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赌棍 第一部 大学赌棍 第2章 蛇、麻将、墙头耍杂技

sxpnceo 收藏 26 4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6.html[/size][/URL] 跑到无人处,朱百团摸摸腰间的“洗衣粉”,暗叫不妥,瞅个空子找个隐蔽处埋了。小龙想着自己和英国佬经常在一起,怕警察找自己麻烦,不敢在旧金山上学了,问朱百团有没有去处?朱百团摇头。小龙拉着朱百团上了一辆汽车,星夜赶路。朱百团难以想象,万恶的资本主义美帝国在夜里赶路的汽车比自己白天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6.html

跑到无人处,朱百团摸摸腰间的“洗衣粉”,暗叫不妥,瞅个空子找个隐蔽处埋了。小龙想着自己和英国佬经常在一起,怕警察找自己麻烦,不敢在旧金山上学了,问朱百团有没有去处?朱百团摇头。小龙拉着朱百团上了一辆汽车,星夜赶路。朱百团难以想象,万恶的资本主义美帝国在夜里赶路的汽车比自己白天一辈子见到的还多,而且随叫随停,不用查证件、要证明。朱百团不停的感叹,美帝国主义的路好宽呀、路灯好亮呀、人好少呀、金发碧眼的洋毛子女人穿的好短呀,太他妈不是玩意儿了。跑了一个钟头,路宽人稀,遇到一个哨卡,朱百团想跳车逃走,小龙说,别怕,是个收费站。收费站的人连上车都不上,只收钱便放行。如此这般,连过三个收费站,有惊无险,顶多车上的人骂几句“收费站成立十几年,早收回了成本,还他妈不撤啊!”朱百团心里释然,妈勒隔壁嘀,剥削阶级真会想法子剥削老百姓啊。

跑到了家里扶你牙州落山鸡市只用了两天,相同的路程,从河南到上海,也是坐汽车,他却走了一个星期。

落山鸡位于海边,美国第二大城市,约250万人,有77个卫星镇,是全世界的文化、科学、技术、国际贸易和高等教育中心之一,小龙精通英语,不费力联系上了一所大学,但是9月份才开学,两人暂居在下水道里。朱百团算是开眼了,万恶的美帝国的下水道修的居然能过汽车,比老家的大马路还宽敞。两人去外面买生活用品,不用介绍信,走到哪里,靠资本主义腐朽的通行证“到了(dollar,美元)”即可解决,只要有钱、不需定量,想买多少买多少,朱百团感慨美帝国的资本主义铜臭味太浓了,真他妈的唯利是图呀。

小龙钱花光了,和朱百团商量打工挣点钱贴补贴补。小龙有绿卡,轻松找到了工作,朱百团是黑户,天天猫到下水道里躲警察,只有晚上才出来。

朱百团靠小龙养活了一个月,发现万恶的美帝国警察并没有想像的那么凶恶,而且是相当的懒,光在繁华区转悠,比起日本鬼子下乡扫荡和国军入户搜查差了好些火候,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儿得自食其力,于是壮着胆子出来走动。由小龙陪着,慢慢的熟悉环境,看来看去,不禁笑出声来,妓女、流浪者以及流氓滋事、打劫在夜里层出不穷,更恶劣的是还有嘭嘭的枪声,据说美国公民人人可以持枪嘀,来自英国、菲律宾、西班牙、意大利、墨西哥、日本、台湾、韩国等国的人比比皆是,说着多达两百种的语言、穿着千奇百怪的服装,其中偷渡者大有人在,比朱百团惨的数都数不过来,在警察的松懈追捕中过的有滋有味,朱百团一下没了自卑感,这他妈是一个标准的“成分杂、种子多”的国家呀,边看边好奇的问,那个劲儿就像刚会说话的娃娃,在生存的压力下,英格里事(englisi)鸟语突飞猛进。三个月后,会了些简单对话,经小龙介绍,到一个饭店刷盘子,窝到小屋子里一天刷十个钟头,累死累活干下来连饭店前头是啥样都不知道,工资属于下九流,可朱百团知足了,毕竟能吃饱肚子,能留下来继续找自己的亲人了,然而“找亲人”有多大的把握,朱百团经常会看看天上的星星,那个把握就跟天上的一个星星占宇宙几分之几差不多。

9月,小龙一入学,麻烦来了。学校里分成了几股势力,在学校门口有一股学生收“建校费”,理由是经常有人翻学校的围墙致使墙头损坏、他们修缮围墙;进校后有一股学生在桥旁收“过桥费”,理由是桥是他们协助维护的;进了教学楼有一股学生收“卫生费”,理由是教室由他们负责保洁的;餐厅周围有一股学生收“餐具费”,操场上有一股学生收“进场费”,车场上有一股学生收“停车费”,总之,都是保护费,要想不交,要么你是其成员、要么你有关系、要么你拳头够硬。小龙初来乍到看到《学生守则》上写着打架轻则扣除学分、重则开除学籍,暗道强龙拗不过地头蛇,忍气吞声,整的腰包瘪瘪的,连吃饭都成了问题。

小龙上学后打零工少,没办法,向朱百团借钱,朱百团没把美金当回事,有福同享,挣来的钱全都给了小龙。

给钱不算完事,小龙学习好,成了祸根,班上的几个牛叉学生不想写作业,把作业本甩给小龙,小龙只好“OK”,写了一个月,别的班的学生听说有个华人冤大头,接二连三的把作业甩过来,小龙一个人接了二十多份作业。朱百团看到小龙写作业一写就是一夜,而且别的班的学生的科目他还没学得自己翻着书献学,很为小龙打抱不平。小龙却说,这是多次复习+提前预习。直到10月份,作业量越来越大,小龙招架不住,挨了一顿揍回来,朱百团怒发冲冠,太他妈欺负人了。要去替小龙出头,小龙说,他们人多,咱不是对手。朱百团说,你甭管了,明天看老子的。问了问小龙学校概况,私自出去忙活了一夜。

第二天,两人装作不认识,小龙在前头走,朱百团在后面跟,一直来到挂着“山鸡大学政法学院”的大门口。小龙缴过保护费,各个收费站不拦。朱百团嘴里叼着烟卷,哼着日本民歌《樱花》的调子、心里默默唱着“靠你大爷呀、靠你大爷呀、靠你大爷呀、呀、呀、呀--”大摇大摆往校园走。说实在的,当时的中国人地位很低(1971年前台湾代表中国在联合国主事),日本在美国的扶持下,要强于台湾、香港,朱百团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让各收费站的认为他是日本的,一半没拦,一半想拦顿了一顿朱百团就走远了。

美国的大学真他妈大,鸟语花香、建筑别致,朱百团快把大学当成皇帝御花园了。朱百团眼花缭乱之余,不忘办正事,跟着小龙来到教室外,找了个地方坐着。小龙来的早,不一会儿,从六个班过来十几个学生向小龙要作业,朱百团记着一个块头最大的长的像铁塔一样的洋学生,待那学生出教室,抄起一块石头劈头砸过去,砸到铁塔的肚子上,疼的他站不起腰。

铁塔缓过劲儿恼了,瞧见朱百团哈哈大笑,情知是他干的,大步流星复仇。铁塔一米九的个头,挥着呼呼的拳风、蹦蹦跳跳要和朱百团打拳击。一米七五的朱百团没有跟他打的意思,直接从后腰拔出一根竹管,弄出一条小蛇,嘴里喊着“serpent(毒蛇)”,扔到铁塔身上,小蛇逮着铁塔狠狠一口,铁塔当时就呼天抢地、瘫倒地下。等朱百团收起小蛇,铁塔的同伙围上来二十来个,个个拎着凳子、棍子、有的亮出了刀子,小龙怕的要死,示意朱百团快逃。

朱百团根本不挺(方言,怕)那一套,掐着蛇的七寸逼地下的铁塔去修理自己的同伙,铁塔看着滴着“毒液”的森森毒牙魂飞天外,在朱百团“beat(打)、beat”的吼声中,无可奈何的揍自己的同伴。朱百团嫌他打的轻,问他想活不想活?铁塔当想想活了,挥着重拳打的咚咚有声。其他学生有想动手的,朱百团把蛇扔过去,吓跑了一半。擒贼先擒王,朱百团如法炮制,逼着三个块头大的洋学生殴打自己的同伙,小龙叫道“老师来了”,朱百团兴致更高,变本加厉给铁塔四人分了指标,每人拿上凳子必须打三个同伴,不打别想活过今天。铁塔四人眼神中透着“不打实在不行”的意味狠狠修理同伙。

学校的老师和五六个保安扎扎呼呼赶过来,他们亲眼目睹铁塔四人与手持板凳、刀子的学生对殴,保安吹起了警戒哨,朱百团收起蛇溜进了树林里。

听着身后吆吆喝喝,朱百团东拐西绕,本着“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向校园腹地走去,校园太他妈大了,走了一公里多地仍不到头,朱百团最感叹的是美国的校园跟花园一样,到处是树和花,那些叫不出名的树郁郁葱葱、挺拔俊秀,有的枝叶扶疏、干枝百干,有的曲若虬龙、苍劲古雅。那些叫不出来的花五光十色、多姿多彩,粉红的、橙黄的、淡紫的、黄中带红的、红中带白的、白中带绿的,殷红的似火、灿烂的如金、晶蓝的如宝,或带斑点,或带条块……

校园的空气湿润,混着一股股烧灼香料的浓香,让朱百团心旷神怡,算着追兵怎么也找不过来,来到一处花园里爬到茂密的树上晒着太阳半迷糊状态睡了一觉,为了逮蛇,昨夜太累了。睡到10点多,被吵闹声惊醒,以为追兵过来了,打眼一看,远处的树下来了几个黄皮肤的学生,说着能听懂的中国话,他跟小龙呆了半年,大体听的懂粤语,这些学生说的不是粤语,一判断,不是香港的就是台湾的。

那些学生来到小龙藏的树下打纸麻将,小龙一看牌明白了,是台湾人,打的是台湾麻将。台湾麻将跟大陆麻将不太一样,大陆和香港、日本、欧美一般玩的都是广东麻将13张牌,台湾是16张。

久不打牌的朱百团百无聊赖,坐在树上看下面四人打牌,看了半个钟头,对台湾麻将了然于胸,不就是多了“松、兰、竹、菊、春、夏、秋、冬”8张牌嘛。树下三人合伙作弊赢戴眼镜的胖子,那胖子明显就是个白板,三个人悄悄换牌他都没注意。半个小时输了二十美元,不干了,要走,那三个学生不愿意,胖子翻翻兜,真的没钱了。朱百团跳下树用粤语说,我跟你们打。

三个学生开始吓了一跳,听他的口音,笑了,打就打,虎(who)怕虎(who)?

他们打的是25美分一局,朱百团只有50分的硬币,朱百团干净利索的连输两局,钱全部输光了。几个学生一瞧,嗨,又是个棒槌。

朱百团说,不如打大点,一盘一美元。三个学生问,你有钱吗?朱百团拍拍鼓鼓的裤袋,三个学生对对眼色,成。

输了的胖子站在后面观战,三个学生不敢作弊。奇迹出现了,第二盘,朱百团打了个双明杠,按台湾麻将打法,赢4番。第三盘,朱百团杠上开花,赢8番。胖子看的兴高采烈,朱百团在前面打,他在后头报数,第四盘,胖子报“全不靠,12番”,第五盘,胖子报“清一色,24番”。三个学生输急眼了,脸都绿了。朱百团说,算了吧,时间不早喽。三个学生不依不饶,赢了钱哪能放你走?朱百团把赢的钱全推到面前,不如这样,一把定输赢,无论你们怎么赢,我的钱全给你们,如果我赢,就此不打。三个学生一看花花绿绿的钱,立马答应了,胖子作裁判,点钱,朱百团下了122美元,三个学生分别有13美元、6美元、50美分。胖子小声嘀咕着,“小广东”你亏大了。

第七盘,三个学生轮流把牌洗了九回,不让朱百团洗。胖子看不过眼,称为了公平,牌由自己洗。朱百团揭到牌,三个学生各出一张,朱百团不出牌,后头的胖子看傻了,报出“天胡大三元,168番”。咕咚,三个学生晕倒了。

朱百团把钱分成五份,自己留下一份,退给三个学生各一份,外加一份是送给胖子的“小费”,夸着胖子“手气真壮”扬长而去。

走出百十米,闻到面包香味,朱百团的肚子咕咕叫,想起刚赢来的钱不少,信步朝着香味源走去。进到比教堂还大的餐厅里,朱百团痛骂万恶的资本主义美帝国,摆了几十样饭菜,老子都叫不出名来。此时不到吃饭时间,学生比较少,朱百团把20美元往柜台一交,收银员找给朱百团一堆钢蹦,朱百团看都没看抓起入袋,然后坐到比较偏的地方,等着服务员上饭。可等呀等呀,没人搭理他,再瞅陆陆续续进来几个洋学生,缴了钱后自己拿起盘子、勺子、叉子到饭菜大盘前取食,有点明白,看来服务员挺懒呀,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看到一个黑人学生进来后,自己马上迎上去,待黑学生拿起盘子,自己跟在他后头拿盘子,黑学生拿勺子敲敲盘子,皱皱眉,他也拿起勺子敲敲盘子、皱皱眉。黑学生奇怪的看看朱百团,朱百团若无其事的拿起盘子看。黑学生换了把勺子说了句“太脏”,朱百团听懂了,心里直骂,老子跟他学这个干啥?黑学生径直去取菜,取了个香蕉、一份炸土豆、还有一个夹着菜叶的面包,朱百团如法炮制,看到旁边有个圆圆的像是烤大饼上涂着红酱的比萨,想吃却不敢拿,怕拿错了加钱,看到黑学生顺手拿了一杯饮料向座位走去,朱百团也拿了一杯黄黄的饮料,迈开大步走在黑学生前头。朱百团找了个角落坐下,那个黑学生跟他坐了个对脸,间距一米多。黑学生真黑,从上到下除了牙齿外,比黑炭都黑,朱百团不由的好笑,黑炭头他妈恐怕更黑吧。黑炭头察觉朱百团在看他,友好的点点头,朱百团客气的回个头,拿着刀叉左看右看,实际上是等黑炭头吃。这一看不打紧,气坏了,看到墙上写着一串英文:自助餐厅。他在饭店打工,知道自助餐厅随便吃,于是放开胃口大吃特吃,吃光了一盘又去打了一盘,吃的直打嗝,拍着肚皮觉得西餐尽夹些生菜叶咋吃呀?面包还不如老家的窝窝头好吃。他拍着肚皮,忽然发现黑炭头和一圈洋学生在看他,洋学生们发出一阵嘲笑,用各种语言说着话,朱百团听到一个熟悉的单词“rustic(乡巴佬)”,正欲发怒,黑炭头站起来厉声喝道:“不许污辱人”。两个白人洋学生大声吹着口哨:“就是看不起你们黑奴!”“没收你们保护费是怕脏了我们手。”黑炭头气坏了:“抗议你们种族歧视!”白学生嚣张的叫:“黑鬼滚出去!”黑炭头怒火上脸:“我要控告你们!”嘭,脸上被砸了一块蛋糕。

哈哈哈哈---男男女的洋学生围过来看笑话,朱百团恶作剧的放出小蛇甩到白学生桌上,啊、哇,男男女女洋学生推倒桌、椅,撞翻餐具,餐厅一片狼籍。旋即洋学生喊起“不要放跑他们,他们有蛇,快去抄家伙!”

黑炭头冲着朱百团一挥手:“快跑。”自己却一屁股坐在地上。朱百团道:“你要干什么?”

“我要静坐抗议!”

朱百团嘟嚷着,榆木脑袋,从餐厅后门冲出。隔着玻璃看到几个洋学生围着黑炭头斥骂,却没有动手,而追自己的洋学生则愤怒的拿着盘子、刀子、叉子,暗道坏事,一阵风跑向东去。

他印象中东边是操场,穿过操场便是一堵墙。刚跑到操场边,南面过来一群学生,猛然间有人指着朱百团喊叫“就是他!”朱百团定睛一看,依稀记得有几个是早上修理过的学生。脚下不停,穿越操场。

“站住!”呼!一只足球迎面飞来。嘭,朱百团稳稳接住。又有四五个洋学生堵住朱百团的路,“哪来来的?”“缴费!”

朱百团醒悟,是收操场保护费的。“缴你妈的费!”抡起右腿,一脚将球踢向对面的学生,那球挂着风声,痛痛快快的撞到学生鼻子上,洋学生仰面便倒。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