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地 正文 第六节血战山谷【32】

愤怒的炮手 收藏 5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68.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6032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68.html


第六节血战山谷[32]

正在焦急万分时,冲锋号声声入耳。是张鲁李磊带兵冲到,加入战斗。憋了一天的一、四营战士们见鬼子分外眼红,猛杀猛砍,将冲进阵地的几十个鬼子杀死,一下子稳住阵势。

张鲁看见范长江危急,马上对身边的战士们喊道:“快去保护范参谋长!”说完,双枪冲着范长江方向的鬼子,不停的射击,打死了四五个,为战士们冲锋打开道路。

十四五个战士就如一群野狼一样向范长江那里冲了过去,把企图阻击的鬼子杀死,一下子将围攻范长江的鬼子冲散,四个战士冲进把范长江围在中间,以保他的安全。顷刻之间,围攻范长江的鬼子都被杀死。

二十几个战士将围攻赵巧的鬼子包围,鬼子急忙分身抵抗,只剩下一个鬼子和赵巧拼杀。两个战士冲到跟前,和赵巧一起夹攻鬼子,鬼子见状,径直向战士杀去,孤注一掷妄想拼命,被赵巧从身后刺死。

张鲁看见范长江已经安全,双枪频射,把近前的鬼子打死和打伤,身边十几个战士紧随,一路向东拼杀,一时之间竟将拼杀的人群分为两半,被解救的战士也加入在一起,人员在不断的增加,而鬼子在不断的减少。

李磊正在指挥,两个鬼子端着枪冲他而来,被他一枪打死一个,另一个却是拼命一样,直刺李磊。李磊脚下挪动侧身躲过,左手顺势将鬼子步枪握住推向一边,右手驳壳枪高举狠狠的砸向鬼子的头颅,鬼子舍枪保命,躲向一边,那想身后一名战士用枪托砸中他的后背,鬼子‘啊’的大叫一声身子向前冲,正在李磊面前,李磊抡起驳壳枪,使尽力气砸中鬼子头颅,鬼子‘嗷’的大叫,随即又往后退,那个战士再次挥动步枪,枪托正砸在他的脖颈上,鬼子这次没有叫唤,摇摇晃晃的扑到在地,魂魄也晃晃悠悠的去见他们的天照大神去了。

战士刚刚拔出刺刀,三个鬼子从不同方向将他围住,一个鬼子端枪便刺,战士轻易躲过,身后却被一个鬼子袭击,棍尖刺进他的后背,顿时鲜血淋漓,痛的大叫一声,另一个鬼子双手挥棒,击中他的脑袋,战士不甘心的慢慢倒下。事情发生太快,就这一瞬间。李磊从看见还没等举枪射击,战士就牺牲了。心中怒火焚烧,举枪射击,一枪将那个使枪的鬼子打死,正要射杀另外两个,不想又有两个鬼子加入,手执枪棍从背后袭击,一下子将他围在中间。李磊见状,慌忙开枪,却没有打中,子弹飞向他处。但枪声还是阻止了正面的鬼子冲上,不等反身,背部竟被鬼子木棒击中,痛的他几乎驳壳枪脱手,另一个鬼子刺刀已然刺到近前,李磊强忍着疼痛,挪身躲过,抬手欲开枪射击,那想竟没有抬起,刚才挨到的那棍实在是太重,竟伤到骨头。李磊咬牙切齿,无奈的低垂胳膊,手腕转动,枪口朝下笨拙的连扣扳机,子弹在鬼子脚前钻入地下,鬼子慌忙抽枪躲避,向后退去,另外两个鬼子从背后袭来,李磊慌忙躲过,一枪打中一个鬼子脚背,倒在地上,另一个鬼子将棍子高举,猛然砸向李磊,李磊开枪,竟然没有子弹,眼看躲不过当头一棒,就在这时,枪声入耳,鬼子倒地。张鲁率众赶到,将鬼子打死。见李磊受伤,对身边战士喊道:“快,保护李营长安全!”

四五个战士听见命令,马上把他围在中间保护。

张鲁继续向前冲去,从牺牲的战友和死亡的鬼子尸体上向鬼子冲去。

阵地上,依然是鬼多人少,不断的有战士牺牲,不断的有鬼子倒下。

但是山坡上仍然有鬼子爬上,加入战斗,

山下的鬼子不断的爬上来,加入拼杀。

战事不利,危急重现。

正在万分危急时,郭大宝率领新编团赶到,他看到危急,马上命令道:“管标,你带三营冲入混战的人群,加入拼杀。刘鲁风你带四营随我冲杀,切断鬼子增援。”说罢,从身边一个士兵手中夺过一挺机枪,率先冲入人群。

刘鲁风见他不顾生死,身先士卒,马上对身边的士兵高呼:“快,保护参谋长的安全!”

身边士兵们立即冲杀,杀死鬼子,解救了陷入危机拼杀中的八路军战士,在郭大宝两面形成一道人墙,保护着他的安全,同时也把混战的人群从中分开,形成通道,四营的士兵从中源源不断的冲过。郭大宝冲出混乱的人群,冲着山坡上正在爬行的鬼子扣动扳机,不停的射击,士兵们立即勇猛的向两面冲杀,开枪射击,把混战的人群和正在爬上的鬼子隔开。郭大宝见自己的计划成功,立即把没有子弹的机枪交给机枪手,拔出自己的配枪,带着十几个士兵赶到范长江身边,半是关心半是埋怨急促的说道:“范参谋长,你是前线总指挥,怎么能不在指挥位置。”他那里知道刚才范长江和部队几乎陷入绝境。

范长江苦笑道:“多亏后卫部队及时赶到,如不然,现在你见到的就是我的尸体了。”

“什么?”郭大宝不信,疑问道:“不会吧。”

“唉,以后再说。”两个人在一个排的士兵保护下,退到一边安全的地方 。

刘鲁风端着捷克轻机枪,领着一个连的士兵向东面冲去,手中的机枪断断续续的打着点射,把鬼子打死。身后的十几挺轻机枪向正在爬行的鬼子倾泻着子弹,把他们送回老家,不一会,就冲到战场的东头,硬是把混战的人群和鬼子的后援部队分开,拉开二三十米的距离。山坡上的鬼子不敢继续爬上,他们胆怯了,开始向后撤退。刘鲁风命令一半的士兵和机枪手一起冲向还在迟疑中撤退的鬼子,使他们加快逃跑的速度。鬼子还真的听话,被十几挺机枪和六七十的士兵追着,一路向山下跑去。刘鲁风回身率领剩余士兵,加入混战人群,机枪冲着鬼子人多的地方猛射,身后的士兵也不分开,始终战在一起,又一次将混乱的人群分成两半,他们不停的冲击,打死鬼子,解救了八路军战士,战士们也加入到他们中,冲杀的人群在不断的增加。

突然一个鬼子在临死前拉响了手雷,在冲杀的人群中爆炸,一下子使士兵们伤亡了十几个。没想到那个鬼子的垂死之举竟然使鬼子兴奋起来,很多鬼子竟纷纷拉响手里,同战士们同归于尽,一时之间,阵地上爆炸声不断,血肉横飞,惨不忍睹。

刘鲁风机枪子弹已经打完,马上扔掉机枪,拔出自己的配枪,冲着鬼子射击,不想一个鬼子把手雷扔在他的脚下,一个鬼子高举着冒着烟的手雷不顾生死的冲到跟前,刘鲁风抬手一枪,击中鬼子,但他冲劲很大,竟然仍向他扑来,脚下手雷依然冒着白烟。万分危急,刘鲁风急忙欲向山坡下滚去,不想正在这时,两颗手里先后爆炸,巨大的冲击力将刘鲁风推到向山坡下滚去,被一棵树根挡住,昏死过去。身边有四五个士兵伤亡,两个鬼子也被炸死。

三营长管标听见命令,马上喊道:“三营的大老爷们,冲啊,杀鬼子啊!”喊完,率先冲入敌群,右手挥刀砍向一个鬼子,鬼子双手举枪架刀,管标看他笨拙模样,立即手上并不用力,飞起右脚,正中毫无遮拦的鬼子裆部,鬼子疼痛的扔了枪,管标大刀一挥,就将他的脑袋砍飞。左手握着小巧的勃朗宁,冲着一个鬼子扣动扳机,击中他的脖颈。继续向鬼子冲去,眼见三个鬼子围住一个八路军战士,战士已经防不胜防,险象环生,大吼一声,刀随人至,砍向鬼子,那个鬼子听到后面刀风骤响,下意识的缩脖躲避,还是晚了一点点,大刀‘嗖’的一声从头顶飞过,将他帽子头发削掉,鬼子大惊失色,慌忙回身抵抗,刹那间扔了手中步枪,双手捂住脑袋,血液从他手指缝中流了下来,血流不止,疼痛难忍,嘴里鬼叫着。原来管标的大刀不偏不倚正把鬼子头皮削掉,他的惨叫声使旁边的鬼子惊悸,回头观看行动有些迟缓,战士看见,迅猛的将刺刀刺进他的心脏,结束了他的性命。另一个鬼子见状,急忙招呼其他同类,战士看他心生畏惧,立即举枪向他刺去,鬼子举棍架枪,战士猛然掉转枪口,枪托狠狠的砸在他的脸上,鬼子‘啊’的大叫一声,身往后退,一个国军士兵从鬼子后面将刺刀捅进他的背部,战士也把刺刀刺进他的胸膛,鬼子嘴里鼻子里流出血液,不舍的离开了这个世界。两个人同时拔出刺刀,鬼子倒地,但在这时,七八个鬼子冲了过来,将他俩包围。管标在一边看见,冲着鬼子连开两枪,打死一个。马上挥舞着大刀冲向鬼子,两个鬼子慌忙举棍回身阻挡,却被管标沉重锋利的大刀砍断,两个鬼子一面惊恐的向后退,一面舞动手中的短棍拦挡管标的进攻。管标得势不饶人,一阵砍杀,逼得两个鬼子不住的后退,手中的短棍更加的短了。两个鬼子不住的后退,竟然一下子冲乱了围攻两个战士的包围圈。两个鬼子见状,马上舍了俩个士兵,加入围攻管标,一下子就将管标凌厉的攻势化解,得救的两个鬼子欣喜若狂,重又攻击管标。管标虎目圆瞪,大吼一声,鬼子惊悸,进攻上略有迟疑,被管标利用,‘叭叭’两枪将两个新加入的鬼子打死,那剩下的两个心惊,仍然冲上。管标不管三七二十一,挥刀一个力劈华山,刀沉力大带着呼呼风声,一个鬼子手拿很短的一截棍子向上封挡,竟被管标大刀从中间砍断,刀的威势不减,直落鬼子头颅,将其脑袋砍为两半。剩下的那个鬼子心中惊恐,马上要抽身逃跑,管标飞起大刀,正中他的后背,鬼子‘咕咚’一声倒地。四五个鬼子见管标大刀脱手,马上一起来围攻,管标抬手冲着鬼子连扣扳机,但只打死一个,便没有子弹。急忙用左手把枪插入枪套,右手依然捡起鬼子的棍子,双手舞动,逼迫鬼子不能近身,冲着自己大刀方向拼力搏杀,生生将鬼子逼退四五步,马上就要抢回大刀时,突然一个鬼子捡起大刀,挥舞着向管标砍杀,毫无套路章法。管标见他使刀笨拙,心知他必是个从未使用过大刀的人,手中木棍全向他招呼,逼得他连连后退,身边一个鬼子执枪从侧面攻击,眼看就要刺中管标,管标大吼一声,声音凄厉,令那个鬼不寒而栗,手中放慢,管标回身,用木棍隔开他的枪刺,迅猛的用木棍当枪使直刺鬼子腹部,鬼子躲闪不及,正中小腹,疼的他步枪脱手而出,用双手握住棍头,管标脚下用力,迈动虎步,向鬼子冲去,使他脚下无力连退六七步,将一个鬼子撞到,他也一起摔倒。管标迅速回身,迎击从后面跟进的鬼子,一时之间又有三个鬼子加入围攻。管标怒吼一声,不顾身后鬼子棍棒袭来,使开木棍,快速的向拿刀的鬼子进攻,逼迫鬼子手忙脚乱,连挨数棍,一棍结结实实的打在手腕,大刀‘嘡啷’一声落在地上,管标立即迅猛的一棍砸在鬼子头部,令鬼子昏死过去。又挥舞木棍,抡满一圈,将鬼子逼迫向后撤退,露出空隙,趁势捡起大刀。晃动身体,呲牙咧嘴忍住疼痛。原来在抢刀的时候,身中四棍,好在并没有伤及骨头。

一阵爆炸声传来,管标马上回头去看,见人群中硝烟未散,混战的人群更加混乱。却不敢他顾,继续注视着眼前的鬼子,不敢轻易的出手,在鬼子还没进攻之前稍作喘息。正在这时,古道猛挥刀砍杀,冲了过来,两个鬼子回身抵挡。管标利用几个鬼子分神的机会,突然双手握刀,挥舞着砍向一个鬼子,鬼子惊恐,马上后撤。管标立即顺势砍向另一个鬼子,这个鬼子躲闪不及,被砍断一条胳膊。疼的鬼子大叫一声,凄惨非常。管标也不停步继续向那个后退的鬼子追击,鬼子吓得扭头就跑,管标顺利的冲出包围。剩下的鬼子见管标英勇,已经冲出包围,马上回身加入攻击古道猛,正在这时,古道猛已经将一个鬼子拦腰砍断,鬼子肠子脏器流了一地,气味难闻。吓得鬼子们惊悸万分,心想又是一个煞星,都不由自主的迟疑着向古道猛进攻。只有一个战战兢兢的舞动木棒和管标对持,不敢进攻。管标轻蔑的看着他,一个是古道猛对付几个鬼子应付自如,一个是自己觉得疲力,利用机会稍作休息。他伸出手。向鬼子指指,意思是你向我进攻。鬼子明白,却不进攻,还没有傻到明知送死还要给的地步,管标没伸手一次,鬼子就会向后退一点。管标伸出左手小拇指吐了一口吐沫,鬼子惊异不知何故。管标已然喘息一定,突然冲鬼子大吼一声,作势向鬼子攻击,鬼子惊恐的向后退,继而转身,嘴里‘哇哇’的大叫,向山下跑去,是被管标吓疯了。管标见鬼子疯掉,立即回身,冲向包围古道猛的鬼子,也不发出声响,冲着一个正在全神贯注的同古道猛拼杀的鬼子腰间砍去,因为他看到古道猛刚才解救自己时,将鬼子拦腰砍断,自己也要试试自己大刀的锋利,大刀急若流星一样,带着‘霍霍’风声,从鬼子腰间闪过。鬼子正在进攻用力,大刀闪过后,下半身站在原地,上半身却冲出一段距离,才落得。管标自己都不忍去看,马上挥舞大刀砍向另一个,鬼子见状立即闪到一边躲避,被古道猛看见,迅猛一刀砍飞脑袋。两个人手执大刀,背靠背的站在一起,注视着眼前的四个鬼子。也不急着 攻击,都有些疲力。

突然间,两个鬼子取出腰中的手雷,熟练地拉环,冲石头上一撞,握住冒烟的手雷,向两个人冲来。两个人大惊失色,慌忙向两面躲避。两个鬼子手执木棍阻挡住古道猛,管标没有鬼子阻挡,而且是下山坡,在手雷爆炸前,已经扑身倒地。而古道猛没有时间躲避,只是在爆炸前矮下身子,爆炸的威力一下子将他震倒在地,昏死过去,背后血液露出,显然受伤不请。

管标待爆炸声过后,立即起身,看见古道猛和四个鬼子都躺在地上,心中惊恐。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