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太平洋战争 第一章 夫妻从军 第三节 肖静随军

lili550330 收藏 18 6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70.html


肖静用钥匙打开锁,走进欧阳家门。双双看到客厅茶几上的字条:

六点钟在静女家给你接风,我们先过去了。母字。

看过父母留的字条,俩人心中涌起阵阵暖意,都知道这是双方父母有意的安排,就是要给他们留下充足的二人空间,让即将成为两口的他们,在无任何干扰下好好亲热,一解多年之渴。有这么善解人意的父母,真是人生的一大幸福。

有了二人独处的空间,准两口急不可待的拥抱在一起,分不出谁先谁后,谁主动谁被动。等待了十年他们太需要肌肤之亲,迟来的亲吻使他们心跳异常。分不清是甜蜜,是兴奋,是双方的体香,还是本能的肌肤亲密使他们忘情的热吻着。没有任何技巧的亲吻,没有任何性的挑逗,已是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十年来欧阳为履行自己当初“不急做”的承诺,不敢越雷池半步。甚至连轻吻肖静都没有过。他怕到时候把握不住自己,视肖静的嗔忿不见,坚持只礼节性拥抱她,让肖静是又爱又恨。与他身在部队性诱惑少的情况不同,肖静全是在地方生活,电视、电影、书籍、报刊、开放的大学同学,方方面面的性诱惑,性刺激都远远超过军队。看见自己周围的男男女女亲密无间,亲亲我我,而心仪的情郎却只会礼节性拥抱一下自己,她早早地就在欧阳面前嗔忿过,可惜这个榆木脑袋为了一个十八岁时的承诺,尽视而不见,任你肖静嗔怒也好,怒嗔也好,就是一味的装傻卖乖,不动一指头。而从小养成的大家闺秀般的矜持又使她不可能主动地向他发起性进攻。只好看着这个言而有信的“东西”在自己面前傻笑卖乖。今天当他们已经决定尽快结婚后,解除了“不急做”的忌禁,两人也就再也忍不住,提前几天跨进婚姻的性生活门槛。

五点半钟走出家门赶往肖静家。必须在六点前赶到,两家六个人都是时间观念强的人。

肖家单元门口,一声欧阳叫住了他们的脚步。欧阳的好朋友,他们共同的中学同学,程鹏飞在身后叫住了准俩口。

程鹏飞是一位电脑软件方面的天才。与肖静同届考入大学,毕业后在其父母的资金支持下创立了一家私营软件公司。自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公司开业不到两年已取得不俗的经营成绩。他为人精明、善于社交是软件奇才与商人的天然结合体。今天到学校就是与一位电脑软件设计专业教授商谈开发财务软件的事。巧遇欧阳,三人都显得很兴奋。

程:“博士毕业了?这次回蓉要点大蜡(成都市区俚语,即结婚的意思)?”

欧阳:“毕业了。就这几天办。你的公司情况应该很好吧。”

程:“还行,现在是电脑热嘛,软件的需求量很大。你们两个办事,我是一定要来贺喜的。不通知我,就不够朋友了!”

肖静:“我们只准备请几个要好的朋友,在一起小聚一下,不大操大办。”

程鹏飞:“老九就是老九,连结婚这种大事,都不讲一下排场。那这样,你们定名单和时间,我来安排地点通知人。我出力,你们出钱。行不行?”

俩人对视征求意见后,肖静说:“那就这样定了,后天给你电话。”

告辞后,来到肖静家。“爸爸,妈妈,我回来了”,端详着欧阳,四位老人心里充满自豪和欣慰。“我们的大博士终于回来了”肖教授:“坐下、坐下。先吃饭。两位妈妈今天联手下厨,做了好多菜,好好庆祝一下。我们两家人,从今天开始就是一家人了。”肖母:“这是民生爱吃的回锅肉、咸烧白、麻婆豆腐、凉拌三丝,这是静女爱吃的水煮肉片、糖醋里脊、烧十锦、素溜玉楠片,这是我们爱吃的茨菇海带丝炖鸭、荷香鲫鱼。一瓶五粮液,六个人都要喝一点。但是,限量一瓶,不能多喝。”一家人围着餐桌就座。欧阳拿起酒瓶先给四位老人斟满,再给肖静和自己斟上。小俩口端杯起身。欧阳:“爸爸,妈妈,多年来对我们的抚养教育倾尽了辛劳,操尽了心,今天我们都完成学业,回家来给您们汇报,以告慰列祖列宗,和对我们恩重如山的您们。请爸爸,妈妈干了这杯。”说完和肖静离开餐桌,来到厅中央,双双下跪,举杯,将杯中的酒洒在各自身前的弧圈,告慰祖先们。四位老人也将杯中的酒洒一半,随后一口干了杯中酒。

酒过三巡,肖静说:“爸,妈,想跟您们商量一下我们的婚事。”老人:“如今社会已经不是儿女婚事由父母作主的年代了,您们的意见怎么办,说给我们听听,爸妈尽力支持你们。”欧阳:“我们的意见是一切从简,只约几个好朋友小聚一下,然后就出去旅游。八月二十五日左右回来。九月一日去报到。”肖静:“我有一个决定,现在要告诉爸,妈,还有民生。”五个人都睁大眼睛,惊奇地看着她。平常有重大事情都要提出来与家人商量的她,今天破天荒的不与任何人商量就自己做主了,只给他们一个告知。

肖静:“我要跟民生去随军。九月一日他去报到的时候我就一路去。提出参军随他到部队的申请。学校方面,我已经跟系上讲了,主任同意下学期不给我安排课。”

欧阳父,母:“静儿,你要好好考虑清楚,这是一生的大事。”

肖家父,母:“静女,部队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对你而言好进不好出。走进部队就永不能回头。这个中的方方面面利害关系,你应该想一想再定。”

欧阳民生:“你真要随军。怎么也没有事前预告一下。部队和地方差别太大。你还是留在学校搞教学和研究吧!”

肖静:“我早就想好了,就是跟你去当兵。为国防建设出一份力。也为你,我可不愿意把你一个人撇在部队吃苦。要苦就两个人在一起苦。两个人好心心相印,共度难关。”

肖家父,母:“既然静女这样坚决,就依她的意见吧!我们都不要阻拦了。两个人在一块,少些离别情愁。今后生了孩子送回来,我们四老负责给你们带大。”

八月二十六日他们双双于军区机关早晨上班时间准时来到政治部接待室。欧阳递上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的博士毕业生派遣书、结婚证,肖静递上了入伍申请书,并附上自己简历及学历证书。接待军官在收看了相关证件后,请他们稍候休息一下。拿着证件进入办公区。一会儿回来说:你们俩先回去,八月二十九日上午九时再来。”

八月二十九日当小俩口九点准时来到副部长办公室。得到了批准肖静入伍,授上尉军衔,派遣到特种作战大队服役的通知。随后在干部处填写一系列表格文件后,叫他们九月一日八点到政治部报到,前往部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