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 刺 第二部 雷达密令 第二章(3)

风林谷语 收藏 9 7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07.html


刘汛用冷淡的眼神扫视了一遍大家,点点头:“对,我是这么说的,但那是在正常情况下的条件,大家的手里面都有入股协议书,上面写的很清楚。而现在的这种情况不是正常情况,这是政府行为,应该属于无法抗力,我想,这一点大家都应该是清楚的。但是,我刘汛既然说过你们可以随时退股,那我就说话算话!我可以答应你们随时退股,但我这里有一个条件,如果你们现在就要求退股,那我就不能按原始股份退,只能按七折退,这因该是很公平的。如果你们愿意,我随时都可以把你们入股的钱退还给各位!” 刘汛目光坚定地对大家说道。

一时间众股东面面相觑,纷纷低头思索,他们在各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实际上,这两年来股东们早已把自己的投资收了回来还有不少盈余。他们在仔细地思索着、盘算着,大家都在考虑现在收回投资是否合算。随后,他们交头接耳地相互议论着、盘算着,并做出最后的决定……

刘汛冷眼看着这些平时关系还算不错的生意伙伴,微微摇头不发一言。

欧阳北辰未参加此次股东大会,所以,他对这次极为重要的股东大会现场所发生的一切以及其后的一些具体情况并不知晓,他只知道最终这些目光短浅的股东们就象是事先商量好了似的全都退了股,把这个厂子即将面临的所有难题全都扔给了自己的结拜大哥刘汛。

实际上,刘汛是想将厂子出让换来一大笔资金再与街道合作搞厂子所在土地的开发,但这其中是有巨大风险的。做为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人,几乎没人懂得房地产开发是怎么一回事儿,所以股东们没人愿意干。实际上这也都在刘汛的意料之内,而这其实也正是刘汛所想要得到的结果之一。刘汛知道,对于厂子必须搬迁一事,股东们大都不看好,因此他们都想抽身而退。这两年厂子已经给他们赚了不少钱,这些刚从动乱年代过来的人们的想法都很现实,他们都有着小富即安的心思,所以都在想着把自己的股份尽快转让出去换成现金放在自己手中比较保险。刘汛是这个厂子最大的股东,占到了一半以上的股份,所以,他利用自己这几年分红所得以及自己在其他生意上的利润,把所有要出让的股份全都以七折的价格买了下来,至此,这个厂子就已经完全归刘汛个人所有了。等到厂子完全归自己以后,刘汛就正式开始实施自己的冒险商业计划了。

他首先找到了街道办事处就关于厂子搬迁一事进行协商,街道的意思是重新给汽车修理厂找一块合适的地皮让修理厂迁址。据刘汛得到的可靠消息,得知他们的这块地皮被市政府规划为大型的商业地产项目,做为本市重点的招商引资项目,由市政府出面与外资合建一个大型的商业中心。对于政府的市政建设规划,刘汛当然必须无条件服从,但是他做为拥有这块土地使用权的汽修厂的法人代表来说,他是有条件谈判的,因为这关系到厂子的前途和上百人的生计问题。于是,刘汛以此做筹码,与街道领导进行了艰难地谈判。

总之,通过复杂的运作,当然少不了金钱和利益的输送,这件事情总算是搞定了。刘汛以厂子为基础成立了通达投资有限公司,以厂子地皮七十年使用权的作价和搬迁所补的地皮差价做为最主要的股本,参股进入了这个巨型商业地产的董事会。当然,做为一个可以进入董事会的股东,他还必须有一笔相当大的现金投入才可以拥有进入董事会的资格。

划拨给刘汛新厂址的地皮当时并不值钱,用这块地皮和通达汽修厂良好的商业信誉去银行贷款,只能够解决迁厂的资金问题,所以刘汛还必须想办法解决他做为这个巨型地产项目股东身份的资金问题。他为此拿出了所有的积蓄和个人资产,并且凭着良好的人脉关系借到了一大笔钱,这样才勉强凑够了那笔庞大的入股本金。至此,雄心勃勃的刘汛已没有了任何可以使新迁厂址后的通达汽修厂运转的流动资金了,再说,他也没有精力和时间再去经营这个厂子了。在厂子还在重建的空档期间,在实在不得已的情况之下,刘汛决定将这个厂子出售。刘汛对这个厂子有着极为深厚的感情,他实际上并不想让自己辛辛苦苦一手经营起来的已上规模、已有相当名气的厂子落到外人的手中。于是,他打算找欧阳北辰来商量一下这件事。

这天,刘汛特地把欧阳北辰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里表情严肃地对他说道:“北辰啊,你是我的结拜兄弟,咱俩之间因该没什么要隐瞒的,我有些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商量。”

“大哥,你有什么事尽管说,只要是我能帮上你的忙的我绝不推辞。”欧阳北辰说道。

“那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想把这个厂子给你。”

欧阳北辰刚要说话,刘汛马上摇手打断了他急着的表态,继续说道:“你别急,先听我把话说完!我不是要把厂子白送给你,而是要卖给你,你是要付钱给我的,你知道,我现在缺资金。”

“呵呵,大哥,你知道我哪点儿钱远远不够买这个厂子啊,你如果需要钱,我把存折给你,你尽管拿去用,虽然没多少钱,但解你的燃眉之急还是够用的。”欧阳北辰笑着说道。

“这我知道。钱不钱的咱先不说,你因该了解我,实际上我是舍不得把这个厂子卖给外人才这么考虑的。”刘汛沉沉地说道。

欧阳北辰点点头:“我知道大哥的心思,你是个重感情的人。”

“北辰啊,你看这样好不好,这个厂子呢你先接手,你有多少钱就先给我多少,等你以后筹足了剩余的钱呢再给我。价钱呢就按我们以前总投资额的一半儿算,你看怎么样?”刘汛说道。

“大哥,你这样做太吃亏了。现在的行情我也清楚,这个厂子按原价因该是很容易出手的,你现在这么缺资金,你还是把厂子卖掉吧。”欧阳北辰说。

“嗨!北辰啊,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思呢?我要是真想卖掉还找你商量什么!?这个厂子就象是我亲手养大的一个孩子,也象是咱俩的一个根儿,我是真舍不得让这个咱俩辛辛苦苦筹建起来的厂子落到外人手里啊!再说,我现在也没精力管理这个厂子了,所以,我是想把厂子完全交到你的手里,也只有你,才是接手这个厂子最适合的人选啊!至于我的资金问题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会自己想办法解决的。等你将来厂子赚了钱,你再慢慢地把剩下的钱还给我不就行了!” 刘汛劝说道。

欧阳北辰本来并不想接手这个厂子,但是看到刘汛大哥对自己如此的恳求,对把这个厂子转手给外人是如此的难过,而自己也的确是经营这个厂子的最佳人选,况且通过这几年的努力经营,自己对这个厂子也产生了深厚的感情,看来也只有自己接手才会让刘汛大哥的心里有一种平衡感。这样一来,自己也不会离开这个自己还算喜欢的工作。再着说,刘汛大哥以如此低的半卖半送的价格把厂子给自己,而且还可以以分期支付的方式来支付余款,看来一来是他真的舍不得这个厂子,二来也是想帮助自己。

经过慎重的考虑后他最终同意了刘汛的请求,欧阳北辰说道:“那好吧,既然大哥都这么说了我再不愿意也太不近人情了。这样吧大哥,这个厂子我接了,但是价钱呢我还是按原价来支付,这不能变!现在我有多少你先拿多少,剩余的我会想办法尽快凑齐的。”欧阳北辰的话说的很坚决。

“好、好、好,这不就对了嘛!钱的问题你也不用着急,慢慢来、慢慢来,咱们一起想办法来解决。”刘汛高兴地说道。

欧阳北辰心里明白,刘汛大哥之所以以如此优惠的价格将这个厂子转给他,一来是想报答他,二来也是不希望被外人拣了便宜,毕竟他和自己兄弟情深。刘汛的想法则不一样,他知道欧阳北辰对这个世界似乎充满了某种深刻的冷漠,对任何事情都不在乎也不怎么上心,如果他不是与自己的这种特殊关系,任何人都不可能请得动欧阳北辰。刘汛心里清楚,这些年来自己很有激情去做的那些可以创造巨大财富的商业事务,根本无法唤起欧阳北辰内心的热忱。刘汛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到底还有什么样的事情才能够真正唤起欧阳北辰内心的激情。还有,就是这个厂子交到欧阳北辰的手里他最放心,欧阳北辰当然会很认真地把厂子经营的很好的,同时,这也可以让他过上富足的生活。刘汛不希望看到自己的结拜兄弟将来的日子过得太普通、太窘迫,与自己的差距越拉越大。因为他心里面很清楚欧阳北辰的为人和性格,他将来是绝不会要自己的接济的。今天自己要是流露出把厂子送给他的意思的话,欧阳北辰就会立即拒绝,今后就是说破了天他也绝不会再要这个厂子了。做为过命之交的结拜大哥,他要为自己的这个唯一的结拜兄弟欧阳北辰的将来做一些必要的打算。

自从答应了刘汛大哥后,欧阳北辰就在想:要怎样才能凑到足够的钱来帮助自己的这位刘汛大哥呢?做为经营了这个汽修厂两年的副厂长,他对这个汽修厂的业务早就非常精通了,他知道这个厂子的价值。现在刘汛大哥的资金状况如此地紧张,他必须要想办法来帮他解决,尽量先多凑点儿钱给他,让他先解决燃眉之急。他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和这两年分红得来的钱,也只是仅仅凑足了整个数目的三分之一,还差近二百万资金呢,看来是要再想想别的办法了。

正在欧阳北辰为此发愁的时候,他收到了一封蓝三木寄来的信,此前他和老蓝一直都没有中断过通信联系。 蓝三木在信中真诚地邀请欧阳北辰去他的家乡看看,顺带去祭扫一下战友们的亡灵。他还说有一笔很大的生意要介绍给欧阳北辰,这笔生意也只有他才能够完成,但这具体是一笔什么样的生意他并没有在信中告诉欧阳北辰,只是说见面后祥谈。欧阳北辰看了信后很纳闷,蓝三木那里怎么会有生意给自己做?看来,全民经商真是所言非虚啊,就连蓝三木所在的那个穷乡僻壤都掀起了经商的热潮了,他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当时对老蓝说的这件事并没怎么放在心上,但自己曾经答应过老蓝,一定会去他的家乡看看,这么多年自己都没能实践自己的诺言,他很觉惭愧。自从前线回来后,自己再也没机会回去看看长眠在边境上的战友们,对此他很感内疚。这些年来他经常想起他们、想起那场残酷的战争,自己也一直想去看看那些长眠在边境上的战友们、祭奠一下他们的亡灵,但他一直苦无机会。现在老蓝邀请自己去他的家乡看看,而这里的厂子还在重建当中,需要几个月的时间,看来这正是个好机会,是该去看看他们了。虽然他对老蓝说的那笔生意并没报太大的希望,但老蓝说话办事一向稳健、从不胡说,或许还真有某种可能性让自己赚上一大笔钱也未尝可知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现在刘汛大哥和厂子里的资金难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想到这里,他马上下了决心:对!就这么决定了,说走就走!

欧阳北辰将凑来的第一笔钱交给了刘汛,对他说道:“大哥,这是我所有的积蓄,有多少算多少、你先用着。”

刘汛接过存折看着欧阳北辰点点头说道:“那好吧,这钱我就先拿着了。”

“大哥,利用这段时间我想出去走走、去外地一段时间。我想去边境给那些牺牲了的战友们扫扫墓,再顺便去拜访一下那些还健在的战友们,我已经很多年都没去看望过他们了。”欧阳北辰接着说道。

刘汛看着欧阳北辰感慨地说道:“是啊!这么多年了,你确实也该去看看他们了…”

随后,他接着问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我想马上动身。”欧阳北辰说道。

“嗯!好!说走就走,依旧是军人作风!好吧,你走吧!记住,到了烈士陵园也代我这个老兵给烈士们上注香、敬杯酒、献束花吧!”刘汛深深点头表示赞赏。

欧阳北辰点点头说道:“好的,大哥!”

“你放心走吧,这里有我。这段时期的工作就由我亲自监督。”刘汛说道。

“谢谢大哥,兄弟叫您受累了!”欧阳北辰由衷地说道。

“北辰,别这么说,我们谁跟谁啊,早去早回吧!我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忙,那我就不去车站送你了。”刘汛说道。

“不用送,大哥,那就再见了!”欧阳北辰说着伸出手来。

“再见,北辰,祝你一路顺风!”刘汛也深深地点了点头说道。

随即,两人握手告别。

刘汛是知道欧阳北辰的为人的,既然他答应了要接手厂子就一定会全力以赴地去达成目标,他也想趁此机会让欧阳北辰好好地放松一下、休一段时间的假,也许今后他就是想休假也不会有这么长的时间了。所以当他听欧阳北辰说要去为战友们扫墓和看望还健在战友后,马上就毫不犹豫地同意了欧阳北辰的请求。

欧阳北辰收拾好简单的行囊就上了南下的列车。在列车上,欧阳北辰一直在想着蓝三木这个人,在回忆着自己与他之间的生死情谊,仿佛那场残酷激烈的战争场面再一次呈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