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大扫荡.百度百科资料拿来共享

dycdmc 收藏 53 6038
导读:五一大扫荡 冀中军区是八路军的一个二级军区,司令员吕正操,下属5个军分区,38年10月最盛时拥有 44个县(其中22个县完全控制)800万人,部队6.3万。因为富庶而被八路军成为中国的乌克兰,日军则称其为八路的兵站。五一大扫荡就是日军为摧毁这个八路兵站而发动的战役。 日军计划   1942年5月1日,侵华日军纠集日伪军五万余人,在空军的配合下,出动坦克、汽车几百辆,由其华北驻屯军司令冈村宁次亲自指挥,对我冀中军民发动了空前残酷、空前野蛮的“铁壁合围”式的大扫荡。这次扫荡,敌人凭借军事上的机动优势

五一大扫荡

中军区是八路军的一个二级军区,司令员吕正操,下属5个军分区,38年10月最盛时拥有 44个县(其中22个县完全控制)800万人,部队6.3万。因为富庶而被八路军成为中国的乌克兰,日军则称其为八路的兵站。五一大扫荡就是日军为摧毁这个八路兵站而发动的战役


日军计划

1942年5月1日,侵华日军纠集日伪军五万余人,在空军的配合下,出动坦克、汽车几百辆,由其华北驻屯军司令冈村宁次亲自指挥,对我冀中军民发动了空前残酷、空前野蛮的“铁壁合围”式的大扫荡。这次扫荡,敌人凭借军事上的机动优势,采取多路密集的“拉网式”、“梳篦式”战术,企图从四面八方将我领导机关和主力部队压缩在深(县)、武(强)、饶(阳)、安(平)四县相接的根据地腹心地带,予以歼灭。具体分为四个合围区:深县、安平以东之深武饶安献县地区;沧石路以南,石德路以北之深南地区,深安路以西至晋县、深泽地区;深么路以西旧城至束鹿地区。由此可见,敌人预想的战场,竟占据了整个深县。日军为达到战役目的,没有动员根据地周围的日军,而是采用远距离机动的办法,构筑大合围圈,战役进程也求稳不求快。


扫荡过程

5月10日第一次扫荡

5月10日,日军第四十一师团(配属独立混成第九旅),从石德路沿线开始迅猛向北进犯;第一一○步兵团从滹沱河北岸急促向南推进;独立混成第七旅从河间、肃宁一带加紧向饶阳方向压缩。一时,深县大地风云突变,村野间枪声四起,老百姓哭叫连天。敌人到处杀人放火,马队奔突合围,步兵拉网包剿,妄图一举摧毁我领导机关,消灭我主力部队。这天未及时转移的我警备旅一团二营,在深南西河头遭到有装甲车坦克和飞机助战的四五千敌人的围攻。我二营全体战士以村落为据,顽强抗击,激战竟日,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因敌人密集暴露,我军分散隐蔽,敌人伤亡三百余人,我军只伤亡四十多人。至夜,我军突出重围,转移到深北。

5月23日第二次扫荡

5月23日,敌人上述兵团,再次对深南进行残酷“扫荡”。我警备旅一团二营和深南九区小队在李张角、一团一营和深南八区小队在王家铺,均遭到敌人重重包围,展开恶战。虽给敌人以重创,但终因敌众我寡,旅部和一团二营仅有三十多名指战员由深南九区小队长夏仁义带路,于星夜突围脱险,其余同志壮烈牺牲。一团参谋长郭幕芬和一营五十余名指战员在王家铺战斗中光荣殉国。同日,四十区队与深束县民兵三十余人在白宋庄被一千余名敌人包围,激战到下午两点,虽重创了敌人,但我伤亡惨重,仅有区队长张和带一个连的战士避敌脱险。


扫荡事件

日军暴行

在“五一扫荡”中和其后的几个月内,我未及时转移的主力部队受到较大损失。我县、区干部被迫分散隐蔽,县大队、区小队也被迫化整为零,转入地下。敌人凭借暂时的优势,整天“合围”、“清剿”,到处搜捕抗日武装和抗日干部,搜捕抗日物资,疯狂屠杀抗日群众。他们在哪里吃过亏就到哪里去报复,哪里有抗日活动就到哪里去“清剿”,哪里住过八路军、抗日干部就到哪里去烧杀。制造了许多惨绝人寰的惨案。 五月二十日深南王家铺战斗结束后,第二天敌人便到王家铺进行报复。捕杀无辜群众数十名,把王家铺捣成一片废墟。 “五一扫荡”后,我辰时区小队镇压了史村岗楼的一名伪军,敌人便纠集深北二十多个据点、岗楼的日伪军,“扫荡”我深北四十多个村庄。抓捕我党政干部和无辜群众六百二十多名。为扑灭抗日烈火,于九月二十四日在辰时一次杀害我无辜群众三十八人。

深北辛村区区长王特在一次战斗中负伤,敌人风闻王特在老家北周堡养伤,便在“五一扫荡“后一个月内,三次血洗北周堡,杀我共产党员抗日村长潘炳文和无辜群众七人。最为残忍的是将群众刘鹤岭、位志和栓在马鞍上,活活拖死。尽管如此,敌人还是枉费心机,这期间,敌人强奸妇女二十多名,其中一青年妇女被轮奸致死。据当时深南六区六月至七月一个月的统计,全区被屠杀五十多人,刘庄一村被杀二十五人,其中王剑死得更惨。敌人枪托一落,头上便喷出血来,残暴的敌人又在他头上浇了三瓢开水,最后用木棒砸成肉饼。 在“扫荡”中,我县广大人民群众舍死忘生地掩护抗日干部和武装。如深北抗日模范村木家左,在一九四一年曾被敌人杀害四十多人,烧房七百四十间。在“五一扫荡”最险恶的环境中,该村广大群众不畏强暴,始终把民族利益放在第一位,置个人安危于度外。先后掩护冀中行署,地委“新世纪”报社及县区干部计二百多名。

人民英模

一九四二年秋,唐奉村李町老大娘,在敌人搜查时,坚定沉着,硬说县妇救会干部是自己的儿媳妇,瞒过了敌人。冯营村妇救会干部尹玉文,多次掩护了县干部蔡毅、丁冠英、王稚子、李建新等同志。深北东牛村堡垒户石哲芸,在一次敌人“清剿”、“剔抉”十分危急的情况下,镇定自若地认县长李芸华为自己的丈夫,使李芸华安全脱险。八区张家庄李敬老人,在“五一扫荡”极其残酷的环境中,掩护吕正操,刘亚球的爱人达两个月之久。深县白宋庄村郭大娘多次掩护县干部杨煜、朱康、李殿隆、吕仲敏等。


最后结果

至1942年6月上旬,日伪军占据冀中根据地所有县城和较大集镇、村庄,共建立1700多个据点,挖掘4000多公里封锁沟,把冀中根据地分割成2600余块。 此次日军的残酷扫荡,使冀中根据地遭到严重摧残,冀中军区部队减员16800余人,5个军分区司令中,第八军分区司令常德善,政委王音远双双战死,第十军分区司令朱占奎被俘投敌。剩余的2万主力被迫转移到晋西北,群众被杀、被捕达5万余人,根据地全部变为日占区和游击区。冀中军民在2个月的反扫荡战役中,共进行大小战斗272次,毙伤日伪军1.1万余人。


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1009224.htm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