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了法律,也就否定了权力

botian_08 收藏 0 57
导读: 17日,陕西榆林横山县波罗镇山东煤矿和波罗镇樊河村发生了群体性械斗。这一事件起因于矿权纠纷导致的民告官案,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曾判定陕西国土厅违法行政,但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召开“判决”性质的协调会,以会议决定否定生效的法院判决。(7月19日新华网)   以权治法,还是以法治权?在依法行政的今天,这原本不应该成为一个问题。但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对待法院判决的态度,让人大跌眼镜——“原告打赢官司也没用,法院有法院的判法,我有我的执行办法!”毋庸讳言,在这起事件中,权力干预司法,这是一个事实。在司法中


17日,陕西榆林横山县波罗镇山东煤矿和波罗镇樊河村发生了群体性械斗。这一事件起因于矿权纠纷导致的民告官案,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曾判定陕西国土厅违法行政,但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召开“判决”性质的协调会,以会议决定否定生效的法院判决。(7月19日新华网)


以权治法,还是以法治权?在依法行政的今天,这原本不应该成为一个问题。但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对待法院判决的态度,让人大跌眼镜——“原告打赢官司也没用,法院有法院的判法,我有我的执行办法!”毋庸讳言,在这起事件中,权力干预司法,这是一个事实。在司法中立还属奢望、法院人财物受制地方政府的今天,行政权力对法院判决的各种或明或暗的影响,在我们身边普遍存在。但法制、宪政、依法治国、依法行政等基本上已经成为政治常识的今天,像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如此公然蔑视司法判决的行为,实属罕见。


孟德斯鸠说,“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易的一条经验。”为了防止权力滥用、保障自由,就必须通过行政法对行政权力进行监督,是司法监督的一个重要内容。但我们遗憾地看到,用于监督行政权力的司法力量,在陕西省国土资源厅面前的无奈。正是因为行政权力的阻挠,判决书下达三年,仍没有执行,以至于酿成了“7·17”群体械斗事件——当连政府都不尊重法律的时候,又有什么理由要求民众尊重法律,又有什么理由培养民众对法律的信心?陕西省国土资源厅殊不知,当它否定法律的时候,其实也就否定了自己所拥有的权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