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发帖,说的不对的,还请诸位多多包涵,谢谢!)


我是二代北京人,父母是外地人,他们在北京上完大学留在北京,我也就成为一名出生地为北京的二代北京人。之所以说得这么清楚,因为我没有纯正的京腔,我父母在北京白手起家。


七十年代,母亲分了苏联援建的房子,三家合住共用一个厨房和卫生间,我们一家四口住在一间12平方米的小房,一间屋子半间床,我和姐姐住上下床。由于父母都是外地人,经常有亲戚来北京求医看病来旅游,我家也就成了“驻京办事处”。最高纪录,我家12平方米的小屋子曾经住过八个人!而我由于年龄小,被挤到了缝纫机上睡觉!我经常被打发睡到两个沙发拼接的面板上,那时候我总想,能有一张属于自己的小床该多好!


八十年代初,父亲的单位分了一套60多平方米的两居室,当我们第一次看到宽敞的房屋,独立的卫生间时,真是感觉无比幸福!我们有了自己的大阳台,我和姐姐起睡在了双人床上,有了自己的小空间,两个女孩晚上也可以说一说悄悄话。那时候我家周围还是菜地,我记得最清楚的是下了学,还可以去菜地摘白菜。一晃三十几年过去了,那里原来北京标志性最高建筑物也早已被取代,周围成了使馆区,大街上经常看到老外在逛商场,夜晚的霓虹灯和酒巴的音乐已经让我辩不出身在何方。


工作以后,单位为我配备了集体宿舍,这也是一间五十年代苏联建造的大筒子楼,不管已婚的还是单身的一到下班都在楼道里炒菜做饭,一家的饭菜香味满楼道都能知道。到了夏天,没法洗澡,男生们经常等到十一二点到水房浇下几盆水解决闷热问题。而我们女生最痛苦的事情就是厕所不在同一层上,害得我从不敢晚上起夜。


结婚以后,虽然我们双方都是二代北京人,但也没有跟父母住在一起。我们两个人是“裸婚”,没有举办婚礼,就是在宿舍把两张单人床一拼,就搭帮结伙过日子了。条件简陋,但还感觉自由温馨。


终于盼到单位分房子了,但分给我们的是两家合住一套三居室,我们分了两小间。总感觉与陌生人生活在一套房子里别扭,简单粉刷过的小屋我们一直闲置没有过去住,还是挤在集体宿舍里。宿舍离单位只有两分钟,中午过去睡一觉,到了夏天在有空调的办公室里呆到晚上十点再回去,也是一种快乐的生活。


结婚五年,工作八年后,单位终于分给我们一套独立73平方米的小三居室。先生是学建筑的,一切装修全部由他负责。当我们住进这属于自己的小家时,真有一种“翻身农奴做主人的感觉”。有了客厅,有了书房,有了自己的卧室,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可以无拘无束!不用担心半夜摸黑起床上厕所,不必发愁没有洗澡的地方,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可惜,这个舒适的小屋我们没住上几年,就被外派国外工作。小屋就被闲置下来,我们不在国内期间,楼上跑水,还把我们的厨房和卫生间给泡了……但它还是忠实地守候着,等待着我们回国。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小狗窝”。我们回国后,生了宝贝女儿,姥姥来帮助看宝宝,这时,小小的三居室就明显感觉拥挤了。我们就开始寻找合适的房子。


先生找了许多楼盘,有两三家都交了定金,而我思想保守,不想贷款,总感觉房价太贵,自己负担不起,不想贷款买房子,就怕一睁眼就交“份钱”,那样的生活压力太大。因此,我们错过了许多机会。事后回想起这些,先生总埋怨我这辈子在这件事情听从我的选择是最大的失误!


左挑右选,我们终于选了一套147平方米的房子,全款交清了房钱。新家的装修又是先生一手负责,我就是负责照顾孩子,最后搬家入住。这时,女儿已经四岁,小小的年纪就有了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粉色的格调是她来选择的,房间里有独立的小床、书桌和衣柜,还有自己专属的卫生间!看到这一切,我由衷地感叹,时代不一样,生活改善了!遥想当年四岁的我睡在缝纫机上,如今四岁的女儿确是如此幸福!


而女儿却还是不知足!小小的年纪还有自己的想法,她自己还想买更大房子,还想自己当业主!也许真会有这么一天,女儿凭借自己的本事,会有更大的发展,凭借自己的本事,买到更大的房子。因为,我知道,三十年前,二十年前,哪怕十年前,我都没想过住这么大的、属于自己的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