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清对中华民族的危害

周建伦 收藏 1 6742
导读:在辫子戏满天飞的今天,很多人已经不知道满清的真面目了,谁便找一些资料,看看满清的真实面目。诚然,满清皇帝都比较勤政,这在史学界都有公论,但他们的勤政是用在如何防范奴役汉民族上的,因此这并不能掩盖满清王朝200多年的倒行逆施。满清是个什么样的时代?是中国历史的黑暗一夜。 一、骇人听闻的大屠杀 17世纪中叶,满清兴起于白山黑水之间,民不过百万。而此时的大明王朝虽日薄西山,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凭建州女真的实力根本无法撼动大明的根基。要不是“进京赶考”的李自成成绩太差,建州女真根本没有机会入主

在辫子戏满天飞的今天,很多人已经不知道满清的真面目了,谁便找一些资料,看看满清的真实面目。诚然,满清皇帝都比较勤政,这在史学界都有公论,但他们的勤政是用在如何防范奴役汉民族上的,因此这并不能掩盖满清王朝200多年的倒行逆施。满清是个什么样的时代?是中国历史的黑暗一夜。


一、骇人听闻的大屠杀


17世纪中叶,满清兴起于白山黑水之间,民不过百万。而此时的大明王朝虽日薄西山,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凭建州女真的实力根本无法撼动大明的根基。要不是“进京赶考”的李自成成绩太差,建州女真根本没有机会入主中原。


1644 年,建州女真趁火打劫,入关了。这好比叫花子一夜暴富。面对泱泱大汉民族,建州女真人的心理弱视不言而喻,开始入关之初,他们还打着“吊民伐罪”的旗号,但很快久抛弃了这一点点伪善。满清起于马背刀锋,极度迷信武力,对待汉人的反抗,就一个字——杀!这充分暴露出满洲贵族标榜的“吊民伐罪”的伪善,这类血淋淋的事例在史籍中屡见不鲜。


清廷统治者从努尔哈赤、皇太极到多尔衮,都以凶悍残忍著称于史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句话对他们不完全适用。他们的做法通常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就是说一遇抵抗,破城得地之后不分军民,不论参与抵抗或未参与抵抗,通通屠杀或掠取为奴婢。无数中国和朝鲜的史料都有努尔哈赤攻入抚顺关后在辽东都司汉区内攻一城屠一城的明确记载,奴尔哈赤势力膨胀之后,大杀辽民,辽民除少数逃回关内以外,关外的汉人险被奴尔哈赤杀戮一空!皇太极破锦州,三日搜杀,妇孺不免;掠济南,城中积尸13万,运河之水变红!其凶残不逊于乃翁。至于多尔衮,更是青出于蓝。进关之初,多尔衮为了取得汉族官绅的支持曾经一度有所收敛。从顺治二年四月遣兵南下开始即以民族征服者自居,大肆屠戮汉人,演出了一幕幕惨绝人寰的屠城悲剧。连经历了文字狱闹得最厉害的乾隆时期的御用文人纪昀(纪小岚)也在《阅微草堂笔记》里透露了他一家在清军屠刀下的遭遇。


清军入关,一遇抵抗,必“焚其庐舍… …杀其人、取其物,令士卒各满所欲”。


“所过州县地方,有能削发投顺,开城纳款,即与爵禄,世守富贵。如有抗拒不遵,大兵一到,玉石俱焚,尽行屠戮。”这是多尔衮代表满洲贵族发布的“屠城令”,尔后就是血洗江南、岭南。屠江阴、屠昆山、屠嘉兴、屠常熟、屠海宁、屠广州、屠赣州等等,清兵甚至勾结荷兰殖民者,攻屠思明州(厦门)… …


“民贼相混,玉石难分。或屠全城,或屠男而留女” 这是1649年满清政府屠四川时张贴的公告!(日本人还挂出"皇军不杀良民"之类的幌子遮掩遮掩,满洲人连这都不用。)清军几乎将四川人杀绝,才有来的“湖广填四川”的大移民。


古语云:"杀降不祥",清军往往以“恶其反侧”等借口将来降军民屠戮一空。


清军屠昆山,“昆山顶上僧寮中,匿妇女千人,小儿一声,搜戮殆尽,血流奔泻,如涧水暴下” 。还有满清遗老遗少竭力抹杀的 “扬州十日”、“嘉定三屠”,都是在几乎杀绝之后才下令“封刀”,仅扬州一城,死者即达八十余万… …清兵的野蛮、凶残可见一斑!连德、日法西斯比起来,恐怕也是小巫见大巫,自叹弗如。


满清转战烧杀三十七载,方才初步平定中国;短短三十余年间,使中国人口从明天启三年(1623年)的5165万减至顺治十七年(1660年)的1908万,净减三分之二!(由于明朝瞒报人口数现象普遍,实际数量更大)。整个中国“县无完村,村无完家,家无完人,人无完妇”… …南方一带商品经济最发达的城市一个个被血海笼罩,明末资本主义萌芽摧残殆尽,究竟有多少汉人惨死已无法计数。大明有思想、敢反抗的忠勇之士几被杀尽,辫子兵们挥刀,砍掉每一个不屈汉人死不瞑目的头颅;满城都是鲜血,满地都是尸首… …留下的大抵是一些顺服的“奴才”。正如鲁迅先生所言,“满清杀尽了汉人的骨气廉耻”,才导致日后直至今日软骨之人何其多!以致有人说中国国民素质的低下就是缘自明清之际,其实东方的落后于西方,正是始于明朝的灭亡。


满洲贵族不仅杀汉人,还杀少数民族。满清入主中国,不仅是汉民族的民族灾难,也是其他各族人民的民族灾难,满洲贵族在两百多年的血腥杀戮中,各族人民都倍受荼毒,连素来对中原王朝的政权更迭漠不关心的西南各少数族也纷纷举起抗清的义旗!汉人被杀的最惨,这自不必说,此外,满洲贵族又杀苗民一百万,杀回民数百万,把漠北蒙古的准葛尔部落杀到最后一个幼童!在世界历史上都是罕见的残忍!


国父中山先生在《中国问题中国的解决》)一文中列举满清政府的种种杀人罪行,控诉满清统治者“贪残无道,实为古仅所未有!二百六十年中,异族凌残之惨,暴君专制之毒,令我汉人刻骨难忍,九世不忘!”


可笑的是,昔日满清的残暴刀锋被今天一小撮愚氓的“文化人”吹嘘为“圣武”,这些汉猪不惜终日花费笔墨口水,为满清的刽子手表功,比如某“清史专家”戴某,上海的“文化人”余某,“皇帝作家”二月河某(姓氏待考)硬把那段血淋淋的历史生生吹捧成所谓的空前绝后的“康乾盛世”。这些被杀尽了骨气廉耻的软体动物恬不知耻的刽子手的“圣武”辩解,说什么这是为今天讲民族团结云云。这倒省去了侵略者的许多口舌,真是“人无廉耻,无法可治;狗无廉耻,一棍打死”!!


[小资料]

◆扬州十日

1645 年4月,清军兵围扬州。督师史可法固守孤城,急命各镇赴援,但各镇抗令拒不发兵。清军乘机诱降,史可法严词拒绝。清军主帅多铎先后五次致书,史可法都不启封缄。清军攻城,史可法率军民浴血而战,历七昼夜。25日城破,军民逐巷奋战,大部壮烈牺牲。清军纵兵屠戮,“十日不封刀”,八十多万汉人惨遭杀害。城破时史可法被俘,多铎劝他归降,史可法大义凛然: “我中国男儿,安肯苟活!城存我存,城亡我亡!我头可断而志不可屈!”遂英勇就义。


◆◆嘉定三屠

1645 年6月,清军再下剃发令,命令十天之内,江南人民一律剃头,“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这严重伤害江南百姓的民族感情,于是纷纷起而抗清。其中嘉定人民的抗清尤为顽强激烈。闰六月十三日,剃发令下,群众开始酝酿反抗。清嘉定知县强制剃发,起义顿时爆发。城郊居民一呼而起,打败来剿清军。降将李成栋率清兵猛攻,城中居民冒雨奋战,坚守不屈。清军用大炮轰城,始得攻入,城中无一人投降。清军屠城,杀两万余人后弃城而去。次日朱瑛又率众入城,组织抗清,旋败,再遭清兵屠杀。八月十六日明将吴之藩起兵,反攻嘉定,亦败,嘉定第三次遭屠城。史称“嘉定三屠” 。


◆◆◆江阴屠城

1645 年,满清颁布剃发令后,江阴(在今江苏)人民举行了反清起义,共推阎应元、陈明遇为领袖,坚持“头可断,发决不可剃”,进行反清斗争。满清先后调动24万军队攻城,江阴人民浴血奋战,守城81天,击毙清三王十八将,清军死伤过十万。但终因力量悬殊,粮食罄尽,守城者全部壮烈牺牲。城破后遭到清军血腥屠杀,死者无数,繁华的大都市尽为废墟… …


二、文字狱——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


满洲贵族入得关来,用铁蹄刀锋夺得了江山,但如何才能巩固在全国的统治,满洲贵族还有一项重要德政——文字狱!满洲贵族除了杀戮还是杀戮!先是杀戮有气节有思想的勇士,然后是杀戮有气节有思想的文字。


鲁迅先生说的好,:“对我最初的提醒了满汉的界限的不是书,是辫子,是砍了我们古人的许多的头,这才种定了的,到我们有知识的时候大家早忘了血史”。


满清文字狱处治之残酷、杀戮之凶残,流毒之深广,都是空前绝后的!在满清皇帝的暴政之下,任何一丁点的思想火花、一丁点的独立人格、一丁点气节的人,尽遭扑杀!所谓 “康乾盛世”在某些文人笔下写得像花一样美,但某些文人偏偏忘了“康乾盛世”正是文字狱最盛的时代。康熙、雍正、乾隆祖孙三个,大兴文字狱,一个比一个疯狂。有文人写道“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作者便被吹毛求疵的乾隆杀掉。满清统治者大兴文字狱,几乎残酷到变态的程度:对生者动辄“弃市”、“凌迟”、 “灭族”,对已死的作者亦不放过,非要开棺戮尸、挫骨扬灰才解心头之恨。


在主子的授意下,奴才们更是捕风捉影,大肆株连无辜。一言不合圣意,手起刀落,杀无赦!满清皇帝知道奴才们肆意滥杀,但却并不制止,“宁可错杀一千,不可使一人漏网”,独裁者要的就是这种白色恐怖的效果,以震慑士人,让被压迫者不要有任何捣乱的念头!满清皇帝是国民党独裁者的导师。


不仅如此,满清统治者还更为阴毒的删改了古书的内容,其目的非常非常的明确,一方面掩饰自己的罪行,另一方面不要让国人看到很有些骨气的文人。由此达到其彻底奴化汉人、永久奴役汉人的企图!


“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 … …这些中国人陈陈相因的民族气节不见了,只剩下阿谀奉承的奴性跟龌龊的辫子一起留了下来。中国传统的为官是直言敢谏,为史应秉笔直书,然而这些观念被彻底摧毁,在刀斧面前,只剩下一大帮唯唯诺诺的奴才。在沉重如铁的历史黑幕下,只有满清统治者为了以儆效尤留下来的酷烈文字狱,那是天知道有多少无边的血泪被无情地埋没了!!


长期的文化杀戮,留下来的成绩是一部经过抽改、“消毒”(民族思想)的四库全书,三千多种十五万多部禁毁书目,超过七十万部的被焚毁图书,还有几万万被压迫人民的仇恨。吴晗说,“清人纂修《四库全书》而古书亡矣!”


满清文字狱是如此之彻底,一篇吴三桂的“反满檄文”,一本《扬州十日记》,一本《嘉定屠城记略》,竟在中国本土湮灭二百多年,二百多年后才从日本找出来!中国历史上的民族政权交替时代屡见不鲜,但从来没有一个像满清统治者这样,彻底摧毁汉人的衣冠服饰,彻底绞杀汉人的民族意识,满清统治者企图从精神上到肉体上彻底把汉人弄成完全顺服的走狗!


清朝政府为什么这样做?


其一、说句可能不利于民族团结的话,有清一代,满洲贵族都是??由于面临共同的外来强敌,满洲殖民者和满清皇帝才增加了一点点中国人意识。至于经过长时间的融合,满族成为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一员,那便是后话了。)


实际上,没有一个清帝承认过自己是中国人,胤祯反复的说什么“朕夷狄之君”、“非中国人”云云;慈禧太后拉那氏最后连老底都说穿了“宁与友邦,不与家奴… …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满洲贵族刚毅说的更露骨“汉人一强,满人必亡” … …可见,满洲贵族在骨子里根本就是把中国人当奴才!在充分拉拢利用的同时又刻意防范压制,把他们限制在“家奴”的范围内,防止他们“犯上作乱”。如何才能坐稳中国的江山,龚自珍一语道破天机—— “欲灭其国,先去其史”!


其二、女真族民不过百万,当面对泱泱大汉民族时,满洲贵族的心理弱势不言而喻,因为它知道单凭一点有限的武力,和由这武力所缔构的穷凶极恶的专制政权,是不可能长期来奴役广大人民的。满洲贵族害怕文化,害怕民族思想,越想越怕,恐慌得不得了,才来这一手文化杀戮。


三、创造和科技的死亡


由于满清政府极度的专制,自由的思想被彻底的扼杀掉了,万马齐暗。入关之后,满洲贵族鼠目寸光,闭关锁国、重农轻商、轻视科学等一系列错误国策的危害显而易见,如果是在思想活跃的情况下,这些问题都不难发现和解决,只不过是残酷的思想迫害使得作为社会精英的知识分子噤若寒蝉。龚自珍只得无奈的仰天长啸“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这哪里是没有人才?!是没有言路!


由于满洲贵族可怕的杀戮,中国人的精神死了。从此时起,中国的各级官吏不再自称“下官”、“卑职”,自王公大臣起在皇帝面前口口声声自称“奴才”,朝野上下弥漫着循规蹈矩的迂腐之气,这种味道好像行将就木的气息。


一个民族的精神死亡,也也意味这个民族的灭亡!从此,中国不是发展, 而是全面倒退,一派江河日下之势。


[思想方面]满清扼杀了晚明思想启蒙运动,扼杀资本主义萌芽


明末清初正是思想界启蒙的时代,明末思想界对整个封建意识形态从哲学到伦理,从治国到治学都开始反思和批判。大思想家黄宗羲、李贽、顾炎武、王夫之都看到了封建社会的弊病特别是宋明理学的危害,在他们的著作中闪耀着人本主义、民主主义的光芒。启蒙思想家黄宗羲的《原君》批判君主专制,打响了民主思想的第一炮;著名的四大名著皆出自那个思想躁动的时代,这些戏曲小说都以市民喜好为标准,反映了市民意识的觉醒,这是对封建礼教压抑人性的反叛;江南一带的到处是反映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雇佣制作坊和工场;以徐光启等人为代表的先进科技知识分子集团正在形成;还有西方的天主教在南方广为传播,特别受到明末先进的士大夫的欢迎;英国有议会,而当时的中国民间结社议政的风气很盛,特别是有先进的思想政治组织“复社” … …而大清律规定:“凡三十人聚会,一律处斩”。好了,一切非政府组织全部取缔了。


而满清的不识字的铁蹄将这些美好的事物摧残殆尽,物质文化大规模毁灭,如同中世纪西方蛮族入侵后的欧洲一样把中国带入了沉沉的无边暗夜之中。


[经济方面]生产力大幅度倒退。


现在某些人极力鼓吹“康乾盛世”不过是封建帝国覆灭前的回光返照,好象临绝前的垂死挣扎,只要稍有文化常识与历史知识的人,都能看出“康乾盛世”不过是野蛮的杀戮、阴毒的精神摧残、残酷的独裁暴政的代名词。就经济方面而言,所谓的“康乾盛世”其实大多是对明末的恢复性增长。明末崇祯时就有田783万顷,而顺治16年(1659)中国耕地总数是549万顷,直到到乾隆31年(1766)到741万,数字刚接近明末土地数字(《清朝文献通考》田赋所载)。可见 “康乾盛世”生产恢复是缓慢的,过了一百年才到了明末的生产规模。嘉庆年间的791万顷为最高,以后就下降了,封建经济在停滞中(范文澜《中国通史简编》 767页)。


或曰 “康乾盛世”时清朝综合国力居世界第一。此说不假,只是清朝以前中国的经济总量一直就是世界第一,不是清朝才是世界第一的,这首先要归功于中国雄厚的基础。满清之前宋朝的经济总量占世界75%,明朝占45%,清朝占25%。明朝雇佣经济的工商业及海外贸易十分繁荣,就经济比例而言十分合理,距离资本主义已不遥远。同居世界第一的清朝在质上已差之千里,搞的近代资产阶级软弱无力,担当不起革命的重任。


明末,传教士利玛窦《中国札记》这样记载中国:“这里物质生产极大丰富,无所不有,糖比欧洲白,布比欧洲精美… …人们衣饰华美,风度翩翩,百姓精神愉快,彬彬有礼,谈吐文雅。”而乾隆时来访的英国特使马戛尔尼则说:“遍地都是惊人的贫困… …很多人没有衣服穿… …军队象叫花子一样破破烂烂的”。


再看工商业。明朝永乐年间的铁产量高达9700吨,超过当时欧洲诸国总和,但是到了清朝,政府严禁采矿,冶金业从此衰落;明朝棉布取代麻布成为纺织品的主流产品… …无论是铁、造船、建筑等重工业,还是丝绸、棉布、瓷器等轻工业,明朝在世界都是遥遥领先,工业产量占全世界的2/3以上,比农业产量在全世界的比例还要高得多。而“康乾盛世”虽然人口数倍于明朝,然而铁和布匹这两项指标性的工业产品的总产量却始终未能恢复到明末的水平。到康乾盛世结束不久的1840年,清朝工业产量仅为全世界的6%,无论是总产量还是在全世界的比例,都不及200年前的明末。


明末的对外贸易量是惊人的。凭籍历史学者已有研究成果估计,在16世纪中期到17世纪中期(即明中期到明末)的百年间,由欧亚贸易流入中国的白银在七千到一万吨左右,约占当时世界白银总产量的1/3。一万吨白银,相当于当时中国的三亿二千万两白银。不是欧洲而是中国占据了世界经济中心的地位。而清朝由于闭关锁国在鸦片战争前的对外贸易远远低于明代(美国的弗兰克《白银资本》)。


[军事和科技方面]


虽然明朝的皇帝不怎么样,但总体来说明朝的心胸还是算比较广阔的,对外来的事物一直抱着欢迎和学习的态度。明朝海军力量强大,李约瑟博士说:“明代海军在历史上可能比任何亚洲国家都出色,甚至同时代的任何欧洲国家,以致所有欧洲国家联合起来,可以说都无法与明代海军匹敌。”


当时袁崇焕在宁远城头毙伤后金的红夷大炮就是来自葡萄牙。明代的火器装备已经很先进了,明末军队初步骑兵之外,还编有相当数量的 “神机营”。据资料记载,“神机营”每一营(5000人)用霹雳炮3600杆、大连珠炮200杆、手把铳400杆。这是何等现代化的装备啊!


然而,随着明王朝的彻底灭亡,时光却在倒流,科学家绝迹了,先进的火器被满清埋葬了。到鸦片战争时,手持大刀长矛的清兵对火器已经陌生了。


满清以骑射得天下,但统治者心胸狭隘,对先进的军事科技敬而远之,一味的敌视和排斥,生怕这些技术流落民间威胁自身统治。清朝的考武举期限还要比试火枪射击,后来满清贵族斥之为“奇技淫巧”予以废除;“雅克萨战争”中,清军缴获的俄军的扳机击发式火绳枪,康熙看到火绳枪样品后,仅留下二支用作自己把玩,而命令清军禁止使用此种新式火枪,康熙的理由竞然是“不得中断前人所授的弓箭长矛传统理由”。骑射虽然能在17世纪还占一定优势,但经过200年的发展,火器最终淘汰骑射,中国人不用的火器洋人喜欢用。阻碍先进技术的恶果最终得到恶报。


明比清有多得多的大科学家,在我国科技史,16世纪中叶至17世纪中叶的一百年(明朝中晚期),是个群星灿烂的时期,各种科学成果异彩纷呈。出现方以智、李时珍、徐光启、徐霞客、宋应星五位科学巨人,还有朱载堉、李之藻、王征等众多科学家,这在中国历史上是十分罕见的。明朝的科学家对中国古代所有的科技成就进行了历史性的总结并达到了空前的高峰。同时西方科学和哲学正系统地引进,西方传教士带来了大量的书籍,其中不少被翻译成中文。徐光启受教于传教士利玛窦,翻译了《几何原本》。《几何原本》和亚利士多德的《逻辑学》构成了西方科学的基础。李约瑟说:由于历史的巧合,近代科学在欧洲崛起与耶稣会传教团在中国的活动大体同时,因而近代科学几乎马上与中国传统科学相接触。明代的传统数学、天文学由于西学的到来而复兴。到1644年中国的和欧洲的数学、天文学和物理学已经没有显著的差异,它们完全融合,浑然一体了。


而野蛮人的到来彻底中断了这一进程,中国从此远离科学,科学家绝迹了,中国的知识分子不敢创新,只会战战兢兢从事考据。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徐光启翻译的《几何原本》却传到了日本,对日本近代科技发展影响很大。犹如19世纪魏源的《海国图志》在中国被束之高阁,而在日本却直接催生了明治维新


满清统治者的保守、不思变革、对新生事物的冷漠真是无以复加,这与当时西方国家与日本求新、求变、对新生事物的渴求,与形成了鲜明的对照,由此种下了中国几近亡国灭种的祸根。而试想东西方的文化交流不被中断,中国人会以和平健康的心态引进这些先进科学技术,先进理论乃至民主制度。中国绝不会在近代因为“技不如人”而在反侵略战争中屡战屡败,国家民族危如累卵… …


四、结语


我知道有人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文章,一顶破坏民族“团结”的大帽子立刻给我戴上,呵呵,但历史不是一块摸布可以任意擦来擦去。满清王朝靠野蛮的杀戮起家,因屈辱的卖国苟且灭亡,历史大致如此。我不是说它一团漆黑,但在那个时代欧洲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英国完成了工业革命、法国也经历了资产阶级大革命,还有德国的崛起… …而中国在满清的统治下却经历了一场历史的大后退,这样一个时代可以说是一个被历史基本否决的时代,有什么可歌颂的。


关于“团结”多罗嗦几句,在明末满清和明朝那就完完全全是两个国家,两个文化、制度、风俗都完全不相同的国家。至于满族成为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一员,那便是后话了,反正当时的国人绝不会想到。看待历史问题时,最忌带着今天的观点。不能因为今天的可能被破坏的“团结”就当乌龟、??“团结”。


刽子手举起屠刀时是不讲“团结”的,举个例子,北伐战争中,蒋介石“清共”,当时的中共领导人害怕 “破坏团结”,不去抓枪杆子,其后果是无数共产党人遇难,这是血的教训。毛主席说的很精辟:“在斗争中团结,则团结存;在妥协中求团结,则团结亡”,这才是团结的辩证法。韩非子认为“法施而后知恩”!那些没有骨头的软体动物实在应该好好体会这句话!再说当时杀人的满洲贵族和今天的满族不是同一个历史概念,如果真的因为仅仅列举了几个满洲贵族杀戮的例子就会影响民族“团结”,那这个“团结”也太脆弱了。







本文内容于 2010-7-20 13:23:15 被小编a4编辑

6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