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新警察故事——毒窝里卧底6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到现在也不确定老唐是不是警察。可是他讲述的故事令我不得不相信他的确干过警察,不过他的身份过于特殊,用他的话说身上还有保密级别,不宜说的过多,即便是说了也就当故事听听罢了。


认识老唐是在一次打靶场上实弹练习上。我有个哥们是陆军少校,通讯营营长,我叫他光哥。因为关系铁,一有实弹打靶的好事光哥就会叫上我。为了搞军民共建关系,部队和地方上的政府官员或企业老总都会搞一些联谊活动,而实弹打靶就是其中之一。


实弹打靶一般只有“八一杠”步枪供大家练习射击,遇上光哥这样的军官就会尝一尝“五四”手枪的滋味。这次有4支“八一杠”和一支“五四式”手枪。人均30发步枪弹,5发手枪弹。一支枪有一个兵做装弹手,同时也护卫射击安全。


那时老唐就在其中,不过他尤为突出罢了。大家都是50米卧射步枪,而他独享一支“八一杠”立射100米,子弹还管够。因为他除了单发击射,还可以享受连发的刺激。玩过真枪的人都该知道“八一杠”的连发效果足以令你的枪口由平射翘到天上···有经验的枪手都是两连发或三连发。所以老兵都明白听枪声就知道打枪的人是“菜鸟”还是“老手”的道理。当然他的射击水平也令人侧目。参加练习的人里也有当过兵的,有些还是军官转业的,可是对于老唐的枪法无不翘起大拇指。光哥也是对他的射击准头赞不绝口。100米靶纸着弹点都在8环以内···点射就更可怕,基本都在9环以内。


光哥拍着瞠目结舌的我轻声道:牛的人我见的多了,这么牛的还是第一次!开眼了吧。


我看着自己一大半脱靶的靶纸有些惭愧:你认识这牛人?


光哥不置可否:来!认识一下。


老唐高大魁梧,40出头的样子。年龄的原因有些啤酒肚,一身肉有些松弛了。板寸的头显出些许彪悍,可是面相却是一脸和蔼可掬的憨态。大热的天却一身长衣长裤,袖口扎的紧紧地。显然他们早就认识,相互握手拥抱像久别的战友。


光哥也高大威猛,一脸的兵像。笔直挺拔,精悍且训练有素,看不出这家伙居然是科班出身的军校研究生学历。他将我“容重”地介绍给了老唐。这时老唐煞有介事的指了指光哥腰里的“五四”:比试一下?光哥摇头:我的兵在,不丢这个人。你自己过瘾吧!说罢将手枪递给了老唐。


50米速射手枪弹···牛!6枪9环,4枪10环。打完老唐啧啧有声:“五四”是老了一点,不过皮实可靠!


这把枪就像是你的配枪,连枪感都不要找就百发百中。光哥鼓着掌调侃着搂住他。


······人基本都散去,就剩下我们三个。光哥的兵报告完毕列队回军营缴枪去了。看得出这些士官对老唐也另眼相看。临走时都致以军礼


娘的!老子的兵都被你征服了!光哥笑骂一声:走,哥几个喝酒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溢满酒香的湘菜馆的包房内。


三人落座,老唐依旧笑容满面但话不多。而光哥三杯酒下肚后就打开了话匣子。


通过光哥的一席话,我才知道老唐是武警出身,在中缅边境服役了近8年。光哥是在一次全军内部表彰大会上认识了老唐,那时老唐已经是少校,是英模,而光哥则是一个刚刚军校毕业的少尉,他作为一位听取报告的一员被老唐的英模事迹所感动。


老唐按编制应该是警察(武警)。可是他干的事却不是一般警察所能干的:卧底。一个真正打入毒贩内部的卧底。老唐的袖口打开,右手臂上居然纹了一条墨青色的龙纹。这是那时做卧底时留下的···在今天没有几个干正经事的人会在身上秀一条如此张牙舞爪的东西。


谈话是断断续续的。老唐不太愿意谈到以前的事情,因为不堪回首!光哥有些话欲言又止,除了保密需要,也不太愿意揭开老唐伤心地过去,尽管那充满英雄色彩!我只能旁敲侧击,尽量能引出吸引我的话题。


老唐,毒贩真的武装到牙齿吗?我弱弱的问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唐抿了口酒,思索了一会。看到光哥也是一脸希翼的望着他,笑了笑:既然如此感兴趣,我就当讲一个故事好了!我和光哥会心的笑了笑,好奇心更重!


说到毒贩的武装应该说比较精良。除了苏式武器外,还有其他国家的装备,比较杂但也好使。看过《士兵突击》里的特种部队浴血追凶那一集吗?


我们点头不语。脑海里掠过一票中国特种兵全副武装潜伏于密林中的情景。


其实毒枭势力强大的的确是拥有那样精良的武器。除了自动步枪以外,还会有班用机枪和肩扛式火箭弹,手雷和炸弹等等。不过这种武装冲突不多见,毒贩武装押运是存在的,可是进入我国国界就不会这么傻···因为遇到武警部队几乎没有胜算,当然像遇到许三多他们这样的顶尖特种部队的可能性也是极小的,那毕竟是演戏。因为他们仅仅是民兵性质的军事组织,虽有一定的战斗力,枪法也很准,可是打阵地合围还是有明显的差距。


进入我国国界主要是依靠眼线探路。贩毒集团通过金钱对国境线内一些外来移民,甚至是本地边民的收买和胁迫,建立了庞大的贩毒网络和通道。他们通过对地形的熟悉越过边境线,将大量毒品分散到各个“中转站”和“联络点”······


我那时做的工作就是查清楚他们的眼线和联络点,用隐秘方式一一拔除,以达到摧毁其贩毒路线,打击贩毒团伙的目的······没想到最后自己也成了“眼线”,后来还升级为“中转站”。一呆就是6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唐咽下一口酒接着说:说心里话,陆军甲种野战部队骨子里不太瞧得上武警,认为武警不过是卫戍部队,多驻扎在城市乡镇,养尊处优,武器配备落后没有太多战斗力···其实这都是偏见,别的地方不敢说,中国边境线上的武警那真没的说,尤其以中,缅,越边境线上的武警部队战斗力和战斗经验是最丰富的。原因就在于不时会有实弹任务,特别是面对大股武装毒贩的实战。为了适应当时当地的环境需要,作为突出部的部队基本都是按特警训练方式训练出来的。个个是搏击高手,神枪手,战术素养要求也是极高的。我现在的射击水平已经不够格了!


老唐一脸遗憾,像是丢了宝贝一样。光哥倒是尴尬的笑了笑,他是正牌的陆军出身。按理光哥面对这样的抢白会为陆军挣一点面子回来的,可是面对这位经历过战火硝烟,生死荣辱的前辈显得有些局促而且底气不足。军人面前英雄总是最有话语权的。对于我而言,恭谨的态度就是全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充满敬意,光哥也是一脸佩服,赶忙斟酒布菜。


那时候,因为毒贩枪械复杂,我们要学习各种枪械的原理和拆卸,射击,甚至简单修理,不论是美式还是苏式的,还有其他国家的。因为在丛林作战所以对于丛林生存能力的训练也是罕见的艰苦。至于射击,那里的毒贩终生与枪为伴,枪法比猎人还要精准迅速,不把自己练到枪人一体就等于让自己是活靶子。至于丛林作战的战术素养训练更不用说了,因为你面对的就是以丛林为家比猴子还精明的贩毒分子···学习训练这一切为的就是能够适应复杂的局势,随机应变,掌握主动。因为我是半个本地人,自然语言不是问题,对于当地的习俗,风土人情都比较熟悉,加上与当地的贩毒方式比较了解,所以在后方学习了三年特殊技术后被派去了边境潜伏······


故事终于进入了正题,我心潮澎湃,激动不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其实那是最痛苦的6年。毒贩对于新人是时刻怀疑的,有时干脆就当做诱饵放出去···运气不好搞不好会被自己人枪杀。那时候连睡觉都是枪不离身,一有风吹草动就会警觉不已···好在我运气不错,几次死里逃生,加上潜伏级别高,熬过了近三年的考察期······


你就没有做些“坏事”?我忍不住问。光哥踢了我一下,眼睛狠狠瞪了我一眼。


老唐苦笑着抿了口酒:为了能够真正潜伏下来,有些事是免不了的。每日与无恶不作,杀人不眨眼的毒贩打交道,想洁身自好也是枉然的。更何况不与之为伍必与之为敌,你不做代表你心里有鬼,不是和他们一条心,如何获得信任和重用?······不过毒贩们不允许自己人吸毒倒是让我心里释然,否则不知道能不能活到今天?


话说到这里也没有啥好隐晦的了。小兄弟你和阿光都不是外人,说一说我心里也好受一些。平时,我是断然不会说的,一来是为了安全,二来有保密纪律。不过细节就不要多问了,那些没有实际意义。


我在光哥那里知道老唐在某单位做保卫副处,深居简出,没有啥朋友。偶尔到靶场打枪发泄一下。而老唐之所以能够得到特殊对待也是团里特批的。只是没有想到光哥能够认识老唐,并且知道老唐是缉毒英雄。这就是缘分。光哥常说:当兵久了,对枪有一份特殊的感情,隔一段时间就会特别想摸枪打枪。特别是老唐过了6年没有安全感的生活,对枪的依赖和眷恋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


老唐估计酒喝得有点高,话也越来越多,看来是彻底放松,不吐不快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眼线”升级为“中转站”后,毒贩们给老唐张罗着成了一个家。那是一位土生土长的缅甸女人,不久就生下了一个儿子。这一切令老唐更加不安,他觉得随时有生命危险的他没有资格成家···可是为了工作他没有的选择。起初他认为那女人是来监视他的眼线,可是后来他发现这个女人是那样的无辜,她甚至不知道老唐到底是干啥的。她默默无闻地操持着这个家,哺育着她和老唐的孩子。日久的生情,感情的积累令老唐更加心痛,尤其是看着孩子稚嫩的脸朝着他笑的时候,心如刀割。


收网的行动开始了。越来越多毒贩的行动被破获,越来越多的眼线和中转站被查获,被抓获或击毙的毒贩级别也越来越高······有“内鬼”的声音在毒贩中逐渐响起。终于有一天,老唐发现和自己联络的线忽然断了,毒贩的行动越过了他,这是被怀疑的征兆······


老唐不得不庆幸自己过硬的军事素质和精准迅速的枪法。当毒贩要清理门户消灭他的时候,他用难以想象的能力冲出重围,他的一条腿也永远恢复不到以前的灵活,里面曾经穿透过一颗子弹。但是他的妻子和儿子却被毒贩烧死在那个曾经属于他的竹楼里······为此老唐在医院抓狂了近半年难以自拔。


看着一个曾经经历过死亡铁骨铮铮的硬汉子泪流满面的样子,我和光哥都低下了头,泪已挂满腮边······


良久,老唐拭了拭眼泪,端起杯:哥哥我失态了!来,今天陪哥哥我不醉不归!


干!干!干!


我知道老唐再也没有成家,睡眠也一直不好,经常在恶梦中惊醒,惊醒来的时候永远是一个拔枪射击的姿势···尽管如此他一直没有忘记自己曾经是个警察的事实。6年的卧底生活,做“毒贩”的收入足够他逍遥几辈子,可是当他完成任务凯旋的时候,除了一个残缺的身体,受伤的心灵,几乎没有剩下什么。有一点他从来没有后悔过他曾经是名警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讲述的是一个过去的警察故事,可是在我的心里这是个永远的“新警察故事”!





================================================================================================


铁血论坛现在重金悬赏警察的精彩故事—侦查抓捕、扫黄缉毒乃至处理民事纠纷,无论您是民警、交警还是武警、片儿警,都欢迎您来写一写。

点击查看详情


去警察之家版面(点击进入)直接发帖参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7.62

Design M4T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德国鹰金属烟盒

907NBA1 V.H(唯豪)正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瑞士军刀

典范SD 0.6223 维氏Victorinox

本文内容于 2010-7-21 13:22:32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