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女人最好的大学!

01,史上最混乱的婚礼(一)

据说,如果剥去所有华丽的繁复的动人的外衣,结婚这项大工程归根到底就只剩下两件事:请客,吃饭。


苗苑想,千山万水走过,我们终于要在一起开始新生活,也不枉我追你一场!


陈默想,折腾这么久,终于可以盖章画押签收回家了。


于是,对于婚礼,这两人有共同的强烈期待!


有时候,陈默真的觉得婚礼就像一场战争,你看,你首先得搞清楚时间地点人员和装备,你还要制订计划,你要做预算,你甚至还得搞演习,否则,你就很可能会把这场大仗打得一败涂地。


婚礼当天各条战线都忙得人仰马翻,苗苑在西安没有亲戚,父母提前一天赶来订了一个宾馆房间当娘家。陈默一大早开着车把苗苑送去苗江他们那边,回头直接去婚庆公司拿婚车。婚庆公司的工作人员得意扬扬地向他介绍主婚车,奔驰S系豪华型,端的是雍容华贵气度不凡,伴郎原杰听得“啊”一声,大发感慨说咱也沾光贵族了。


陈默不喜欢西装,苗同学制服控,所以这次婚礼陈默和原杰仍然穿的是武警礼服。


衣服还没换好,绑花车的小伙子就急匆匆地拎着粉红色玫瑰花球跑过来问陈默:“你车队几辆车?” 婚庆公司只负责主婚车与一辆摄像的跟车,车队里别的撑门面的车得自己凑,但是他们可以帮忙装饰。


然而陈默说:“我不知道!”


小伙子急了:“你自己车队几辆车你不知道?”


陈默说:“我妈找的,我真不知道!”


小伙子抓狂,随手把花球扔给旁边一人,冲着他吼道:“出来帮忙!”


“怎么会这样……”原杰傻眼,他数了数一共有3辆奔驰5辆宝马8辆奥迪


陈默摇头,他是真不知道。


有几个比较机灵的司机过来打招呼,原杰忙不迭地给人散烟,原杰身上的烟不够,临时从婚庆公司借了几条出来分,司机们都忙着推,说哎呀呀,客气了客气了。我们老板说了,陈局长的公子结婚那是喜事儿啊,能来捧个场那是乐呵……


陈公子?原杰的嘴角抽了抽,偷偷摸摸地问陈默:“你爹是干吗的啊?”


陈默淡淡地说:“省国税局,副局吧,应该是。”


像这种撑场面的事儿干得多了司机们也都有经验,当下也不用人招呼,就按照车型好坏给排出了队形。


没了苗苑的那些七表姐八表妹,单单一个伴娘王朝阳敲竹杠的功力简直不堪一击。她跟原杰面对面说不了三句话脸就开始红,陶迪开玩笑说我们有内奸,我们这里出了无间道,索性把伴娘送给伴郎算了!


王朝阳红透了脸恼羞成怒,结果伴娘与女方大舅哥追成一团窝里斗。好在苗妈妈何月笛一向开通,从来不在乎什么规矩不规矩,看热闹还看得很开心。而苗老爹苗江看到爱女娇美爱婿英挺,早就乐得满脸见牙不见眼:“好好好……嚯嚯嚯,带走吧带走吧!”


那叫一个豪爽一个大方,惹得小苗苗一阵娇嗔:“爹,你就这么想赶我走吗?”


陈默眼见时间快来不及了,开了内间的门抱上新娘子直接就走,王朝阳幡然醒悟:“哎呀呀!开门费啊!见鬼了,那门不是锁的吗?陈默你怎么开的?”


王朝阳脚踩8厘米高跟鞋跑得跌跌撞撞,无论如何都追不上抱着一个人还大步流星的陈默,倒是在电梯口差点绊一跤,一头栽进原杰怀里。陶迪乐得一脸坏笑,一手勾上一个,说你俩今天就跟这把事儿给办了吧!


苗苑心花怒放地抱着陈默的脖子看身后一路人仰马翻,她在想我真是个不合格的新娘子,其实最大的无间道是我啊是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