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镜 正文 六十二 打草惊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


看着小混混惊慌失措地一趟趟跑来跑去,邱笑苍悠闲地说:“他奶奶的,几十天来都是别人猫捉耗子一样戏弄着我们,今天好不容易当回猫,我可要好好感受一下当猫的感觉。”

柳烟见邱笑苍的玩兴儿一上来就完,说:“猫先生,现在的感觉真的那么奇妙吗?不知道猫先生有没有办法走出这鬼打墙?“

邱笑苍看看还在不停地走来走去的小混混,说道:“也不知道玩点别的有意思的,太没创意了,鬼打墙这套把戏至少在我面前玩了有五六次了,没有哪次能把我困住的。看样子背后的人最会使的就是这个了。“

“那你现在知道怎么走出去吗?“柳烟问。

邱笑苍伸个懒腰说:“我现在这么舒服地坐着,为什么要走出去啊,我要坐到明天早上,看着什么鬼打墙自己消失。”

然后邱笑苍哼起了歌来:夜色多美好,心儿多爽朗,在这美丽地晚上。

柳烟指着已经累得筋疲力尽的小混混说:“看你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比他更象小混混了。别贫了,走吧,我困了。”

“唉,难得有今天这么好的心情,叶小青的病好了,今天晚上主于主动设了个局,虽没问出什么来,总算让我老人家过了一回当猫的瘾,不过我现在还没有走出这看不见的迷宫的办法,也不想和他那样不停地绕圈子。我们还是坐要这儿等太阳吧。”

柳烟站起来拉着他的胳膊说:“走吧走吧,你老人家没办法走出去,并不代表我老人家也没办法啊。”

柳烟拉着邱笑苍向着堤岸方向,向左边走几步,再向右边走几步,不一会儿就到了河堤。邱笑苍吃惊地看着她:“唉,你太让人神奇了,你用的什么办法走出来的?”

“所谓鬼打墙,不过是有人布了奇门遁甲阵,三国时诸葛亮困陆逊的八阵图,黄老邪桃花岛的那片桃花林,都是这样的。不过那些阵法,布阵的人下了一番心血,走出去有点难。象这样临时弄出来的,也就那么几步,把人迷惑住,让人不知不觉的绕圈子,这样的迷局,其实是没有什么杀伤力的,主要用途在于给困在里边的人心理上造成恐惧,体力上让劳累不堪。说不上还真有人会在阵里边吓死或累死的。”柳烟淡淡地说。

“可是,你是怎么懂这些的?”

“你忘了啊,我不是有一本仙书吗,这两天闲下来的时候看了看,大多的都看不懂,有过几次被困在一个地方绕圈子的经历,我就先在书中找这个来看了,今天又遇上了什么鬼打墙,没想到一试就走出来了。看来还要多谢对方给我一个实践的机会。”柳烟现在的心情也非常不错。

“哈哈,还说我坏,你看来比我还坏好多,既然能出来,为啥不把那位还在里边绕圈子的也带出来啊?”见柳烟有点得意的神态,邱笑苍汕得打击她。

“人家困的是我们又不是那拎不清的小混混,我们出来了,自然会撤去布下的阵的,走吧,回吧。”

到叶小青家后,两人还是睡在沙发上。这房子的诡异情景让两人还是心有余悸。一夜无事,邱笑苍又是睡觉睡到自然醒,睁开眼睛的时候见柳烟又在沙发的另一边看着那本《猫鉴实录》,洗嗽过后,柳烟问今天干什么,邱笑苍说:“电脑里边的东西,我们已经取到了,我们还是回驿站吧,不管怎么说,所有的鬼怪应该都是出自那里的。”

“那我们吃点饭后就走?”柳烟问。

邱笑苍嘿嘿一笑,说道:“别急,我先把这房子里的鬼捉了再说。”边说边把手伸到茶几的下边,扣出了一块扭扣大小的集成线路,嘴里啧啧地感叹道:“真有钱啊,这玩意儿应该值五六千吧,在这房子里一放就是四五块,他奶奶的,两三万块钱就这么浪费了,真不愧是修房子了大老板。”

柳烟见邱笑苍突然作出这样冒失的事情的,吃晾又不解地看着他。邱笑苍接着在书房,卫生间和主卧室各找出一个一模一样的东西来,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翻出把电工钳,把几个小小的窃听器全部夹得粉碎。

等邱笑苍把几个都夹碎了,柳烟才开口埋怨他说:“你是不是发疯了啊,事情还没查出一点明目,你这样做不是打草惊蛇吗?”

邱笑苍懒懒地笑着说:“我终于想明白了,蛇藏在草丛中不露头是最可怕的,我就是要打草惊蛇,让蛇自己在草丛中呆不住了,自己跑出来,捉起来才更省劲。”

“可是,现在这样做,是不是有点早了?对方到底是谁我们还不知道。你这样做不是在公开宣战吗?“柳烟有点忐忑不安地说。

“嘿嘿,对方不会想到我们还没搞清对手就敢宣战吧?我估计啊,马上就有人要跳出来了。“邱笑苍似乎对自己如此恶做剧的作法很得意。

柳烟过来看着他,叹口气说:“唉,前段日子见你一副呆板的样子,没想到现在突然变成一副无赖相了,我真有点看走眼了。“

“心结,知道什么是心结吗?叶小青突然疯了,我的心结也就绾起来了,虽然下了决心一定要把事情查清楚,但在内心对那未知的力量还是充满了恐惧。现在我终于想明白了,那些幻觉,都和我们的心结有关,事情想通了,自然就回复到原来的样子了。走吧,吃饭去。“

柳烟站起来叹口气说:“我还情愿你保持前几天的样子,至少看起来象个正人君子,现在这副嘴脸,和你在一起我还真有点不放心。“

其实柳烟也知道,那个柳青自愿进入镜子后,自己内心的死结也慢慢地解开了。

吃过饭后,打电话和叶小青告别,两人坐上了去驿站的班车。到驿站后还是住在以前的那招待所,放下行李后,两人无所事事,今天正好驿站逢集,就准备去集市随意逛逛,好长时间没赶过驿站的山场了,两人虽然不买什么,也在集市上东瞅瞅,西看看,弄得那些卖东西的山民以为他们是二道贩子,不停地问他们要不要手里的东西。正逛着,前边有人档住了去路,邱笑苍抬头一看,是杨姨正笑盈盈地站在他们面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