对叶天士的成就表示部分怀疑。或者说有所发展,但此类进步属于时代必然,要论历史地位,周先生绝对无法和叶天士相提并论。再者来说,周先生心里清楚,不论多出的几百年历史,纯以医学水平来说,自己比之叶天士也小有差距。

但是,这一夜之间,周先生觉得,即便叶天士在世,也可以正视了。通过整夜研究思索,他确信自己医术大进。

周先生早就自信得认为,与前辈的差距就是一层窗户纸。现在,这层窗户纸已经在姜瑞帮助下,被捅破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