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永定河不再沉默 再造之法是否可行?

hhhtdn 收藏 0 79
导读:滔滔永定河已经在我们的身边流淌上百上千年了,它的源头分为两股,一股发源于内蒙古的兴和县,一股发源于山西省宁武县的管涔山。如果有一天它选择了沉默,我们将如何面对养育我们多年的这条河?,如果连母亲河都没有水了,这是一个多么大的“黑色幽默”! 关于再造!我非常支持,同样也有些担忧。从宛平湖到三家店建设一条20公里长的循环管线,将流下去的水再调上来循环注入干涸的河道,让永定河恢复原有的波澜壮阔。这一浩大的工程只是《永定河绿色生态走廊建设规划》中的一部分,北京市的水务部门还准备通过人造湿地、人造溪流、

滔滔永定河已经在我们的身边流淌上百上千年了,它的源头分为两股,一股发源于内蒙古的兴和县,一股发源于山西省宁武县的管涔山。如果有一天它选择了沉默,我们将如何面对养育我们多年的这条河?,如果连母亲河都没有水了,这是一个多么大的“黑色幽默”!

关于再造!我非常支持,同样也有些担忧。从宛平湖到三家店建设一条20公里长的循环管线,将流下去的水再调上来循环注入干涸的河道,让永定河恢复原有的波澜壮阔。这一浩大的工程只是《永定河绿色生态走廊建设规划》中的一部分,北京市的水务部门还准备通过人造湿地、人造溪流、铺设防渗膜,引入再生水等方法再造一条波涛汹涌的永定河。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作为“北京母亲河”的永定河,已经成为一种符号,30年的断流让这种符号和荒草、灌木、高尔夫球场、甚至垃圾画上等号。

“永定河今天的沉默,让人们忘记了它曾经的咆哮。”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水利水电工程系教授王光谦告诉《北京科技报》,从专业角度讲,永定河是一条游荡型河流。一年中的流量不平均,平常水少甚至没水,但到了夏季暴雨季节又会产生很大的洪水。河床很浅,河流走势经常横向摆动,河道经常变迁。

据史料统计,辽代至清末,永定河共发生水灾117次,其中5次洪水进入京城。唐朝诗人陈陶的诗句“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其中的无定河说的就是今天的永定河。

由于永定河的洪水威胁北京的安全,所以在新中国成立后,出于防洪的考虑,政府部门在永定河上游的山峡中修建了库容41.6亿立方米的官厅水库。之后几十年中,永定河上游共修建大大小小的水库267座。然而这一些举措却逐渐成为导致永定河干涸的原因之一。

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王子健认为,上游水库的增多和上游用水量逐年加大,以及大面积的农业和畜牧业开发导致永定河水资源短缺。同时,地面植被被破坏,致使地面蒸腾作用强烈,雨云在北京地区留不住,很难形成降水。最终,永定河下游水量日益减少,并逐渐断流。

然而,再造一条永定河却并非易事。因为库容41.6亿立方米的官厅水库如今只有7000万立方米的蓄水。如果要恢复永定河的奔流至少需要2亿立方米的水量,所以即使把官厅水库的水全部放到下游也不够。

在王子健看来,如今的永定河水少是全流域的问题,原因主要在于气候的变化,凸显在降水量的减少。在上世纪50年代,北京地区年平均降雨量是800毫米,而最近几年年平均降雨量只有400毫米,2009年北京市年降水量才有326毫米。而官厅水库上游2009年的降水同样只有136毫米。可以说北京地区正处在地质历史上的干旱小气候周期。

“要在气候干旱周期中恢复永定河的自然生态,难度很大,但可以通过人工的方式尝试制造永定河水景观。”王光谦谈到,水是城市的灵魂,世界上的著名城市都有一条著名的河流。比如伦敦的泰吾士河,巴黎的塞纳河,纽约的哈德逊河等。中国很多城市也是依水而居的,比如上海、长沙、天津等。河流不但能让一座城市灵动起来,也使城市生态环境变得更宜人。比如有河流的城市空气更湿润,空气中的灰尘更少,植被更丰富,水生物更加多样化。所以,“恢复奔流的永定河对于北京打造世界城市是必要的。在目前的情况下,为断流的永定河输水造景观也是可行的。”

根据北京市水务部门的规划,永定河生态走廊将建6个湖泊,其间用溪流串联,自上而下形成溪流、湖泊、湿地连通的河流生态系统。为让水流循环,还将修建一个循环工程,每天把流下去的水调到上面再流下来,周而复始。

王光谦告诉记者,目前北京每年有10亿立方米再生水,这些水很多都白白流掉了。如果把这些再生水放到永定河中,首先将使永定河的景观恢复。随着两岸湿地、溪流的建设,永定河就会逐渐形成自己的生态系统。在无法恢复原生态的河流时,用人工的手段恢复永定河是目前最可行的办法。

“如果只是人为地营造出人工景观是可以的,但如果将永定河定位为自然河流就另当别论了。”王子健指出,用再生水灌满永定河河道,用防渗膜防止水流失,用水泵给水充氧,用水泵提水来使水循环,这些方法不可能恢复一条自然的河流。“世界上没有一条自然的河流铺设防渗膜,也没听说过哪条河用水泵来供水。”

自然的原生态河流是几千年、几万年的地质构造变化形成的,溪流与湿地也都是依托自然河流产生的。自然河流靠自身来进行水体循环和水质维护,周边的动植物也是在自然的水体中产生的,这是一种生态平衡。

比如永定河故道经过的北京城南的龙潭湖,在上世纪70年代还是一片自然的水系,堤岸舒缓,三个湖之间有弯曲的水道相连。大湖中有草鱼、鲢鱼、鲤鱼、鲫鱼,旁边的湿地和连接的水道中有龟、鳖、蛤、虾,周围的小水泡中还有鱼虫等,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自然生物链。湖水通过雨水、地下水补充交换,在水草、水葫芦、芦苇等各种水生植物的帮助下保持水体的净化和活力。

但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龙潭湖经过三次大规模的人工改造,如今水面积只有原来的1/3,水生物种类大量减少,湿地与小溪不复存在,湖水净化只能依靠水泵增氧。

可以说人工只能恢复景观,却无法复制自然。

王子健还告诉记者,用再生水灌满永定河,恢复景观,这些都是建立在北京气候将一直干旱下去的理论基础上的。如果北京地区气候干旱期在未来几年或十几年结束,气候转为湿润,那么永定河将恢复它“暴躁”的本性,这条游荡型的河流很有可能又成为“无定河”。而一旦因为气候变化导致永定河洪水泛滥,不仅将使花费170多亿再造的永定河变得毫无意义,而且会对下游的各种设施构成很大威胁。

“再造永定河应当综合分析各方面利弊,站在全球气候变化的角度,从未来几十年的时间段来考虑问题。”王子健认为,为了解决北京水资源不足,河流较少的问题,可从恢复温榆河入手。温榆河自北向南流经北京东部昌平、顺义、通州,是一条天然河流,目前水流量也较多,流经地区人口较多。可以将河道堤岸自然化,增加帆船、戏水、垂钓等设施,让市民与河流互动、协调。永定河再造之争说到底是人与河流如何相处,人与自然如何相处的问题,自然生态系统是不以人的意志而不断变化的。永定河的断流与泛滥一样,都是自然的选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