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70.html


一周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一九九七年博士学位授予大会议上,欧阳民生获得中国人民解放军最高学府的博士学位。在领到博士学位证书的同时,拿到了毕业派遣证。派遣书上的报道单位后面填写:成都军区政治部;服役单位后面填写:成都军区特种作战大队;报道日期后面填写:一九九七年九月一日。距最后报道时间还有五十三天。他决定先回成都与肖静完婚后再去部队报到服役。

离开会场到学校大门外的航空售票点,买了第二天直飞成都的机票。给未婚妻肖静打电话通报情况,再到食堂吃过午饭。午休后先去各学科老师家辞行道别,最后去博士导师家,谢别恩师。晚上按预约参加同届师兄弟道别聚会至深夜时分才回到宿舍。第二天一早,欧阳民生照例按时起床出早操。尽管一九九七届博士小队只有他一人在操场,他仍然按质按量做完所有早操训练科目。早饭后收拾完自己简单的行李包,把学校配发的物品整洁地摆放在宿舍内的固定位置上,叫来楼层管理员清点物品。管理员清点完物品,给开据出门条后,欧阳离开宿舍,到学校大门值班室,将出门条交给带班的士官,打的去了机场。

一身便装的欧阳民生提着行李包走出成都机场国内航班出站口时,肖静手捧着鲜花飞跑到了他面前(肖静已在一年前取得北京大学电脑软件硕士学位,回到四川大学从事科研教学)。“大博士,祝贺你。”拥有大家闺秀气质、身材高挺、穿着时尚、满面灿烂春光的肖静将手捧着的鲜花送到欧阳面前。欧阳早已放下行李包,接过鲜花。“谢谢,谢谢!”说着便将肖静搂入怀中。满含爱意地在她面额深深一吻。

肖静蜷缩在心上人怀中,享受未婚夫有力的拥抱和深情的吻。四个月分离的思恋之苦得以缓解。成年女人的春怀和知识女人的矜持使她的脸生春光,红霞纷飞。丝丝满足和羞涩的表情映衬在她仙女般容貌上,让四周的人们感受到了倾国倾城之美的含意。

肖静与欧阳有太多的相似,父母同为四川大学的教授(不同处是欧阳父母从事文科,她的父母是理科),两家既是邻居,又是世交。祖上同为成都市的大家豪门,家族都有上百年数代人的文化积淀,家风严谨,至幼受到家长严格的教育。什么为人要诚实,做人要严谨,办事要踏实,学习要努力,坐要有坐象,站要有站象,心胸要宽广,对人要多包容,言谈要涵蓄等等。父母严厉的教育使他们从小就养成了良好习惯。幼年时身上就有大家少爷、大家闺秀的影子。那时两人就在同龄人中鹤立鸡群,与人不同。不论人品、学业、文化修养、还是言谈举止都是出类拔萃。青年时期一个是品学体兼优的酷男,一个是品学兼优的淑女(同样是一脸自信,不苟言笑)。拥有严谨家教和大量家庭藏书的他们,比平常人家的孩子从家庭和书籍中获得了多得太多的文化和知识。从降生开始,他们就在父母的言传身教中品尝人生哲理,从家族丰厚的文化积淀中吸取人生养分,传承家庭遗风。

从小学起就一直同班,早晨同路上学,下午同路回家,成为了好朋友。青春期情窦初开,彼此开始暗恋对方。一九八六年同上高二的欧阳报名参加高考,本想提前一年体验一下高考场的氛围,不想一考中的,被四川大学物理系普通物理专业录取。一年后肖静考入了四川大学计算数学专业。两人同校不同学院。一九八八年肖静家花两万多元(当时大学教授的月工资不过三百元)买了一台286计算机。欧阳到肖静家跟着学习使用计算机。一天父母都不在家时,并肩坐在计算机前的两人在键盘上双手碰到了一起。触电般的感觉传遍了他们全身。满脸通红,手却仍然在一起,谁都没有想分开。突然欧阳双手紧紧地抓住肖静,眼睛盯着她,一字一字慢慢地说:“肖静,我要娶你做老婆!”肖静通红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羞涩,用蚁声说:“好!只是要等,你不准着急。”说完,深情地看了自己伟岸的情郎一眼。面对这预料之中的回答,欧阳竟大言不惭得说:“要得,我不急做。”红云再次布满少女的脸,她抽出手,急急起身走上阳台。就这样两人没有经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早早地私定终身。

出租车在锦江边四川大学校门口停下,欧阳、肖静步行在校园的林荫道上向家中走去。风姿着著,仪表不凡,男人伟岸,女人娇美的一对情侣,引来了无数赞叹的目光。“老欧的儿子回来了;老肖的娇女要出嫁了;肖老师的老公真酷;这才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一对人间精品;当代的天仙配!”至少年就在这种眼光中长大的他们,已经习惯了被别人注视和高回头率,早习已为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