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传奇:武安君 第一部 军神白起 第十五章 急袭华阳(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0.html

秦赵渑池会盟后,秦国取得了对楚国巨大的胜利。而赵国也开始连续对刚刚复国不久的齐国用兵,此时疲弱的齐国丝毫不是赵国的对手,赵军在名将廉颇的带领下连战连捷,夺取了齐国大片国土,齐国只得忍气吞声。赵国在收服齐国之后又开始了争当三晋盟主的战争,一心想效仿当年魏国领袖三晋从而雄霸天下,于是约同暂时的盟国秦国开始连续对魏国用兵,想迫使其屈服。赵将廉颇两次伐魏,连续攻陷魏的几、安阳、防陵等地。而秦国也乘机向魏国发难,由穰侯魏冉为主将,胡阳为副将连续向魏国进攻,将之前还给魏国的河内之地尽数夺回,魏国向韩国求救,韩国派大将暴鸢率军救援亦被魏冉击败,秦军乘势围大梁后退兵。次年秦军又攻魏,攻陷四城,斩首四万。此时的魏国在两大强国的夹击之下惶惶不可终日,魏国的君臣明白只是暂时依附于其中一强方能摆脱此种不利局面。相比较而言,赵国更多的是想做三晋盟主,对魏国的图谋不像秦国那样危险,魏国终于决定依附赵国以抵挡秦国的东侵。赵国在魏国臣服后便把矛头对准了另一个三晋之国韩国,准备以武力威迫韩国与魏国一起臣服赵国。为此,赵国派兵与魏国联合进攻韩国,其中魏军已经兵至华阳,韩国无奈只得向秦国求援,秦国明白决不能让赵国为首的三晋同盟成功,要不然赵国在中原座大控制三晋之地,以后秦国东出中原将十分艰辛,于是答应了韩国的请求。可华阳远在千里之外,秦军要救韩国必须以极快的速度行军方才有可能截住赵魏的联军。而擅长此种长途奔袭战的将领非白起莫属,白起又一次领军出发了。

秦国关中驰道,一支十万兵力的秦军正在全速向韩国方向急行军,速度是正常行军速度的两倍还不止,这已经是他们的第二日行军了,许多士卒已经疲态尽显。副将胡阳看后忧心忡忡,待晚间扎营时便对白起道:“武安君,如此速度行军大军太过疲惫了,撑个一两日或许还可以,但我们与韩国华阳相距近千里,就算能保持此等速度也还要再花近十日的时间才能到华阳,这让将士们如何能承受。”

白起一脸阴沉道:“胡阳,如此速度还是太慢了。现在我们在秦国境内有驰道可走,到了韩国境内道路便不像现在这般好走了,必须得想个办法再加快速度。”

“再加快?这怎么可能!”

“传我将领,今日夜间宿营时,全军每人留十日干粮,全体将士整理行装,盔甲尽卸轻装上路,辎重之队留在后面,专门收集掉队的士卒,并集中所有的车驾马匹给体弱者轮番乘坐,所有将官一律步行,马匹归入统一调配,包括我在内。”

“武安君,你也步行这不太合适吧。”

“胡阳,你怎么不明白,就算所有车驾马匹都用上,也是杯水车薪,顶不了大用。我们要以此速度行军下去,关键是人的意志。我与士卒同行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我与大家同甘共苦,这样才能激起他们的斗志,让大家坚持下去,明白吗?”

“武安君可谓用心良苦,在下钦佩。”

“行了,明日照此令行事。”

“得令!”

第二日,全体轻装的秦军一早便开拔启程。大军按照白起的军令,全部将官一律与士卒共同步行,白起亲自在大军中段压阵,也在队伍中快步行军。他的坐骑就在他的身旁,上面乘着一个十六岁出头的少年士卒,那名士卒面色苍白,显然体力已经透支。就连那名少年士卒的长矛都由白起在扛着。那少年士卒见已经年近五十的主帅竟然如此对自己感到实在过意不去,轻声对白起道:“武安君,还是让我自己走吧,我能行。”

白起头也不回道:“少废话,给我抓紧时间好好歇息。老子这点折腾还受不住怎么做你们的主帅!”

在旁的秦军士卒无不投以钦佩的目光,那种疲惫的感觉顿时减轻不少。

白起跑着跑着便听到一旁有轻轻的哭声,他看了一下正是那个少年士卒在暗自哭泣。

“小鬼,你哭什么?”

“武安君,你对我实在太好了,是我拖累了大家。”

“不要说这种话,如今全军一体,决不能丢下任何一人,之后我们还有硬仗要一起应对,每个人的力量都是宝贵的,你也是。”

“武安君,我一定在战场上好好杀敌,以报你的关爱。”

“傻小子,你们打仗不是为了我白起,说大一点是为了我们秦国,说小一点是为了你自己,为了你的家人。在我们秦国,能上战场的人就不再是小孩了,好好干,给你父母争口气。”

“我会的,武安君。”

大军在白起与众将官身体力行的激励下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连日行军,虽说路途上极度疲劳,甚至有人因过于疲劳而猝死,但绝大多数人还是撑过了这几日极其难熬的路程,抵达了韩国境内。马上就要到华阳了,白起却放慢了前进的步伐,先命快马斥候前去打探军情。

斥候回来向白起报道:“禀武安君,魏国大军近十五万正在猛攻华阳城,华阳城已有一门刚被攻破,看来韩军快守不住了。”

前方军情紧急,但白起却毫不心急,继续问道:“赵军情况如何?”

“回武安君,据细作打探赵军二万先锋已经于四日前从中牟先行出发,另外后援大军也随后从邯郸出发,不过现在离这里应该还有段距离,因为在下还没有打探到有赵军渡过黄河的消息。”

“我知道了,你继续打探,特别是赵国援军的消息,有情况立即禀告我。”

“得令!”

斥候离去后,白起依然没有动作。在旁的副将胡阳急问道:“武安君,如今华阳危在旦夕,照情形恐怕撑不过今日了,为何武安君还不快率军救援华阳。”

“现在还不是我们动手的时候。”

“为何?”

“现在我们马上驱兵去救,一开始可起到奇袭的效果,但我们经历了这么多日如此疲劳的行军,大家已经毫无体力,一旦开战马上便会后继乏力,等魏军缓过神来与我们接战,那我们便必败无疑。到时候我们恐怕连逃命的力气都没了。”

“那就眼看着华阳被攻破?”

“胡阳你记住,华阳不是我们秦国之地,韩国此次求救于我们也是无奈之举,我们只不过是为了避免韩国跟着赵魏两家走才救援韩国。他日韩国依然是我们的敌人。我们没必要为了韩国之地去白白牺牲我秦国的将士。就让城内的韩军残余最后消耗一下魏国大军的实力。此外,华阳城破反而能给我们一个机会。”

“我们没有韩军的支援为何倒有机会?”

“按常理,我们现在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那么魏军在攻下华阳城后便是他们防备最松懈的时候,今夜我们便有机会一举获胜。”

“夜袭,好计。”

“幸好,赵军还未赶到,给了我们先击败魏军再以黄河为险堵截赵军的机会。传令下去,大军原地休息,不得妄动,不得生火,绝对不能让魏军发现我们的踪迹。”

胡阳领命而去,白起总算可以安稳地坐下来缓一缓了。当他真正坐下来时,便感到疲惫非常。一直行军时反而让人麻木了疲惫的感觉,可人真一停下来那种疲惫的感觉马上涌遍全身。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就地小憩起来。整个秦国大军此时亦是整片整片地躺了下来,不一会便鼾声如雷,在如此嘈杂的环境中,大家都能很快入睡,因为他们实在太累了。

于此同时,魏军已经攻陷华阳城,主将芒卯正率大军入城。在旁的副将对芒卯道:“将军如今我们已经攻下华阳,韩国都城新郑的门户已经打开,是否乘得胜之威向新郑进军。”

芒卯摇头道:“不,我们强攻华阳已经折损不少兵力,将士们也很疲惫。再者,赵国援军还未到达,我们不宜单独前进。据报秦国援救韩国的援军已经上路,韩国敢如此抵抗我们魏赵两国就是因为有秦国的外援为盼。这次我们迟早要与秦国大军一战,不如等赵国廉颇将军所率援军到后一起迎击秦军,击败秦军之后韩国没有依靠自然会屈服,毕竟我们并不是要去把韩国打残,真正的敌人只有秦国。”

“将军说的有道理。”

“我们就在华阳等赵军,这些日子将士们都辛苦了。传令,今夜好好犒赏三军,让大家都乐一乐,之后就要和秦军一决胜负了。”

副将高兴地向两旁的大军喊道:“将军有令,今夜犒赏三军,到时候好酒好肉,大伙可要尽兴啊!”

话音刚落,全军沸腾。这时胜利的喜悦已经浸透了每个人,今夜注定是他们放纵的一夜。

夜色已经降临,华阳城外的魏军大营内欢声笑语不停,将士们纷纷扎堆围着篝火尽情饮酒取乐,芒卯下令宰杀了好多牲畜以慰劳全军,他也在大营内被人拉来拉去,所到之处免不了喝酒应酬,这么下来自己马上便喝得昏头转向了。一旁的将尉看芒卯酒力已经不济,便送他到自己帐内先行歇息,他们继续到大营各处闹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