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传奇:武安君 第一部 军神白起 第十五章 急袭华阳(3)

雁翎 收藏 0 11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0.html[/size][/URL] 白起领军即将赶到渡口处,却发现胡阳领着败军而来。白起问道:“胡阳,前方战事如何?” “武安君,末将无能,我们的前锋已经被赵军击败了。赵军前部两万人已经全部渡过黄河,在渡口布阵迎击我们。将士们实在太累了,根本不是赵军的对手。” “这不怪你。” “武安君,据我所知,赵军前部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0.html


白起领军即将赶到渡口处,却发现胡阳领着败军而来。白起问道:“胡阳,前方战事如何?”

“武安君,末将无能,我们的前锋已经被赵军击败了。赵军前部两万人已经全部渡过黄河,在渡口布阵迎击我们。将士们实在太累了,根本不是赵军的对手。”

“这不怪你。”

“武安君,据我所知,赵军前部主将贾偃已经命所有渡船回到北岸,将自己放入决死之地,与身处如此境地的赵军交战实在太难了。”

忽然在旁的一些人喊道:“快看那里!”

大家放眼望去,黄河对岸已隐隐看见有兵马到了,赵国的主力大军已经到了对岸。

在旁的一名都尉道:“武安君,事已至此恐怕我们已经阻挡不了赵军渡河了,不如乘赵军渡河的机会先行撤军吧。”

“跑?你以为我们还可跑多远,我们如此疲惫之师能支撑到现在靠的就是士气,倘若后退,士气一泄大军将不堪一击。光这眼前两万赵军追过来就足可收拾我们这些溃退之军。我们现在连逃的机会也没有了,只有向前拼死磕掉眼前这股赵军,然后扼守渡口才能保住我们大家的生路。”

众将听了白起的话感到确实在理,都表示赞同。白起见大家与自己已经一个心了便大喝道:“轻兵营何在!”

这时军中掌管这支秦军轻兵营的都尉上前道:“轻兵营四千子弟随时听候武安君调遣!”

“你率轻兵营马上迂回到赵军侧翼静候,等下看我大军向赵军突击时,你们先不要动。等我们与赵军呈胶着之势,你便从侧翼猛冲赵军阵中,记住要不管一切,哪怕死剩一个人都要继续冲下去,明白吗!”

都尉回道:“大秦轻兵营非死战不用,如今大军生死一线之时本就该是我轻兵营请战之时,谢武安君对我等的信任,我们一定不辱使命!”

轻兵营都尉率着四千轻兵营先行出发了。白起对胡阳道:“这样,剩余大军分为两队,你率前队先行全面进攻赵军的军阵,记住要全面进攻,不要错过一个角落。”

“那这样大军分散,不是反而不利于冲破赵军之阵吗?”

“这只是前招,等你们与赵军全面开战,轻兵营从侧面冲击,一定可扰乱赵军阵型,到时候我会注意赵军阵型的变化,当我看到有任何破绽便会带另一半之军冲击破绽之处,这样赵军之阵便可破了。阵型一破,兵力处于劣势的赵军必会大乱,我们便有了机会。”

“武安君高见,末将这就按此计行事!”

白起拔剑大喝道:“三军听令!生死成败在此一举!战则生、退则死!开战——”

胡阳之军开始攻击赵军之阵了,赵军按照刚才击败胡阳前军之法,军阵越来越紧凑,紧紧靠拢,让秦军无任何的空隙可以利用,胡阳之军被挡在赵军阵前无法前进一步。

而此时,白起发现对岸赵国主力之军正在准备船只就要渡河了,并源源不断的有后援之军到达,这是两军决定胜负最关键的时刻。白起望着对岸长舒了一口气:“但愿我们此战能化险为夷。”

随着战场上两军交战愈加激烈,白起感到时机已到,急切地盼道:“轻兵营,该你们了!”话音刚落,轻兵营便从赵阵的侧面发起了舍命的冲击。对轻兵营而言,如果在关键时刻用到他们,按常理伤亡会至少过半,有的关键之战甚至可能以全部阵亡为代价来换取战场有利的局势。如今之战正是如此,他们身无片甲,硬是向着赵军严密的长矛军阵冲去,不惜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来制造哪怕一丝的混乱,这是疯狂的举动,而且不是一个人的行为,这么多小小的混乱聚合在一起便可使赵军的军阵产生极大的变化,这军阵的后面一段在不由自主地向另一侧移动。在这移动中,军阵前后被撕扯开来。白起马上注意到了这一破绽,立刻指挥剩下的一半军力向着赵军的阵型的缝隙中直插过来,赵军阵型彻底被打乱了。随着战局的推移,赵军被秦军慢慢分割成几部分,赵军终于抵挡不住了,向黄河溃退而去。秦军在后面紧紧追赶败退的赵军,这马上演变成一场屠杀。

赵将贾偃见大势已去只得引剑自刎了。而剩余的赵军涉水向着对岸游去,因为对岸的援军已经乘船而来,能游到那些船旁就可有一条生路。援军将士见状也加快行船速度,希望能拯救一些同胞的性命。可黄河水流此时非常湍急,赵军将士一个个体力不支沉了下去。竟然没有一人能攀上援军之船。

而秦军迅速在对岸布防,弓弩手集于滩头,纷纷向赵军的船只放箭,赵军之船一时难以靠近。赵军主将廉颇见状,马上下令鸣金收兵。

白起望着对岸的赵军,虽然无法看清其中情况,但那种熟悉的感觉袭上心来。不错,廉颇就在对岸,而且也一定在望着自己,少年时的生死之交终于到了对阵疆场的地步。

廉颇的确也在对岸望着白起所率的秦军,叹道:“白起,此战你打得真漂亮,廉颇佩服。今日是你胜了,日后我定要与你再决胜负,以报贾偃将军及两万将士之仇,咱们后会有期。”

廉颇转身向着属下传令道:“传我军令,退兵!”

副将不解道:“将军,难道就这样退兵吗?”

“秦军已经掌握先机,我们已无取胜的可能。强行渡河只能让我们白白牺牲更多的将士。退兵,这笔账来日再和秦国算。”

廉颇不愧是当世名将,没有被仇恨控制了情绪,十万赵军慢慢撤走了。秦军在对岸仍然轮番坚守着,怕赵军杀一个回马枪。

胡阳见胜局已定,对白起叹道:“武安君,此战好险啊。我们夜袭魏军死伤不到两千人,但与这两万赵军交战,我估算了一下,前后死伤至少一万啊!”

“赵军战力的确强悍,日后他们便是我们秦国最大的对手,这种硬仗之后会有很多。”

大战之后第二日,白起和胡阳来到了小卒西贾的坟前祭拜。白起的手摸着冷冷的墓碑好久,一动不动,似乎若有所思。

胡阳问道:“武安君,你在想何事?”

“我在想西贾小小年纪,为了我秦国也算尽心尽力,但死后家人却得不到半点慰藉。你我为将者,所得功勋都是无数士卒用命帮你拼来的,好多士卒能随我们取得他们应得的爵位和财物。可又有那么多将士他们的英勇丝毫不亚于他人,只不过死前未立有军功,而家人只能得到少得可怜的抚恤之金,这何其不公平!胡阳我有些想法。”

“武安君想说什么?”

“我想从此战之中取得的财物中分出一部分赐予此战之中未立有军功而战死之人的家属以及未立有军功的伤残之人,也算是给他们一些安慰。我大秦的军功爵制虽说能激励战心也算公平,但还是有所缺憾的。”

“武安君,我们每战所得财物都要尽数上缴大王处置,虽说大王一般会将它分发给有功的将士,但我们现在就私自处置似乎不妥吧。”

“我意已决,回国后我自向大王说明,而且希望此种做法能成为定制,使我大秦将士在前方打仗更无后顾之忧。”

“武安君,我早听说之前你因战功所得的财物、土地都用来接济勋烈遗孤,至今府邸依然寒碜。今日我更是领略了你的爱军之心。难怪像西贾这样的普通士卒都肯为你拼死而战。”

白起此时没有一丝的欣慰之意,听了胡阳之言反而神情痛苦。

胡阳见状问道:“武安君,你怎么了。是不是这些时日太过劳累,你身体不适。”

“不,是我听了你话,让我越来越感到愧疚于小西贾。”

“武安君,你为何会这样想,小西贾至死都没有半点怨恨你的意思,只有对你的崇敬之意。”

“正是因为这样才让我感到愧疚。这让我想起了当年魏国名将吴起的一则故事。”

“是什么故事?”

“传说吴起当年爱兵如子,非常体恤下层士卒。一日他为一个受伤的年轻士卒疗伤,不惜用口来吸吮士卒伤口的脓水。正好那名士卒的母亲看到后便放声大哭。在旁的人不解,问这个母亲将军如此爱惜她的儿子为何还要如此痛哭。那个母亲却说她的丈夫也曾这样被吴起疗过伤,那那时起他的丈夫从心中感服吴起,每战必以死相拼,没过多久便战死沙场。今日见吴起又如此对待自己的孩儿,她担心自己的孩儿也会步其父亲的后尘。倘若有朝一日我见到了小西贾的母亲,又该如何以对……”

此时白起眼中的泪丝已清晰可见,胡阳见到了从未看见过的白起那脆弱的一面,安慰道:“武安君,你不要过于苛责自己。我相信我们秦国的母亲明这个理。

白起心绪稍稍平复后道:“我们走吧。”

两人骑马回营。路上白起的心中依然有着那一股淡淡的哀伤,始终挥之不去,毕竟西贾的境遇只是众多命运不济的秦军士卒的缩影,胜利的背后又有多少难言的无奈。但白起知道自己不能在这种哀伤中沉浸太久,那只会消磨自己的锐志,成大业者必须能承受这种无奈,他深知这一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